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我要你做我的眼睛和刀子/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雨交加,窗外雷声滚滚,咣一声响,窗户被一股强风撞开,冷风扑来,将屋子里的蜡烛吹得摇摇晃晃。司徒恪一身绯衣,玉带随意系在腰上,衣服松松垮垮的露出大半个胸膛,他一手支着额头,在软塌上浅眠,冷风吹来的时候立刻睁开了眼,翻身而起,拿起软剑蝉翼,严阵以待。

门从外面被踢开,冷风灌入,带着泥土的腥味,一个倩影站在门口,衣袖随风而舞,状如鬼魅,司徒恪凤眼微睐,“楚云暖?”

楚云暖手里提着一把雪亮的剑,剑上血色点点如红梅盛开,“司徒公子别来无恙。”

司徒恪嗅到空气里的血腥味,楚云暖能大摇大摆的进来,想必院子里的护卫都被她给制服了。当下司徒恪轻轻浅浅笑开,“楚家主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

楚云暖微微一笑,如月下明珠,灼灼生辉,“司徒恪,你把我当猴耍呢?”说着她将两枚北国之鹰的令牌并一串佛珠扔到他脚下,“叶芙蕖要胁你,恐怕你们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吧?”

她想的明白,孟莲要胁司徒恪是真,而两人合作也是真,孟莲是为了帮助司徒衍离开天京,而司徒恪则是为了北堂边南十城,司徒恪少年时与外祖父镇守边南,对边南有些深厚的感情。边南毗邻南楚,是两方要塞不假,也却是双方不争之地,实在是因为边北土壤贫瘠,连水都是又苦又涩,粮食种不出来,她估计孟莲就是利用她可以改变边南这一点来说服司徒恪妥协。

司徒恪笑了,笑容在这一瞬间像是冰天雪地里最耀眼的红色,他抚摸着蝉翼,“楚家主,你知道的晚了些。”

“是么?”楚云暖反问道,手里的剑轻轻放到了司徒恪肩上,冰冷的刀锋紧贴着脖颈,“我要三日梦的解药!”

司徒恪纹丝不动,嘴上却是笑道:“楚家主刀剑无眼,你可要小心些。”

楚云暖冷哼一声,长剑一动,司徒恪几乎能听见刀剑割破皮肤的声音,有热热的鲜血淌了出来,“司徒恪,你今日不拿出三日梦的解药,就别想活着离开南堂。你想想,你死了以后,定边王会如何对待罗老将军,对待你的大哥?我想不出半月,张王妃就能送他去见阎王。司徒衍抢你世子之位,叶芙蕖又以边南要胁你,你有必要为了他们豁出性命吗?”

司徒恪外祖父罗老将军征战多年,手中又握有重兵,定边王如何能不妨,再说司徒恪痴傻的哥哥,张王妃恨他入骨,没有司徒恪在,随时可以整死他。

司徒恪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从楚云暖这几句话中,不难看出她对北堂的了解,当年受封世子内幕何等隐秘,就连外祖父都不知其中缘由,而却能说出来,司徒恪不由对楚云暖忌惮了三分。

“三日梦没有解药。”司徒恪如是说道。

楚云暖定定的看着他,显然不信。司徒恪将手摊开,看起来很是无奈,道,“明月花来自百花城,你要想找解药应该去百花城找孟家人,或者去找叶芙蕖。”

孟家?楚云暖冷笑一声,孟家都败在她手里,现在都不知道躲在那个犄角旮旯里,还找孟家,找到了又如何,孟家能保证比她更了解明月花么?

“司徒恪,你是不想活命了。”

司徒恪仰起头,尽量远离刀锋,“你就是现在杀了我,也阻拦不了瑞亲王入北堂,这个时候他应该换乘仪仗,往北堂去了,楚家主,你阻止不了。”

楚云暖眼中浪涛滚滚,等着司徒恪的眼神充满了杀意。

司徒恪视若无睹,“楚家主,瑞亲王对你也是重情重义,他原本是可以不去北堂的。可叶芙蕖鼓动陛下,要屠了你楚家,瑞亲王可不愿意看到,所以甘愿去北堂为太子换解药。”司徒恪很是叹息,而面上却一派笑容,“可惜三日梦没有解药,他这一去凶多吉少呀。”

楚云暖想过很多种赵毓璟要去北堂的原因,唯独没有想到竟然是为了她!永乐帝要对楚家动手,不光是因为孟莲的挑唆,而是因为永乐再也无法忍受有人威胁他的权利,这三年来,南堂世家在她手下渐渐拧成一股线,皇室扶持的新世家,日渐衰败,永乐不可能坐视不理,他迫切的需要一个杀鸡儆猴的理由,而孟莲给了他这个理由。

“从南堂去往北堂路途遥远,你能拦住我一次,还能拦住我第二次,司徒恪你也太小看我了!”

司徒恪浑然不在意,“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要今夜拦住你一次,那样我就可以从叶芙蕖拿到治理边南的办法,还可以跟楚家合作。”

楚云暖若有所思,冷笑道:“你算计我。”

司徒恪无意与她为敌,故而今夜只派出两人而已,如若司徒恪再多添几人,她定然是等不到赵毓珏跟贺问来救的。她就说么,司徒恪这人向来心思缜密,不会露出如此大的破绽,北国之鹰的令牌不过是引她而来的噱头而已。司徒恪从来和司徒衍不对付,他怎么可能愿意留在这里换司徒衍活命的机会,这唯一的解释,不过司徒恪想要重新寻找盟友而已。

这算盘打得太响了,楚云暖不由淡淡冷笑。先是派两个拦住无关紧要的人拦住他,无论成功与否,边南治理之法是丢不了的,而今夜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她找上门,商讨合作之事。

“怎么能说算计呢?”司徒恪面上一派不赞同的神情,却见他身形一晃,飞快来到楚云暖身后,蝉翼剑紧贴住楚云暖纤细的脖颈,他低头微笑,温柔缱绻,“楚家主,你真不让我失望,这么多人围攻,你还是全身而退了。”

楚云暖感觉温热的呼吸打在皮肤上,眉宇微簇,“若我死了,你就不怕楚家报复?”

司徒恪哈哈一笑,“报复?要杀你的人迦叶寺的神女,跟我有什么关系?”

楚云暖撇了一眼司徒恪,她知道如若她今夜不来,司徒恪第二日就会把两枚令牌给收回去,还会留下大量关于迦叶寺刺杀她的证据,到时候他同样可以楚家合作。

“楚家主,我们合作如何?”

被人赶鸭子上架上架的感觉实在不好,楚云暖冷着声音说道,“不如何。”说罢,楚云暖顿了顿,朝他嫣然一笑,“司徒恪,我还是那句话,你太小看我了。”

话落,一个人影从黑暗里扑了出来,林宿壁快如闪电,挽起剑就朝司徒恪刺去,司徒恪的身体明显比脑子还快,在没有反应过楚云暖话里的意思时,就飞快的躲了过去,然而衣角却被对方剑气削掉一角。

“本家主不过女流之辈,武功自然不能和荣威将军相提并论,就让宿壁和你讨教几招。”

林宿壁做了个请的动作,而后飞了出去,剑气凌厉,见司徒衍眼睛微微眯起,一跃而起,双剑相击,两人纷纷退了一步。司徒恪眼中陡然暴起足够的兴趣,他手腕一动,一剑击出,宿壁横剑一挡,双剑相交竟有火花攒动,楚云暖不由闭上眼睛,只听叮的一声响,转眼间两人已过百招。司徒恪回身一击,蝉翼本身极软,是难得的神兵利器,在两剑尖相对的瞬间缠绕了上去,如灵蛇一样只击林宿壁面门,宿壁赶忙松开剑,向后一翻,抬脚施以巧劲踢中剑柄,两剑向上飞起。林宿壁落地瞬间一腿横扫司徒恪下盘,司徒恪翻身躲闪,这个时候林宿壁飞快接住武器,转身一劈,哐当一声,司徒恪背后书桌断成两半,饶是司徒恪闪得外快,左手臂还是被剑气扫到,鲜血涌出。

这一战,司徒恪是败了。

楚云暖望着他流血的手臂,啧啧称赞,“司徒公子的血果然是芳香甜美。”

司徒恪挑起眉头,刚才靠近楚云暖时,他就闻到了她身上的药味,估计是受了伤,这样也就不难理解林宿壁本来应该斩断他手臂的剑,竟然会偏了偏,只不过是扫了一下。

“楚家主未免太小肚鸡肠了。”

楚云暖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我以为司徒公子敢来南堂,应该是打听清楚我楚云暖是什么人的,我这人最是记仇不过了。司徒恪,你猜猜,今夜刺杀我的刺客我是如何处置的?”

司徒恪不语,然而楚云暖也没想要他回到,微笑着说道,“我割了他们的手腕脚踝,把他们扔在荒山野岭,你说他们身上血腥味那么重,会不会引来什么豺狼虎豹,啃的骨头都不剩。”

望着言笑晏晏的楚云暖,司徒恪脊背都凉了,他这才知道不是司徒衍蠢,轻而易举的就被人算计丢去天京城,而是这个楚云暖太过恶毒高明。司徒恪紧紧盯着楚云暖,“你想做什么?”

“和司徒公子合作。”

合作两个字从楚云暖嘴巴里说出来,竟然让司徒恪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当然他也是笑了起来,“依你的能耐,恐怕不需要我跟你合作。”

“北堂局势错综复杂,又极其排外,每年大齐嫁入定边王府的女子都没有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剩下孩子,这足够证明——”楚云暖似笑非笑的看了司徒恪一眼,眼底有深沉的哀痛,“你们司徒家想自立门户。定边王爷八年前藏在密室的龙袍,穿了那么多次应该都旧了。”

北堂十八年,她见过各种嫁入北堂以后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人,她们有的是为了家族自愿来到北堂,有的是被逼迫,可他们嫁入北堂以后只希望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夫君,可爱的孩子。然而这一切对他们而言都是奢望,夫君不信任,认为她们是大齐的细作,后院不平,丈夫坐视不理,她们的孩子一个又一个的死去。她们想向大齐哭诉,然而那个时候,大齐又怀疑她们投靠北堂,她们曾经为了两方和平做出贡献,然而没有人直视她们的牺牲。北堂不敢反抗,只得把怒火撒到女人头上,觉不允许北堂男儿有大齐血脉的孩子,或许如此,天下大定以后,她雅儿才必须要死。

司徒恪神色一肃,楚云暖知道当年受封世子之事,他已经感到意外,如今说出北堂的秘密更是让他万分惊讶,定边王府准备自立门户之事是从八年前开始的,那时候他都不甚清楚,楚云暖竟然知道父王藏了龙袍!

楚云暖的声音清清凉凉的,“其实你心里清楚,北堂称帝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世子不是你,未来的太子更不可能是你。可你还是要南征北战,替北堂卖命,哦不,是替张王妃母子卖命。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大哥痴傻是张王妃一手造成的,不信你可以回去查,张王妃身边有一个姓巫的婆子,那个人是南楚人,擅蛊。”

在楚云暖一开口的时候司徒恪就已经动摇了,他自幼不受宠爱,更不在父王身边长大,自然是比不上司徒衍,更不要说楚云暖还提起了他的大哥。

“你说的都是真的?”

说了这么半天话,楚云暖都口渴了,她倒了杯茶慢慢喝着,“是与不是,你可以慢慢查证,我不着急。”

“你想怎么合作?”

楚云暖声音清脆悦耳,如珠落玉盘,“我要你做我的眼睛和刀子。”

司徒恪笑出了声音,“楚云暖你这是要我效忠你?你凭什么!”

楚云暖面上露出一丝凛冽和傲慢,“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是不可能让北堂称帝的,一旦北堂建立国号,我立刻资助南楚、大齐皇室灭了北堂,让你司徒家的人一个不留,包括你那痴傻的哥哥!”

这么一刻,司徒恪被楚云暖的气势压迫住,瞠目结舌的看着她。

为什么他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让人恐惧却又忍不住膜拜的气势。司徒恪按捺住心头蠢蠢欲动的寒冷,悠悠开口,字字暗沉,“楚云暖你是不是觉得北堂很好欺负,可以任你为所欲为,你不过是动了一个司徒衍而已,那个蠢货,可无法代替北堂。今夜我司徒恪若真想要走,谁也拦不住。”

楚云暖轻笑出声,华丽的凤尾裙裾拖过地面,沙沙作响,她推开窗,“你只要敢踏出房门,你肯定会变成一只刺猬。你如此风华绝代的人,怎么能容忍自己死的如此不华丽,是不是,明谨?”

明谨两个字从楚云暖嘴巴里说出来的时候,拉得清婉而绵长,无端端叫司徒恪背后细细密密的冒了一股冷汗,他抬头从窗子里看出去,院子里各处都是一些尸体,而院上蛰伏着无数黑影,他们手上拿着无数架弓弩,雨夜里,寒光森森。司徒恪手腕微动,似乎有劫持楚云暖的想法,这时候楚云暖却回头冲他嫣然一笑,顿时如百花盛开,如玉般精致的面容凭添了一股清贵优雅,“鲁班门千机弩,你觉得如何?”

诡异的司徒恪竟然听出了她话外之意,有千机弩在他逃不了,而有鲁班门在,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武器出现,北堂挡不了。司徒恪眯着眼睛,声音格外低沉暗哑,似海上浮冰,又像三月料峭春寒,透骨的凉,“楚云暖你这是想空手套白狼,什么都没有给我,就想我效忠你?”

最后一个字语调微扬,透露出一股危险。楚云暖面不改色,她曾经司徒恪打过无数交道,自然知道司徒恪的话没有任何恶意,或许是受外祖父罗老将军的影响,司徒恪这人最是耿直不过,正因为如此,定边王才放心让他驻守边南,然而他不知道,当年更换世子一事之后早就让司徒恪寒了心,他的心已经不在定边王府身上,而后来北堂称帝他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至高无上的位置,只是为了保全早就卸甲归田的外祖父和痴傻的大哥。

“北堂迟早会灭,你对北堂又没有归属感,守在哪里做什么?与其等北堂被灭,你马革裹尸,落不得好下场,还不如现在带着你的亲人远走高飞。”楚云暖兜兜转转终于说出自己目的。

“远走高飞?那我还不如夺下定边王的位置。”

楚云暖看了他一眼,嘴角带着丝丝的嘲讽,等司徒恪仔细看时,只看到一抹莫名的笑容,“有司徒衍在,你不会成功。”

司徒恪面上纹丝未动,心里头仿似有大风刮过,他最恨有人把司徒衍那种小人放在一起比较,于是他冷冷瞧着楚云暖,“你既然这么看重司徒衍,有何必把他扔到天京,答应他嫁入北堂不就行了。”

楚云暖不理会他,悠悠开口,“你也知道司徒衍孤身来到南堂就是把自己待价而沽,勾一个世家女回去。”

听她这话,司徒恪嘴角竟然不由自主的一抽,待价而沽,说的虽然直白了些,可他却不得不承认,她说的真好。当初司徒衍雄心壮志,独自来到南堂,明面上是说要搞好南北两堂的关系,实际上是看中了富得流油的南堂世家,想娶一个贤内助回去,有钱有美人。可他最失算的地方在于,招惹了楚云暖,楚家大小姐这朵傲雪的凌霄花不是谁都有一个摘的。

“我盘算过,能入他眼的应该只有南堂三姝,而这三人只有的确有一人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司徒衍,有这个人在,北堂不可能是你的。”

司徒恪问道,“你说的是谁?”

“孟家天命之女孟莲,或者说,”顿了顿,楚云暖有些怪异的说道,“神女叶芙蕖,你的合作伙伴。”

司徒恪一怔。

“天命之女可不是浪得虚名,当真能未卜先知。”楚云暖指着窗外,“你看九原府的雨,下了足足半月,照这么下去九原河决堤板上钉钉,这件事孟莲早有预言。”

司徒恪半天都没有说话,楚云暖说的话听起有些危言耸听了,孟莲如果真厉害,孟家会被楚云暖连根拔起么!

司徒恪所想楚云暖自然不知道,孟家之所以能被毁,那是因为楚云暖是一个变数,她又说道:“你再想,司徒恪是不是近些年来突然崭露头角,你不觉得奇怪么,他受封世子之后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对你给他使的绊子,根本无力反抗,可突然间他就变了,南堂天灾人祸,仿佛尽在掌握,轻易获得大量支持,你不觉得奇怪么。”

司徒恪仔细一想,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他喃喃重复,“神女,天命之女,这世上还真有……”

“可这些都不是你不能成为定边王最大的理由,因为——”楚云暖站直身体,面上冷冽清寒,声音更是如绵绵细针,扎的人心口疼,“这世界上不会再有北堂!”北堂是大齐的女子的噩梦,她绝不会让继续存在下去。

司徒恪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楚云暖,完全不相信这话是从一个姑娘家嘴巴里说出来的。可是他又知道楚云暖这句话不是作假,天下财富尽归南堂,南堂财富尽归楚家,楚家既号称天下财富第一,愿意出资攻打北堂,北堂城破也是板上钉钉。司徒衍虽是明白,可他依旧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给楚云暖一个答复,楚云暖自然也是知道的,“你不必着急给我答案,好好想一想,你应该也清楚,皇室是绝不能容忍北堂做大了,削番势在必行,不是当今陛下出手,就是日后的新君。”

司徒恪沉默不语,北堂若不造反只能接受朝廷削番,可造反是不可能了,楚云暖在哪里虎视眈眈的盯着。而削番呢,虽说永乐帝现在有心无力,忙着压制成年的儿子们蠢蠢欲动的心思,永乐帝到底年纪大了,没几年时间。新帝继位以后,为了威固帝位,第一个开刀的就是北堂,届时父王会反抗,而楚云暖会资助皇室攻打北堂……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司徒恪只感觉糟糕透了,他实在不明白素来和北堂毫无交集的楚云暖,知道北堂这么多消息不说,还非得把北堂往死里整。

然而司徒恪不得不承认楚云暖说的是对的,司徒衍纵然有凶有谋略,可按照张王妃的心思绝不可能让司徒衍身先士卒,那么这个时候父王绝对让他与司徒衍一同挂帅,输了受罚的是他,赢了,嘉奖的是司徒衍,都跟他毫无关系,正如楚云暖所说,他战死沙场也落不得好下场。他是军人,马革裹尸是他的荣耀,可外祖父呢,大哥呢,没了他父王和张王妃会对付他们。

渐渐的,司徒恪表情有了些松动,他自幼与大哥感情甚笃,儿时也总是稚嫩如孩童的大哥护着他,去了边南以后,每每跟随外祖父习武,一身伤的回来,大哥总是两眼通红……

楚云暖见他神情有了变化,心头一舒。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思考一件事,为何大齐天下中先反的是北堂,以及母亲当年为何同意皇室扶持新世家?

而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南北两堂都是皇室心腹大患,北堂司徒家有定边王的爵位在身,一举一动都是皇恩浩荡。南堂楚家则号称无冕之王,所作所为都可以归结为自身利益,更何况楚家从来没有阻止皇室插手南堂,南堂皇室扶持的新世家无数,官员更是永乐帝心腹,这一点就和北堂截然不同。北堂官员几乎都是司徒家的姻亲或者近臣,皇室无法插手,又怎叫人放心?

楚云暖由衷佩服母亲,其实她想过,若不是因为母亲为了那个男人,弄丢了沧海月明簪,她传奇的一生绝对会在祖训上留下只言片语,让后人敬仰。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一件事,如若她当年按照母亲的规划好的一切顺利走下去,哪怕她不能成为出色的家主,可保楚家安宁还是可以,日后也可等赵毓璟功成名就归来。母亲替她想到了所有,唯独没有想到她这个女儿如此倔强烈性,竟然在当年赵毓璟退亲之后用最伤人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楚云暖你真的是一个出色的家主。”好半天司徒恪从喉咙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他钦佩的看着楚云暖,“说的我都动摇了。”

楚云暖微笑着,“司徒公子为表诚意,送你一件礼物。”

秋芷从屋外进来,捧着一个剑匣子,匣子通身为红木,上雕刻着梅花,辅以金粉描边。楚云暖做了个请的动作,司徒恪看了她一眼,仿佛在确定她有没有恶意。

见他如此模样,楚云暖之得亲自上前,打开剑匣,拢袖而笑,“都说宝剑赠英雄,这把蝶翼,不知可否入眼。”

司徒恪定睛一看,目光先是一顿,而后爆发出炽热的光芒。

剑匣里放着的是一柄薄如薄冰的软剑,花纹几乎和他手里这把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就是剑柄是红玉所雕,是一只飞舞蹁跹的蝴蝶。传说鲁班门除却镇门之宝千机弩以外,还有一对神兵利器,他手上的蝉翼就是其中之一,这还是当年外祖父赠与他的,外祖父爱剑成痴,此生最遗憾的就是不曾见过蝶翼。

------题外话------

我今天突然间在粉丝里看见一个举人,真是激动的不得了,妥妥的真爱啊,感谢岌岌可危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