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深夜遇袭/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了马车,一路向驿馆而去。楚云暖一路心急如焚,就怕赵毓璟已经离开了九原府去往北堂。刚刚走到驿馆,却被告知瑞亲王在白日里收到永乐帝的手喻后就立刻离开了驿馆,再也没回来过,这下子楚云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赵毓璟送琉璃灯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北堂的,永乐帝可真狠,为了一个赵毓宸就可以不顾其他儿子的安危!楚云暖真是后悔在得知司徒衍只是下毒的时候,没派人去杀了赵毓宸以绝后患,连累赵毓璟落得如此地步。

“家主,要回去么?”

赵毓璟离开别院只有一个时辰,况且大雨滂沱的,他应该走的不远,估摸着可以追上。楚云暖看了一眼天色,银蛇一样的闪电自天边划过,带来轰隆隆的巨响,她心中一颤,道:“点头,追上去!”

雨夜中,一辆马车赶得飞快,车边两盏灯笼在雨中摇曳。马车里,楚云扬还在翻阅着手札,一盏烛火,光影摇曳,楚云暖紧紧扣着车上软垫,心中万分焦急的,可越是这个时候,她的脑子反而更加清醒起来。

从在聚福楼太子险些中鸩毒开始,她就有了计划,她不露声色的给北堂暗线提供消息,希望在郡主府的宴会上留下赵毓宸的命,她想过很多可能,唯独没想到司徒恪会来。现在想想,司徒恪的出现,本就是这个计划里最大的漏洞,更何况按照司徒恪的性格,既然对司徒衍恨之入骨又怎么会不杀了赵毓宸,从而让永乐帝一怒之下斩了司徒衍。

这一切的不合理她都忽视了,直到现在。

司徒恪跟她说过叶芙蕖的,也透露过他被叶芙蕖要挟的事情,她怎么就不放在心上呢!

叶芙蕖既然是孟莲,那她就一定知道永乐三十三年太子会死的事情,所以她从迦叶寺来到了天京,取得了永乐帝的信任,然后得知赵毓宸已经去了南堂,紧接着要挟司徒恪不得杀害赵毓宸,故此有了后来赵毓宸中毒昏迷的事情。楚云暖想,如果不是司徒恪气不过叶芙蕖要挟了他,所以在宴会结束后大言不惭的说赵毓宸是被他北堂下的毒,相信过不了多久,在叶芙蕖的帮助下,司徒衍就可以毫发无损的回到北堂。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司徒恪才会真的下了无药可解的毒药,想要一箭双雕,然而叶芙蕖却顺水推舟,点名要赵毓璟去北堂寻找解药。谁都心知肚明,赵毓璟此一去北堂,无异于羊入虎口,有去无回,到时候赵毓璟人在北堂,一是可能替太子换了真的解药,二是表大齐心意,以皇子为质保两边长治久安,而永乐帝为显国威,司徒衍自然安全回北堂。

这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唯一倒霉只有赵毓璟一个人!

“孟莲!”楚云暖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害了她女儿不说,现在竟然把手伸到赵毓璟身上。她真的是恨极了孟莲,这种阴毒的计划也亏她想的出来,毁了一个大齐未来的大将军王,让司徒衍未来称帝之路顺遂许多,的确是高招。

马车行至郊外,突然听到外面有人道:“家主,外头有人的马车翻了,说是麻烦我们载她们一程。”

春熙掀开车帘,果然前面有一辆马车翻在路上,旁边还站着一个粉衣小姐,主仆两人撑着雨伞在风雨中瑟瑟发抖。

楚云暖实在没时间搭理她们,道:“告诉她们我们要出城,让她们在等等。”

车外的人应了一声,雨声太大,听不清几人在说些什么,但很快马车又走了起来,然而却不到一会儿马车猛的停了一下,车内颠簸,蜡烛倾斜,瞬间车内一片黑暗。

“家主,她们拦住了马车。”

春熙探出头,马车外那对主仆竟然拦在马车前面,那丫头更是连连磕头,哭的好不可怜,她不由皱起眉头:“家主?”

马车外,雨水顺着粉衣姑娘的额头往下流,她浑身一片狼狈,她身旁的丫头扑通一声跪在马车前,哀求道,“这位小姐,求求你载我们一程!我家小姐自幼体弱多病,现在雨一淋又发起高烧,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只求求您救我家小姐一命。”

楚云扬听完后,于心不忍。

楚云暖摩擦着手里纸张,神色莫名,“哦?体弱多病?”夜深人静的,两个姑娘家独自外出,马车恰巧又坏了,还发了高烧,明知她要出城,还非得拦着。而她们又是怎么知道车里坐着的一定是个姑娘,若是个男子呢?

“云扬,你出去看看,男女授受不亲,我倒要看她们还上不上马车。”

春熙的心中,莫名就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楚云扬仿佛也明白了什么。

车外大雨如注,尽管春熙已经努力将伞举高,楚云扬的半边肩膀还是湿了。他站在马车,字圆声润:“这位小姐姐,你快些扶你家小姐回马车上去,我今夜是要出城的,也不顺路。对了,我这儿有些药丸,你拿去给你家小姐服用,免得耽误了你家小姐的病情。”

这番话合情合理,虽说大齐民风开放,但也不至于一个闺阁少女在三更半夜时与一年轻公子相处,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时候该避嫌。可那丫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竟扑到马车边,抓着楚云扬下摆,一声声的哀求,那样子,活像谁死了在哭丧一样。

这时候楚云扬也发现不对劲了,那丫头下盘极稳,跑过来的时候身轻如燕,很何况她伸手抓自己的时候,他分明看见她掌心的老茧,那是时常练剑才磨出来的。楚云扬面色沉了下来,正欲发作,却听得马车里楚云暖说道,“让她们上来!”

丫头顿时千恩万谢,小心翼翼的扶着小姐上车。车内,烛火跳跃,楚云暖人最里头,一身云雁细锦衣,下面是缕金挑线纱裙,外穿一件软毛织锦披风,通身华贵,气度非凡,叫人自惭形秽,粉衣小姐不由裹紧身上的披风,道了谢。

楚云暖神情淡淡的倚在雪白的地毯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她容貌本就世间少有,昏黄的烛火下竟生出几分潋滟之色,叫人惊艳。不同于她绝美的外表,嘴里说的话格外冷酷无情,“既然上了我的车,就乖巧一些,莫不要逼我做那杀人抛尸的事情,太麻烦。”

主仆两人噤了声,不敢言语,只是低垂下脑袋后交换了一个彼此才懂的眼神。

楚云暖只当没看见,反正只要她们不耽误她的事情,做什么都无所谓。马车照常行驶,车厢里却安静的有些诡异,楚云扬跑到姐姐身边,扯过春熙手里柔软的帕子,指着潮湿的肩膀要姐姐帮忙。楚云暖微笑,自然的伸手为他擦拭了一下,随后见他发髻歪斜,又顺手替楚云扬整理起了头发,楚云扬的头发很黑,又浓又密,羊脂梳在他发间穿梭,不到一会儿就束好一个整齐的的发髻,整个过程中两人都不曾说话,只有一种淡淡的温馨。

春熙盯着两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三年以来,家主和少爷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确实是叫人欣慰,夫人也可以放心了。

楚云扬摇头晃脑,“姐姐你真好。”

楚云暖的目光变得异常柔和,她的云扬啊就是这个一个容易满足的少年郎,有时候,她真是不明白自己从前怎会这样狠心的将他抛弃。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支锋利的箭矢突然从车窗射进来,楚云暖飞快的扑过去,把楚云扬护在身下,一边的主仆两吓得尖叫。春熙掀开车帘,向窗外看了一眼,只见前头刀光剑影一片,数十个黑衣人呈半包围状,只听叮的一声,双剑相击,火花四射。

“家主,是雍王。”

楚云暖正死死抱着弟弟,听到春熙的话后立刻掀开帘子。果不其然,赵毓珏一马当先,手中三尺青锋舞得密不透风,只见他将手一抬,斩断了对方的兵器,随后仰面躺在马背上,一脚踢中刺客胸口,那刺客口中鲜血狂喷,倒地不起,随后他反手捅入另一人的腹部,一切几乎在一瞬间发生。赵毓珏手中剑光华流转,竟像是劈开雨雾一般,他眉眼冷厉,宛若修罗,又是几个剑花,击得敌人落花流水。

楚云暖听过雍王威名,却只知道他文采当世少有,却不知他武功如此之好!

转眼间双方又过数招,两方兵刃相接,金鸣不绝。紧接着远处山林里几道影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来,正是朝着她们的马车而来,春熙大喝一声:“家主!”

楚云暖回头,却是看到他们带上车的主仆两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从袖中抽出两把匕首,匕首极其锋利,寒光渗人,楚云暖大骇,想也不想,将楚云扬往春熙那边一推,将两人推出了马车。

楚云扬大声道:“姐姐!”

然而此时,楚云暖却来不及下车了,粉衣主仆堵在马车口,她退了好几步,避开锐利的光芒,然而转头间另一柄锋利的匕首削断她的头发,然后她胳膊划过,顿时有热热的血液流淌出来,她伸手一摸,满手的血,顿时掩饰不住自己眼里的阴狠,当下从暗格里随手拿出一瓶毒药,扔了过去。

楚云暖万万没想到她拿的竟然是化尸水,她从来没有在活人身上用过,有些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噗嗤噗嗤的嘈杂声音中,主仆两的衣服被腐蚀了大半,白骨森森,冒着泡沫,散发着恶臭。楚云暖捂着鼻子,预备下车,可是却看到主仆两人腰上飞禽纹的令牌,这是北国之鹰?!

北堂有有一种鹰叫做赤腹鹰,比一般鹰稍大,上体为青黑色,尾羽有几条细横带,无眉斑,下体淡灰色,常栖于林中,最是凶狠,是北堂天空之王,也是北堂王族的象征。司徒衍称帝后,改赤腹鹰为北国之鹰,只要抓上一只便可免赋税一年,可赤腹凶悍,哪怕赔上命也不见得能捕获一只。

这时候马车外春熙陡然大叫到,“家主快出来,火,他们射桐油火箭,家主!”

楚云扬也看到了不远处星星点点的火焰,顿时大喝道,“红鸢,你快去救姐姐!”

一个一身红色劲装的美人出现在楚云扬身后,她拔出背上的弓箭,瞄准对面射箭的人,三箭同发,箭无虚射。

趁此机会,楚云暖立刻道,“十三,快,我们出去!”

十三形如鬼魅,突然出现在马车之中,他拦住楚云暖的腰肢破顶而出,同时一道道箭羽从远处射来来,齐刷刷的落到马车上,一瞬间火光冲天而起,马车上来不及逃出来的两人惨叫着变成两个火球。

这声惨叫惊扰了赵毓珏,回头一看,竟然看见大雨中有两个人形火球在地上滚来滚去,虽然很快身上火焰就熄灭了,但两个黑漆漆的人趴在地上不知生死。这一分神,赵毓珏肩上竟被一个血刺一样的武器刺了一下,好在赵毓珏反应极快,那东西只是伤了他一点皮肉。

然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围攻赵毓珏的刺客竟在此时像潮水一样退去,赵毓珏一脸莫名其妙。

那头,楚云暖捂着胳膊上的伤口,冷眼瞧着地上的人,楚云扬扑到她跟前,神色焦急,连连问道,“姐姐,你怎样了?”

楚云暖默默摇摇头,目光紧盯着山林,大雨冲刷着地面,远处山林里的黑影近在眼前,楚云暖略略一扫,大概有二十多人。楚云扬紧紧皱起眉头,楚云暖攥紧他的手,将他护在身后,两只交叠手里的里潮湿一片,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

春熙捡起地上的匕首,紧紧咬着嘴巴,克制心头的恐惧,“家主怎么办?”

楚云暖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影卫选了没有?”

楚云扬连忙点头,“是红鸢。”

楚云暖回头看了红鸢一眼,放低声音:“红鸢,春熙,保护好公子!”

这一句话颇有一些临终遗言的味道,楚云扬心头惴惴不安,他正要说话的时候,就看见楚云暖冲了出去,楚云扬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恨极了自己的弱小,只能满心焦急的春熙和红鸢的保护下节节后退。

雨大的让人睁不开眼睛,浓郁的血腥味和火油味迎面而来,一道寒光扑面而来,楚云暖矮身一躲,顺手捡起地上的武器,回身一砍,刹那间刀光剑影,来人很惊讶,只听说南堂楚云暖谋略无双,缺不晓得她竟然会武功。楚云暖拿着剑,手上微微颤抖,一双眼睛狠厉非常,转手间又夺去数人性命,看得连春熙格外惊讶。

她自小和楚云暖一同长大,怎会不知她学的功夫不过花拳绣腿,但看现在游刃有余、浑身煞气的模样,就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士兵!

楚云暖就算再厉害,数人围攻之下也不可能获胜,更何况如今她不过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女,再度斩杀一人后,她手上再没了力气,只是凭着最后的一点意志力不让自己倒下,她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