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瘟疫天花,妖女现世/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过孟莲预言水灾的人不少,可也只有你放在心上,要不是你在这里支持了那么久,九原府早就哀鸿一片。至于父皇……”赵毓璟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说。

“陛下不愿意赈灾?”楚云暖其实也是奇怪永乐帝的行为,北堂那边暂时让司徒衍稳住了,绝不会出兵,这一次大齐不会内忧外患,永乐帝早该下旨的。

赵毓璟面色愈发冷淡,近年来父皇是越来越糊涂了,偏听偏信,听了叶芙蕖自以为是的几句话,居然就对九原府撒手不管了,楚家愿意赈灾那是楚家大义,南堂既然属于大齐,皇室就不应该寄希望于楚家身上。还有朝堂的几个兄弟,斗得死去活来,虽有心,可斗不过有父皇支持的老九,而雍王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据天京那边的眼线说,他本人根本就不在王府,王府里的雍王是他的替身。

看赵毓璟的表情楚云暖心里有了数,大抵是因为叶芙蕖或者是诸多皇子的内斗吧,有时候楚云暖真不理解皇子们,这种时候不是更应该身先士卒,跑来九原府博个好名声么?

天灾过后第十五日,下了一场小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高高的山坡下面,百姓辛勤劳作,他们整理田地、休整房屋,暖洋洋的太阳照在身上,百姓们心头也暖洋洋的,欣欣向荣,仿佛所有的苦恼和阴霾都不曾存在过。

然而异变发生在这个时候,一个努力搭建新房子的年轻人突然从房顶摔下来,然后口吐白沫,村民们赶忙把人抬到房间里休息,然而到傍晚的时候,这个人浑身起了脓疱,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就死了。紧接着,这场恐怖的病症迅速蔓延,先是这个村庄,而后慢慢往外扩散,一传十十传百,整个九原府笼罩在一片阴云里。?

楚云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休息,连续几天几夜的劳累让她身体有些吃不消,可事情十万火急,容不得她继续休息。很快,楚云暖穿了身素雅的如意百褶裙,略施薄粉修饰了一下憔悴的脸色,就匆匆忙忙去了前厅。大厅里赵毓璟、贺问、陈驷等人都已经在了,贺问是最先开口的,“我查过,第一个爆发疫病的村庄,现在已经没有活人了,至于其他地方,有不同程度的病症。”

赵毓璟脸上格外凝重,“是否查出是何病症?”

陈驷点点头,语气格外沉重,“天花。”

天花两个字一出,一定程度上是场面冷凝下来,赵毓璟自己都惊讶,基本上天花一出现就等于没有活人。前朝周光宗二十八年,南方出现天花,南方十城尽毁,十万百姓被坑杀,正是这一年,周国的国力被大量的削弱,开始有下降的趋势,西北羌族联合周边数十部落,进攻周国,大周亡国。羌族人统治了中原大地,称羌国,羌人蛮横,奴役汉人无数,逼得数万汉人背井离乡,而后百姓不堪重负揭竿而起,与羌族打了十年,终于将羌族赶出中原,而后为争夺天下,大齐太祖皇帝、南楚开国帝君两方于太古湖一战,双方损失惨重,在楚家家主楚凤歌的调解下,双方以太古湖为界,将天下一分为二,自此有了大齐和南楚。

“立刻封了九原府,不允许任何人外出!”赵毓璟当机立断,他身后一名谋士快步离开。

楚云暖听到陈驷的话后,脸色也是十分沉重,她分明记得前世水灾之后爆发的疫病是鼠疫,她已经早早让人处理各种隐患,前几天各地灾情渐缓,她还以为是灾难过去了,没想到竟然爆发了天花!鼠疫可防,天花不可挡,民间有一句话,天花天花,百人存一,这说的就是得了天花一百个人里只活得下一个人。

“熙儿,你马上让人打扫别院各处,把少爷看死了,绝不允许他外出。”楚云暖千叮咛万嘱咐,交代好了之后才和赵毓璟一起去了辛毅住处。

辛毅那边到处都是药材,边上还放着三四个煎药的砂锅,咕噜噜的冒着热气,可见辛毅自从得知此事后就一直在忙碌。楚云暖辛毅一边手忙脚乱,一边还要估计炉子上煎着的药,赶忙扎起袖口,结过他手里的蒲扇,帮忙熬药,就连赵毓璟也是帮忙分捡一些简单的药材。空气里满是苦涩的药味,也不晓得过了多留,辛毅那边才勉强算完成了,然后他立刻过来,端起楚云暖倒好的药汁一碗一碗的小口尝着。

“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有办法了?”楚云暖问道。

“这些都是我从古楼带来一些医术里翻到的药方,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用,若是有用的话,我估计也只能是预防,要想彻底治愈的话,难。”辛毅尝过最后一碗药,点点头,喃喃道,“嗯,应该就是这个分量。”说着,辛毅歪头去看药炉上的编号,然后风风火火的跑进屋子里翻出一张改了又改的药方,提笔又改了起来。

说不失望是假的,楚云暖原本还指望辛毅能够研究出治疗天花的药方,罢了,总归还有预防的汤药,再等等看吧,说不准一段时间辛毅就有了新发现。

楚云暖神情厌厌的低头走着,赵毓璟宽慰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突然间楚云暖灵光一闪,一个念头在她脑子里划过,她猛的转身,“你是说,你在古楼医术里找到的药方?”

辛毅还在那头动笔改良药方,头也不抬,“是啊。”

楚云暖双手一拍,眼睛亮得惊人,“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既然能找到药方,说不准古楼里也能找到治疗方法。”

赵毓璟想到浩如烟海的古楼,顿时摇头,“没有时间了。”楚家古楼有着全天下种类最齐全书籍,如果有一年时间,三四百人同时不分昼夜的翻看或许可能找到治疗方法,可如今九原府等不得。

“不,还有。”楚云暖很坚持,她说道,“辛毅,我让秋芷秋桂过来帮忙,这段时间你就辛苦一些。”

傍晚十分,辛毅改良好的药方出来了,别院里每人喝了一大碗的药,然后趁夜熬制了好几大锅,预备明日一早分发。楚云暖写的信也通过特殊渠道传回了乌蒙城,乌蒙城那头很早就回了新宅的索老带着楚家上下夜以继日的查阅古楼典籍。

秦楠吊儿郎当靠在一棵大树上,嘴巴里叼着一根野草,他看了呆呆凝望古楼的唐棋一眼,很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唐棋骨子里就不是纯良的小白兔,更不要说跟秦楠相处了一年多以后,他很不了客气向右移了一步,趁秦楠往前跌倒的时候,同样踹了他一脚,秦楠咕噜噜从山坡上滚了下去,气得他在山坡下破口大骂。

唐棋根本就不理他,目光依旧落在灯火通明的古楼上,这是他最得意的成就,巨大的琉璃穹顶如同明珠,在十万大山里绽放光芒。唐棋想或许这样的光芒万丈,就和楚云暖一样,注定让人仰视。说起来自从他来建造楚家新宅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楚云暖,就是新宅完工那一天也不见她出现。

不知为何,从这一次听到她在九原府赈灾的消息以后,他竟然格外想她。

唐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唐棋身后,他也同样望着璀璨如珠的古楼,“我没想到你会有这样鬼斧神工的技艺。”

唐元对这个弟弟的记忆始终停留在一年前,常常被他欺辱的人身上,而现在这个唐棋自信飞扬,和那个叫做秦楠的人主持修建了楚家新宅,比起他来,唐棋似乎更得楚云暖信任,而唐元竟然想不起来他是什么时候跟楚云暖搭上线的。

“你从九原府来,那边怎么样了?”

唐元想着那边的情况,说道,“其实水灾早就被控制住了,如果不是天花,楚云暖他们估计早就回来了。”

这下子唐棋不说话了,他最后看了古楼一眼,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一样,一步一步慢慢走下山坡。山坡下,唐元听到他跟秦楠说,“我要去九原府。”紧接着是秦楠反对的声音,后来两人走远了,他也就再听不到。

唐元一笑,躺在了山坡上,头顶星光点点,铃儿还在九原府,如果楚云暖愿意他去的话,他一早就去了那边,只是不行,他还得在外面买药材。唐元这样想着,突然间都觉得自己陌生的紧,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忧国忧民了,当年强抢民女、逼良为娼的事情他也做的不少。

九原府,死亡人数每日剧增,天花之后除了粮食,药材也大幅度上涨。楚云暖每日忙得焦头烂额,楚家虽然是最大的药材商,可对于一些很常见药草根本就没有多少,偏偏每日消耗的都是这些,不得已楚云暖让种植园卖出了很多珍贵药材,换取更多的普通药草。

这个时候,很多虽说很多药材商人赚了不少钱,可并没有恶意压价。楚云暖知道,唐梦瑶成功压制了蠢蠢欲动世家,楚云暖虽然忙着九原府的事腾不开手,但自从粮食之事之后,她就让唐梦瑶这个商会会长各处处理了,针对很多恶意抢占楚唐两家生意的人,楚云暖直接让她放手处理,很多趁机发财的世家不得不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背后有人撑腰的世家在殊死反抗,后来这些世家竟然成立了一个叫做户市自由的联盟,并推举了红顶商人谢游之担任会长,据楚云暖从暗阁那里知道的消息,这个商会背后的人是宋茜雪。楚云暖虽然不知道宋茜雪到底想做什么,但只要她不过分妨碍她的事情,看在宋老先生和宋昉的面子上,她可以不跟她计较。

而九原府的其他的世家,天花之下也不得不拿出家族中珍藏的许多药材,与楚云暖一同救济灾民,毕竟九原府一毁,他们这些世家就如同无根浮萍。楚云暖再次见到何媛时候,她正满脸不耐烦的给百姓施药,此时的何媛深陷于焦躁不安中,整张脸也带上些许刻薄,再没了往日的娇俏。何媛在看到她的时候,用一种怨毒的眼神望着她,楚云暖忽而明白一件事,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做一些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

第二天,天刚放亮的时候楚云暖就到了布粥施药的棚子里,她戴上上周伯彦派人送来据说是天京兴起的一种叫做口罩的棉布,并穿上特制的衣服,开始给百姓施药。由于前段时间布粥的原因,很多人都知道人人都有份,故而并没有发生混乱,而是有秩序的排队领药。这些药在一开始的时候很有效,可越到后来越是没什么效果,辛毅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更改药方。

院子里楚云扬已经整整五天没有出去了,高高的院墙下,他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习,宋昉教了什么他不知道,一颗心早就飞到外面去了。此时宋昉正在教他弹琴,琴音泠泠,绕梁三日而不绝,最后一个琴音落下的时候,楚云扬刷的站了起来,抬脚就要跑。

宋昉没有叫他,只是用一种很冷淡又失望的眼神看着他,楚云扬顿时讷讷,恭恭敬敬的拱手一礼,“先生,学生失礼了。”

“你只是失礼吗?”宋昉低头弄弦,语气寥淡,发冠如玉,俊秀如画。

楚云扬不知,他以为先生就是在责怪他不知礼仪,不道一声抬脚便走。

宋昉摇头,他突然就明白楚云暖为何要他教导楚云扬了,楚云扬太过赤忱,而楚云暖为人狡诈凶狠,估计原本是打算自己教导弟弟,可又担心自己某些下意识的行为教坏了楚云扬。

楚云扬蒙了,“望先生赐教。”

宋昉放下琴,只身来到院子里一株盛开的墨菊前,“菊与百花有何区别?”

楚云扬眨巴着眼睛,回答道:“它素雅坚贞,在百花凋谢的秋天怒放。”

宋昉又问,“若它在春日里开放呢?百花放于春日,争奇斗艳,姹紫嫣红,如此素雅的菊花又如何与百花争艳?”

楚云扬好似明白了一些什么,为人如菊,不仅高洁,最重要的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看楚云扬一闪而过的细微表情,宋昉知道他明白了,于是说道,“你不愿意待在这别院里,想出去,那你说说,你可以做什么,能做什么?”

楚云扬沉默了,不可否认先生说的是事实,他此时出去非但不能帮姐姐,更可能拖累他,天花疫病不比当时水灾,姐姐是担心他染病。

“楚云暖赈灾有功,难道不需要天下传唱。”

宋昉声音清冷如玉碎,楚云扬眼前一亮,是啊,他怎么没有想到!?

第二日一篇关于九原府天灾的文章传遍天下,其中对赵毓璟、楚云暖两人的功绩也大为人知,更不要说文章末尾还有宋昉亲笔所写的一首诗。宋昉少年成名,在天下清流的心目中,只比宋老先生略逊一筹,更不要说宋昉的诗千金难求。一时之间,无数文人墨客写诗写文歌颂楚云暖的善良、楚家仗义,以及瑞亲王忧国忧民的情怀,可以说,楚云暖的美名一下子传遍了天下,赵毓璟则是成了百姓心目中最圣明的王爷。

当然这样忙碌的都不知道,这时的九原府水灾缓解的喜气洋洋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肝肠寸断的呜咽声。楚云暖关上窗子,外面的哭声还是飘近耳朵里,她心烦意乱,眼睛里全是红血丝,而比起她来,赵毓璟更忙,连坐下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不过也好在玉湖里这人够义气,天花过后第四天就带着杏林堂数一数二的大夫们来到了九原府,这大大缓解辛毅的压力不说,更让楚云暖能够喘口气。

玉湖里风尘仆仆而来,看到楚云暖顶着大大黑眼圈又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着实吓了一跳,“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楚云暖看了他一眼,继续把脸埋在胳膊里面,声音闷闷的穿出来,“你来的也太晚了。”

玉湖里咕噜咕噜的灌了一口茶水,眼角泪痣妖冶无比,“我可是一路打家劫舍过来的,抢了不少世家的粮食药材,最多的是那叫谢什么来着的红顶商人,这不,第一时间就给你送来了,别不知好歹。你知不知道外面怎么说我的,都骂我杏林堂成了土匪,要不是我在哪儿压着,我手底下那群人都快要造反了。”

楚云暖双眼惺忪,很嫌弃的赶着人,“行了行了,你要是闲得慌就快点出去帮忙,让我休息一会儿。”?

门口,许久不见的天字一号正在和夏华说话,两人自从在西北同生共死以后,感情似乎格外的好,几乎每见一次面都有说不完的话。此时夏华不再像往日一样,冷漠着一张脸,反倒是充满了担忧,“这边已经爆发了天花,你怎么会过来了。对了,门口棚子那边熬着的药你喝过没有?”

天字一号僵硬的点点头,眼中有了暖意,过了好半天他又说道,“于季。”

夏妆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天字一号只觉得面上有些热,他又重复一遍,“我的名字,于季。”

夏华突然间就笑了,眉眼弯弯,“嗯,于季。”

于季从来没有觉得,这个父母按照长幼顺序起名字从另一个人嘴巴里说出来会这么婉转好听,一时间他竟然有些愣住了。

“于季,于季……”夏华一直念着他的名字,于季突然间面上燥热,他扯着嘴巴,想笑,有不知道该怎么笑。这时候玉湖里从里面出来了,她现在两人身后重重的咳嗽一声,瞬间于季就老实了,他浑身站的笔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玉湖里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夏华说道:“哎哟,楚云暖调教有方呀,这么快就把我们杏林堂的第一杀手给拿下了。”

夏华瞪了他一眼。

“天字一号可是我手底下身手最好的一个,夏华你能耐呀,人都给我勾走了。你就不考虑,意思一下?”

于季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他是最知道堂主手段的,记得从前有人背叛了堂主,当时就被堂主抓了起来和老鼠一起关在铁笼子里,然后点火,老鼠怕火,就会不停的打洞,躲避火,然而铁笼子打不动,自然就只能往人身上去。至今为止于季还记得那个人凄惨的模样,浑身上下都是血洞,最恐怖的肚子,肠穿肚烂,而当时堂主眉眼轻瞑,眼角泪痣竟像活了一样,妖冶倾国,叫人恐惧……顿时于季浑身僵硬得不行,“堂主,属下没有背叛您!”

玉湖里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眼睛落在夏华身上,这下子叫于季身体更加紧绷了,生怕神经病的堂主一个抽疯就对夏华动手,一瞬间他脑子里转过无数个念头,放在身后的手蠢蠢欲动,打定主意只要堂主敢动夏华,他就和他拼命。

然而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屋子里楚云暖咆哮道,“玉湖里你个神经病,要不就去帮忙,要不就滚远点,不要在我门口吵!”

玉湖里摸了摸鼻子,一时讪讪,他这不是忘了楚云暖还要休息。

刹那间,于季松了一口气。

很快,玉湖里也加入了九原府治疗天花的队伍中,玉湖里本人长年体弱,又身为杏林堂主,医术自然是不差的,他和辛毅两人时常彻夜详谈,也不过是研究出了暂缓病情的药方而已,且这药方还需要千金难求一片的血参。楚云暖拿到药方后很奇怪的看着玉湖里,“这药方和你调理身体那一份有异曲同工之效,据我所知那药方应该是根据你们玄剑门百年不传之秘,你拿出来是什么意思,你可不是这么大方的人。”

玉湖里正襟危坐,“你可以当我心怀天下。”

楚云暖嗤笑一声,谁说这种话都可信,唯独是玉湖里不可信,死在他手里的人难道还少?

玉湖里却反问道,“那你又为何救治这些人?你所求的,不过跟我一样。”

楚云暖有些不解。

玉湖里难得开口解释,只是面上格外寥落,有些悲凉,“我虽取名洛天机,不过是想提醒自己,窥得天机本来就命比纸薄。这一次,我若能救万民于水火,也是功德一件,上天会看在眼中,许我寿终正寝。”

刹那间,楚云暖似乎明白了什么,曾经她满手鲜血,恶贯满盈,才会使得自己不得善终,更连累的家人。而这一世,她赈灾救人无数,故而上天才会让她见女儿最后一面……楚云暖隐隐明白,这就是所谓的因果。

新的汤药很快就送往各处,很多病人服用后病情暂缓,而楚家每日消耗的血参也是数不胜数。楚家珍藏的血参不少,足够年份的也不算多,这段时间几乎一下子就去了两支婴儿大小的血参,陈驷心疼的不得了,就是玉湖里自己都恨不得抢过来自己用。

这个时候,病情得以控制,只等乌蒙城新宅送来根治的办法,一群人等了一天又一天,乌蒙城众人更是彻夜不眠的寻找药方。然而也正是此时,九原府中有见多识广的老人认出了这场恐怖的瘟疫就是天花,天花的恐怖是个人都知道,一旦爆发,那等着他们的就是屠城,无数惶恐的数万百姓纷纷涌到紧闭的城门前,叫嚷着要出去。

“我不要死,放我出去!”

“开城门放我们出去!”

“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家闺女还小,求求你们让她出去!”

一开始的时候楚云暖并没有理会,而到最后她听了已经变了味的传言后才登上城楼。赵毓璟在城楼上严阵以待,楚云暖望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群,“怎么回事?”

群情激愤,更是有人抬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树桩在撞城门,赵毓璟立刻安排人守住城门。听楚云暖问起,他自己都格外郁闷,“我也不知道,前几天安抚以后还好,可自从昨天开始,他们就跟疯了一样。更是有人说,我们守在这里就是想捞名声,一旦发觉瘟疫控制不住,就要焚城。”

楚云暖眯着眼睛,“估计是有人混进来了。”这段时间,九原府许进不许出,有外人混进来也是十分可能的,可现在的情况在于,他们根本就无法排查出谁在背后捣鬼。

就两人说话的功夫,更多的百姓从四面八方涌来,手里都拿着一些铁揪菜刀之类的东西,楚云暖握住赵毓璟的手,靠在他怀中,抬头道:“赵毓璟,我们估计要一起去死了。”

刹那间,赵毓璟似乎知道楚云暖想做什么,他们是不可能抛下这里的百姓独自离开,这样的话的确只能同生共死。赵毓璟吻了吻她的发顶,“好啊。”

楚云暖微微一笑,两人携手并肩而行,城楼上她扬声道,“你们今天可以出去,可出去的后果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每个人都可能天花,一旦你们出去,染病的就不仅仅是九原府,而是整个南堂,或者整个大齐,你们难道愿意看到其他家庭跟你们一样,妻离子散,阴阳相隔?!”

很多人都认识楚云暖,这个水灾之后一直救济他们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楚云暖如同再生父母。她这一番话,让很多人都动摇起来,天花未除,一旦他们离开,传染的会是更多的人,会是他们在外面的亲朋好友、父母子孙,到时候也是死。

百姓们被安抚下来,楚云暖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天花一事,楚家会竭尽全力,请各位放心!天花不除,我楚云暖誓以九原府共生死,绝不九原府半步。”

赵毓璟亦是给出承诺,“天花一日不除,我赵毓璟一日不离开九原府!”

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说完这些话,这些话等于给下头的百姓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他们心里头是信任楚云暖的,也相信赵毓璟,既然两人能说出这种话,那也就证明他们还有救。百姓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商量,最后决定相信两人,出去是死,不出去也是死,还不如等在这里说不准还有活命的机会,于是下面的人陆陆续续开始散去。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等天花控制不住的时候,你们这些人拍拍屁股就走了,回头就要焚城!我不信,你放我出去,我现在就要出去!”

说话的人五短身材,眼小鼻大,混在一群农户中叫嚣,可一身衣服干净整洁,脚上更是干净得异常。楚云暖和赵毓璟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同样闪过一丝了然。

男人的煽动让很多要离开的百姓都回头了,有迟疑的,又观望的,也有和他一起在下头吵吵嚷嚷的。楚云暖仔细看着,西边有两三个煽风点火的,最靠近城楼处有一个抱着孩子痛哭要离开的夫人,茶棚里还有几个行为异常的,楚云暖阴森森的笑了笑,她在这里忙的脚不沾地的,而这些人不帮忙也就罢了,竟然还想破坏,当下她吩咐道,“夏妆那几个把人都给我抓了。”

赵毓璟叹了口气,“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说罢,他也让身边的护卫下去抓人。

这一番变故惊扰了很多人,下面鸡飞狗跳一片,那些人逃窜的时候还不停蛊惑其他人,那些人听完之后,悄无声息开始阻拦夏妆。夏妆气个半死,当时怒吼道,“这些人都染了天花,你们不让抓,是不是想跟他们一起死!”

这话一出,还在阻拦的百姓一下子飞快让开,几个人很快就被夏妆等人抓住了,更有人看到先前抱着孩子夫人手里的孩子竟然是一只死猫,这下子百姓走得更快了,当然也有人想要留下来看戏,但他旁边的人飞快抓着他离开。

楚云暖和赵毓璟两人从城楼上下来,他们望着地上七八个人,考虑该如何处理,还是楚云暖率先道,“看他们这样子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夏妆,把人送去给辛毅和玉湖里试药。”

看着地上潮湿一片,赵毓璟拉着楚云暖后提几步,生怕闻到一些奇怪的味道,他格外很嫌弃几人,不过是被抓而已,还没有审就吓成这样。赵毓璟摆摆手,让夏妆赶紧把人带走,眼不见心不烦。

夏妆黑着脸,格外粗暴的压着几个哭天喊地的人离开。

“你觉得会是谁的人?”

赵毓璟沉吟,“不好说,老九,父皇或者是其他兄弟,还有……”

“叶芙蕖。”楚云暖接口道,见赵毓璟看着她,她解释道,“叶芙蕖是孟莲。”

赵毓璟很惊讶,不过仔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如果她不是孟莲,也不可能千方百计的帮司徒衍。

“迦叶寺神女,看来迦叶寺也搅和进来了。”

今日以后,楚云暖和赵毓璟两人的承诺给了百姓寄托,而近来喝的汤药让病情缓解,更是给了百姓活下去的希望。渐渐的没有人闹事,如此一来撑了足足五日,终于乌蒙城那边传来了好消息,他们在古楼里找到了治疗天花的方法,那是在一本前家主楚明玥读过的一本张仲景所写的《伤寒杂病论》里批注的一小段关于牛痘种痘术的方法,不过三十余字,却足够让古楼的人兴奋。

唐棋自告奋勇,要亲自把治疗方法送到九原府楚云暖手中,索老心中也是担心家主安危,故而没有多做阻拦,只是让唐棋保重自己,并带足了药材。唐棋一路狂奔,终于在两天后到达九原府,因为唐棋携带大量药材,城门护卫并没有阻拦,很快就放他进了城,然而城中景象,比他想得还要更严重,大街小巷里充满了恶臭,以及流言蜚语,唐棋听了三四句就忍不住发火了,因为他们说楚云暖是妖女,这一场灾难就是楚云暖带来的!

当下,唐棋就教训了几个乱嚼舌根的人,然而急匆匆的往别院而去。别院里,春熙神色焦急,在唐棋问起楚云暖为何不站出来澄清的时候,忍不住说道,“家主染病了。”

唐棋一惊,怎么也没想到,连忙问起事情的经过。

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