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重获新生, 阿暖赈灾/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刹那间楚云暖脑子里一片空白,而后又是泪如雨下,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滑落,雅儿,司徒雅,她的心肝宝贝,她的乖女儿。楚云暖猛的抱住她,泣不成声,“雅儿,你来看我了对吗?你是不是来看我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忽视了你,你原谅我了,对不对……”

“姐?”楚云扬不明白,姐姐怎么突然抱着这个脏兮兮的小姑娘哭了起来。

然而楚云暖想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抱着这个叫做司徒雅的女孩子痛哭流涕,直到一对中年夫妇从人群里踉踉跄跄的跑出来,他们似乎在路上询问了许久,才得知女儿的下落,老远的一看见女儿,女人就冲了上去,从楚云暖怀里抢过女孩嘘寒问暖。这个时候男人也从旁边人的嘴巴里知道的事情的前因后果,见女儿弄脏了人家小姐的衣裳,他格外忐忑不安,那种衣裳他听人家说过,叫做丝绸,要好几两银子才得到一尺,他是真的还不起,可又舍不得骂女儿一句。

楚云暖本来也没打算要他们还,更何况在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名字以后就没有心思了。她急急忙忙的从手腕上摘下一个成色极好的玉手镯塞到女孩手里,又摘下耳朵上一对刻着楚字的赤金珍珠耳环,亲手带到女孩耳朵上,眼中含泪,“这是我送给你的,你一定要好好带着。”

夫妻两人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这种事情,这位贵小姐不怪她们不说还送了这个贵重得首饰,玉石他们不太懂,可女儿耳朵上金耳环,他们知道很贵,属于那种他们一辈子都买不起的东西。

夫妻两人千恩万谢,而楚云暖满心满眼都在他们怀里的小丫头身上,这下子倒是叫夫妻两心头发毛了,早就听说这些大家小姐总有一切千奇百怪的爱好,眼前这一位说不准就是这样的人,指不定看重了他们女儿想做些什么。于是夫妻两抱着赶忙跑了,这个时候有嫉妒他们得了贵重首饰的难民一下子围住了楚云暖姐弟,叫两人无法前进半步。

“大小姐赏口饭吃吧!”

“可怜可怜我吧,麻烦你施舍点吧,我家闺女很久没吃过东西了。”

难民们说着,更有人趁楚云暖姐弟不注意,顺走了他们身上各种配饰,夏妆夏华举着剑,高声叫着后退,然而并没有听,夏妆两人也不可能真的对难民动手,只能尽力护着家主往后退。

这时候楚云暖真的是万般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雅儿离她越来越远,远远的,她看到小小的女孩乐呵呵的朝她挥手,嘴巴里说着“再见,母后……”然后软软的趴在母亲肩头。

楚云暖简直是要疯了,她有一种预感,前世今生,这是司徒雅和她最后见的一次面,她女儿最后一次来见她,从此便再是再不相逢了。

“雅儿!”楚云暖疯了一样的推搡着,然而人却越来越多,更是有人抽走了她头上的发簪,青丝凌乱,眼尾染上浅红,楚云扬在背后拉着她,“姐你小心一些,夏华,快把人拦住了!你,你退后,退后呀。”

难民越来越多,几乎把两人都给淹没了。这时候一辆马车从旁经过,宋茜雪花儿一样美丽的脸庞从里面探出来,她一见这种疯狂的场面,赶忙招手让人上来。

车门紧闭,难民无法得到更多的好处,只得三三两两的散开,马车里楚云暖吩咐车夫赶紧追上最前面的一家三口。宋茜雪不明所以,就连同在车上的宋昉和宋毅都觉得莫名其妙。夫妻两脚程不快,不一会儿就被楚云暖赶上了,两人看着从车窗里露出脸庞的楚云暖,战战兢兢,楚云暖依旧看着他们怀里的孩子,那个孩子眼睛里没有丝毫笑意,畏畏缩缩的望着她,十分害怕的依偎在母亲怀里,仿佛她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一样。

这个小丫头不是雅儿。

楚云暖的心一下子收缩了起来,当她的预感成真的时候,她只感觉到心头又酸又疼,果然是最后一面。她该感谢上天,能让她们母女在见一次,楚云暖努力扬起一个微笑,轻轻说道,“雅儿再见。”

是的,再见,既然没有了前世的种种,那么司徒雅就不会存在,她应该说再见的。

外面太乱,宋茜雪他们送楚云暖回别院的时候也就住下了,楚云暖洗了澡,然后换了衣服,到达前厅的时候刚好就到了用午膳的时间,而此时前厅里出了宋家的三位,还有唐元和唐梦瑶姐妹,此时姐妹两的关系格外要好,唐梦铃始终紧紧跟在唐梦瑶身后。楚云暖第一个坐下,吩咐下人上菜,因为是水灾第一日,厨房里还有一些前几日储藏的食材,故而桌上菜肴格外精致丰富。宋昉一路走来,对路上的情形耿耿于怀,对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百姓也是牵肠挂肚,这时候他哪里有心情吃饭,却看宋茜雪,因为身体不好,用的格外少,而唐梦瑶心里记挂着事,显然食不知味,桌上气氛低迷冷淡。

楚云暖可心情管他们,她现在的心情还不好呢,楚云扬看在眼里,悄悄夹了几筷子姐姐最爱吃的芦笋过去。这一顿饭吃下来,估计就只有楚云暖姐弟吃的津津有味,而宋毅是第一个放下筷子的人。

“楚云暖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竟然现在还吃得下饭!”

楚云暖慢悠悠的吞下最后一口饭,接过丫头手中的热茶漱了口,净了手以后才不疾不徐的回答宋毅的问题,“我这个石头心的人,从听说九原决堤开始,就一直在做准备,太子宴会后也寸步不离九原府。那么请问,古道热肠的宋四公子,你这次来九原府带了什么来,满嘴的之乎者也,仁义礼智信?”

宋毅的脸都涨红了,楚云暖却又说道,“宋毅,把你的小心思给我收起来!既然一百年前,宋家就从楚氏一族分了出去,你们就没有必要担心,更可况我就没打算让你们回来。”

这个消息一时间让唐家的几位惊讶到不行,宋毅一直以为自己的心思掩藏的很好,从未想过会被楚云暖一语道破,顿时面色涨成猪肝色,尴尬万分。

宋茜雪不慌不忙道:“楚姐姐,四哥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担心百姓而已,你不知道,这一路上……”宋茜雪欲言又止,美丽的容貌上雪白一片,泪光点点,仿似痛心疾首,“楚姐姐,你手里既然有粮食,那就快些发下去吧,若是人手不够,茜雪愿意帮忙,相信祖父也是愿意看到。”

唐梦瑶格外没有形象的剃了剃指甲,转身让丫头给她送一壶好茶上来,还轻声询问唐梦铃要些什么茶点,姐妹俩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要一盘芙蓉糕。楚云暖这个时候恰好转过头来,说了一句抬两盘上来,楚云扬眼睛一亮,点名要吃千层酥。那头几个人凑在一起研究着一会儿的茶点要配什么茶叶,完全没有理会宋茜雪的意思,连唐元都觉得满满的尴尬。

宋茜雪面皮一阵发白,我见犹怜的说道,“楚姐姐。”

宋毅怒目而视,宋昉却是眉眼不动,端端正正的不说话。楚云暖却招手让弟弟上来,指着宋昉说道,“云扬,过来,这就是你的新先生,以后的学业他会指导你。”说罢,又对宋昉拱手一礼,说道,“我的书信你应该看过了,我弟弟就交给你了。师兄,我不指望云扬像你这样心思通透,但你也别把他给我教傻了。”

楚云暖一句师兄叫宋昉想起很多事情来,楚云暖幼时授业于祖父,而他也是拜在祖父门下,抛却其他关系,他和楚云暖的确也算是同门师兄妹。宋昉顿时还以一礼,“师妹且放心。”

楚云扬顿时跪下,行了一个端端正正的拜师礼,宋昉淡淡点头,勉励了几句话,末了还说道,“今日仓促,改日回圣贤书院再举行一个正式的拜师仪式。”

楚云扬不明白话里的意思,却还是恭恭敬敬的应了声是。楚云暖眼中含笑,如此看来宋昉是打算收云扬作为入室弟子了。

好端端的说着水灾的事情,怎么突然变成了宋三公子收徒。唐元眨巴眨巴眼睛,不明白,不过不用管,他只要老实听话就行,唐元拿起桌上的芙蓉糕,眼前一亮,嗯,不错不错。

“师兄送了这么一份大礼,倒让我心里惴惴不安了,不过你放心,我承诺过的事情,定不食言。”

宋昉总是充满着睿智的双目,在这一刻温柔得能发出亮光。

宋茜雪隐隐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她面上一片温柔,又说起世家联盟商会的事情来,更是很隐晦的提起宋老先生希望她出任商会会长的意思。

楚云暖听得分明,于是问道,“依你的聪明才智,应该也知道出任商会会长是一件多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宋家向来是清流之首,掺和这些事情里来,于宋家名誉有损,就算是这样,你还是要当这个会长吗?”

宋茜雪笑了,笑容在这一瞬间绚烂的像是春天里刚刚开放的花朵,“我不怕,而且祖父也是支持我的。”

楚云暖定定的看着她,点了点桌上的糕点,粉色的芙蓉糕上是楚云暖洁白无瑕的玉手,她低眉抬眼间可见眼波流转,顾盼生辉,“你恐怕还不知道一件事情,就在今日一早,我通知了联盟商会,绝不允许整个南堂的粮价上涨。”楚云暖故意把问题扩大了说,“你出任会长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控制粮价,你知道这样意味什么?”

唐梦瑶道,“意味着必须跟整个南堂世家为敌。”大水过后,米粮药材紧缺,不到半日,已经有很多奸商纷纷哄抬米粮的价格了,不让粮价上涨等于挡人财路,挡人财路与杀人父母无异,世家肯定恨毒了发布命令的楚云暖,当然还有为虎作伥的商会会长。别人来做或许没有问题,可宋茜雪不可以,她背负的是整个宋氏一族的清誉。

宋茜雪许久没有说话,她突然意识到楚云暖的聪明才智并不亚于自己,她不得不开始正视自己的计划,她咧开嘴角灿烂一笑,满是崇拜,“楚姐姐你真厉害,可你为什么不直接送呢?”

然而同时宋毅又道,“你阻止粮价上涨,把世家放在什么位置?不过一群蝼蚁而已。”

宋昉抬起眼睛,看了两人一眼,饱含深意。楚云暖将一切看在眼里,宋茜雪太天真,太干净,总是让她不由自主的怀疑这是不是真实的她。对于宋茜雪她了解不多,更多的在南堂坊间的传言里,集宋家众人宠爱于一身的掌上明珠,可现在看来分明不是这样,不说宋昉对她的态度,就连看上去十分疼爱她的宋毅,都像是奴才听从主子命令一样的诡异。楚云暖这样想着,面上却十分惊讶,“我为何要送,赈灾不是朝廷的事情吗?”

唐元也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他说道,“哎呀,我原来就听过有人喜欢自打嘴巴,还当是笑话,这才知道原来宋四公子也是各种好手,你说这话的时候脸疼不疼?”

宋毅刚才怨怼楚云暖的话还历历在目,这下子真如唐元所说,是自打嘴巴了,宋毅面上火辣辣一片。

“楚家主你放心,就粮价这事,我唐家第一个承诺分毫不涨。”

唐元明确表了态,而宋毅这时候却心疼起他送到楚云暖手里的粮食,忍不住横了一眼如清风明月的宋昉,宋昉淡淡勾唇,却不言不语,有的事情楚家做得,其他人却沾不得半分。

从前厅离开,一直不明白的楚云扬问道,“姐姐承诺了先生什么?”

“很简单,就是保宋氏血脉不绝而已。”她和宋昉通信,要求宋昉受云扬为弟子,宋昉大才,能教导云扬,是云扬的大幸,只是她没想到宋昉竟愿意收云扬为入室弟子,这是不是说明宋昉已经感觉到宋家处于暴风雨前夕,大厦将倾。

楚云扬聚精会神的听着,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一时格外惊讶,“就这样?”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楚云扬有些意兴阑珊,“我还以为你和先生有什么大秘密呢,没想到这么简单。”

楚云暖含笑看着弟弟,楚云扬睫毛浓密,就像两把小扇子,忽闪忽闪的,“云扬,你觉得宋茜雪想出任会长有什么目的?”

楚云扬思考起来,不知为何,宋茜雪虽然一直笑着,可他就是不喜欢这个人,他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美好了,精致纯洁的像贺问大哥送给他的琉璃瓶,玲珑剔透。

“我不知道,可我觉得她很奇怪。”

“是啊,很奇怪。”宋家人一向淡泊名利,这一次却一反常态,她原还是以为宋老先生害怕她要求宋家回归,故而才让智近乎妖的宝贝孙女出任会长,表示衷心,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不说她明确表示不需要宋家回归,就是宋茜雪几次提起宋老先生都太刻意了,哪种表现欲,和上次在乌蒙城时看到的雅致如菊的模样大相径庭。直觉告诉她,恐怕宋茜雪在隐藏什么,至于是什么她并不想深究。

“那么,对于商会会长的人选,姐姐心里是不是有决断了?”楚云扬总觉得姐姐心里是有了人选的。

楚云暖不曾答话,她的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她就不错。”

楚云扬愣了愣,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却看到唐梦瑶盛装丽颜,婷婷袅袅而来,“楚家主。”

楚云暖和楚云扬对视一眼,带着笑意,然后说道:“唐大小姐,你是有什么事吗?”

“今天唐元说要来拜访你,商讨水患之事,而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楚云暖高深莫测的勾唇,“哦?愿闻其详。”

唐梦瑶面上带笑,慢慢说道,“我要出任商会会长。”

她的语气格外鉴定,楚云暖却是定定的看着唐梦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唐梦瑶笑的优雅温和,她手指轻轻捻着带有露水的绿叶,“我为太子挡的那一剑,做戏居多,不是因为我不想入东宫,而是我清楚的知道,太子不可能长久,那一剑不过是我金蝉脱壳的良计而已,梦铃心里也清楚,那天如果不是她帮忙掩饰,我不可能这么快脱身,我感谢唐元还能接受我,让我以大小姐的身份回到唐家。现在的唐家是属于他们兄妹的,我无意插手,你还恐怕不知道,自从我回去开始,家族里很多人阳奉阴违,一边捧我,一边打击梦铃他们。我对唐家没有丝毫兴趣,只不过是想手里有一点可以自保的权利,我看商会会长就很不错。”

唐梦瑶这番话也属于掏心掏肺了,她又说道,“你要的会长是一个你指哪儿打哪儿的人,宋茜雪不合适,不说她背后是宋家,就说她今日嘴上亲热的叫着,却暗搓搓的给你搞小动作,口腹蜜剑呀,依她的聪明才智,要是当了会长,商会就是她的天下。那么,你组建的商会就是为她人做嫁衣,而我不同,我要的就是一个安身之所,狐假虎威也罢,仗势欺人也好,总归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半个不好。”

或许唐梦瑶的话过于危言耸听了一些,可字字句句都是她的肺腑之言。楚云暖也思考着唐梦瑶的能力,坦白来说,她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出生四大家族,有足够的眼界和能力可以控制商会,与皇室不和,绝不可能被朝廷拉拢。

“无论是商会还是会长,都只是我手里的棋子,这样你还愿意么?”楚云暖说的很明白,她当初组建商会的目的不过是想把南堂世家聚拢在一起为她所用。

唐梦瑶道,“没有利用价值的人,都是废人,我应该庆幸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商会会长吃力不讨好,你决定了?”同样的,楚云暖还是把丑话说在了最前头。

唐梦瑶笑靥如花,“我在南堂名声本就不好,他们再怎么蹦哒,不外乎就是毁我名声而已,我不在乎。”

这下子,楚云暖笑了起来,本来唐梦瑶就是她看重的人,“合作愉快。”

两人商定好以后,唐梦瑶就以最快的速度走马上任了,果不其然,她出任会长的第一件事就是面对一群死活要涨价的世家主管,唐梦瑶以铁血手段压迫,逼得他们不得不同意,一连三日下来,九原府的米粮价格都没有动过,只是九原府以外的米粮药材价格翻了两倍三倍六倍乃至十倍。

城外万里无云,咆哮的大水退去,露出千疮百孔的土地,三日暴晒让土地龟裂,百姓苦不堪言。别院门口,六口大锅日夜不停的熬着粥,却也只是杯水车薪,烈日下头,楚云暖带着弟弟亲自施粥。

除了粥,楚云暖还去暑的绿豆汤,以及一些可以的换洗的衣服还有可以饮用的清水。三日暴晒严重缺水,她担心灾民们太过口渴,而喝了不干净的水,导致疫病,故此一直有准备大量清水。别院并不是很大,现在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倒是让她这里异常拥挤,故而之只在别院里收留了一些老人孩子,还有孕妇,至于一些青壮年就让他们在棚子里休息,一下子别院忙碌起来,忍受就不够用了。许多妇女感谢楚云暖的收留,自告奋勇的帮起忙来,每日熬煮的粥多过一日,可绕是这样,依旧无数灾民死去,楚云暖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那头陈驷快步走来,很是焦急,一旁的唐梦铃很自然的接过勺子,楚云暖走到一旁,翻看着陈驷新呈上来的账本,陈驷语气格外沉重,“家主,唐梦瑶那边快顶不住了,现在很多粮铺都关门了,九原府里只有楚家粮行和贺问种植园还在那里顶着可粮食不够了,从其他抽调的话,会影响其他地方的生意。”

“不用管,全部调过来。”

短短三日,楚家的消耗是巨大的,她当时准备的粮食几乎快去了三分之一,贺问那边也去了一半。也不知道是否因为水灾之事早就被预言得天下皆知,或是她重生而来的缘故,这一次的水患比她前世所见更加严重,到今天为止,灾民已达八万,楚云暖不明白,为何灾情如此严重,皇室还不赈灾。

“张衮呢,他人在哪里?”九原府的蔡桓被拉下了马,出狱之后就辞官回乡了,而那张衮身为益阳郡郡首,水灾至今,她就没有见过他露过面。

“张衮回京参加太后千秋节了。”

楚云暖当下怒火中烧,怒吼道,“千秋节?!他们都不看看现在九原府成什么样了吗,死了近五万百姓,灾民达到八万,他们还有兴趣过千秋节!太后常年吃斋念佛,她修的是什么佛!”

楚云暖的别院在整个九原府最繁华的地段上,可以容纳的人相当有限,但是楚云暖却不管,在这南堂地界上,还没有敢在她头上动土,她直接把棚子搭了整整一条街,里头住着密密麻麻的灾民,可以说这么一吼,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她。

陈驷不吱声,的确这件事是有一些匪夷所思,百姓食不果腹,而他们的皇帝却天京歌舞升平,假装不知道。

楚云暖没有心思顾及盯着她看的灾民,凤眼圆瞪,“就算没有张衮,那我呈上去的折子呢,陛下怎么说?”

陈驷叹了口气,“据天京那边的消息,陛下把折子给压下来了。今年千秋节是白皇后给操持的,陛下不想扫了太后和白皇后的兴。”

楚云暖觉得不可思议得很,她怎么就不知道永乐帝不仅是一个痴情种,而且还是一个大孝子?她深吸好几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还有谁在九原府?”

陈驷沉重的摇了摇头,太子宴会来了许多天京贵族,在水灾前后几乎都离开了九原府,如今这里除了楚家、贺问还有唐家以外,再没有任何人了,前天宋茜雪病重,宋家几位除了一个宋昉还在以外,都离开了九原府。

现在基本可以知道,宋茜雪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自从前天她知道商会会长是唐梦瑶以后,当夜就气得病发,招呼也没有打,带上宋毅连夜就离开。楚云暖一边在心里头盘算着宋茜雪多久会卷土重来,一边吩咐陈驷把嘉陵城和乌蒙城的人都调过来。

第四日,灾情扩大,难得一见的干旱席卷整个益阳郡,受灾百姓每日呈倍数往上增,九原府所有粮铺关门,唐梦瑶前来请罪,楚云暖不曾怪她,毕竟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说了自己没有粮食,就是强迫他们开业,也不可能有大米出现。楚云暖继续出资赈灾,无数粮食从南堂各地运往九原府,趁此楚家粮行空虚,各处商人争相抢占市场,楚家损失惨重。

一连多日的劳累让楚云暖憔悴不已,她热腾腾的泡了一个澡后,让秋桂给她揉揉酸痛的肩膀,她每日要处理很多问题,这次灾患的,还有一些趁机对楚家居心叵测的,劳心劳力,每日休息不好,让她眼底都出现一抹青色,秋桂捏太舒服都叫她有些昏昏欲睡。然而她还是打起精神低头看着手上的账本,不得不说一句,这世上最好赚的是国难财,最难的是就是赈灾,不仅花钱如流水最重要的是累啊。

看了不过三两页,眼前的字都开始迷糊了,楚云暖迷迷糊糊的,眼睛轻轻合上,秋桂慢慢停了下来,楚云暖却不舒服的动了动,秋桂正要继续,门外却突然走进一个人来,屋子里的三个人惊讶极了,赵毓璟示意她们不用行礼,来到软塌前,看着趴在她上双目紧闭的楚云暖,笑了笑,挥手秋桂下去,然后自己坐在她的位置,替楚云暖继续按摩,赵毓璟按摩的力道极好,轻重适宜,舒服得骨头都酥了。

楚云暖惬意极了,嘟囔道:“早知道你手艺这么好,我就天天让你捏了。”

赵毓璟声音里含着笑,“一辈子帮你捏好不好。”

这么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楚云暖的瞌睡都去了大半,她慢慢偏过头,一身淡紫色锦绣华服慢慢映入眼帘,再然后是赵毓璟带着温暖笑意的面庞,他高高绾着发冠,面色如玉,沉静优雅端坐在一旁,定定的看着楚云暖,眼中温柔缱绻,仿佛天荒地老,这一刹那间屋外熙攘吵杂的人群喧嚣,仿佛也化为一片寂静。

楚云暖很不客气的推开她,爬起来整理好衣服,冷冷道:“不好,你瑞亲王我高攀不起。”

赵毓璟也晓得那天的话说的过分了一些,他舔着脸凑到楚云暖身边,“阿暖,你就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楚云暖继续冷着脸。

知道问题针结所在,赵毓璟叹了口气,声音很是沉重,“我们退亲,我知道你心里有疙瘩,是,是我太自负,我以为无论我如何你一直会在原地等我,对不起,阿暖。”

楚云暖心弦一松,面上表情不变,她和赵毓璟同样的骄傲却又自卑,曾经她也以为赵毓璟会一辈子等着她。而后来,她爱而不得,疯狂异常,恨不得天下都人都去死,才会顺了司徒衍的意思,根本不去查证就在九嶷山投了毒,误杀了赵毓璟。冷宫日日夜夜,她疯狂的思念女儿,思念昔年的恋人,悔不当初。

“你怪我当年不和你商量就退了亲,可是阿暖,你想想我们真的退了亲吗?”

楚云暖抬眼看着他,很是奇怪,“难道不是?”

赵毓璟反问,“庚贴呢?”

楚云暖一愣。

“信物呢?”

楚云暖又是一愣,然后她好像想到什么,扒拉了好半天,才从衣服里拿出一块洁白莹润的玉坠来,玉坠上刻着精美繁复的花纹,“这个?”

赵毓璟看着她的动作,面上突然笑开了,他这一笑如清风拂面,却又带了几分风流自赏的轻薄味道,另人目眩神迷。赵毓璟狭促道,“原来阿暖竟然贴身带着,让我受宠若惊呀。”

楚云暖顿时无话可说,赵毓璟脸上笑痕不减,轻轻托起楚云暖的双手,望着她手里的玉坠,“这块玉从我有记忆开始一直跟在我身边,直到我们定亲,阿暖我很欢喜你能把它贴身带着。”

他说话的时候两人凑得很近,几乎是鼻梁贴着鼻梁,温热的呼吸扫过楚云暖的脸庞。楚云暖目光也在掌心里的玉石上,没想到她带了十几年玉竟然是赵毓璟的,更没有想到他们两人之间根本不曾退亲,庚贴未还,信物还在她手里,那她当年究竟在折腾一些什么?

“可你和霍静娴……”

楚云暖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温暖慢慢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带着属于赵毓璟特有的低哑温润,道,“阿暖,我心悦你。”

两人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又定亲多年,这还是楚云暖第一次听到赵毓璟明确的说心悦她这种话,一瞬间楚云暖的心头似乎咕噜噜的冒着粉色泡泡,所有的彷徨和不安全都消失不见。她想,或许这才是她的新生,见到了愧疚多年的女儿,更听到了执迷多年的答案。

楚云暖眼中带泪,有着赵毓璟看不懂的解脱和复杂,她微微一笑,如芙蓉带露,绝美出尘,绝色惊人,“我也是。”

说罢,楚云暖轻轻把头靠在了赵毓璟的肩头,恐怕没有哪一刻两人像现在这样靠得如此近。

很快两人冰释前嫌,赵毓璟也第一次开口仔细的说起他和霍静娴的事情,两人所谓的婚约严格来说并不做数,他和平南王府从未换过庚贴,再说曾经被人提过的婚礼,那更是子虚乌有。楚云暖躺在赵毓璟怀里,默不作声的听着他说,思绪渐渐飘远,她突然想到,“七天前我就派人去堵你了,你怎么才到。”

说道这个赵毓璟更是哭笑不得,阿暖派来的人二话不说就动手,一副绑架他的架势,他那里能不反抗,一路打一路走的,耽搁了几天,要不是后来他认出其中一个人来自楚家,那可还有得打,当然这些赵毓璟是不会告诉楚云暖的,他只是笑笑,“我还未到九原就听说发大水了,立刻调头让聚福楼集了大批粮食和药材。”

赵毓璟看着楚云暖苍白憔悴的脸蛋,心都疼了,忍不住怪自己不早点过来。

“你接下来好好休息,都交给我。”

果然如赵毓璟所说都交给他,赵毓璟一出现以雷霆之势查抄了郡首张衮的府邸,家产充公,用于赈灾,而后拿出自己私产为百姓修建房屋,他也顺带拜访了还在九原府的几个世家以及聚福楼等酒楼,第二日就见聚福楼送了大量粮食过来,后来就看见日渐式微的何家也参与进救济灾民的事情里来。

楚云暖看着赵毓璟玩的一手抛砖引玉的好计谋,聚福楼的粮食本来就是他的,他也预备好了拿出来,可非得做这么多事,现在何家,还有其他小世家虽然拿了拿了粮食,可功劳依旧在赵毓璟头上,估计现在在百姓心里,他可就是活佛在世。楚云暖心中感叹,依旧带着弟弟九原府各处忙碌,唐元被她抓了壮丁,连日奔波在乌蒙城与九原府之间,唐家姐妹更是忙得团团转。

九原府水灾第十五日,灾情得以缓解,天空下了半月暴晒以来的第一场雨,然而除了赵毓璟,朝堂依旧没有丝毫表示。雨水落在屋顶的瓦片上,叮叮咚咚做响,嘈杂的雨声里楚云暖几乎可以能听见百姓们喜极而泣的声音,她打开窗户,看到很多男女老少在雨水里载歌载舞,欢声笑语不断,楚云暖也不由自主一会心笑。

回廊上简单的的办起了课堂,宋昉青衣雅致,手执一卷书,念道: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宋昉一边念,孩子们一边跟着读,回廊上书声琅琅,滴答的雨声中宋昉声音清冷如玉碎,整个人闲肆优雅,如墨卷似书画。

赵毓璟站在楚云暖身后,轻轻抱住楚云暖纤细的腰肢,“他们都说你是活菩萨转世,救他们于水火,说是天灾过后要给你立长生碑,日日供奉感谢,为你祈福。”

说实话楚云暖是很惊喜的,谁叫她从前被人妖女毒妇的叫多了,从前百姓不扎她小人她就谢天谢地了,现在居然有人愿意给她立长生碑,楚云暖真是觉得这一久她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楚云暖激动又故作冷静的表情,在赵毓璟眼里显得可爱极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见阿暖,他总觉得她好像放下了很多包袱。

------题外话------

福利明日一早送到,各位端午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