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神佛在上,怎敢杀他弟子?/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衣人没有回答,反而直接往死里下手,楚云暖且战且退,十三那头更是自顾无暇。这时候,前后两个黑衣人竟然同时高举着滴血的刀,冲着她就要砍下来,楚云暖瞬间压低身体,长剑一挥,砍中面前刺客的双腿,而这个背后的大刀呼啸而来。楚云扬瞬间睁大眼睛,然而千钧一发,突然一道锐利的光芒飞射而出,打飞了黑衣人手上的大刀,楚云暖松了一口气,顺势一滚,远远躲开,她回头,却看到赵毓珏打马而来,身后跟着四五个浴血而战的护卫。

十三出手干脆利落,红鸢箭法如神,加上赵毓珏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不出一刻钟,来的二十人竟死了一半多,战势一下子扭转过来。这时候,那黑衣人却冷笑一声,突然朝天放了一个烟花,雨夜之中,烟火艳丽,瞬间照亮整个天际。楚云暖趁此机会粗略一扫,猛的发现一个极其奇怪的地方,那一群黑衣人手上竟然都带着一串佛珠!

“小心!”赵毓珏下了马,持剑站在楚云暖身旁,雨水顺着他宽厚的额头往下,流过他锋利的眉眼。

楚云暖定睛一看,不知何时涌出来数十名黑衣人自己包围了他们,他们这里仅仅只有十几个脱力的人,而对面足足有二十余人。楚云暖不由自主的捏紧了剑,这是千波湖被高怀远刺杀后,她第二次被人逼到如此地步。看着眼前又一个人被杀死,楚云暖的心冰凉一片,可脑子却?异常冷静清晰。

佛珠,北国之鹰。

迦叶寺叶芙蕖,北堂司徒恪……这是巧合么?

赵毓珏没有料到会来这么多的杀手,不由得面色一沉,长剑一横,一连诛杀三人,瞬间数道寒光而起,铺天盖地的朝着他们冲来,楚云暖一手护着楚云扬,一手挑开敌人的大刀,十三越战越勇,平淡无奇的脸上沾满血水,红鸢长弓化为双刀,一刺一砍,让人不敢近身,双方兵刃交结,银光闪烁,金鸣不略,此时天边雷声滚滚,叫人震耳欲聋。

片刻之后敌人已到跟前,冰冷的刀刃划下,几乎贴着楚云暖的额头,一种彻骨的寒意从脊梁骨上窜起,她浑身冷如冰窖。

数里之外,马车上浅眠的赵毓璟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陡然惊醒,他额头满是冷汗,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顿时心绪不宁起来。赵毓璟推开车窗,混杂着雨水的冷风灌了进来,凉凉的吹着脸颊,他望着掩映在雨雾中的夜色,心事重重,他低声喃喃:“阿暖……”

被冷风一吹,趴在车门处睡觉的小厮也被冷醒了,他睡眼惺忪的望着坐在窗前的赵毓璟,瞬间清醒,“殿下。”

赵毓璟依旧望着窗外,觉得心里头空落落的。北堂一行是父皇手喻,可他在天京的眼线告诉他,这件事是叶芙蕖一手促成的,而这个叶芙蕖和司徒衍关系匪浅,有人不止一次看到她出入质子府。要不为太子去北堂换解药,要不就铲除南堂楚家……叶芙蕖好大的本事,竟能说动向来疑心重的父皇,他实在小看这个女人了。

小厮爬起来,从碳炉上取下茶壶泡了一杯热茶,茶香宜人,“殿下,喝杯茶。”

赵毓璟浅啜一口,滚烫的茶水带着温暖的温度,流经四肢百骸,而心上的慌乱不曾消失半分,反而更加沉甸甸起来。

“再过一个时辰就到梁合府了,殿下还是再歇一歇,等到了那儿,仪仗全了,人多口杂的,您也没时间休息了。”

梁合府是南北要塞,可以说过了梁合也就等于出了南堂。

赵毓璟揉了揉眉心,合上车窗。

刀锋冰冷,楚云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跟死亡近在咫尺,她浑身血液几乎凝滞不前,雨水顺着刀锋而下,带着血腥味和泥土的腥甜落到她的脸上。紧急关头也不知道楚云扬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拉了她一把,稚嫩纤瘦的身影挡在她身前,迎面对上发寒的刀光。

瞬间楚云暖的冷汗都渗了出来,她倒在雨水中,眼睁睁的望着刀锋触到楚云扬的额头,刹那间,楚云暖只觉得天地间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不见,只留下那一抹银白。

“主子!”红鸢大喝一声,连忙搭箭拉弓,一柄弯弓如同满月,箭势如虹。

楚云扬只看见箭头射入刺客右边眼眶,鲜血横流。

那刺客惨叫一声,反而更是发起狠来,春熙趁此机会赶忙把楚云扬拉了过来。

这个时候,远处突然涌来的数十名护卫,楚云暖一愣,有一瞬间的惊喜。

“家主,是贺问!”春熙喜极而泣。

厮杀中的赵毓珏也看了过去,贺问应该是骑马跑在最前面的人,一身蓑衣,斗笠压得极低,看不清面目,只能看到他紧紧抿在一起的薄唇。

贺问的护卫训练有素,剑光游走再刺客中间,斩杀一个又一个人。楚云暖得以大喘气,她扔下剑,扑到楚云扬身边,一把抱起他,“云扬,你有没有怎样?”

楚云扬苍白着脸,眉宇深锁,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跟雨水混合,滑入衣领。楚云暖知道不对劲,她检查着楚云扬的身体,却在小腿处看到一道深深的伤痕,血水不断流出,一定是刚才云扬替她挡刀时被刺客给伤了的!

顿时楚云暖的面色狰狞而恐怖。

贺问带来的护卫也不是吃素的,很快有斩杀了大多数刺客。楚云暖咬牙切齿,抬起头怒喝:“抓活的!”

此时此刻,她眼睛里充满了黑色,就像深夜里神秘诡谲的森林,深不见底,仿佛有猛兽刹那间就要倾巢而出,叫人害怕。

刺客们意识到此时不利的局面,不禁想逃,可没走几步,就被贺问的护卫们重重包围起来。

不远处,贺问车队姗姗来迟。

贺问撑起一把雨伞,挡住楚云暖姐弟的头上,“你还好吧?”贺问庆幸决定在今夜赶路,否则真不知道会造成怎样后果。

楚云暖把弟弟交给春熙,春熙看了眼神色冰冷的家主,沉默着与红鸢两人带楚云扬上马车里包扎。

“谁派你们来的?”劫后余生,她的声音格外温柔,就像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说着她最爱锦绣绫罗一般。

刺客们极其有骨气,纷纷闭嘴不言,也有人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这时候楚云暖笑得更温柔了。

楚云暖容貌本就倾国倾城,加之皮肤细腻如雪,眉目宛然,这一笑更是如同千树万树梨花开,让人目眩神迷。她明明经历过一场厮杀,可此时她的笑容明媚异常,如同雨后新荷,又似澄碧如洗的天空,仿佛那些肮脏与龌龊从来不曾存在过。

一时间,竟让赵毓珏说不出话来。

楚云暖说道,“我怎么会杀你们呢?佛祖在上,我怎敢杀他弟子,那可是会遭天谴的。”

众刺客一愣,矢口否认。

楚云暖的目光落到他们手腕的佛珠上,刺客们也看过去,纷纷手忙脚乱的掩饰,刺客们虽然蒙着面,可行为间的慌乱是不可掩饰的。楚云暖额前头发成缕,滴着水,贺问在她身旁撑伞,她嘴角带笑,眼中酷寒一片,“佛门弟子,哪怕只是俗家弟子也有佩戴佛珠的习惯。让我猜猜,你们是哪一个寺庙,嗯,迦叶寺,对不对?”

这下子,他们更是勃然变色。

楚云暖知道她猜对了,她和佛寺向来没有交集,能派得动一群俗家弟子来杀她,那么也只有救走了孟莲的迦叶寺。然而楚云暖再聪明也想不通一件事,为什么会迦叶寺竟然能够不计后果的帮助孟莲?西北时,迦叶寺出手帮助孟莲,她还能够理解,那么现在呢,杀了她,迦叶寺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不怕楚家报复?

赵毓珏心中难掩惊讶,他还以为佛门中人都是超脱俗世的,现在居然有这等自愿掺和进凡尘的,然而更让他惊讶的还是楚云暖,临危不惧,观察细致入微,这样的人执掌南堂世家,绝不可小觑。

“迦叶寺自诩佛门正统,其实不过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楚云暖冷冷道,“连真面目都不敢露。”

刺客们顿时义愤填膺,怒喝起来,然而人依旧被护卫们死死压在地上,不能动弹,其中更是有人暴起,企图夺剑自卫,然而贺问指尖一抹银芒,那人当下倒地不起,脖颈间鲜血喷涌。

涌起的鲜血如注,混杂着雨水流淌,然后浸润地面。一时间,众刺客都惊呆了,他们这些人有的是迦叶寺俗家弟子,有的却只是其他地方的游侠,不过为了金钱聚拢在一起而已,这个时候眼见自己落入敌人之手,还可能小命不保的时候,终于知道怕了。

只见有人扑通一声跪下,“这位贵人求你放过我们,我们只是受人之托,我们都是被迦叶寺那帮秃驴给骗了的!”

我们?楚云暖抬头一看,活下来的十几个刺客中大约有三四个人跪地求饶。

“迦叶寺给我们十金,要我们在这杀您,可这绝不是我们的意思,求求你放过我们几个!”

“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指望着我养家糊口,这位贵人,求您高抬贵手!”

“只要您放我一马,我什么都说!”

这句话一出来,赢得大多数刺客的认同,同时也有人怒目而视,可说话的那人浑然不在意。楚云暖注意到,他正是一群俗家弟子里功夫最好的一个,楚云暖看着他,“你知道什么?”

有戏!那人眼睛一亮,他就知道,这位年轻的贵族小姐现在都没有要他们的命,一定是等着招供,这有什么难,只要能活命,怎么都可以。

他匍匐在地,“神女要我们今夜在此处埋伏,将你杀死,若是不能,也要把你拦在这里。”

赵毓珏心下思忖着,这怎么又跟叶芙蕖扯上关系了。

竟是为了阻拦她。楚云暖的目光冷凝,孟莲是算准了一定会来阻止赵毓璟前往北堂,故此派人截杀,能杀了她最好,再次也不过是让她追不上赵毓璟的脚步。可他们又怎么知道,马车里的人就是她呢?

“我们在山林里看到马车上有放着蓝光的追踪蛾……贵人我什么都说了,还求你放过我!”

马车上有追踪蛾,楚云暖知道定是那拦路的主仆放的,那这么一说两拨人是合作的关系了?

“贵人,我们愿意指认迦叶寺!”

顿时,楚云暖眼角染上一丝不屑,红唇微扬,如同修罗,“让你们指认迦叶寺?呵,你们以为我需要么。”

她既然都知道了,何必要什么证人。

“可迦叶寺不干净,他们每月都要抓大量的童男童女,然后放干血……”

每月?童男童女?楚云暖瞳仁收缩了一下,当年北国百姓骂她妖女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民间盛传她每月十五必饮童男童女鲜血,这个空穴来风来风的传言困扰了她多年,原来竟是因为迦叶寺。楚云暖从不是心善之人,然而这个时候她竟然心疼起那些惨死的孩子来,她冷冷道:“十三,割了他们手腕脚踝,要他们流血而亡的滋味!”

刺客们顿时惊恐极了,却只能看着自己血液喷涌而出,混杂着冰冷的雨水,灌溉土地。

楚云暖冷冷瞧着他们恐惧的表情,突然间身子一软,险些站不住,贺问连忙扶住她,这时候他才看见楚云暖身上有大大小小无数个伤口,汩汩留着血,“阿暖,你还好吧。”

楚云暖坚定的摇头,轻轻推开贺问,站直身体,敛衽为礼,抬头间,眼睛像盛满了星光,笑容清浅:“今日谢过雍王拔刀相助,日后若是有需要,我定当全力以赴。”

见楚云暖如此倔强坚韧,刹那间贺问真的是心疼极了她。

赵毓珏眉梢不动声色地一挑,目光清亮如水,“楚家主不必客气。”

“阿暖你该回去了。”贺问眉头紧皱,楚云暖身上都是伤,必须尽快处理。

赵毓珏看着贺问,尽管心里知道他是谁,还是问道,“这位是?”

“在下云州贺问。”

贺问,最有可能是弟弟的人。赵毓珏顿时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他鼻梁很高,眉眼深邃,相貌堂堂。这时候楚云暖却上前,挡住了赵毓珏的视线,“小殿下之事,我也会尽快给殿下一个答复。至于贺问,那是云扬不懂事随口说的,贺问是我楚家这一代的长子。”

楚云暖说的很清楚了,赵毓珏也不做纠缠,他望着雨夜里渐行渐远的马车,心脏跳动得格外不自然,似乎眼前还回放着她种种神色,赵毓珏长叹一身,翻身上马,打马而去。

马车之中,楚云扬已经沉睡,春熙正在替楚云暖包扎伤口,其中最严重的还是腰腹和手臂两处,撒药的时候楚云暖额头都疼出了冷汗,却还是咬牙不语。

雨夜里,九原府中寂静一片,街角处一队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悄悄翻过院墙,院内灯火通明,有一灰衣公子负手站在回廊之上,乌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听到背后有声音时,他淡淡问道,“拿到了么?”

“公子!”黑衣人将手里的盒子捧高。

灰衣公子回过头,华灯下他眉目如画,肤色如雪,五官异常精致,额前几缕长发随风逸动,双目清寒如星,赫然是不曾易容的霍清华。霍清华打开盒子,里头静静的躺着一支血刺一样的物件,仔细看,还能看见里头有鲜血流动。若是赵毓珏在一定能认出,这就是先前伤了他的武器。

霍清华满意极了,挥手让人退下,拿着盒子独自一人回到了屋子里。

书桌上放着一碗清水,霍清华坐在桌前,小心翼翼的将血刺里的鲜血滴入水中,而后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手指来粗的小瓷瓶,同样将里头红色的液体滴入水中。霍清华直勾勾的望着水中情形,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那两滴血竟然彼此缠绕,相溶在了一起!

霍清华仔细看了又看,还重复了一次,但两滴血依旧能融合在一起,他神色间难掩激动。这两滴血,一滴是他派人从赵毓珏身上取来的,而另一滴则是赵毓璟的,两人血液相融,必是兄弟无疑。

赵毓璟确实是纯孝恭良皇后的儿子,当年的十皇子,雍王赵毓珏的亲弟弟!

赵毓璟有勇有谋,唯一的缺点就是生母太过卑微,皇室向来都先是子凭母贵,而后才是母凭子贵。元后嫡次子,有了这个身份,赵毓璟日后去争那个位置也会名正言顺许多,赢面也更大,而他们平南王府在日后愈发惨烈的夺嫡之争中师出有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