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芙蕖神女,阿暖在哪里?/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滂沱大雨,赵毓璟独自一人撑着一把青色的油纸伞,与他的青衣锦袍自成一景,伞上竹叶纹落到他脸上,为他温润如玉的脸庞添上了三分旖旎。楚云暖抬头望着他,然后拒绝了上来撑伞的秋桂,独自撑着一柄红梅雨伞跟赵毓璟一前一后去了荷花池。

别院里有一个荷花池,七八月的时候荷花开的很美。

然而这是十月,不是荷花盛开的季节,荷花池中枯败的荷叶堆积了一池,楚云暖突然想到孟莲做的一句“留得枯荷听雨声”的千古绝句。楚云暖不禁哑然失笑,要知道她可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才女,对于她来说,琴棋书画不过用于消遣,不必太过钻研精通,她诗书不算顶好,比不得七步成诗,作出“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等磅礴大气的诗句的孟莲,也比不上棋子高超,舞艺超群,琴可引蝶的北堂诸多贵女,她自小学的就是如何掌管一个家族,琴棋书画对她来说如同鸡肋。

有时候她也想过,其实司徒衍是防范着她的,因为她所会的这一切对于司徒衍来说太过野心勃勃。然而天下未大定之前,他是需要像她这样的女人为他鞍前马后,鞠躬尽瘁,她楚云暖对司徒衍而言只是一个合格的属下,而非妻子,一旦天下太平,美丽妖娆的菟丝们才是他最好的选择。其实这两年来,她所有的愤怒和不甘有一点一点的被时间磨平,她心平气和的分析过,或许司徒衍爱的不是孟莲,只是爱当时更能给他带来好处的天命之女,至于她楚云暖,自然是该杀了,以绝后患,以安民心。孟莲用她的美好给北国百姓织了一张母仪天下,善良温柔的网,她又何尝不是掉在了司徒衍的甜言蜜语中,六宫无妃说到底只是司徒衍安慰孟莲的一个空口无凭的承诺,只能说千年以后的孟莲太天真了。夫妻十年,她太了解司徒衍这个人了,他是绝不可能放弃纳妃的想法,毕竟这是拉拢大臣安心办事的一种方式。

赵毓璟背对着楚云暖站在池塘边,说道,“司徒衍在天京城被九弟折腾的够呛,这次太子又因为北堂的原因昏迷不醒,他天京的日子也不好过,若是太子再不醒,父皇定是要杀了他泄愤的。”

楚云暖眨巴着眼睛,不明白赵毓璟怎么会提到司徒衍。这两年楚云暖一直关注着司徒衍,对于这件事她心里是有底的,司徒衍无论如何厉害,龙困浅滩,他再有本事也别想从爱子心切的永乐帝手里逃出来,除非定边王愿意入京来换司徒衍,可这可能吗?退一万步说,就算司徒衍注定是将来的北国皇帝,这件事情怎么也能成为他人生中不可磨灭的污点。

阿暖对司徒衍实在是太关注了。赵毓璟的面色慢慢沉寂了下去,心事重重?,“周海参与谋害太子,被周伯彦亲自派人扭送到了天京,若无意外肯定是凌迟处死,但据我收到的消息,父皇也是不愿意放过周家的。”

楚云暖看了他一眼,道:“周家故步自封,早该亡了,太子只是昏迷,周家也只是帮凶,陛下不会大动干戈,只不过是没收产业而已。其实这样也好,周家的蛀虫会自己离开,也省的周伯彦亲自动手,况且只要周伯彦在,可以有一百个周家,你不必挂心。”

她还是不懂,今日他想说的并不是周家,而是……赵毓璟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雨水噼里啪啦的打在雨伞上,不一会儿鞋袜就湿了,楚云暖不自在的动了动脚,“你到底怎么了?”

赵毓璟转过身,“阿暖,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说什么?楚云暖不明所以的望着赵毓璟,想了想,然后道:“太子身边有一幕僚,名字叫做匡阳,他虽师从太子少师,但实际上是司徒衍的人。还有一个,在你身边,就是你上次说的在白山书院同你一起辩学,那个你十分欣赏的人,他真名叫司徒志,司徒家三代以外的旁系,这个人也是司徒衍的人。”

“陈志,司徒志?”陈志是他在白山书院旁听学子辩学时认识的,此人才思敏捷,又能言善辩,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他也就起了爱才之心将人留到身边,原本是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就委以重任,可没想到他竟然是北堂人,还是司徒衍的人,赵毓璟心头不禁有一丝被人愚弄之感。

“太子的毒是没办法解的,除非司徒恪愿意拿出解药,但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司徒衍必死无疑。”楚云暖的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她声音低沉,听起来就像十二月的寒风,透骨的冷,“到时候北堂定然揭竿而起,平南王被陛下坑得太惨,必然不会领兵出征,就是他愿意,陛下也不会让带着平南军离开他眼皮子底下。皇子们也会为这件事情吵得不可开交,攻得下北堂是战功,攻不下,可就是过失了。”

赵毓珏慢慢道:“朝堂重文轻武,拿得出手的将才不过五指之数,而且大多在白国公府,太子卧病于床,白国公府是不会为他人做嫁衣的。”

白国公府,白皇后的娘家,也是一个靠战功起家的家族。

楚云暖冷酷的笑了笑,“白家三杰不过浪得虚名。”

北堂揭竿而起的第一战就是和白国公府的几个人打的,白家三杰得祖辈庇荫,白皇后照顾,从前积累的名声不过是底下人孝敬而已。大孤山一战,此三人刚愎自用,轻易让司徒衍夺了大孤山,大孤山乃天险,是大齐一道天然防线,大孤山一失,北堂一连推进了数百里,士气大振。

当时大齐内忧外患,九原河决堤未除,西北流匪作乱,北堂虎视眈眈,除了一个自困内部斗争的南楚没有掺和进来以外,各方均视赵氏江山如肥肉,偏偏白家三杰毫无能力又不肯放权,失了半壁江山。当然这一切还有她在背后兴风作浪的原因,水灾过后,战火纷飞,粮价上涨,她身为楚家人,不顾母亲当年嘱托,放任粮食疯长不说,还逼得无数家庭卖儿卖女换来一口粮食,如此一来,无人参军,而大齐的金银像流水一样入了北堂的口袋。这一切祸乱直到远在天京的雍王受封太子,腰斩白皇后,诛了白家三杰,稳固后方才稳定下来,忙于各处的赵毓璟才得以大将军王的身份与霍清华上战场,出生入死,守住大齐江山。

“毓璟哥哥,大齐太平已久,所以陛下才敢卸磨杀驴,绝了平南王府子嗣。既然这样白家三杰哪里来的战功,他们呈报上来的人头有多少是真正的流寇、敌人?恐怕是坑杀无数无辜百姓枉称战功。”

“这怎么可能。”赵毓璟一怔,随后不敢置信地看着楚云暖,他实在不敢相信,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啊,怎么可能,可事实就是这样。白家三杰立下战功无数,白皇后得以封后,可又因为白皇后的关系此三人才敢毫无忌惮,他们和白皇后互惠互利。“半年以前,孟莲流放西北,我让夏华跟过去希望以绝后患,夏华在西北发现多个荒芜的村落,里头的尸体都风干了,但是统一都没有头颅。我派人查过,这些都是西北的平民,联想白家三杰西北诛杀流寇的功绩,不难想象。”

楚云暖的话就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的砸到他的心口,赵毓璟一直以为皇子们虽然斗的不可开交,可百姓们也算安居乐业,没想到白国公府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陛下是知道的,为了白皇后,为了太子他只能当做不知。”说起来永乐帝是一个难得痴心的帝王,可惜他对白皇后太过容忍,动摇了国之根本。

赵毓璟半天都没有说话,少年时宋老先生教导过他爱民如子,楚姑姑也告诉过他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虽然不愤父皇偏心,后来也以层出不迭的手段对付过诸多兄弟们,可从来没有把手伸向无辜百姓,听到这样的消息,一时间他的心有些震动,更有些无法理解。对于赵毓璟来说永乐帝虽说不慈,可在他心目中依旧高大无比,猛的听到这样的事情有些惊讶也是难免的。

“白国公府虚报军功之事证据确凿,我早已呈了证据到大理寺,大理寺卿崔少荣是个难得的清官,这件事不出半月自会有结果。”

赵毓璟点点头。崔少荣的为人他还是信得过,此人最是刚正不阿,在朝中并未参与任何党派之争,这件事交由他呈上去,最好不过。

“北堂一反,各方都会有所动作,陛下心系太子,白国公府被罚,再无人领兵出征,加之九原……”顿了顿,楚云暖很快转移了话题,“天京出了个神女,你知道么?”

“迦叶寺来的那个叶芙蕖?”这件事赵毓璟自然是听说过的,可这个女人是在他们几人先后离开天京后才出现的,听说她来自迦叶寺,一手神乎其神的技艺让父皇惊叹。

楚云暖微微惊讶,“原来她叫叶芙蕖。芙蕖……呵,有意思。”原本楚云暖还是有些不敢肯定的,可听到这个名字,她倒是确定了一些事情。孟莲这次倒也聪明,知道换一个名字,可天命之女的招牌不好用以后,神女又有什么用处,未卜先知?不不不,这一次她来了,绝不会让孟莲说的话应验。

赵毓璟奇怪道,“有什么问题么?”

“叶芙蕖入京是为了救司徒衍。”楚云暖十分肯定。

又提到了司徒衍。赵毓璟看着楚云暖,有着惊诧,也有些怀疑,他实在是拿不准,阿暖说的这句话到底是真的,还是为了报复司徒衍。

“叶芙蕖未卜先知,你觉得她这翻作为像谁?”楚云暖提醒道。

要说起来嘛,还真有这么个人。赵毓璟略略一想就想到了,“孟莲。”

“十月,九原河决堤,如今这暴雨也下了半月个,你说这件事是真是假?若是假的还好,要是真的话那就是北堂机会,司徒衍也一定会趁此机会逃回北堂,有北堂军队在,动他也就难了。”

楚云暖心里盘算着如何让司徒衍死在大齐,全然没有注意到赵毓璟愈发沉寂的脸色。赵毓璟产生了一种想法,他觉得,楚云暖这样不惜一切的要司徒衍的命,多少是因为司徒衍在她心里有一席之地,否则按照她的性格,哪里会花心思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而且,赵毓璟有一个大胆的念头,司徒衍和阿暖的改变有关,又或许这个人她不是楚云暖!

“司徒衍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赵毓璟突然问道。

楚云暖不禁一愣,随即不解。

“这两年以来,你除了收拢南堂世家以外,一直明里暗里的对付司徒衍,对付北堂。就像这一次,你出卖消息给北堂,让他们对太子动手,司徒恪本可以全身而退,偏偏留下来说明一切,让远在天京的司徒衍不好过,楚云暖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楚云暖突然之间说不出话来,她是不想骗赵毓璟的,可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来谁信,无奈她只能沉默。

赵毓璟显然不满她的沉默,堆积了许久的怀疑与愤懑倾泻而出,“你无话可说了是不是?你根本就不是楚云暖,阿暖自小善良,虽然刁蛮却从来没有像你这样心狠手辣,步步为营。阿暖从来没有去过北堂,而你对北堂却如数家珍,又对司徒衍还有那么大的仇恨。你说你到底是谁?!”

“我心狠手辣,我步步为营……”楚云暖一个词语一个词语的往外说着,心里的窟窿越来越大,仿佛回到了千夫所指的那一天,回到了楚家灭门,众人拍手称快的那一天,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养育了她的家族,让家族蒙羞。楚家三百年历史,堂堂前汉嫡系家族,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她有罪,罪大恶极。

楚云暖凝望着赵毓璟,原本心里的最后一点想解释的意思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清冷的面孔浮现出一丝冰凉,原来他是这么看待她的,嫌她凶狠,嫌她恶毒。突然间,楚云暖就像回到她被废的那一天,司徒衍说的那一句“你毒如蛇蝎的名声怎配母仪天下”,她以为她不在意,没想到再次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疼,楚云暖捂住心口,后退一步。

她对司徒衍掏心掏肺,最后换来的毒如蛇蝎四个字,若她不狠她在北堂时早就尸骨无存,哪里来的钱财支撑他打下北国江山?她对赵毓璟尽心尽力,换来的却是心狠手辣,这一次她没有枉杀任何一个人,她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保住楚家,她有什么错?她做了这么多,只是希望有人提起她的时候,不说她楚云暖辱没楚家百年清名,说她是一个好人,她又有什么错?

赵毓璟被楚云暖的目光烫了一下,抿起嘴唇,心底也隐隐有些后悔,阿暖就是阿暖,有谁能在十三的眼皮底下把她调包了。可话都说出去了,这时候收回已经没用了。

楚云暖眼眶都红了,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雨伞倾斜,打湿了半边肩膀。

“我是谁?我不是楚云暖那我是谁!赵毓璟你可不可笑,你要我天真善良,当初就不应该不顾我的意愿执意退亲,哪怕是深陷天京争斗我也甘之如饴!”

其实她心里是恨着赵毓璟的,若不是她当年自以为是对她好,单方面做出那种决定,而是好好跟她商量,她未必会不同意退亲,偏偏他选了最伤人的方式。若不是被赵毓璟伤透了心,她遇到司徒衍以后不会为了争一口气而嫁!北堂十年,她一生是伤,只得司徒雅一个女儿,冷宫八年,她受尽苦楚,毁了双眼,断了双手,是她活该,谁让她作恶太多……她不恨,可她怨啊,她拼了命的要杀司徒衍就是怕有一天,历史重演,赵毓璟会死,楚家会亡,她怎么会愿意看到,可是这要她怎么说,如何说?!

赵毓璟从来不知道她心里竟然有这么大的怨恨,“是我考虑不周。我原以为你留在楚家是最好的选择,你看现在你不是很好的保护了楚家么?”

“我护住了楚家?”楚云暖扯着嘴角笑着,用最大的恶意揣测赵毓璟的心思,“我若是护不住呢?那是楚家活该,赵毓璟你有多大自信,觉得我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守得住偌大的家业?”

她现在能护住楚家,不过是因为她历经沧桑,如若她还是当年那天天真的女孩子,又该何去何从?

楚云暖说着,面孔带上了一丝凉意,“那时候我跟你毫无关系,楚家怎样你也只会袖手旁观,或者分一块肥肉。我说的对不对,瑞亲王殿下!”

赵毓璟本能地上前一步,握紧楚云暖的手,想要跟她说不是,然而楚云暖躲开了。

“阿暖。”赵毓璟恨极了自己一时口快,“我承认我最开始时的确有过这种想法,没有了楚姑姑,朝堂上我根基不稳,只会收到更多的猜忌,况且我需要平南军。不娶你,跟霍清华有假婚约对我来说更有利,所以我抛弃了你。”

楚云暖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谢谢事情她很早以前就想明白了,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

“阿暖,我们青梅竹马多年,我心中是真的有你。”

赵毓璟说的是肺腑之言,楚云暖自然知道,可有些事情她始终迈不过心里那个坎儿。这一辈子她的确还是一个小姑娘,可她心里清楚,她嫁过司徒衍的人,这样的她如何对得起赵毓璟的拳拳心意。楚云暖偏过脑袋,不肯面对,说到底她还是自卑,“既然退了婚,我们就这样吧毓璟哥哥,你还有大好的前程。至于五年之约,你还是将它忘了,我这一辈不会外嫁。”

这件事情她很早就想跟赵毓璟说了,这一辈子有她的干涉必定不会让赵毓璟惨死,而她自己是注定不能寿终正寝。她谢谢赵毓璟圆了她少女时代的一个梦,可她没必要拖累赵毓璟,依他日后的成就,有的的贵女愿意嫁她。

赵毓璟猛的后退一步,不免砰然心惊,“我承认我的确说错话了,可阿暖,你表现的实在是太奇怪了,就像变了一个人。”

能不变了一个人么。楚云暖叹了一口气,目光稍稍放远,脸上的表情温和下来:“如果我说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你信不信?”

赵毓璟自然是不信的,只当楚云暖在说瞎话骗他。

知道他不会信,可楚云暖还是要说完,“我梦到过北堂造反,嘉陵老家毁于战火,楚家灭在司徒衍手里,我和他有灭族之恨。”

赵毓璟更惊讶了,就是因为一个梦就对司徒衍下狠手?

楚云暖抬头忘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雨下的越来越大了,我该回去了,瑞亲王也请回吧。”说着,她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

赵毓璟呆呆地看着她离去,心头怅然若失,不知道第几次埋怨自己心直口快。

------题外话------

写这一章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一句话特别有道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