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怀疑,既善且恶/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恪微微笑着,眼底有一闪而逝的冷光,“司徒衍真是幸运,人到了天京还有人为他鞍前马后的奔波。不知楚家主是否知道迦叶寺出了一个神女,未卜先知,比起天命之女孟莲,有过之而无不及。”

?神女,未卜先知?楚云暖挑起眉头,这两个词语总是让人觉得莫名的熟悉,她轻轻笑着,放下车帘,吩咐车夫赶车,只说道,“没想到你司徒恪竟然也会受人威胁。”

司徒恪一番好心提醒足够她联想很多,原本嫌疑完完全全落到何家人身上之后,司徒恪是不必出现的,他多此一举的行为,只能证明他想给天京为质子的司徒衍一个好看。可他又提到了神女,不得不让她怀疑是这个神女威胁了他,司徒恪不是受人胁迫的人,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神女,楚云暖玩味一笑,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第二日,太子被北堂刺杀的消息传遍了南堂,赵毓珏快马加鞭命人回禀永乐帝,永乐帝震怒,圈禁定边王世子司徒衍,命北堂三郡郡首全力抓捕司徒恪,同时派出仪仗接太子回京。至于白皇后如何愤怒先且不知,只知道她降懿旨惩罚了何家,自然,其中还有阳婀公主的手笔。一时间偌大的何家分崩离析,楚云暖在第一时间扶持了一个董姓的三流小世家,把何家一切照单全收,董家感恩戴德,把家族的嫡系孙少爷送入楚家。

楚云暖在别院见过那个孩子,不过三岁,软软糯糯的,一双眼睛又黑又大,可怜巴巴的望着她,一时间让楚云暖心软不已,当下就打算把这个孩子送回去。可这孩子死活不愿,只说想要留在这里,是后来来到九原府的云扬见他聪明伶俐,便留在了身边亲自教导。

这些事情发生不过半月,突如其来的大雨也下了足足半月,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在意这一场大雨,可是慢慢的,所有人都惊恐了,因为他们想到了前些日子一个流传在南堂坊间的流言——九原河决堤。于是有人试探着把产业从九原府四周转移,紧接着更多的人开始离开,造成九原府人去城空,万人空巷的场景。见比情景,张衮连连上奏,可奏折如石沉大海一般。

楚云暖站在窗前听春熙说着近日发生的事情,思绪却不由自主的飘远,她原以为赵毓璟会来问她那天的事情,没想到过了半个月仍旧悄无声息,她知道赵毓璟没有离开九原府,却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些什么,难道就是因为她动了太子?

可现在周家保住了,周伯彦也借着这次机会,狠狠打击了居心不良的周海,肃清了整个何家。赵毓珏那边,永乐帝忧心太子,在没有确凿证据之下只能放了蔡桓,还官复原职,这一切不是皆大欢喜么?

而赵毓璟却不高兴了,这叫楚云暖实在有些费解。

“家主,南堂各大世家已入世家联盟商会,宋老先生亲自写了匾额来贺。”

“先生?”楚云暖奇怪的问道,宋老先生一代鸿儒,朝堂上一半的人都受过他的指点,这次送来亲笔所写的匾额,就是愿意加入联盟的意思,只是宋家从来都是超脱世俗的,不知道这次怎么一反常态的愿意掺和进俗事离来。

春熙掏出一封信,“这是宋老先生的信。”

自从少年时代在与赵毓璟在叶良城受宋老先生教育后,楚云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他的字了,先生的字亦如当年,骨气洞达,爽爽有神?,下笔间矫若游龙?,比起当年更加苍劲有力。

看完信后,楚云暖皱起眉头,她沉默许久,食指在窗沿上笃笃的敲着。信中说,宋毅和宋茜雪不日即将到达嘉陵城,还说了,宋茜雪愿意当联盟商会的第一任会长。宋茜雪智多近妖,她能出任商会会长自然再好不过,可她考虑的问题在于,宋家手里握着全大齐最好的书院,向来低调的,这次罕见的行为意味着什么,永乐帝要对宋家出手?若是如此的话,倒也解释得清楚宋家为什么会把掌上明珠送过来担任出力不讨好的商会会长,这是想借商会的力量,不,是南堂世家的力量对抗永乐帝,保宋家周全。

可要不要同意呢?

楚云暖犹豫了,抛弃两家不可言说的主仆关系,宋老先生对她有传道受业解惑之恩,护宋家是她分内之事,可要宋茜雪代表宋家出任会长,妥妥是得罪人的事情。

连绵半月的大雨,给了赵毓璟不去楚家别院的借口,一想到楚云暖都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他心里头愈发无力,手上的棋子在不知觉间又落偏了。

霍清华顶着一张雌雄莫辩的脸,毫无压力的做出鄙视的神情,他也知道赵毓璟没心情下棋,很是无耻了挪了好几个赵毓璟所执的黑棋,“你输了。”

赵毓璟扔下棋子。

霍清华却是说起天京城的事情来,“太子被北堂下毒,至今昏迷不醒,陛下都杀了好了几个太医了,这些太医都是庸医啊。白皇后请了旨,点名要玉湖里亲自上京给太子治病,说是治好了赏玉湖里一个伯爵之位。”

赵毓璟随口说道,“要是治不好呢?”

霍清华一脸坦然,笑道,“太子是陛下爱子,治不好,玉湖里自然是要把命给留下。”

玉湖里的背景谁都知道,只怕没等永乐帝要他命,他就先要了太子的小命,就算永乐帝侥幸要了玉湖里的命,杏林堂的杀手们能放过他。赵毓璟摇摇头,“亏本买卖,玉湖里不会去。”

霍清华点点头,笑道,“还真被你猜中了,圣旨下了以后就没人出来接旨,都说不知道玉湖里去了哪里,我可是看见玉湖里就顶着那一两银子一张的人皮面具在人群里看热闹。”

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结果,赵毓璟道:“玉湖里乖戾,这是自然。”

霍清华连连摇手,“不不不,这你可想错了,是雍王花了一万银子做的,玉湖里这人最是讲道义,收了钱就绝不反悔。”顿了顿,霍清华又神神秘秘道,“我跟你说,我可是偷听到一个关于雍王的秘密。”

这件事情说起来纯属巧合,那天晚上,他不过是嫌宴会太闷,出来散散心,哪里想到他往树上一躺竟然听到这么一个惊天秘密。

“雍王有一个亲弟弟,是先皇后暴毙前的遗腹子。这个孩子,一出生就被楚家前家主给带走了,雍王这段时间不离开南堂,估计就是在找这个孩子。人海茫茫啊,楚明玥又已经死了多年,小殿下估计是找不到了,对了,雍王还怀疑这个孩子是楚云扬。”

赵毓璟也是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一下,他知道皇室不干净,也知道先皇后的死没有那么简单,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先皇后竟然还有一个儿子,愣了愣才说道,“不可能是云扬,我见过楚云扬出生,他的确是楚姑姑的儿子。”

当年楚云扬的出生是他亲眼所见,也是他看着楚云扬从一个婴儿一点一点长大,所以楚云扬不可能是先皇后的儿子。

霍清华不言语,眼睛却望着赵毓璟,据江靖所说,小殿下是被楚明玥带走的,而赵毓璟的确是楚明玥带回南堂的唯一一个皇子,除了年纪对不上以外,赵毓璟却是很符合其他条件。霍清华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赵毓璟真的是……越想霍清华觉得越就是这样,赵毓璟的模样和雍王的确有几分相似。

“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或许你真的是——”

霍清华的意思不言而喻,赵毓璟却是笑了,“你最好不要胡思乱想,他要是真活着,今年也就二十来岁,可我已经二十三了,小雍王三岁而已。”

霍清华哈哈一笑:“我就是想想罢了,要是你真是雍王的弟弟那也太可怜了,先皇后也是因为这个孩子才被白皇后给杀了的。唉,我估摸着雍王也该去找楚云暖了,你还不过去,我看雍王对楚云暖可是有兴趣得很。”

这话似乎颇有深意,赵毓璟面色微动,阿暖就是一个怀抱金砖走于闹市的小儿,谁不觊觎她手里的东西。赵毓璟叹息一声,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罢了罢了,他还是过去看看,以免阿暖被赵毓珏那家伙给骗了。

不出霍清华所料,赵毓珏动用最大的努力也无法查清事情以后,就前来别院,寻找楚云暖解惑。那时候楚云暖正忙着给宋老先生回信,于是叫了楚云扬前去接待。

凉亭里,四周挂上遮雨挡风的珠帘,视野开阔,正对着花园里一簇簇盛开艳丽的木芙蓉。大朵大朵的木芙蓉姿容艳美,好似冰明玉润天然色,又似云蒸霞蔚,花瓣层叠而起,花间错落有致,雨水冲刷间愈发娇艳可人,盈盈摇曳西岸,散发芳香,与凉亭中熏的暖炉香混杂在一起,幽香迷人,叫人心旷神怡,赵毓珏都觉得连日以来的烦躁一扫而空。

“雍王殿下来访,有失远迎。”楚云扬笑呵呵的对着赵毓珏行礼,“在下楚云扬。”

原来这就是楚云扬。赵毓珏微愣,没有想到会见到楚云扬,这几日他的确是知道楚云扬来了九原府,好几次想出手,却毫无例外的被阻拦。赵毓珏细细打量这个少年,眉目灼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明亮,跟楚云暖的眼睛有七分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少年的眼神是稚嫩的,而楚云暖的却沧桑万分。赵毓珏笑道,“你就是楚云扬,前些日子的宴会也没见你。”

那天宴会不去才好,他事后从春熙嘴里知道了何家人的嘴脸,还有太子的倒霉事,心里庆幸那天没去,否则照他的冲动劲儿,指不定会给姐姐带来多大的麻烦。??楚云扬露齿一笑,“我可不爱参加什么劳什子的宴会。”

这句话也不算是假话,与其参加这种不着调的宴会,他更愿意花费些时间跟先生们学习,或者参与到家族的事务中来。

赵毓珏笑了笑,眼神温和的看着楚云扬,很是关怀的问他一些生活琐事。对于赵毓珏来说,在没有确定楚云扬的身份前,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就算他不是弟弟,交好楚家对他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楚云扬到底年纪小,就算有楚云暖后来大力培养,可骨子里还是执拗而天真,丝毫没有察觉到赵毓珏的异心,没几下就被赵毓珏给套出了话,比如生辰。

楚云扬出生于永乐二十二年四月,满打满算今年也不过十岁,而他弟弟怎么说也应该有了二十岁,那肯定不是楚云扬。赵毓珏心下有些失望,然后又开始打探起楚家内部其他人来,希望能找到一个在用了十二年出生的男子,这个时候楚云扬提到了贺问,“你说的是大哥?”

赵毓珏眼前一亮,“大哥?”

“云州贺问,他就是永乐十二年出生的,说起来他还是三爷爷的孙子,我的亲堂哥,只不过是担心贺家没人承嗣才回了云州而已,唉,姐姐还是很希望他回来的。”

这个贺问很是符合条件,赵毓珏顿时追问起贺问的去向来,“他去了云州?云州到底没有南堂繁华,去了那边也太苦了些。你知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赵毓珏语气里的关怀让楚云扬觉得不对劲儿了,他咕噜咕噜转了转眼珠子,原本到嘴边的话变成了,“我哪儿知道。”

赵毓珏心下失望不已。

可这个时候楚云扬又说了,“不过我偷看过他给姐姐写的信,说是他正准备去西北那边。”

西北都是荒漠,而且流匪居多,他去那里做什么,赵毓珏现在是真的担心他了,毕竟那很可能是他亲弟弟。赵毓珏关心则乱,当下也没有去判断楚云扬话里的真伪,自己再也坐不住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楚云暖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脸坏笑的弟弟,还有火急火燎离开的赵毓珏。她原本以为赵毓珏来找她是有急事的,可没想到没说两人都没见面呢,赵毓珏就走了。楚云暖看了一眼想偷腥的猫儿一样的楚云扬,问道,“你做了什么?”

楚云扬神神秘秘的,“他套我的话,还以为我好欺负呢,我就让他去西北白跑一趟。”

楚云暖不明所以,楚云扬却是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完后楚云暖顿时哑然失笑,“你呀……”

楚云扬笑起来,看着楚云暖,“姐姐我是不是很聪明。”

楚云扬一副求表扬的表情,让楚云暖又是一笑,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他的头,楚云扬眼中蓦地一亮,蹭了蹭楚云暖的掌心,然后只是不知想起了什么,头往边上一偏,端端正正的坐好,很坚定的说道,“姐,我长大了。”

楚云暖一愣。

楚云扬却扬起脑袋望着她,眼中亮晶晶一片,“我是大人了,你不可以再摸我的脑袋!”

此刻,他白皙的小脸在阴沉沉的天气里仿佛放着光,稚嫩的脸庞上有些肃穆,更有着坚持。

楚云暖突然笑了起来,眼睛里有一闪而逝的哀痛,为弟弟,也为曾经在她膝下承欢的女儿,曾几何时她也用她稚嫩的嗓音跟她说着同样的话。

楚云扬见姐姐不说话,突然站起来,很认真的说道,“姐姐,我是大人了,我会保护你,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楚云暖明媚的丹凤眼眨了眨,终究忍不住,有眼泪滑落下来,十月份,明明是收获的季节,可她怎么觉得那么伤心呢?她有多久没有哭过了,现在因为弟弟一句话竟然哭了起来,她曾经放弃了的弟弟,跟她说,他会保护她!

楚云扬慌了,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姐你别哭,你别哭,大不了以后我都给你摸头。”

这句话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一样,楚云暖顿时破涕为笑,“你说的。”

远远的,赵毓璟走了过来,他原本是在走廊时遇到了脚步匆忙的赵毓珏,不知处于一种什么心态,他竟然躲开了,想来是被霍清华的话给影响了,他顿时觉得自己可笑极了,他出生卑微这是事实,并不可能改变些什么。?

赵毓璟叹笑一声,望着凉亭而去,远远的他就看到了笑靥如花的少女,这样一个美好如画的女孩,他是在没有办法将她同南堂背后翻云覆雨的人联系在一起,可事实就是这样。赵毓璟觉得楚云暖身上矛盾极了,既善且恶。

“楚云暖,我们谈谈……”

------题外话------

明日补两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