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今日友尽,幕后之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过了一会儿,夏妆和夏华便从外面带来了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子,他进来就向在座的众人行礼,“诸位贵人夜安。”

?楚云暖只是看了一眼,淡淡道:“这位是九原府杏林堂掌柜,你应该不陌生吧?”?

何媛心中一片慌乱,面上冷静自持,冷笑一声,道:“杏林堂的王掌柜,常在哪儿买药的人都见过,你想泼脏水到我头上,也找个拿得出手的理由。”

楚云暖看了何家几个人一眼,神情之中带上了一丝冰凉,“我说的你们大抵不愿听的,王掌柜你就照实说吧。”?

?王掌柜点头,出来前堂主就交代了,今天这事无论如何也要顺了楚家主的心思,更不要说那个叫夏华的丫头还和天字一号那臭小子一起要挟过他。

王掌柜咳嗽一声,面上故意露出细微的疑惑,道:“前些日子,有一位带着帷帽的小姐到我们杏林堂来,点名要买七星海棠,七星海棠是迷药,一般说来,没有大夫开的药方我们是不会买的,我就好心问了几句,可这位小姐骂了我一个狗血喷头,然后就丢下一锭金子,还教我说,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东西是何家二小姐买的。然后就是前两天,那位小姐又来买了神仙醉,我们是和聚福楼有合作的,每月从北堂购来的神仙醉都是买给聚福楼酿酒,所以我也不愿意卖,这位小姐财大气粗,花了重金买了一两左右的神仙醉。一连两次买的都是不常用的药物,”小老儿就是不注意也不行。

何媛的心一下子冷了下去,她原本觉得就是买一些草药而已,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更何况杏林堂每日来买药的人这么多,没想到还是被楚云暖抓到了把柄。她冷冷望着那王掌柜,道:“你满口胡言,我何时到你们那里去买过药材了,去的明明就是何姝!”?

何夫人也应和道,“就是何姝,那二丫头从小就不懂规矩,做些投机取巧的事情也是可能的。我家媛媛大家闺秀,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可不要信口雌黄的诬陷人,否则我叫你们这杏林堂在九原府开不下去!”

王掌柜有些惊讶于何夫人的泼辣,叫杏林堂开不下去,她真也不怕三更半夜堂里的杀手来给她好看。

赵毓珏皱眉:“事情真相如何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不必多说,本王自会向父皇禀报。”?

这句话无异于定案,何家一群人瞬间瘫坐在地上,何韬心里更是悔不当初。

就在众人以为一切都落幕纷纷准备告辞的时候,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屋檐上传来,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绯衣公子支着一条腿坐在上头,背后明月生辉,在他直挺的鼻梁下留下一道阴影。司徒恪唇色很浅,轻笑时若鸿羽飘落,“真是看了一出好戏呀。”

司徒恪很少离开北堂,故此也没有几个人认识他,此刻众人对他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周家新少主周海的朋友身上。

“都说南堂世家最为排外、团结,今日我不过略施小计就能让你们互相算计,看来世家也不过如此。哦,忘了自我介绍了。”说罢,司徒恪站了起来,绯红的衣服如天边浓艳的云彩,容颜瑰丽,有些不输于明月的光辉,“在下司徒恪。”

赵毓珏了然,定边王府嫡系二公子,传言里被司徒衍抢了世子之位的不详棺材子。

司徒恪高高坐在上头,甩着胳膊,“哎呀,瑞亲王你抓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去天京,实在是叫我父王寝食难安,世子爷来南堂是选妻来了,现在妻子没带回北堂,人就被扣到了天京,这口气呀,我们实在是咽不下去。”

话说得这样清楚,除非是傻瓜才不懂司徒恪的意思。可看在场的几个有分量的人,都不表态其他人也不好说话,只是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周海——这位司徒公子先前可一直何他在一起。

本来事情都尘埃落定的,偏偏司徒恪又跳了出来承认,周海惊起了一身冷汗,立刻抬头去看雍王和瑞亲王两人,只见他们两脸色淡淡的,不辨喜怒。

楚云暖心里头格外奇怪,按道理司徒恪得手以后应该早溜了,不会留下来说这么多废话。可转念一想,楚云暖仿佛明白可,司徒恪跟司徒衍那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深仇大恨,如今司徒衍被她弄到了天京城,司徒恪没办法报复,就来了这么一招釜底抽薪。她说呢,难怪司徒恪会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给司徒衍好看,这次计划是她诱导北堂在九原府的暗线,让北堂派人来,原本的目的是挟持赵毓宸,逼永乐帝放回司徒衍,没想到司徒恪这么狠心,居然想杀了赵毓宸。不过也是,赵毓宸有个三长两短,在天京的司徒衍还能有好日子过,说不准着一辈子都回不了北堂,司徒恪实在是太狡诈了。

“二位殿下放心,只要司徒衍没事,太子自然安然无恙。”

这句话不像是保证,倒更像是威胁,赵毓璟淡淡道:“你们定边王府的人在大齐随意进出,未免太不把我们皇室放在眼中?司徒世子在天京城,我们皇帝陛下礼遇非常,你们非但不感激,竟还派人刺杀太子爷,不要忘了,北堂始终在大齐的版图内!”

赵毓珏亦是冷淡道,“刺杀储君,乃乱臣贼子的作为,司徒恪你今夜就别想出九原府。来人,把他拿下!”

与赵毓璟一样,赵毓珏可以忍受兄弟间为了皇位勾心斗角,却绝不能允许旁人冒犯赵家皇室的尊严。

数十个黑衣死士冒了出来,将房檐上的司徒恪团团围住。司徒恪一派从容淡定,“这就是皇家死士,果然是——”顿了顿,嘴巴里嘣出三个字,“太差了。”

赵毓珏黑了脸。

这时候,司徒恪又向远处的楚云暖投去一眼,微微笑了。

一个雍王出门都带上了数十死士,那么深受帝宠的太子身边定多不少,可刚才刺杀太子的行动中,除了一个唐梦瑶,并没有死士出现。司徒恪可以推断,太子身边的死士必然是被什么人给阻拦了,而这个人不做他想,是楚云暖,只有楚家培养楚的暗卫可以悄无声息的阻拦皇家死士。司徒恪虽然不明白楚云暖为什么这样做,不过他也懒得想,只要最后事情对他有利,经过什么的她并不在意。

司徒恪这个微妙的表情落到了赵毓璟的眼睛里,他脑子里一个念头越发清晰了。

黑衣死士一句废话没有,在收到赵毓珏的指示以后,直接往死里下手,就在这时候,一道锐利的光芒打飞了为首的黑衣人手上的长剑,楚云暖一愣,却看到司徒恪拔出了缠在腰上的软剑。

司徒恪独自游学八年,自然文武双全,他手里那柄软剑,名字为蝉翼,曾跟司徒恪闯过无数腥风血雨。最特别的是,这柄剑是她母亲当年何鲁班门的水展中联手打造,一直放置在鲁班门,知道鲁班门被水千柔和李世均里应外合给灭了。

司徒恪手中剑光芒雪亮,兵刃相接间金鸣不绝,转眼有过数百招,两方动作极快,叫人眼花缭乱,最后只看见司徒恪挽一个剑花,灵蛇一般的软剑斩断了对方坚硬的长刀,而他死士,被一掌击中胸口,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摔下房檐。

司徒恪并未恋战,击退死士后,十分潇洒的摆摆手,跳下房檐消失不见。

这个突兀的转折叫赵毓珏脸黑如墨,意味不明的盯着司徒恪消失的方向,眼中狠光尽显,他看也不看跪在地上请罪的死士,甩袖离开。

一波三折的宴会终于结束,赵毓珏一走,剩下的人就先后告辞了,赵毓璟看了原地不动的楚云暖一眼,也不知是赌气还是怎么的,竟然率先走开。赵毓璟是生气的,今日发生的这一切,看上去和阿暖没有丝毫干系,可他知道一切都在她的算计里,这一切的一切早在她认识司徒恪的时候,他就该想到了。可他最气的不是她不顾大局,执意要杀太子,而是她借了这一件事给远在天京司徒衍找麻烦,他不知道阿暖和司徒衍有什么仇恨,可不喜欢阿暖总把眼睛放在他身上!

赵毓璟的纠结楚云暖自然不知道,此时她正被何媛挡住了去路,何媛表情是疯狂的,让人迷惑,也让人觉得可笑。楚云暖是这样想的,当然也这样做了,她笑了,看着何媛,“你拦我做什么?”

何媛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拦住楚云暖,或许是因为她最后那一个可怜的眼神,“楚云暖我不需要你可怜!你什么都有了,那怕是人生都可以重来一遍,我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你收气你那可怜的表情,一看到你这个表情,我就觉得恶心。”

楚云暖看着她,“你恨我。”

“恨你?”何媛呆呆的重复了一遍,好半天才哈哈笑道,“我不恨你啊,我就是嫉妒你……你看看你,出生楚家谁敢惹你,谁不是捧着你巴着你,后来定亲的是八皇子,退亲只有嫁的是一个世子,再后来成了皇后,你就是这么幸福,幸福的让人嫉妒!”

楚云暖没有说话,微微恍神,是啊,她曾经的生活看上去是多么让人羡慕嫉妒,可事实呢,那只是司徒衍和孟莲联手给她织的一个梦境,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孟莲做嫁衣。

“我明明不想跟你作对的,我明明是想像你一样的……”何媛掩面哭泣,“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今天以后,何家没有了,她该怎么面对母亲和哥哥?她多么哥哥那一巴掌把她打醒,可是没有,她没有!

或许真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楚云暖心里头有些酸涩,“何家以后我不会插手干预,媛媛,那从今日起,我们的友情算是尽了。”

何媛顿时痛哭起来,曾经和楚云暖的美好回忆涌上心头,当初一心护着她的人啊,是她错了,是她人心不足,对不起云暖,对不起。

马车上,看楚云暖一脸疲惫,春熙点上了舒缓精神的沉香。

“赵毓璟呢?”

春熙一怔,说道,“瑞亲王似乎是和雍王一起离开的。”

楚云暖烦躁的揉了揉额头,赵毓璟是一个十分细腻的人,今天不吭一声的离开,想必是看出了她的破绽,太子不能动,她偏偏就杀了太子,难怪赵毓璟会生气,算了,等过些日子在和他好好解释。反正现在周家从贪污案里脱了身,蔡桓也能无罪释放,皆大欢喜。

马车摇摇晃晃,楚云暖也在里头昏昏欲睡。就在这时,夏妆夏华听到车外有异响,猛的窜出马车,持剑站在车前。紧接着马车猛的一顿,楚云暖的瞌睡顿时去了大半,她神色不愉,却听到车外有人道,“楚家主。”

是司徒恪。

楚云暖掀开车帘,她看着骑在白马上的男子,面如冠玉,绯衣似火,这等丰姿不是司徒恪还能有谁。楚云暖冷了神色,端坐在马车之中,深藏在阴影里的她叫司徒恪看不清神色,只能从声音上判断她的心情。

“司徒二公子深夜拦车,莫非是想对本家主不利,就凭你们这几个人?我还是劝你一句,惹怒了雍王就好生躲着,别出来招摇。”

司徒恪风度翩翩,在马背上拱手,“明谨是特意来感谢楚家主大恩的。”

明谨,司徒恪的表字,只有极其亲近的人才会称自己的字,前世在北堂时,她倒从来没听过司徒恪自称表字,现在么,是来套近乎?楚云暖撇了他一眼,不说话。

好在司徒恪也不在意,仍旧笑容满面,“若不是楚家主给北堂眼线提供消息,明谨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机会救出世子。哦,对了,还要谢过楚家主仗义相助,拦住了太子的天罡十八骑。”

赵毓宸身边有十八个死士,叫做天罡十八骑,是永乐帝亲手从死士中挑选出来的,仅次于他所有的死士,这些人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手,要是不引开,没有任何人近得了赵毓宸的身。所以,她跟玉湖里商量好了,借天字一号一用,再把夏华派了出去,合两人之力拦住天罡十八骑一炷香的时间,为司徒恪提供了机会,当然这一切她不会承认。

“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懂?怎么,堂堂定边王府的嫡系二公子,也学妇人那一套红口白牙的诬陷人?”

司徒恪爽朗的笑了,“楚家主不承认不要紧,可你就不好奇太子中了什么毒。”

楚云暖看向司徒恪,“不好奇。”有什么,她自己会去查,不需要司徒恪买她人情。

司徒恪一阵啧啧,然后道,“北堂毒草虽然不如蜀山毒地多,可也有几种是北堂特有的,比如神仙醉,比如从百花城引入北堂的明月花。”

话说到这里以后司徒恪就没有往下说了,他相信依照楚云暖对北堂的了解程度,一定知道他想说什么,“北堂没有明月花。”

楚云暖思索了一番,眸子闪烁,她立刻想到宴会上放在赵毓宸身边两盆星星点点的明月花,那盆明月花枝舒叶展,是难得的珍品,她闻到一股不属于明月花的香味,可考虑到郡主府上奇珍异草太多,她当时没有多想,现在经司徒恪提醒,她突然明白过什么。有毒的不是神仙醉,也不是明月花,而是太子最喜爱食用的一种叫做猴菇的食物,猴菇性平味甘,有利五脏、助消化、滋补身体等功效,可唯一要命的地方在于,猴菇与神仙醉、明月花同用,有毒,至幻,若无解药,则一辈子沉迷睡梦,于梦中死亡,这就是毒药三日梦。

难怪呢,赵毓宸身体上无伤痕,双手却紧紧的抓住脖子不放,估计是梦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到底是谁,想到了这么高超的手段,司徒恪,还是另有其人……

------题外话------

猜猜这个幕后之人是谁,提示有点少,来看看谁的脑洞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