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自立为王,我叫司徒雅/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蝶翼,似蝉翅,声如磬,光如雪。果然是蝶翼!”司徒恪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蝶翼,更是挽起剑花,试了试。

生怕司徒恪暴起伤人,林宿壁在楚云暖面前略略一挡,楚云暖微微摇头。

过了许久,司徒恪浑身的激动之情才慢慢散去,这个时候他的脑子才慢慢清醒过来,“千机弩,蝶翼……鲁班门在你手里头?”

楚云暖拿出蝶翼来,不仅仅是要送他,更多的在震慑他,鲁班门有无数能工巧匠,当年名声大噪的登云梯就是鲁班门所创,楚云暖既然手握鲁班门,那北堂被灭也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都被猜到了,楚云暖也就不掩饰,大大方方的说道,“不知司徒公子愿不愿意和我合作,搞垮定边王府?”

司徒恪凝视着她的眼睛,“你真的是太疯狂了,现在我倒好奇,司徒衍究竟是怎么惹你了。”

怎么招惹她?楚云暖微微笑着,眼睛却眯了起来,如荒山野岭里无人供奉的神祗,带着残酷而又仁慈的微笑,灭她楚氏一族,杀她女儿,如此深仇大恨,不可不报。

司徒恪又道:“楚家主,罗家世代镇守北堂,只怕我与你合作外祖父不会愿意。”

“罗家守护的大齐的北堂,而不是司徒一族的北堂,罗老将军食君之禄当为君分忧,怎可与司徒家同流合污,辱没了大将军的威名。罗老将军戍守边南万分辛苦,边南苦寒,楚家愿出资治理边南。”

司徒恪眼前一亮,对于边南即便是有了叶芙蕖给的法子,他最担心的还是钱财问题,这下子楚云暖愿意掏腰包,那可是皆大欢喜。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司徒恪洗耳恭听。

楚云暖轻声道:“我要你大哥来南堂!”

司徒恪神色一凛,陡然翻脸,“你这是不信任我,想拿我大哥做人质!你做梦!”

楚云暖知道贸贸然提出这个要求的确让人难以接受,尤其还是司徒恪兄弟这样要好的感情,可她真不是要拿司徒睿做人质。当年她入北堂,失去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躺在冰天雪地里,几乎爬不起来,是司徒睿抱着她回到房间,尽管那时只是司徒睿的无心之举,可他救她这是毋庸置疑,那是她到北堂感受第一份温暖,她始终是忘不了的。司徒睿什么时候死的,她记不清了,大概记得是死于蛊虫,尸体被她连同其他染上蛊毒的一起烧掉,尸骨无存,当时司徒恪恨她入骨,而她也是久久陷于司徒睿抱起她那一日的梦魇,无法忘怀。

“我没有拿他做人质的意思。”楚云暖解释道,“你大哥中的是蛊,楚家人有办法可以解蛊,来南堂,或许他还能恢复。”

刚才只是一时冲动,可是司徒恪在转瞬之间,已想到了什么,“你说话当真?”哪怕大哥真的当人质也无所谓,只要能解蛊,大不了他一直听命楚云暖就是了。

楚云暖很认真的点头。

既然如此,司徒恪也是同意了,他预备等他回到北堂的时候就派人把司徒睿给送过来。

从司徒恪别院出来的时候,夜已深,雨更大,秋桂撑着伞,楚云暖抬手接住从天而落的雨水,思绪万千,“宿壁,立刻派人去阻拦赵毓璟入北堂,如若他不愿意,就打晕了带回来。”?

林宿壁神色一肃,“是。”

当夜有三路人马分别从九原府出发,兵分三路阻拦赵毓璟的去路。等到陈驷等人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晌午,几人赶忙去寻楚云暖,却得知楚云扬昨夜受了风寒,喝下辛毅开的药后沉沉睡去,而楚云暖一直那里看着。

“家主。”陈驷上前,轻声道。

楚云暖点点头,示意陈驷稍等,伸手摸了摸弟弟的额头,感觉到滚烫的温度已经降了下去,她舒了口气,替楚云扬窝了窝被角,“秋桂,照顾好少爷。”

书房里,三人分主次坐下,陈驷率先说道,“家主昨夜遇刺,可有查清是何人所为?”

既然陈驷都问了起来,楚云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迦叶寺三个字叫陈驷惊讶不已,要知道楚家向来与佛门无冤无仇。楚云暖看在眼中,又说道,“等九原府和世家联盟的事情处理好以后,我决定要去天京。”

陈驷立刻阻止道:“家主,你不能去,陛下本来就视楚家为肉中刺,你这一去不等于羊入虎口。”

陈驷说的话正是贺问所担忧的,依楚家站在的实力的确不需要向天京低头,更可况是送一个家主入京。然而贺问却想到什么,她皱眉道,“因为叶芙蕖?”

“不,叶芙蕖不过是跳梁小丑。”楚云暖摇摇头,“楚家现在越是繁盛,越让我有如履薄冰的感觉。”

其实从赵毓璟出使北堂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永乐帝不愿意南堂一家独大,她一系列动作已经引来了永乐帝的不满,楚家的确不需要惧怕皇室,可到底也不应该挑衅。更可况她这一次出手阻止赵毓璟出使,就是对永乐帝威严最大的挑衅,她可以说是因为她不曾见到永乐帝的手喻,永乐帝或许可以略略容忍一番,可绝不会一直让楚家逍遥下去,她必须亲自入天京,表达楚氏一族的臣服之心。哪怕永乐帝不信,保一时就好,正如她对司徒恪说的,皇室不能容忍北堂做大,永乐帝不动手,新君也会动手,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南堂。

为了楚家,日后新君必须是在楚家长大赵毓璟。

陈驷坦言,“家主是前汉皇室之后,我们为何不揭竿而起,自立为王!”

陈驷这句话是很多楚家人心头的疑问,楚云暖曾经也有这样的疑惑,可是在后来她想通了,“大汉亡了快三百年,如今这天下不姓刘也不姓楚,它是赵家的天下,是李家的天下。楚家说的好听,是大汉皇室正统后裔,其实不过一群前朝遗孤,安分守己也就罢了,可若是想推翻大齐的统治,南楚第二天就能跟大齐联合一起灭了楚家,以绝后患!”

三百年前大汉亡国,天下四分五裂,楚家蜗居南堂,两百年以来王朝更替不休,楚家三番两次受到各方觊觎试探,不得已才将下臣宋家从嘉陵城分出去,迁往叶良城,成为南堂四大世家之一,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南堂世家的繁荣昌盛都是从那一刻开始的。百年来征战不休,直到一百年前,楚氏出资扶持了大齐第一代君王,太祖皇帝,愿意将南堂归入大齐版图,这才使得南堂安静下来,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如若她现在举旗要反,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南堂百姓,先祖曾花了大功夫才护得南堂安全,她这一动就是让先祖心血付之东流,最重要的是,如今的南堂已经不是三百年前单纯信仰着南堂王的地方,百姓们心中的天下之主是赵氏一族!

“陈驷,夺天下重要的是民心,可百姓心中有我们吗?”

陈驷陡然无语,不说世家豪奢引得百姓不平,就是赵氏百年以来无数次的宣扬,足够让南堂百姓的心朝着赵氏一族。

“楚家不能反,先祖的心愿不过是让家族流芳百世,否则历代家主不会放任皇室插手南堂,放任宋家在外自立门户。”

陈驷心头还是有一些不甘心,“若是有一天楚家成了天下之主,流芳百世轻而易举。”

贺问皱起来眉头,“你所说的一切的前提是,楚家能够保证自己取得最后的胜利,可很显然,这不可能。一个家族想要垂馨千祀尚且难如登天,更何况是一个王朝。”

突然间两人就这么争论起来,谁也不让谁,都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楚云暖听得格外偷听,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好了,我今日来不是让你们说这的,这件事我心里自有决断,你们不必多说!”

于是两人不再争执,陈驷却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听说家主昨夜派人去阻拦瑞亲王了?瑞亲王出使北堂是陛下的意思,家主这样做是在挑衅陛下。”

楚云暖却反问道:“陛下何时下过旨?”永乐帝下的是手喻,除了赵毓璟又有谁知道。

陈驷哑口无言。理是这个理,可永乐帝让瑞亲王去北堂目的之一是为了给太子换解药,家主出手干预,太子昏迷不醒,家主虽然洗脱了嫌疑,难保永乐帝不会借题发挥。

“行了,不说这个,粮食和药材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说到这事,陈驷立刻严肃无比,民以食为天,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粮食,其次就是药材。这一次,家主调用大量药材,且不想引得朝廷注意,他也是花了大力气才把药材运到九原府的。

“家主按照你的意思,药材都到齐了,包括各类治疗风寒和瘟疫的各类药材。”

贺问道,“粮食在九原府外的粮仓。”

楚云暖轻轻舒了一口气,“很好。”这一次她做足了准备,水患之后九原府百姓就不用易子而食,也不用卖儿卖女。

“家主你难道还真相信孟莲说的,九原河会决堤?”陈驷面上依旧惊讶,“九原河的堤坝是蔡桓主持修建,若是决堤,堤坝修建之时肯定有人从中牟利,以次充好,既然如此,家主何必花功夫把蔡桓从大牢里捞出来,吃力不讨好。”

楚云暖坐在书桌前,右手支腮,左手草草的翻着一本书,书房里诡异的安静下来,耳边雨声沙沙,似乎还伴有百姓龙王庙前的祈求声,很显然半月的暴雨让百姓惶恐了。楚云暖的眼睛蒙上一层阴暗不定的光,她悠悠开口,“都半个月的暴雨,你还不信,看着吧,不出三天,九原河定然决堤。”

事情果然如楚云暖所料,三日后的一个傍晚,九原河堤坝破裂,洪水倾泻而出,咆哮着如出笼的猛兽一样,嘶吼着吞下九原河两岸的良田,一时间哀鸿遍野。连绵暴雨更是助长了洪水的气焰,滔滔洪水,浊浪排空,惊慌的人们在黑暗中互相叫喊着、搀扶着爬上山坡逃命,更是有人望着被卷走的牲畜、财物痛哭流涕,饿殍遍野。

天刚蒙蒙亮,楚云暖在屋子里听见院子的的响动,她立刻披上衣服将门打开,院子里,秋桂指挥着丫头小厮打扫淤泥,排出积水。

别院地势极高,可脚下还是积满了不少水,浑浊的泥水里还有不少树枝,动物皮毛尸体,这场面顿时震惊了楚云暖的双眼。当年九原河决堤之时,她不在九原府,只是在十日后才到达,并没有看见如此场面,当时的世家依旧过着纸醉金迷,穷奢极欲的生活,她还以为九原府受灾并不严重。可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

“家主,”春熙走了过来,脚上、裙摆上都是黄黄的泥巴,很显然刚从外面回来,“九原河昨夜决堤了。”

楚云暖看了一眼天空,此时雨势渐弱,滴答滴答的雨水顺着房檐落下,砸在看不出原来模样的青石地板上,四分五裂,天空阴沉沉的,叫人压抑得很。“怎么样了?”

春熙抿着嘴巴,今日一大早她就和宿壁带人去九原河两岸巡视了一番,那场面叫她心头都闷闷的,十月,恰好是晚稻收割的季节,还记得前几日,九原河两岸万顷良田里麦浪翻滚,金灿灿的一片,如今却饿殍遍地,满地都是碎石和树枝,九原河也还在怒吼,伤亡无数。她当时和宿壁远远站在山坡上,几乎都能听见百姓哭喊,为死去的家人,为自己将来的生活……大水冲走了他们的房屋和财产,没有粮食,没有钱财,他们该怎样活下去?

“死了多少人?”楚云暖闭上眼睛,轻轻问道。

“大概两万多人。”

楚云暖默默估算了一下。九原府是虽说是基于九原河而建立的城池,可两者之间相隔一两里地,就连九原府外围也受到了此次水灾的影响,更不要说是两岸坐落的无数村庄。

当年这一场大雨造成多少人她不清楚,可她却知道有将近十万的人背井离乡,百姓流离失所,数万家庭妻离子散。因为在这之中,有她大齐最大的奸商,恶意抬高粮价,买卖人口,因为吃不饱穿不暖,杀人抢劫、拐卖女人孩子的事情常有发生,各处也经常发生暴动。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大雨过后,九原府爆发了一场很大的疫病,整个九原府被下令焚烧,死了好几万百姓。现在想来,九原府之所以会爆发疫病,很有可能是因为水灾时,大量尸体浸泡在水里来不及打捞,然后就腐烂在里头,百姓不知道,喝了这样的尸水,自然是爆发了严重疫病。

不过这辈子,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的!她前世作的孽,就让她今世来偿,从她在嘉陵城再次醒来的那一刻,她就准备对抗这一次天灾,她就不相信,这一次有她在,九原府还会浮尸万里。

当然,楚云暖也知道,如若她放任不管,在灾情达到最严重的时候,出手相助,她可以获得的利益是不可估算的。可是她无法放任自己这样做,扬名整个大齐的美名她不需要,银子她不缺,她要的只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当下楚云暖就把身边几个丫头都叫到了身边,“秋桂,你们现在去吩咐下人在别院门口搭建一个大棚子,准备两口大锅,然后立刻从辛毅那里取药材过来,一口锅熬药,一口锅煮粥,让所有人手脚利索一点,要多一刻钟就多死一个人。”

秋桂知道事态严重,赶忙脚不沾地的忙了起来。

“秋芷,你去通知陈驷和贺问,从今天起所有粮食一人只能卖一升,粮价必须保持不变。春熙,你去告诉联盟商会的人,就说我楚云暖说了,九原府粮价绝不能涨,就是赔也得给我楚云暖顶着!”楚云暖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有不少像她一样的奸商,会借此抬高粮价格,她必须要杜绝此事的发生。

吩咐好一切以后,楚云暖叫上了楚云扬,带着夏妆夏华姐妹徒步外出,九原府的街道上全是淤泥,家家门户紧缩,萧条一片,只有几家粮店门庭若市,买米的百姓为了几斗米几乎打的头破血流。楚云扬眼也不眨的看着,眼睛里有些惊讶、不解,“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楚云暖看着弟弟酷似母亲的容貌,他脸上还带着一丝丝天真和稚嫩,“保命。”

楚云扬似懂非懂,他自小出生在楚家,锦衣玉食,所有的不快乐大抵是因为母亲的离世和姐姐的忽视罢了,他从没有见过有人会为了一点点的米打成这样。

“云扬,你从没有吃过苦,就算当初在乌蒙城的日子,楚绮对你不好,也从没有短过你的吃喝,你不会知道世界上粮食有多珍贵,很多人所求不多,只要一口稀粥活下来就好。云扬,你生于世家,长于安乐,我不求你与能人同甘同苦,只希望你日后能牢记一点,为人者需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这都是她的肺腑之言,她曾经就是良心被狗吃了,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才会不得善终。

楚云扬转过脑袋,把一句话记到了心底,直至多年以后他依旧忘不了昔日姐姐谆谆教诲。

雨还在下,不过并不是很大,楚云暖带着弟弟徒步走向城外,一眼望去,有大量的难民朝着九原府涌来,他们有的拖家带口的,有老人只有老人和也有小孩,他们各个神情都很惶恐不安。楚云暖看在眼里,心中不知是何感觉,这不过水灾第一日罢了,竟然有如此多的难民。

楚云暖正在沉思,一个六七岁的女娃娃的突然倒在了她的面前,脏兮兮的小手抓住她的裙摆,一下子留下一个黑漆漆的巴掌印。很多人见到这一幕,纷纷避之不及,当然也有人等着看好戏。世家贵女多刁蛮,一看楚云暖的衣服众人就知她非富即贵,这一个巴掌印下去,衣服算是毁了,那可是卖了他们都赔不了的,这小丫头肯定是惨了。

小丫头吓了一跳,怯生生的望着望着楚云暖,看清她容貌后有些惊讶,很小声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母后……”

楚云暖本来就不打算计较,却猛然听到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语,她立刻蹲下身体,抓住女孩的胳膊,眼中似乎放着光,又似乎含着泪,“你刚刚说什么?”

女孩望着她,眉眼弯弯,笑起来像一轮新月,这一切都跟记忆的女儿一模一样,楚云暖呆住了,紧紧握着女孩的胳膊,声音颤抖,“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雅儿,司徒雅。”

------题外话------

端午节来临之际,本人预备搞点福利,粉丝榜排名第一的奖励999潇湘币,第二名888,第三名666,然后呢随意抽取端午当天订阅的十个人,发放99个潇湘币,提前祝各位端午快乐,恩,然后端午的时候更一万,哈哈,么么哒。我断更了许久,谢谢各位美人长久以来的支持,你们的订阅都是对我的支持,不论多少,我都知道有人在等我,谢谢,万分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