第137章 太子之伤,谁是凶手/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佯装诧异,笑了笑,“我怎样算计你?神仙醉是我买的,苏合香是我点的?还是,还是——”她顿了顿,充满戏谑道,“我让你来的这听雨轩?”

何媛顿时哑口无言,可随后而来的就是深深的恐惧,“你竟然知道神仙醉?”

楚云暖微笑着弯下腰,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和你一样,都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何媛惊恐万状,楚云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媛媛,你看,我们果然是手帕交啊。”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第二个人和她一样,不这不可能!何媛高声尖叫起来,“你是故意的!你明明什么都知道!楚云暖你还敢说你是我的手帕交,你根本就没有晕过去,你和江靖是一伙的,你好恶毒,竟然还眼睁睁的看着我陷入困境!你很得意是不是?!”

楚云暖对何媛简直无话可说,她直起腰,对赵毓珏说道,“何媛得了失心疯,今日对殿下说都是她的疯言疯语,殿下且不要放在心上。”

言外之意就是先皇后之死的秘密不是从何媛嘴里说出去的,她这是要保何媛一命。这件事情众人心里都有数,也乐意给楚云暖一个面子,赵毓珏定定的看了楚云暖许久,终于开口,“楚家主说的是。”

何媛不明白楚云暖的心意,反而尖叫起来,“我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事实!江靖,你敢对天发誓,你母亲没有对先皇后下过手,你敢吗?”

江靖当然不敢发誓,这种事情,已经不是发誓可以解决的,只要雍王认定了这件事,他就是现在出门被雷给劈了,宣平伯府该受的还得受,何媛这个贱人,他到底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这么整他。江靖眼睛都红了,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这个女人他绝不会娶,可也绝不会让她嫁给其他人,要死也只能死在他的后院,否则他真不敢想,这女人还能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报复他。

白瞎了她的心思,楚云暖嘴巴紧紧抿着,何媛挺聪明的人,一遇上嫉妒就把自己给毁了。

紫叶一直担心何媛的安危,楚云暖进去以后马不停蹄的去找了大少爷何韬过来救场。原本她是不惧怕楚云暖的,总想着小姐跟她的关系,可是江靖也进去了,那是小姐未来的夫君,若是他看到里面的情形……紫叶打了个抖真心没有底。?

何韬来的很快,路上问紫叶的时候,她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故而何韬一进门见里头的场景就先入为主的以为雍王欺负了妹妹,而楚云暖带着江靖过来抓奸,否则被太子关在大牢的江靖是怎么出来的。

“楚云暖你这是什么意思?”何韬飞快的脱了衣服,披在瑟瑟发抖的何媛身上。

一上来就质问让楚云暖倍感不悦,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对何家兄妹太过温和了,她面上带笑,眼睛里酷寒一片,“何韬,你就是这么跟主子说话的?”

何家既然愿意附庸楚家十年,那这十年里他们就都是楚家下人。何韬面上晦涩不明,他们还未享受楚家庇佑,就遭此奇耻大辱,他绝不能忍,“楚家主既然看不上何家,那附庸十年的协议不如就此作罢!”

楚云暖抬起头,狭长的凤眼一眯,危险的光芒稍纵即逝,“你要挟我?一个何家而已。”

她本来就是看在何韬媛的面子上才给何家这个机会,何家本就是皇室扶持,从前有清河郡主跟皇室斡旋,得以偷生,如今清河郡主生死不明,何家好日子也到头了。既然何家兄妹如此不知感恩为何物,她也没有必要在何家身上浪费心血,何家一倒,她再扶持一个二流世家就好,不比何家听话?尤其是不跟不跟皇室牵扯,没有任何麻烦。

朝令夕改,这恐怕不合适,秋桂一愣,随即嘴唇动了动,看着旁边的春熙眉眼平静,便也忍住没开口。春熙看了一眼风度翩翩的何韬,附庸协议才正准备开始,何家就蹬鼻子上脸,这样的附庸家族绝不能要。

何韬惊讶地看着楚云暖。

楚云暖继续道:“雍王殿下,何媛之事你随意处理,我绝不插手。”

何韬这下子蒙了。

“何大公子,楚何两家附庸协议就此作废,你好自为之。”楚云暖笑了笑,明明是温和的表情,却莫名透出一股令何韬毛骨悚然的冷意。

这感觉很不对劲。可他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然而没等他反应过来,楚云暖拂袖就走,看在往日跟何媛的情分上,她并未说出何媛给她下毒一事。

一瞬间,何韬更蒙了,江靖在这个是跳了出来,“何大公子,你的好妹妹我可娶不起!小爷我好好的蹲在大牢里反思,她非得把我给弄出来,给小爷我下药不说,竟然还把我给扔进去楚家主房中,若不是楚家主心地善良,宽宏大量,让身边擅药理的丫头给解了毒,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样!”

江靖边说,边鄙视的看着何媛,“雍王殿下何等玉树临风,器宇不凡,温文尔雅……”江靖平日里本来就是不学无术,这才连用了三个成语夸耀雍王一番,就觉得肚子里没词了,此时此刻他真是后悔平日里没有好生读书,无奈之下只能但,“岂是这个女人可以肖想的!”

事实竟然这样,何韬目瞪口呆,木讷的转头看向赵毓珏,赵毓珏身姿清雅,面如冠玉,“先皇后仙逝多年,每每到先皇后祭日,本王都沐浴焚香,吃斋念佛,你何家大小姐公然对先皇后大不敬,本王应如何处理?”

何韬一时噤声,脑子里不停回想这大不敬、先皇后这几个字眼,只觉得头晕得厉害,“殿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被问及此处,赵毓珏的面容愈发柔和了。

何韬看着雍王脸上温柔的表情,对比他此时毫无温度的眼神,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赵毓珏轻笑一声,从两人身旁快步走过。

见状,江靖连忙跟了出去,还不忘幸灾乐祸,“何大公子,楚家主本来是要救你妹妹跟何家的,可惜哟,你太过自视甚高了。对了,何大小姐,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巴,要是刚才那种话,传出去的话,你就等着凌迟吧!”

何韬身体一晃,头晕的厉害。

何媛看着两个最恨的人大摇大摆的走了,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平静瞬间被打破,她不依不挠的闹着,“大哥你竟然不替我做主,就看着楚云暖那个贱人和江靖欺负……”

何韬一个巴掌狠狠甩了下去,“何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何媛捂着脸,不可置信,眼中厉光一闪而过。

那头江靖飞快的追了过去,他拦住赵毓珏,道,“殿下,请听我一言。”

赵毓珏拧着眉头,走的飞快,“何媛说的事无凭无据,你不必跟本王解释。”

江靖在天京城就是可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他这人不爱读书不假,最崇拜的就是那些读书厉害的人物,像雍王,宋三公子之类的人物,尤其是雍王,这位主那可是神童,六岁连中三元,八岁自请退居雍王府,而后迷上唱戏,那戏折子写的叫人拍案叫绝,就那出《汉宫梦》,他听了不下百次。现在嘛不为了宣平伯府能不能长治久安,就为了雍王这个人,他也得把实话给说了。

“殿下,小殿下并没有死!”江靖高声道。

赵毓珏停下脚步,回头。

江靖一字一句:“小殿下还活着。”

他儿时不懂事,曾在书房听过父母争吵,不外乎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据说他那老爹,年轻时爱慕过先皇后,两人当年呢也算情投意合,他娘气不过,在听白皇后身边大宫女说白皇后要害死先皇后的时候,就自告奋勇跳了出来。接下来,取得先皇后信任,与未央宫宫女合作,成功给先皇后下毒,下完毒呢才知道人家肚子里有孩子,毒性太烈,导致胎儿早产,他娘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又在先皇后苦苦哀求下帮忙接生,还把刚刚出生的小殿下给弄了出来,然后又在离开未央宫的路上遇到了楚家前家主楚明玥,就把小殿下当烫手山芋给甩了。

他娘胆小,第一次做了这种要人性命的事情,药放的少,才让小殿下活着出生。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他还偷偷的翻过据说是当年白皇后给的毒药,找大夫一看,分明就是堕胎药,他想过,后来先皇后还是死了,应该是宫女动的手,真是可怜他娘被老爹误会一辈子,可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怪他娘。

江靖把前因后果解释得很清楚,没有偏袒任何一方,赵毓珏听完之后,思索了一番,“这也就是说,他到了楚明玥那儿就不知所踪了?”

如果江靖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弟弟定然没有死,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有一个亲弟弟,一时间让他百感交集。

“除了楚家前家主,没有人能悄无声息的带走小殿下。而且,我怀疑瑞亲王就是小殿下,毕竟他是楚家前家主从皇宫带到南堂养大的。”

赵毓珏不语,说起来他最赵毓璟的确有几分说不清的亲近在里头,难道老八真是他亲弟弟?赵毓珏转念一想,不可能啊,老八离宫是已满六岁,当时弟弟不过一岁,这么算,老八不可能是。既然不是赵毓璟,那么他又在哪里?会不会是楚家小少爷,那个叫做楚云扬的孩子?

看来,真是得去找找楚云暖了。

楚云暖回到宴会上的时候,里头梆子敲的怦怦直响,唱的正是传遍大江南北的《从龙天下》,这出戏由赵毓珏亲手所编,浓墨重彩的写了永乐帝的丰功伟绩,整出戏中女性角色只有两个,一个是与永乐帝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先皇后傅氏,一个是最后母仪天下的白皇后。这个时候正唱到四海升平、天下来贺时,傅皇后一身素衣跪在佛前情愿:都说那四海升平八方贺,怎见帝君夜夜不眠。妾无宏愿,只望这天下安康,夫君康健……这是傅皇后出现的最后一幕,紧接着出现的就是永乐帝携白皇后受万民朝拜,笔墨夸张的写了永乐帝与白皇后夫妻和乐,共享天下的盛况,整折戏中傅皇后这个元后仅仅出现四幕。

楚云暖微微一笑,有些讽刺,她在外面观察了许久,赵毓宸极其满意这一折戏,似乎没有看出戏里的深意,傅皇后出生名门又是元后,与永乐帝同甘同苦多年,四海朝拜是高位上的皇后竟然不是她,就算大家都知道是因为傅皇后薨逝,可戏中并未说明傅皇后生死……楚云暖远远看在眼睛里,不由深思,这位高贵的太子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就是他有一个极为受宠的母后,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毫无忌惮的做出许多荒唐事情,可白皇后如何?这出戏天下传唱,让人影响深刻的不是永乐帝,不是白皇后,而是只出现过四幕的傅皇后,傅皇后名门闺秀,一举一动温雅如画,是最有母仪天下风范的女人,而白皇后呢,妖冶且妩媚,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出戏,恭贺的傅皇后,连带着赵毓珏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嫡长子也深入民心,比起太子来,百姓们更加知道的应当是退居雍王府的赵毓珏,他真是好算计。

不过今日过后,太子的大名应当更是天下皆知。

想到这里,楚云暖整理好笑容,优雅从容的走了进去。这时候正欲离席的赵毓宸动作一顿,而后为了掩饰失态不得不将站立的动作改为侧坐,他目光紧紧盯着楚云暖,见她跟没事人一样,心中怒骂何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赵毓宸的异常自然落到了离他最近的赵毓璟眼中,他总觉得,赵毓宸方才好像对阿暖做了什么,而阿暖,全身而退了。

不得不说,赵毓璟的直觉十分准确,他目光毫不避讳的落在楚云暖身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生怕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见状,楚云暖报以一笑,如明月生辉。

唐梦瑶自然也看到了毫发无损的楚云暖,她微微一笑,一转头就看见失魂落魄的何韬走了进来,欲言又止的看着楚云暖,然而楚云暖并未理会他,何韬只能无奈坐下。唐梦瑶心里头清楚,依何媛的本事动不了楚云暖不说,还会连累何家蜕一层皮,若是何韬聪明些还好,怕就怕这个名声在外的何大少爷也是一个草包。

楚云暖端起酒杯,遥敬唐梦瑶一杯酒,嘴唇微动:“谢谢。”

唐梦瑶回以一笑。

宴会上觥筹交错的虚伪还在延续,一折《从龙天下》唱至尾声,这个时候赵毓珏姗姗来迟,只是一坐下就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着赵毓璟。

赵毓璟何其敏锐,顺着看过去,赵毓珏却目光躲闪的移开了视线,这叫赵毓璟迷惑起来。印象中,这个高高在上的嫡皇子,可不会露出这种底气不足的神色,赵毓璟支着下巴,有些怀疑在阿暖和他先后离席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或许还跟他有关。难道,霍清华的身份被发现了?

赵毓璟瞥了一眼,满脸陶醉的听戏的霍清华,很难想象,易容了的他是怎么做出这种表情的,尤其还是听这种戏。

台上花旦最后一个唱音落下时,楚云暖敏锐的看见,不知何时坐下的司徒恪摔了手里的酒杯,与此同时,四周的灯瞬间熄灭,四周一片哗然。

没有灯光,众人其他感觉会更加,比如声音,比如呼吸,或者是味道。

黑暗中,楚云暖勾唇一笑,来了。

四周窸窸窣窣的响了起来,像是脚步声,又像是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紧接着“叮”的一声响,赵毓宸坐的地方竟然有火花闪过。这个时候众人眼睛习惯了黑暗,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拿着一柄锋利的匕首,朝赵毓宸刺了过去,一下子叫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然而这个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个倩影扑了上去,锋利的利刃没入胸口。

赵毓宸高呼起来,“梦瑶!来人,快来人,抓起来,把他给孤抓起来!”

这时候雪亮的光芒从天空绽放,一下子照亮整个夜空,过于明亮的光芒刺激了所有人的眼睛,等亮光消失的时候,赵毓宸声音戛然而止,浓郁的血腥味传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四周的灯火又突然亮起,而不远处,赵毓宸居然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双眼大睁,双手死死掐着自己脖子……

------题外话------

我看到评论里有说楚云扬就是小殿下的,其实不是哟,云扬童鞋真的是楚明玥的儿砸,楚云暖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前面有说过,楚明玥也就是阿暖她老娘是为了生楚云扬才早早病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