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前世今生(司徒之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殿椒香雅致,她知道,这里是椒房殿。椒房殿名,皇后所居也,以椒和泥涂壁,取其温而芳也。晨曦的微光中椒房殿上琉璃金瓦熠熠生辉,远处一栋栋宫殿隐在朱红宫墙后,层层叠叠不知几多。数十宫女低头屏息从宽阔的青石板上走过,不闻一丝脚步声。

这般熟悉又陌生的场景,顿时让楚云暖打了一个寒颤,她抬脚朝一个方向而去。

朱红的宫殿中,椒香雅致,殿中有一美人正在梳妆,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耀在她身上,金色的凤袍上光华璀璨,铜镜里美人颦眉含羞惹人怜爱,丹唇逐笑百媚生,三春之桃,似九月之菊。

这个人,楚云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孟莲,司徒衍一生挚爱,杖毙了她女儿的女人!

殿中,宫女举起一支玲珑点翠草头虫镶珠金步摇在孟莲头上比划,孟莲似乎极其不满意,宫女又换了一支,孟莲依旧不满意,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精心修饰的容貌掩不住泛黄的脸色,松弛下来的皮肤再也没有往日色泽和弹性。自从唯一的儿子夭折后,司徒衍对他越发冷淡,而她也诸事缠身,几乎抽干了她所有的精力,让她没有时间保养身体。

孟莲侧头,鬓角有一根白发刺痛了她的眼睛,她今年不过三十六岁,头上竟然生了这么多的白发,孟莲拔下一根白发,宫女这才战战兢兢的捧上一个又一个的托盘,托盘里堆叠着无数金光璀璨的珠宝玉石,发钗戒指、手镯耳环,应有尽有。孟莲一个一个的慢慢看慢慢挑,怎么也都挑不出喜欢的,还记得往昔,她风华绝代,金玉之物不过是她容貌的点缀,那里像现在……最后还是女官从库房里拿出许多更加精美的首饰来,孟莲才勉强满意自己的装扮。

楚云暖在窗外,望着孟莲头上美丽的发钗,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那是沧海月明簪,楚家至宝。楚云暖不知道自己为何又会见到孟莲,不是南堂那个被她逼到流放的孟莲,而是北国昭盛皇后孟莲。

这到底是她回到了过去,还是她今生不甘的回忆。

“娘娘,嘉仪郡主来了。”

宫女话刚说完,殿外喧哗渐起,一个盛装丽颜的红衣女人冲进了内殿,她一进门噼里啪啦的砸了宫殿里许多陈设,“孟莲,你给我滚出来!”

楚云暖站在孟莲身后,清楚的看见女人的面容,她是孟玫,纵使面容有些苍老,楚云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孟莲面容猛的一变,地上这些东西都是她多年以来的珍藏,孟玫她真该死,“孟玫你还有脸来见我!”

孟玫直勾勾的盯着孟莲,忽而大步上前,疯子一样的拽下孟莲头上的玉簪,“你也配用它?孟莲我告诉你,你最好今天把楚云暖所有的东西都给我吐出来,你没资格用!”

孟莲大笑起来,她一步一步的逼近孟玫,那种多年养尊处优的温柔和煦荡然无存,“你后悔了?可楚云暖已经死了,尸体都被我烧得一干二净。你不要忘了,当初临安公主司徒雅的死跟你也有关系,要不是你在临安的药里动了手脚,她不会死,你不要妄想楚云暖会原谅你。”

“你还有脸跟我提临安!”孟玫眼中火星乱溅,司徒雅素来乖巧,身上没有一丝娇纵,她对楚云暖动手,却从来没有要动她的意思,而孟莲居然敢杀了她。孟玫冷笑着说道,“你摸摸你的良心,临安到底是怎样死的,你骗了陛下那么多年,难道还妄图骗自己。孟莲,你以为六宫无妃是陛下对你的恩宠,可它是对你的嘲讽!”

孟莲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声音尖锐,“你还敢说,你竟然敢把手伸到我这里来!你要不要脸,孟玫你个贱人,是我给了你封号,给了你支持,让你当上孟家家主,你看看你是怎么回报我的,居然把孟家的小辈都送进宫里来跟我争宠!”

孟玫微笑着威胁到,“你若是把楚云暖母女的骨灰交出来,我立刻让她们都滚回去。”

孟莲眼神一厉,“她们母女的骨灰早就投进了河里,你想要,自己去找呀!”

孟玫恨恨的盯着孟莲,咬牙切齿,“你好,你真好。”随即她冷笑一声,丢下一个惊雷似的消息,“我今日进宫是有事要告诉你,孟元香怀孕了,你准备准备,让她进宫吧。”

孟莲勃然变色,太阳穴上青筋暴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牙齿咬得咯嘣响,孟元香她知道,是七姐孟水仙的女儿,孟水仙从小就跟她不对付,要是她的女儿入宫了,指不定在背后怎么嘲笑她。“孟玫你这个贱人,你诚心跟我作对是不是?我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任何人都不许入后宫半步!”

“我是贱,可哪里比得上八妹呀。八妹,你从小就是这样,什么都要握在手里,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就守着你皇后的位置吧,没有子嗣,我看你能做多久的皇后,让元香入宫,这都是为你好,她是孟家女儿,又是你侄女,她生下孩子总比其他人好。你放眼看看,这后宫之中陛下有多少女人,北国有多少贵女愿意没名没分的跟着陛下,就是为了生下皇子。”

孟玫说的是事情,可孟莲死都不愿意承认,她是要抱养一个孩子,但绝不是像现在这样被逼着去做。

“娘娘,你独宠后宫多年该知足了,收拾一下给后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让路,好歹能保护住脸面,省的日后面上不好看。陛下正值壮年,贪鲜爱美是人之常情,娘娘当年美貌的确艳冠天下,可如今你老了,又没为陛下留下子嗣,为了陛下好,为了北国江山好,你还是让路吧。”

孟莲恨不得扑上去撕烂孟玫的脸,当年她支持孟玫成为家主,为的就是用孟家的力量巩固地位,那晓得孟玫当上家主之后就翻脸不认人,送了无数美人给陛下,如今陛下夜夜沉迷于温柔乡中,哪还记得她这个正宫皇后。

“你是在嘲笑本宫年老色衰,留不住陛下的心!”

孟玫微微欠身,“不敢,我不过是实话实说。娘娘的后位既然是从楚云暖手里抢来的,那么日后也要防着别人用同样的手段抢走,北国贵女如此之多,娘娘还是识时务一些。”

这些话,与其说是劝,还不如说是要挟。

孟莲磨着牙,咬牙切齿,她哪里不明白孟玫这是在给楚云暖报仇,一股怒火在孟莲心底熊熊燃烧,几乎焚尽了她的理智,暴跳如雷,“滚,你给我滚!想让孟元香入宫你休想,你不就是看中她和楚云暖的眼睛又几分相似给我添堵来了,本宫这就让人把孟元香给杖毙了,后位是本宫的,陛下也是本宫一个人的!”

楚云暖冷眼望着眼前的一切,她看到孟莲派人抓住了孟元香,然后把她死死的绑在架子上面,小腹隆起,一个身强力壮的嬷嬷拿起婴儿手臂粗的棍子狠狠打在孟元香肚子上,孟元香双目圆睁,嘴巴被堵住只能痛苦的支吾。血水如注,很快孟元香的下半身被鲜血泡的濡湿,一个血肉模糊的肉块滑了出来,依稀可辩稚嫩的手脚。

紧接着,把一个深受司徒衍宠爱的北国贵女的贴身侍女拖到了这里,第二天侍女醒来的时候几乎被眼前的景象给吓蒙了。孟莲当下对她严刑逼供,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侍女的主子怨恨孟元香怀了龙嗣,便派人在三更半夜抓住了孟元香,对她处以杖腹之刑,致使胎儿被活生生的击打致死。

孟莲一石二鸟,除了一个心头之恨的孟元香,又杀了一个对她地位有威胁的北国贵女。一时间,宫中无人敢触孟皇后锋芒,纷纷避走。

司徒衍是在北国贵女和孟元香死的第二天才来到椒房殿的,人近中年,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耀眼的如同天上的太阳,只是脸上带着阴郁。孟莲笑意盈盈的拜下,身姿柔软,赏心悦目,“陛下。”

司徒衍却没有看她一眼,自顾自的做到一旁,居高临下的望着孟莲,眼中含着的薄凉叫孟莲心中陡然不安,曾几何时,她只看到过司徒衍用这样的眼神看待过楚云暖。

“皇后的手伸的太长了。”

一句话,听不出息怒,却在一瞬间叫孟莲变了脸色,“陛下是在责怪臣妾?元香是臣妾侄女,她死的那样惨,难不成臣妾还不可以替她报仇!”

司徒衍冷笑一声,“报仇?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元香怎么死的,朕心里清楚。”

他这个皇后,年轻时仗着自己是天命之女未卜先知,要所有人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年纪大了以后慢慢懂得用权利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不择手段却又装作天真烂漫的样子,让人恶心。

孟莲压下心头的惊疑。

“下月初二是个好日子,朕会册封诸多皇妃。”司徒衍淡淡道。

孟莲所有的表情顿时龟裂,如同干涸的土地,僵硬而又难看,几乎颠覆了她往日端庄貌美的形象。孟莲愤怒的望着司徒衍,不甘和怨恨冲上头顶,让她口不择言,几乎是忘了眼前这个人是北国帝皇,怒喝道,“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许我六宫无妃,君无戏言,你这是要食言吗?!”

司徒衍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有些嘲讽,“朕封你为后,独宠你八年,让你孟家成为北国第一世家,朕做的还不够么?可你给朕什么了,连一个孩子你都没有给朕生下,你要朕这江山日后交给谁?皇后,你不要太贪心。”

孟莲顿时哑口无言,她和司徒衍之间最大的隔阂正是她没有给司徒衍诞下皇嗣,可这能怪她么,当年她是有一个儿子,可硬生生的被楚云暖给诅咒死了。

“行了,你也别说朕对不住你,无论后宫有多少妃子,你都是北国皇后,没有人能越过你去。”说到底司徒衍还是念着一些夫妻情分的。

这句话仿佛是压倒孟莲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她费尽心机,除掉楚云暖母女,为的就是六宫无妃,可司徒衍现在说什么了,他要纳妃,那她所做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她咆哮道:“陛下你有没有心,我辅佐你多年,你就是这么对我,你的良心就不会不安!你别当我不知道,你要纳妃,不就是为了给那个叫若华的贱人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她不过是长得和楚云暖有几分神似罢了,值得你这么大费周章。你别忘了,当年是你亲手废了她,要她的命,只是她不如你的愿,刺瞎了眼睛再不出冷宫一步,你后悔了是不是!”

这几年来,后宫佳丽无数,虽然都没有名分,可她冷眼瞧着,那些个女人都和楚云暖有相似的地方,不是眼睛就是嘴巴,而这一次司徒衍大费周章想要册封的女人整张脸像极了那个高高在上、霸道艳丽的女人。

司徒衍这一辈子最不愿意提起的人就是楚云暖,他勃然大怒,“你说什么!”

他这一生杀人无数,踏着尸山血海才登上如今北国皇帝的宝座,他敢说没有有对不起过任何人,因为那些人都是他的敌人,他唯一对不起的只有楚云暖母女!他忘不了,那个多次为他出生入死的女人,为他洗手作羹汤妻子,忘不了在无数明争暗斗中始终支持他,辅佐他的结发妻子。坦白来说,北国能够建立,楚云暖功不可没。其实当年只要她肯退一步,他们之间就绝不会走到这种地步,可惜她浑身傲骨宁折不屈,他堂堂帝王怎可能低头。

她曾经说他没有心,他只是一笑,并不放在心上,后来却是专宠孟莲八年来证明他有心!渐渐的,他厌倦了孟莲,开始回忆起当年盛装丽颜,肆意快活的她来,她就像一团火焰一样,那么美丽鲜活,爱憎分明。北国建立之初,是她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全心全意的扮演一个妻子的角色,让他毫无后顾之忧。回忆起她当年种种毒辣的手段来,司徒衍只觉得她率性,再想起孟莲用美人皮包裹的阴狠毒辣,司徒衍瞬间厌恶不已。

“陛下,她不会原谅你,是你下旨鞭尸,是你,让她和司徒雅尸骨无存。”

司徒衍猛的一愣,多年来没有子嗣,他几乎都快忘了他曾经也有一个孩子,他和楚云暖的女儿,可这个时候他竟然想不起司徒雅的模样。

“你再喜欢那个女人,可她不过是一个替身,就算她乖巧顺从,她也不是楚云暖,陛下从她身上体会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楚云暖堂堂世家家主,绝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卑躬屈膝,陛下,您就活在自己的幻想中吧。”

司徒衍瞬间无比的暴怒,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一样,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曾经多么希望楚云暖能够对他小意温柔,能乖巧的伏在他膝上,能用崇拜的眼神望着他……可是这都不可能,这一点他心知肚明,所以当另外一个容貌有些许像她的人出现时,是那样乖巧,以他为天为地,于是他毫不吝啬自己的宠爱。然而此时此刻被孟莲戳破所有的心思,司徒衍却觉得格外难堪,他暴怒,“你住口!”

楚云暖看着眼前的闹剧,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她的臆想,还是当年她死后北国发生的一切,她瞧着帝后之间的争吵,竟然觉得无比可笑,曾几何时,司徒衍也是这样为了孟莲和她争吵,风水轮流转,今日却是司徒衍为了另一个女人为难孟莲。

北国九年三月初二,北帝后宫大选,四妃九嫔具全,司徒衍不顾群臣阻拦,封民女若华为皇贵妃,次日,新妃觐见皇后,孟莲称病不出,命后宫诸妃顶烈日跪于椒房殿前,司徒衍大怒,孟莲禁足椒房,未得帝召不得出椒房一步。次月,北帝千秋节,南楚新君来贺,觥筹交错间南楚新君问及皇后楚氏,司徒衍不知如何作答,皇贵妃却道,“废后楚氏心肠歹毒,八年前陛下早就废了她,一年以前就在冷宫中自焚而死了。南楚帝君难道与废后有什么深仇大恨?”

楚云暖看到南楚帝君瞬间大怒,跟随他来的使臣个个战战兢兢的跪下,灯火阑珊下楚云暖看清他的眉眼,不同于少年时代的稚嫩和天真,他脸上满是刚毅和英明神武,龙袍加身气宇轩昂,气势磅礴比司徒衍还要盛上三分。

这是云扬,她以为早就跟随楚家一同埋葬在嘉陵城的弟弟。

“司徒衍你竟然敢动她!”楚云扬脸上是满满的暴虐,他像一只发怒雄狮,狠狠瞪着司徒衍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撕碎。

司徒衍瞬间也沉下脸色,“南楚帝君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北国好欺负!”

“是你当我南楚好欺负,我南楚皇长公主替你打下江山,让你不费吹灰之力坐享这万里山河,你就是这么对待她的?司徒衍,我南楚跟你不死不休,你就等着兵临城下吧!”

司徒衍莫名其妙,楚云暖是南堂楚家家主,何时成了南楚的皇长公主,

楚云扬拂袖便走,楚云暖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夜色中他眉目清朗,犹如天上寒月,带着高不可攀的清贵。她望着镶嵌有金银玉器、宝石珍珠的龙辇上云扬笔直的脊背,依稀可以看见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脆弱,刹那间楚云暖心中一恸,她虽不知道弟弟如何成的北国皇帝,可其中艰辛不言而喻。

楚云扬来北国不过是为了见楚云暖一面而已,否则不过司徒衍一个千秋节哪里劳烦得动他,只是他没想到,当年嘉陵城一别竟是永恒,他的姐姐竟早就不在人世。

楚云扬在北国呆了半月,开始动手彻查一切关于姐姐离世的消息,越到最后查出来的事情越让他惊讶,楚家被灭,姐姐被困定边王府,孤立无援;北国开国,姐姐受封章台,次月被废,独女惨死,移居冷宫;冷宫七年受刑,体无完肤,身亡一年才被得知,死后尸骨无存……一桩桩一件件足够让楚云扬发狂,“楚云暖这就是你选的人,你眼睛果然是瞎了!你真是活该,为了这么一个人害了整个楚家,你活该!”他哈哈大笑,却又泪水盈眶,“楚云暖你怎么可以死,你怎么能够死……姐姐,不怕,我会替你报仇。”

北国九年六月,大齐南楚联军势如破竹攻陷北国诸多城池,北国江山岌岌可危,然而皇宫中没有丝毫异动,司徒衍依旧饮酒作乐。今日他心情格外好,因为前些日子东郡出了一块刻有他丰功伟绩的石碑,而那一天还有人看到金龙现身,这是对他这个天子的肯定。

司徒衍醉眼朦胧,卧在美人怀中,手中白玉酒杯摇摇晃晃,新进宫的美人言笑晏晏的伺候他饮酒取乐,皇宫中其乐融融,孟莲在椒房殿里砸了无数金银珠宝。

七月,兵临城下,司徒衍终于从温柔乡里清醒过来,然而此时此刻北国江山大势已去,只留下都城一座孤立无援的空城。司徒衍这个时候才突然从温柔乡中醒过来,他望着下面密密麻麻的士兵,头晕目眩。当下点兵御驾亲征,八年来养尊处优的生活,他早就不是当年骁勇善战的司徒衍,很快他就落败了。司徒衍在皇宫里大发雷霆,然而后宫前朝没有人可以替他出谋划策、分忧解劳,这个时候他猛然想起被关在椒房殿的孟莲来,她是天命之女啊,未卜先知,一定可以知道御敌制胜的方法。

椒房殿中面对司徒衍饱含期待的脸庞,孟莲满脸茫然,“南楚和大齐联盟了,这怎么可能。”九年前九嶷山一战,大将军王赵毓璟战死沙场,大齐就再也没有向北国出兵,而那南楚更是与北国井水不犯河水,饶是孟莲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双方联盟的理由。

司徒衍在殿内急切的来回走动,“外面都兵临城下,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朕是问你有没有办法逼退敌军?”

“我会有什么办法。”

“你不是天命之女吗?你会没有办法?莲儿,你帮朕这一次,朕定会遣散后宫嫔妃,一生一世只宠你一人。”

司徒衍的甜言蜜语让人沉醉,孟莲却是有心无力,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会有这一场战争,史书上根本就没有写过,她哪里会知道。“陛下,我真的没有办法。”

司徒衍顿时勃然大怒,他回忆起楚云暖的好来,不禁说道,“要你有什么用,若是今日云暖还在,哪里会叫朕如此忧心!”

孟莲被这些话深深的伤了,她盯着司徒衍头也不回的背影,面色扭曲而狰狞,吭哧吭哧喘着粗气,她争了一辈子,原以为斗到楚云暖,没想到最后还是输给了她。与其让司徒衍一辈子怀念楚云暖美好的时候,她当初还不如一直留着那个贱人。这时候有宫女端着一盏翠绿的碧粳粥上来,这是孟莲在司徒衍来到椒房殿是吩咐宫女准备的,还不等宫女说话,孟莲就突然砸了粥,“拉下去杖毙!”

顿时,满殿宫女战战兢兢跪下。

联军围城半月,城中粮草皆尽,城中百姓夜夜哭诉,司徒衍只觉得大势已去,然而他是北国皇帝不可以就此投降,于是不甘心的司徒衍点齐身边的禁卫军,准备出城背水一战。大齐主帅华子靖骁勇善战,司徒衍节节败退,然而此时却见孟莲一身华服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她手里挟持着孟玫,要求华子靖投降。孟莲原本是不知道华子靖和孟玫的关系,只不过是在昨夜在孟玫房中看到一封早年华子靖写给孟玫的信,信中字字句句皆是情谊,于是她便打定主意拿孟玫要挟华子靖退兵。

华子靖当然不退,紧接着就是孟莲射杀孟玫,却被孟夫人挡住,孟夫人惨死,联军攻入北国都城,北国城破,一切几乎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北国皇宫兵荒马乱,未央宫中,楚云暖看见司徒衍独自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大批士兵涌了进来,一身戎装的高怀远从殿外而入,他笑道,“看来陛下是准备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