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口舌之争,反手乾坤/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切发生的太快,谁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一个世家小姐惊恐的惨叫一声,众人才如梦初醒。

太子死在郡主府,那对何家简直就是灭顶之灾,何韬双膝一软,怒吼道,“大夫,快去请大夫!”

看到躺在地上的华衣美人,唐梦铃一下子扑了过去,“大姐,大姐你怎么了!”

原来唐梦瑶躺在太子身边不过三步远,她胸口上破了一个大窟窿,鲜血汩汩的往外留着,看上去恐怖极了,再不远处是那个盛装打扮的人,他衣服凌乱不堪,有各种利器的划痕,而手里拿着一柄匕首沾满鲜血的匕首,整个人仰面躺在地上。

翻过他的正面一看,众人吃了一惊,他正是扮演白皇后的花旦。

楚云暖眯起眼睛,真是讽刺啊,“母亲”杀了儿子。

不消片刻,大夫背着药箱匆匆而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的医女,两人进来后分工合作,一人给唐梦瑶包扎,一人给太子治疗。他在两个小厮的帮助下,慢慢把太子身体舒开,双手放下,他轻轻搭在对方手腕上,还好,虽然弱了一点儿,好在还有气儿。

大夫觉得太子有救,可何韬不知道,看太子的样子只怕是凶多吉少,这个时候他真是后悔跟楚云暖那么快的划清界限,若是有楚家在,有楚云暖从中斡旋,那么何家定然能逃过一劫。

更可况,何韬下意识地看了楚云暖一眼,不知怎么,他总感觉,这件事跟楚云暖脱不了干系。想清楚后,他立刻连滚带爬的跑道楚云暖身边,“楚家主,救命啊!你一定要帮帮我,你肯定知道太子是怎样死的!”

何韬的动作把所有人目光都移到了楚云暖身上,充满怀疑,现场的人也只有她和太子有仇,况且南堂也没有什么事是楚家做不到的,这样一想,众人都后退几步,把位置空了出来。楚云暖格外冷淡的看着何韬,这个时候还不忘给她挖坑,真是好,很好。

赵毓璟却是不悦了,他绕过桌案,毫无顾忌的走到楚云暖身边,握住她的手,冷声道,“你是想推卸责任?”

何韬忙说不敢。

赵毓璟却不给他机会,径自说道,“今日宴会事宜都由何家准备,你就是想推卸责任也不能随意攀咬,还是清河已死,你死无对证,就想拖人下水!清河是父皇玉笔赐婚于你何韬,你何韬却不善待郡主,如此作践皇室脸面不说,竟还敢杀害我皇室储君,简直万死难辞其罪。”

如此三言两语就把帽子扣到了何家头上,楚云暖险些拍案叫绝,这一番话听起来是有些强词夺理,可妙就妙在他把众人目光移到了何韬不善待嫡妻身上。谁都知道,何韬有一爱妾,前段时间被仗着有太子撑腰的清河郡主硬生生落了胎,何韬心疼爱妾幼子,对太子报复也是可能的,莫不要说,清河郡主先前被责罚的时候,他可没有吭一声。

顿时何韬面色惨白如雪,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滚落下。

这时候却有一个声音道,“太子就是被楚云暖杀害的!”

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人惊讶,一直漫不经心的霍清华头抬头去看,更不要说其他人了。只见何媛不卑不亢的走了上来,目光在众人的脸上划过,最后落在面无表情的楚云暖身上,“杀了太子的就是她,楚云暖!”

何媛想的很清楚,她既然算计了楚云暖一次,就不能奢望跟楚云暖那虚无缥缈的友情,今日必须鱼死网破,不是她死就是楚云暖亡!

何媛出面指证,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变的微妙而且惊讶,只有楚云暖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后,索然无味的转过脑袋,“证据呢?”

何媛胸有成竹,指着桌案上的酒杯道,“证据就在酒里!”

楚云暖格外意味深长的说道,“原来是酒中有毒。”

何媛忽略了心中的不安,上前几步,掀翻了酒壶,酒水洒了一地,馥郁的酒香弥漫,然后嘭的一下摔碎了酒壶。

这个动静,惊了一屋子的人,施针的大夫手更是一抖。

何媛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竟然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片,道:“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有见多识广道:“这是神仙醉。”

神仙醉很是珍贵,虽然比不上血人参和七星龙纹草,但它是是北堂特有的植物,流入大齐的很少。神仙醉不但能排毒固元,安神助眠,还能酿酒,使酒水更加香醇,只是太过稀少,一般都没人愿意用来酿酒,郡主府好大的排场,竟然舍得用,怪不得今日酒水格外淳厚。只是众人奇怪,神仙醉不是毒草,这一点,谁都知道的,可又为什么何媛又明知故犯呢?

何韬顺势问道,“神仙醉怎么了?”

何媛扬起脑袋,将那神仙醉在手上攥紧了,“大哥,你不知道,神仙醉单独用不会有毒,可闻了荼靡花就会变成剧毒!”

楚云暖听了,目光倏忽变冷,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然后露出震惊的表情,纷纷远离花园。何韬是最先反应过来,他斥责道:“媛媛不要危言耸听,这个季节那里有什么荼靡花,况且荼靡也不是九原府能养活的!”

何媛斩钉截铁地道:“谁说没有荼靡花的,楚云暖熏的香不就是荼靡冷香。”

众人的眼睛便又纷纷落到都落到楚云暖身上,这时候冷风吹来,一股如缕如沁的香味飘到鼻子里,果然是荼靡花的味道!众人恨不得捂住鼻子,可一看楚云暖的表情硬生生止住所有动作,默默退了一步又一步。

“闻香识女人说的是你们楚家人不假吧?楚家历时三百年,自己有一套特有的制香手段,旁人模仿不来,而这荼靡冷香就是你楚云暖最爱用的熏香,这下子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楚云暖冷冷望着她,一言不发。

何媛还以为是她怕了,更加洋洋得意起来,“楚云暖你刺杀太子,在场所有人都是人证,你就等着诛九族吧!”

楚云暖转头忘了一眼努力压制心头激动的何韬,“何大少也这么认为?”然而不等何韬回答,她就看向了何媛,目光中冰冷一片,“何媛你眼瞎是不是,太子明明就是在你何家负责筹办的宴会上被人刺杀,你都没看见唐梦瑶为太子挡了一刀,还躺在那里?什么神仙醉,你不要在这里颠倒黑白,不就是因为本家主不愿意和你们何家合作,至于出这种不要脸的招式么,亏得你们还是世家!”

何韬淡淡道,“楚家主不要混淆视听。”

何媛口不择言,“说不准唐梦瑶是装的,谁不知道,唐家是楚家的附庸家族,只要你楚云暖一句话,她就是死也愿意。”

这话说的过分了些,瞬间惹怒了唐家兄妹,唐梦铃炸了起来,“何媛你会不会说话,我大姐都快死了,你还在那里说风凉话!我算是看清了,你就是一个白眼狼,原来仗着是楚云暖的朋友,明里暗里给何家捞了多少好处,一出事就翻脸不认人,还反咬一口,你要不要脸!”

唐梦铃说的是事实,众人看何家兄妹的眼神都有些微妙了,这个时候一直藏在人群里何家主才冒出头来,“小儿不懂事,还请楚家主海涵,可这荼靡冷香的确是……”

何家主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意思不言而喻。

楚云暖冷笑一声,“南堂人谁不知道本家主用的就是荼靡冷香,尤其曾经还跟我是朋友的何媛,既然知道,你何家为什么还给太子准备了含有神仙醉的酒,这不是明摆着要太子的命!”

这话引得何媛的面色大变,“你……你这是在狡辩。”

楚云暖笑了,“本家主说的合情合理,哪里狡辩了,对了,你们更不要说,宴会一切事宜都是清河郡主准备的,不要忘了清河死了,呵。现在我更更有理由怀疑你们是为了诬陷本家主,才让何姝使用七星海棠迷惑太子,从而陷害清河。否则,清河出生皇室,由阳婀公主亲自抚养,那里会放着正经小姑子不讨好,而去抬举一个庶女。”

何媛吃了一惊,瞠目结舌,她没有想到楚云暖竟然有这么好的口才,要不是一切都是她计划好的,给了何姝机会在清河郡主面前露一手,她还真觉得事情的真相就像她说的那样。

何韬冷冷的笑着:“楚家主你这是心虚了。”

楚云暖望着他,突然笑了,“你们都不心虚本家主怕什么。”说罢,她突然转过头望着默不作声的两位皇子:“雍王殿下,瑞亲王殿下,若今日证实此事是我楚云暖所为,我愿散尽楚家家财,任凭陛下处置,还请两位替我做个见证。”

“好。”赵毓璟自然不会反对,其实从头到尾,看似是何家一群人对阿暖步步紧逼,可他看得明白,分明是阿暖一步一步在引导他们。

没了清河在,何家就是一个麻烦,阿暖能看清趁早抛弃了也是一件好事,虽然这样告诉自己,然而赵毓璟心头还有疑虑,依照阿暖的性格,对于诬陷她的人她会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让所有人怀疑她然后洗清身上的罪名,这倒是有些欲盖弥彰。

赵毓珏点头,道:“楚家主既然这么说,本王回天京也对父皇有个交代。若是待会儿真的确定楚家主与此事有关,那入天京城也是必须的,如若不是,”赵毓珏顿了顿,笑道,“伤害皇室郡主在前,刺杀太子在后,何家诸位可是要诛九族的。”

此时此刻,赵毓珏打定了注意,无论事实与否,何家人都必须死,谁叫何媛能说出母后暴毙的真相,这个真相他不允许再有人知道。一个做战马生意的家族,投靠了白皇后以后,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用处。

得到想要的答案,楚云暖勾唇一笑,“照何媛的说法,太子是喝了含有神仙醉然后闻到了荼靡花的味道才中毒的。今日宴会上的酒,本家主也喝了不少,这么说来,我也离死不远了?”

对啊,这个时候众人才想到,如果何媛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时候楚云暖应该和太子一样,都中毒了,可是她现在不好生生的站在这里?

何媛惊慌失措,淡淡一笑:“谁知道你有没有事先吃了解药。”

“是么?”楚云暖的眼睛亮得惊人。

这时候,春熙等几个丫头各自从桌案上拿了几个酒壶过来,她伸手摸了摸画着精美花纹的瓷器,淡淡道:“摔了!”

三人没有任何犹豫,举起手,噼里啪啦的把酒壶摔了个粉碎。月光透过乌云,明晃晃的照耀着地上破碎的瓷器,听着一声声悦耳的脆响,楚云暖唇边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何媛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

楚云暖不慌不忙,指着地上的碎片,“何大小姐,你睁大眼睛看看,这几壶酒中可有神仙醉?”

果不其然,地上的碎片干干净净的,根本就没有神仙醉在里面。如此一来,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这一切根本是何家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先是除了清河郡主,然后对太子下药,嫁祸楚家,否则他们怎么都没听过神仙醉和荼靡花合用会导致中毒,分明就是算计楚云暖的阴谋!何家这是想脱离皇室自立门户的意思啊,可就算是想自立门户,也不能做出这等不忠不义的事情!

现场发生的事情引得何媛的面色大变,她明明派人在今日得酒水里都加了神仙醉的,可另外几个酒壶里怎么什么都没有!难道是紫叶办事不利?何媛慌了神,不顾形象的跑上前一连摔可好几个酒壶,没有,没有,一个都没有……

楚云暖笑了,面上露出无奈的神情,“媛媛你不该算计我的。”

“这怎么可能——”何媛就是再镇定,也被今日一连串的打击给逼疯了,她听了这话,猛地回头盯着楚云暖,张牙舞爪的,像是要将她吃掉一样。

楚云暖冷冷一笑,这群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早在她在茶水中尝到神仙醉的味道的时候,就悄悄派人把宴会上所有的酒壶都给换了,除了赵毓宸的!

“这事已经很明显了,何家主,你怎么看,不如秉公处理?”楚云暖好心肠的将处理权交给了何家主,她想,这是她最后一次给何媛机会,只要他们服个软,这事儿就揭过,她保证不在再提,可若是日后何媛再执迷不悟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

何家主有心包庇女儿,可那头又有两个皇子虎视眈眈的看着,这话他是实在说不出口,更不要说太子还生死不明的躺在那里。今天这事,要是把罪名都推到楚云暖头上也就罢了,偏偏是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结果。

什么秉公处理,何媛心里后悔到了极点,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明艳逼人的楚云暖不一样了,百花城、乌蒙城的事情或许真的是她一手推动的。何媛猛的想起楚云暖对她说的那一句,都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难道楚云暖和她一样,都是重生?!何媛真的是恨啊,凭什么楚云暖从前千恩万宠着长大,做了世子妃,做了皇后还能够再来一次,而她呢,好不容易有机会重来,还被楚云暖挡了路,不公平,一点儿也不公平!

何家主咳嗽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夫人,何夫人是后宅女人,后宅常用的手段她自然清楚,今日之事,她的一双儿女定是被人给算计了,算计他们的人就是这个口口声声跟女儿是好友的楚云暖!何夫人站了出来,“谁说这事很明显,宴会上人多口杂的,难免会被人钻了空子,几个酒壶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楚大小姐,我往日看你也是一个十分知礼的孩子,今日我才知道,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也不知道楚明玥是怎么教导你的。”

楚云暖顿时沉下了脸,直勾勾的看着何夫人,那眼神中带了一丝冰凉,她可以容忍何家算计她,可绝不能容忍有人辱骂她的母亲。

何韬心道遭了,果不其然,楚云暖怒极反笑,“看来今日是不死不休了,我楚云暖今天就把话放这里,要是你们何家不死绝了,我楚云暖亲自动手!”

何韬的面色变的异常难看,他知道当他伙同妹妹诬陷楚云暖的时候,他们两家就撕破了脸皮,这时候,就算是他跪下来求,也求不得楚云暖的原谅。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原本不是心甘情愿附庸楚家十年的?

“楚云暖,你想动私刑!”何夫人这才知道怕了,她见过的楚云暖温和知礼,从来没有如此嗜血残暴过。

“私刑?何家伤害了皇室子孙,自然有陛下处理。”

赵毓璟点头称是,就差煽风点火了。

楚云暖又道,“我就让你们死个明白,把人带上来。”

------题外话------

我突然觉得何媛真讨厌,最恶心的重生女了,这一家人其实都挺自私的,清河郡主也是可怜又可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