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琉璃灯,昔日情谊/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凉亭里,楚云扬看到姐姐通红的眼眶,顿时气得跳了起来,大声嚷嚷:“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我去教训他!”

楚云暖笑着安抚弟弟,道:“怎么会,风雨太大迷了眼睛而已。”

楚云扬怀疑的看着她,而楚云暖依旧笑意盈盈,除了眼睛以外的确看不出伤心的的痕迹,于是他又坐下,嘟囔着,“要是他敢欺负你,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别总是傻乎乎的。”

楚云暖笑了笑,心中暖暖的,思绪渐渐放空。她明白,赵毓璟不是要怀疑她,而是希望自己对他坦白一点,他们这种人啊,心肠素来是弯弯绕绕的,她都不记得自己算计过赵毓璟多少次。她说出那种话,不仅仅是怨恨赵毓璟,更多的是因为她自卑,打心眼儿里不愿意面对曾经那个不堪的自己,更不想让赵毓璟知道,她曾经是一个怎样的人。母亲说过,这个世界上最难控制的是心,纵使你有心却也会无力,她这一次是真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她的心爱赵毓璟,可她的确无力控制她的自卑与恐惧,说起来很可笑。

楚云暖努力扬起笑容,装作开心的模样,问道,“最近学问怎样了?”

说起这个楚云扬就头疼,每日听着先生之乎者也的,他脑袋就大。

看他的样子楚云暖就知道,不过没关系,让云扬学习不过是为了他能懂道理知礼仪而已,并不是让他考状元。虽然楚云暖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还是板起了脸,“学的不好?”

楚云扬垂着脑袋,恹恹的,“关夫子一直再和我讲《诗经》,只会让我背,也没让我其他练习六艺,没意思,我又不是小孩子。”

的确是枯燥了一些,楚云暖也知道依照云扬的性子不可能静得下心来,于是道,“这段时间你就不必去关夫子那里学习的,在九原府好好的待一阵子,过段时间我再给你找一个新夫子。”

九原府的事情处理完以后,宋茜雪他们也应该到了,宋毅有勇无谋,宋茜雪足智多谋,可她更好看一丝不苟,卓尔不群的宋昉,有宋昉在,宋毅才不敢乱来。

“新夫子,”楚云扬好奇极了,“是谁?”

“宋三公子,宋昉。”宋昉是宋家这一代最出色的人,或许他不像宋大公子天生适合掌管家族,可他文学上的才能无人匹敌,可以说是宋家最得宋老先生真传的后人。

暮色渐袭,屋外风雨更大,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户上,叫人心中烦躁。用过晚膳后,楚云暖就没有出门,而是卧在暖阁的软塌上听着楚云扬读话本子。

楚云扬正在变声期,声音低哑,悦耳无比,楚云暖放松下来,竟然是觉得有些困了,然而屋子里的牡丹香为这个雨夜营造出温暖的气氛,更是让楚云暖昏昏欲睡。

话本子里说的是前汉惠帝皇后张嫣的故事,张嫣前汉鲁元公主之女,惠帝外甥女,张嫣的外祖母吕后为了“亲上加亲”,将年仅十一岁的张嫣立为汉惠帝的皇后。吕后希望张嫣能生子,但由于张嫣年纪实在太小,想尽千方百计仍然一直无法怀孕。吕后于是设计教她假装怀孕,然后再强取汉惠帝与周美人所生之子刘恭,谎称是张嫣所生,同时,吕后命宫女鸩杀周美人。

楚云暖听着这个故事,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脑子里有一个念头飞快的一闪而过,然而还没等她细细琢磨,就被楚云扬打断了思绪。

“吕后真是疯了,竟然让外甥女嫁给舅舅!”

楚云扬语气里的惊讶毫不掩饰,楚云暖也只是抬头望了他一眼,而后懒懒的垂下眸子,“这有什么?前汉啊,号称礼仪之邦,复周礼,尊儒家,说三纲五常,其实呀只是为了更好的治理天下而已,人伦他们又岂是那么在乎。只是可怜张皇后,借腹生子、杀人生母的名头是一辈子挂在头上了。”

她曾经少不更事,不知道名声之于人有多重要,现在回首时才知道什么叫做人言可畏。楚云暖的目光的很缥缈,楚云扬下意识的心慌意乱,这样的姐姐给他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仿佛在下一个瞬间就会消失。楚云扬本能的把书扔了出去,抱住楚云暖的胳膊,闷闷道,“什么破书,一点儿都不好看。”

楚云暖回神,无可奈何的看了弟弟一眼,“云扬,你又不看母亲的批注。我们楚家人是前汉后人,虽说不姓刘,但哪里能不知道前汉的历史,我让你看,是要你磨磨性子,不要再这么咋咋呼呼的。你要学着稳重,日后才有人服你,姐姐不可能一辈子待在你身边……”

楚云扬似乎把话听了进去,翻来书的最后一页,果然有一小行批注,字迹娟秀,他很惊讶,“这真的是娘写的?”

自从楚云扬出生以后,楚明玥身体一直不好,时常卧病在床,对楚云扬的教导自然也有一些疏忽,故而听说这是母亲的批注,他一时有些激动。楚云暖含笑点头,“母亲博览群书,大部分书都是她做过批注的。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些母亲的手札,晚些时候我让秋芷给你送过去,你好好看。”

楚云扬眼前一亮,撒娇道:“不嘛,姐姐,我现在就要看,好不好?”

望着活泼快乐的弟弟,楚云暖也是由衷一笑,她抬起手,原本是想摸摸他的脑袋,可不知道想到什么,手一偏落到楚云扬的肩膀上,“好,现在看。”说着就让春熙把装着手札的书箱搬了过来,楚云扬欢呼一声,一头栽了进去,好不欢快。

就在这时,秋桂从一身湿气的走了进来,道:“”家主,瑞亲王派人送了礼物过来。

楚云暖翻书的手一顿,抬起眼睛:“什么东西。”

“是一盏琉璃灯。”

琉璃灯大约有三四尺高,皆五色琉璃所成,上画山水人物,饰以花竹翎毛,种种奇妙,灯骨纯用白玉所制,晃耀夺目,如清冰玉壶,光华融融,底部缀以玉栅帘,皆为同色,宝光花影,不可直视,中设水晶帘,流苏宝带,交映璀璨。精妙绝伦,真让人萌生一种在广寒清虚府中的幻觉。

琉璃灯,这是永乐二十七年元宵佳节,她和赵毓璟一同过五关斩六将猜灯谜时得到的奖品,她记得当时被一时激动的她给摔碎了,当时她哭的泣不成声,赵毓璟承诺再送一个给她。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赵毓璟居然还记得。楚云暖突然回忆起很多事情,包括儿时赵毓璟对她的爱护,还有他们偷偷摸摸在嘉陵城的月老树上抛上的许愿牌……那时候他们是多么的快乐,不必想这么多的弯弯绕绕,诚心诚意的信任着对方。

“瑞亲王说今日无意中惹恼了家主,还望家主看在琉璃灯的面子上,原谅他这一会。”秋桂说这话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楚云暖摸了摸琉璃灯,入手一片温热,刹那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暖了起来,她珍而重之的抱住灯,好半天才决绝道:“把它拿出去!”

“啊?”一瞬间,秋桂都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家主明摆着是很喜欢的呀?

楚云暖没有说话,继续低头看书。

秋桂无可奈何,抱起琉璃灯就往外走,然而这个时候,楚云暖突然又说道,“算了,这盏灯也难得,还是把它挂到卧榻边去。”

秋桂不免奇怪,家主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刚才还说要拿出去,这会儿就要挂在卧榻边,那不是一睁眼就能看见,家主这样到底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

灯挂好之后,秋桂退了下去,楚云暖反倒是不看书了,呆呆的望着五光十色的琉璃灯出神。

屋外的雨越来越大了,风得让人心惊,树叶沙沙作响。赵毓璟在别院外来回踱步,深蓝色的披风上沾满了水渍,颜色更深,他眉宇之间有着一丝苦恼,频频望向院子,希望那个人能出来。然而等了好半天,出来的却是秋桂,秋桂屈膝,“殿下。”

顿时,赵毓璟浑身焦躁不在,他嘴角含笑,还是往日风度翩翩瑞亲王,“阿暖说什么了?”

秋桂摇头,家主的行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赵毓璟顿时有些失望,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嘲一笑,罢了这都是他自找的。此一去凶多吉少,他原本还想着见她最后一面,现在看来也是枉然了……赵毓璟落寞转身就走,既然她那么恨北堂,那他就去好好会一会北堂司徒一族!瞬间,赵毓璟背挺得笔直,仿佛再大的风雨压不弯他的脊梁,腰间月白色的金缕腰带纷飞,渐渐消失在雨雾之中。

“楚家主也太过分了,殿下您一路捧着灯过来,生怕给摔了,她也不说来见您一面!您明日一早,可就要出使北堂,到时候也不知道……”

说话的是撑伞小厮,他格外愤愤不平。

赵毓璟皱起眉头,“多嘴的奴才!”

远远的秋桂似乎听见两人的朦胧的对乱,秋桂一怔,她虽不比春熙、秋芷两人是帮助家主处理事情的,只是照顾照顾家主饮食起居,可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大齐跟北堂现在水火不容,让瑞亲王出使北堂,那就是去找死的!

屋子里,暖香融融。

楚云扬认真翻阅着手札,楚云暖捧着热茶心不在焉,不知为何,从刚才收到琉璃灯后,她总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她不由思索起最近的事来,可压根儿就没有疏忽的地方,所以是她多想了?

这时候,看书的楚云扬突然惊呼一声,脸色煞白的拿起一本黄皮手札,声音颤抖:“姐……你看,看这个……”

楚云暖没有抬头,而是道:“母亲手札上多是写一些她曾经做过的事,或许有些方式你闻所未闻,可还是应该好好学学,母亲是难得的经世之才。”

“不,不是,姐姐,你看!”楚云扬捧着书,放到楚云暖眼前,楚云暖漫不经心低眼一看,瞬间失手打翻了茶杯,茶水翻了一地。?她猛的坐起来,抢过手札,一目十行的看完了上面的字,久久沉默。

楚云扬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姐姐,迟疑着开口:“姐,母亲写的赵……”

还没等他说完话,楚云暖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厉声道:“都滚出去!”

知道事态严重,屋子里伺候的丫头们全都跑了出去,春熙更是亲自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接近一步。

楚云暖一字一句慢慢读着手札上的内容:“永乐十七年六月,雨,八皇子身染疫病,重病不愈,六月末故于嘉陵,葬于河东邻水靠山之地。”

念完后,楚云暖久久沉默,好半天才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然而有些尘封记忆蜂蛹而来,是了,她第一次见八皇子的时候,那个少年是怯懦的,而且他说自己没有名字,可后来再见时他就变了,变得自信、从容,在她面前侃侃而谈,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叫做赵毓璟。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八皇子就已经死了,变成了赵毓璟?

“真的八皇子已经死了,那和我一起长大的是谁?”楚云暖心里异常慌乱,脑子里猛然闪过先前借腹生子的故事,电光火石间她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可能念头,她的身体瞬间就僵硬了,不停说道,“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年纪,年纪对不上,记忆也对不上。怎么回事……”

楚云暖脑子里格外混乱,情感告诉她的猜测的对的,可现实现实情况又告诉她这不可能。楚云暖只觉得脑子里仿佛有两个自己在争论不休,一时间她头痛欲裂。

“母亲都是真的?”楚云扬吞了吞口水,要真是这样事情可就不妙了,赵毓璟犯的那可是冒充皇族的大罪。

楚云暖自然也想到了这种结果,她猛的抓住弟弟的肩膀,“云扬,这件事情谁都不许说!至少在未确定赵毓璟身份之前!”

楚云扬吓了一跳,“可姐,假冒皇子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母亲她……这个赵毓璟到底是什么身份,能让母亲做到这种地步?”

楚云暖心乱如麻,她来回踱步,“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如果她的猜测是真的,那么赵毓璟脑子里关于自己在皇宫里摸爬滚打的长大的记忆是怎么来的,他到底是怎么样认为自己的确出生卑微的,按道理来说他不是八皇子,不可能有这些记忆,可实际上,这些事情赵毓璟如数家珍。那么,他到底是不是白皇后的儿子,雍王赵毓珏的亲弟弟,江靖嘴里说的小殿下?!

母亲啊母亲,你实在是给我们出了难题啊。

秋桂匆匆而来,在门口的时候被春熙给拦住了,秋桂满头大汗,“春熙姐姐不好了,瑞亲王要出使北堂!”

春熙猛然变色。

这个时候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楚云暖站在门口,她系着披风,一副要出门的模样,开口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秋桂喘了口气,又重复了一遍,“家主,瑞亲王要出使北堂。”

楚云暖手指一顿,仿佛觉得自己听错了,“出使北堂?”这个时候一个大齐皇子去北堂那不明摆着找死,永乐帝再嫌弃赵毓璟,也不应该做出这种决定。

秋桂很肯定的点头,小声说起来刚才的事情。楚云暖神色间有一丝不自然,楚云暖无法想象赵毓璟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态来等她,见她最后一面,然后抱着九死一生的决心去北堂,难怪他会在这个时候送琉璃灯过来,他是怕以后没有机会吧。

思及此处,楚云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她本是打算去赵毓珏那里询问一下关于小殿下的事情,可这种时候她再没了心思,只想去见赵毓璟。于是她拿起一旁的雨伞头也不回的冲进雨雾中,远远的,她听到背后云扬大喊备车。

------题外话------

有木有觉得很惊喜,原来小殿下是赵毓璟,脑洞大不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