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天京皇子,千古流芳/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只是皇室。”楚云暖顿了顿,面色陡然一冷,冷笑一声,坐直身体,目寒冰霜,“我在南堂苦心经营三年,还以为南堂是我楚云暖的天下,没想到还有人敢在我背后捅刀子。”

唐棋不知楚云暖何出此言,二流世家之首何氏易主以后,世家联盟商会建立,南堂本就牢牢握在她手中。

楚云暖正要说话,却听见花园入口处传来脚步和男子的对话声音,越来越近,粗略一听还有赵毓璟的声音,大约是一群人要进花园散步。近来诸事繁忙,九原府渐渐恢复生机以后,各处官员都需要重新安排,赵毓璟大约是看重了这里,想要在九原府安插人手。

一行人越来越近,身边各自跟着侍卫和小厮,最先出现在门口的人是赵毓璟,随后就是宋昉和楚云扬,再然后是许久不见踪影的周伯彦。

乍一看花园之中竟有一女子,赵毓璟身后几个相谈正欢的官员顿时噤声,用一种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楚云暖。

好几日不曾见到姐姐,楚云扬满目惊喜,快步上前,“姐姐。”

原来这位就是楚云暖,楚家那位名声在外的家主。“楚家主。”几人恍然大悟,纷纷拱手,就怕落了一步,惹得这位主不快,在南堂为官的确油水丰厚,可同样也要看世家的脸色过活。

楚云暖挥挥手,“诸位大人不必客气。”除却郡首张衮,他们几个正是益阳郡内手握重权的官员,张衮水灾之后不顾百姓生死,是不可能在继续任职了,那么下一任的郡首估计就是在他们几人中间的一个,不过看他们以赵毓璟马首是瞻的模样,益阳郡很快就是赵毓璟的天下。

深秋的天气,阳光虽暖,冷风一吹,却依旧带着丝丝寒气,楚云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赵毓璟心细如尘,还不待春熙所有反应,就脱了身上玄色的披风,严严实实的把楚云暖裹住,只露出一张杏颜雪腮的面容来,他低声温语,“晒够了太阳就快些回去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楚云暖拢着袖口,缩在披风里,点了点头。

近日所见的瑞亲王,向来是不苟言笑的,咋一看他如此温文尔雅的模样,几个官员都默默的垂下头,假装看不到也听不到,却各自又在心中盘算着瑞亲王日后能走到哪一步。瑞亲王身后一是有手握重兵的平南王府,再是有捏着天下财富的楚家,若是不出什么岔子,日后那个位置也很有可能是他的,与其在这南堂做一个三年一换官员,还不如就此拼一把,捞一个从龙之功,到天京任职。

赵毓璟压着唇角笑了笑,抬脚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衣袂当风,官员们呼啦呼啦的跟着离开。

周伯彦风流倜傥的摇着手上一柄玉骨扇子,“你这是要和瑞亲王破镜重圆了?”

唐棋呼吸一窒,顿时竖直耳朵。

“关你什么事!”楚云暖很不客气的说道,“九原府天灾不见你,你这时候做什么来了?”

这话周伯彦可不爱听,他反驳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人虽然不在九原府可也是有出力的。这里是南堂,除了咱们这些土生土长的世家,有人想在调用这么多粮食是不可能的。”周伯彦的话就是在告诉楚云暖,赵毓璟带来的粮食都是他调来了。

“知道你功劳大。”其实楚云暖心里也明白,就是看周伯彦这样忍不住刺他两句。

周伯彦笑嘻嘻的拱手,如清流隐士,雅怀有概,“谢楚家主体谅。”

楚云暖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招手让楚云扬靠近她一些,她仔仔细细看着弟弟的容貌,云扬肖母,越长大就越能看到日后风姿特秀、蒹葭倚玉树的模样。只是如今的弟弟和梦里那个帝王相比,多了一丝温情,楚云暖握着他的手,“这几日可有学到什么?”

梦里,既然云扬日后会是南楚皇帝,那么她从今天开始就要为弟弟做好打算。赵毓璟有勇有谋,她特意安排了云扬跟在他身边学习,而她也亲自拜访过宋昉,希望教导云扬云扬一些帝王之术。宋家家学渊源,祖上曾出过三位帝师,交给宋昉她十分放心。

“这要怎么说。”楚云扬挠挠脑袋,不知从何而说,反正他近半个月的所见所闻让他十分震撼,百姓的生活,赵毓璟的言传身教,先生的谆谆教诲,似乎都颠覆了他从前认知,让他觉得曾经的自己就像一只井底之蛙。

看他的神色楚云暖就知道弟弟有了想法,她觉得很欣慰,“好了,你去吧,你可以多和赵毓璟学学。”

楚云扬眉头高高挑起,有些惊异,姐姐到底知不知道赵毓璟是什么人,两面三刀,阴险狡诈,满肚子坏水,就这样还值得学?

周伯彦咳嗽一声,显然是想到了最近赵毓璟的某些举动。其实益阳郡的一些官员并不是自愿投靠赵毓璟的,是他在背后威逼利诱,捏人家把柄断人家后路,那些人不得已才来投靠,偏偏这些人还把赵毓璟给当救他们于水火的好人,死心塌地的帮忙办事。每每看到赵毓璟端着一副大公无私的正经模样,他就忍不住想笑,除了他估计也没有人知道赵毓璟的心有多恨,恐怕他这辈子的温情都用在了楚云暖一个人的身上。

“云扬,你前天不是还说城北那边登户造册的事情你来负责吗,还不快走。”周伯彦拉了一把楚云扬。

楚云扬立刻想起来了,“对对对,是有这么件事来着。姐姐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你最近就不用操心了,一切有我呢!”话落,楚云扬匆匆要走,路过宋昉身边时,恭恭敬敬的拱手,“先生,学生告退。”

宋昉淡淡点头。

楚云暖裹着披风来到宋昉面前,双眸闪闪若岩下电直勾勾的盯着他。宋昉一身月牙白团莲花纹刺绣广袖宽袍,头束玉冠,鬓侧冠带如雪,高洁如菊,似胸有成竹。

唐棋见两人之间气氛诡异,找了一个借口就离开了。

“你们宋家到底想做什么?我说过了,宋家就是宋家,跟楚家没有半点关系,你们不必再来试探我!”楚云暖恼怒极了,她抓到的人中就有好几个是来自叶良城,经夏华审问,那首要命的打油诗就是从宋家那里传过来的。南堂四大世家中楚云暖最不愿意动的就是宋家,不仅仅是因为儿时传道受业之恩,更多的原因是动宋家太麻烦,文人的笔杆子厉害得很,三言两语就能让你遗臭万年。可她的意思宋家人就跟不知道,三番两次在她背后动手动脚。

宋昉折下一支海棠,红艳艳的海棠就像在他白玉似的指尖绽放一样,他纠正道,“不是宋家,而是宋茜雪。”

楚云暖:“……”

“宋茜雪在背后动手脚,你不是早就知道。”

这下子楚云暖更没有话说了,她原本是想借题发挥的,可宋昉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大大方方的点出了背后之人,这让楚云暖有一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师兄这话可真有意思,宋茜雪就不是宋家人?她受你宋家上下宠爱,你这么说就不怕老先生打死你。”

宋昉素来高洁,楚云暖就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这种类似讥讽的表情,“你可还记得答应我的事?”

当日宋昉收云扬为入室弟子,她应允宋昉保宋氏血脉不绝,这件事她当然记得。“我自然记得,师兄你是知道我的,决不食言。”

宋昉往前踱了几步,衣袂翩翩,语气有些沉重,“太子遇刺前曾要叶良城圣贤书院为他所用,我当日匆匆离去,在半路遇上风雨,耽搁了数十日,再回到家中时,宋家少主竟由大哥变成了宋茜雪。”

宋家长辈已渐渐不管事,沉迷于学术研究中,宋家的少主其实就等于家主。

楚云暖沉默的听着,略做思量,且不说宋茜雪受宋家上下宠爱,就说她智近乎妖,足够有资格成为宋家少主,再说世家向来只重嫡庶,不重男女,所以宋昉如此怪异绝不是因为宋茜雪是女子的缘故,绝对有其他更深沉的原因。可惜她对宋家不太了解,勉强思索,也想不到任何让宋昉如此沉重严肃的因由。

“宋家天下清流之首,名下圣贤书院出了无数肱骨之臣,遍布整个朝堂。宋家人可以考科举,但不可以入朝为官,不可以插手朝堂之事,这是祖训。我回到家中后,发现宋家上下气氛诡异,多次查探却意外知晓,宋茜雪控制了整个宋家,她从小长于宋家,我知晓她野心勃勃,却不知道她心狠如斯,居然拿祖父的性命要挟。”

楚云暖顿时大惊失色,乌蒙城初见宋茜雪时,那分明是个冰雪剔透的玲珑妙人儿,宋家最重纲常伦理,她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先生如何了?”

宋昉面上有些许寂寥,他摇了摇头不肯多言,反而正色道,“师妹,祖父的意思是,宋家不能再留了。”

楚云暖聪慧,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她眉头微敛,“其实不必这样,如果你们愿意的话——”

宋家昌盛了百余年,桃李遍布天下,毫不夸张的说,天下文人尽出宋氏。当年宋家此举,只不过是为了响应太祖皇帝教化愚民的旨意,却是在后来的发展中逐渐变了味道,变成了一根掌控天下文人的绳索,仔细说起来比让楚家更让人垂涎三尺。宋家这是要借此机会逃出困局,只是如此做无异于损敌一千,自毁八百。

宋昉将头一摇,道:“宋茜雪背后有人,是天京的某位皇子,他要圣贤书院的人脉。宋家祖训在上,宋茜雪公然违背,不需要你动手,宋家最后也会不得善终,祖父只是希望你,保宋氏血脉不绝。”

“难怪。”楚云暖心中有了思量,难怪依宋昉的绝无仅有的号召力,后来却会有这么多的文人墨客指责她楚云暖祸国殃民,原来是背后有人操控。楚云暖呵呵一笑,兴趣盎然,“有意思,皇室竟然还有这等人才,让宋茜雪甘然效力。”

宋昉心下叹息不已,“我原本是不打算跟你说这些事的,只是天京过来赈灾的皇子快到了,你总得有个准备。”

正如宋昉所说,不过几日两位皇子就到了九原府,现在九原府城门大开,来往百姓络绎不绝,全然不见萧索。九皇子赵毓璜和十皇子赵毓承到的时候就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道路两边车水马龙,市列珠玑,户盈罗绮,欢声笑语一片,几乎都让两人误以为走错了地方。两人不知道的是,为了能够让九原府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生机,楚云暖和周伯彦是花了大功夫,几乎都是把自家生意转到了这边,有了这个开始,而后唐家、贺问顺势而来,紧接着便是不想得罪人的其他小世家。

值得一提的是周伯彦,他似乎想通了什么,终于不再受制于家族,剔除了家族中很多蛀虫,也没有继续跟冶炼工艺耗上,反而另辟蹊径。半年前他寻到很多可以燃烧黑色石头,称其为黑金,这种东西不仅可以取暖,更可也提高冶炼工艺的纯度,他十分大手笔买下了无数含有黑金的矿脉。黑金比木炭耐烧,很快就被各世家买空,如今周家虽然不做冶炼,但却死死摁住了很多以冶炼工艺发家的世家,其中就有赵毓璟以冶铁术扶持的世家郑家。

皇子仪仗经过九原府的主街道,一座牌楼高悬,底下是一座石碑静静矗立。赵毓璜下马,来到碑前,碑上字迹筋肉丰满、浑厚刚劲、气势开张,这一看就是名家所做,然而让找毓璜注意的不是字,而是上面写的内容,这是一份歌功颂德的锦绣文章,落款是叶良宋子明,这是宋昉的大作。

赵毓承定睛一看,在上头寻到了很多名字,比如赵毓璟,楚云暖,还有一些诸如贺问、玉湖里、唐元、周伯彦等等南堂数一数二的人。他若有所思的抚着拇指上的扳指,看来他们是来晚了,九原府已经脱困了,原以为能从中获利,没成想却是白跑一趟。

刚才天空还是晴的,这时候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赵毓璜两人也不欲站在这里欣赏赵毓璟的丰功伟绩,回到马车,舒舒服服的捧着热茶。马车一路向前,耳边听到的都是对赵毓璟的歌功颂德,赵毓璜撇了撇茶沫子,望向车外,两边百姓脸上都是大大的笑容,所有从石碑前走过的人不由自主的去抚摸上头两个名字,这足以见两人在九原府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赵毓璜笑道,“这可是实打实的功绩,日后是会记入史册,彪炳千载。”他语气里有着毫不掩饰的羡慕,他们这些皇子在以后史书上只会留下寥寥几个字,除非日后能够登基为帝,才能在史书上留有一席之地。可赵毓璟和他们不一样了,无论他日后如何,皇八子赵毓璟赈灾有功足够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赵毓承刺道,“九哥还是不要羡慕,你当日在朝堂慷慨激昂的一番话也是可以记入史册的,可惜八哥是流芳千古,你却是遗臭万年。”

闻言,赵毓璜身子微微颤抖,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惊的,他面色顿时阴沉下来。当日朝堂上,他阻拦赈灾,更多的是顺承父皇的意思,父皇听信叶芙蕖之言,压下了九原府官员上奏关于天灾的折子,存心要楚家联合世家出资赈灾,想借此机会策反世家,在他们互生嫌隙的时候一网打尽。父皇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南堂竟然会成立所谓的世家联盟,世家权利尽数被楚云暖掌握,合南堂世家之力,九原府天灾就此结束。楚云暖捞到了美名不说,更握紧了世家权利,如此以来谁还敢触其锋芒。

正如老十说的,他这次是遗臭万年,真的是失算了,那叶芙蕖也没有外面传的那样厉害,不过他倒是好奇一点,叶芙蕖是怎么知道九原府有瘟疫的?妖星之说是九原府和伽叶寺联合计划的,父皇在其中不过顺水推舟。

随着赵毓璜的阴郁,乌云密布的天空愈发阴沉了,雨水哗啦啦响成一片,不时夹杂着几道闪电和雷鸣声。

两人坐在马车上,相对无言。

这时候马车外有下人道,“殿下,楚家主派人送来请帖,请二位殿下今夜于聚福楼赴宴,共同祝贺九原府脱困。”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有着深意,原来他们早就楚云暖的眼皮子底下了。

滴答的雨水顺着假山滴落,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溅起更多的水珠。湖心亭是风大之处,常年挂着飘渺的纱帐,楚云暖抱着香瓜大小的铜錾花瓜棱手炉站在那里临湖而立,她撑着一柄水墨莲花的雨伞,身上孔雀羽的披风飘飘摇摇,身后是满地残红,美艳绝伦。湖心亭中,楚云扬正在宋昉的教导下弹琴,宋昉精通六艺,琴声可谓是余音绕梁,云扬初学,一首广陵止息在他手下弹得磕磕绊绊。

比起她来说,楚云扬已经很不错了,当年先生都说她弹琴像弹棉花。想到这里,楚云暖忍不住一笑,昔年和赵毓璟一同学艺的情景,她幼时顽劣,为了不学琴,便偷偷摸摸隔断琴弦,惹得先生大怒,顶着戒尺在门口罚站,后来被宋昉和赵毓璟嘲笑许久。比起两人荡气回肠的琴声来说,她的确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怎样学都只是皮毛。

秋芷从回廊快步走来,“家主,请帖送到了。”

楚云暖轻轻点头,有些感叹,“赵毓筠瘫痪以后,天京的皇子是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头,就是不知这两人到底如何。”当日宋昉提醒过她天京有皇子要来,让她早做准备,这大概就是告诉她这两人中有一人是宋茜雪背后的人,赵毓璜她在百花城见过,就是不知这位十皇子赵毓承是何等人了。

春熙道,“十皇子是百里贵嫔的儿子,这位贵嫔虽说出生于百里家,可不过是旁系而已,素来不得陛下看重,太后长年礼佛,不理后宫俗事,百里贵嫔的位份就一直没升过。”

百里家是永乐的母族,族中出了两代皇后,一是孝景百里皇后,再则就是如今的太后。纯孝恭良皇后去世后,百里族有心再捧出一位皇后,可惜永乐帝是个痴情种,只愿意封白氏为后。为此,时任丞相的百里祥三番两次上奏,指出白氏身份低微,不可受封皇后。永乐帝钟爱白氏,接到这个上奏后,十分不高兴,觉得丞相是在忤逆自己,便严厉斥责了舅舅百里祥,同时大力抬举白氏母族,短短半年白家就成为朝中新贵。永乐帝如此强硬的行为,让百里祥开始意识到,白氏在宫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无法轻易撼动。

又过了半年,名不见经传的白家受封国公,世袭罔替,这是天大的荣耀。如今百里家在永乐帝的打击下大不如前,朝中百里家就只剩下一个摇摇欲坠的丞相之位,看着花团锦簇的白国公府,百里祥心中憋屈万分,从永乐帝还是太子开始,他就竭尽全力的辅佐他,哪晓得永乐帝登基后,竟然翻脸不认人。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百里祥安排亲信臣子,还有一些拥护皇长子赵毓珏的人们一起聚在宫门外,匐伏跪下,放声大哭,要求陛下废后、废太子,还赵毓珏太子之位,他们宣称,立嫡立长,皇长子众望所归,要是皇帝不肯废太子,就一直跪着哭下去。一般来说这种方法是可行的,但偏偏当时永乐帝怒极了,听到官员们要废太子,第一反应就是赵毓珏那个不孝子在背后兴风作浪,他当时就要杀了赵毓珏,好在太后赶来的及时,在毒酒下肚之前阻拦了丧心病狂的永乐帝。赵毓珏没有死,可官员们还在太和殿前,日日大哭,这让永乐帝十分心烦,一来二去,怒上心头的永乐帝什么也不管了,将当时在太和殿前哭诉的二十八名官员通通投入天牢,并让禁军将带头的百里祥抓起来,就地处以杖责之刑,百里祥年纪大了,三十廷杖以后就咽了气。就是如此白皇后还不解气,挑唆着永乐帝将参与此事的流放的流放,杀头的杀头,二十八名官员统统死于天牢,家眷尽数流放。一时间整个朝堂腥风血雨,不断有御史以死明鉴,章台御史秦大人被永乐帝处以凌迟之刑,在殿前活活刮死,大臣心惊胆战……这一场闹剧最后终止于皇长子赵毓珏自请封王,不再出雍王府一步,而这个时候朝堂终于清静下来,西北羌族来犯,永乐帝才发觉他竟无人可用。

至于百里家,在百里祥死后就退出了朝堂,安安心心在天京城做一个无权无势的贵族,太后和永乐帝的关系也因此一度陷入冰点。后来或许是永乐帝觉得愧对于百里家,从百里家旁系选了一个女儿入宫,封了一个正三品的贵嫔,一直到生了十皇子,位份也没有升过。

楚云暖看着湖面上一圈圈的涟漪,面上笑容更深更古怪:“哦,十皇子竟是这种身世。”

她虽不太清楚天京诸多皇子的背景,可她了解白皇后,白皇后这个人最是狠毒,她心眼儿向来比针尖小,百里家当年如此逼迫她们母子,想必百里贵嫔母子在后宫的日子不好过。都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她有一种感觉,这个赵毓承定然不可小觑。

天色渐暗,淅淅沥沥的小雨终于停了,春熙快步走进屋里,只见楚云暖正对镜插上一对点蝴蝶芙蓉鎏金点翠簪,簪子上蓝色的翠羽翠色欲滴、闪闪发光,有着艳丽拙朴美丽。

“你是说妖星的消息是伽叶寺和叶芙蕖联手传出来的。”楚云暖听完春熙的话后,瞬间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她冷笑一声,“叶芙蕖还真是一出接一出的。我说呢,她这人最是沽名钓誉,怎么会不来九原赈灾,原来是这样。”

叶芙蕖恐怕是这样想的,九原水灾她预计自己可以缓解,而接下来的天花那绝对是不可能根治的,到时候九原府定然是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紧接着妖星之说盛行,无论真假,她楚云暖都会成为众矢之的,千夫所指,到时候永乐帝为安天下百姓之心,定然是要杀了她的,她一死,南堂世家定然会人心惶惶,永乐帝可解心腹大患。与此同时叶芙蕖出现在九原,解决天花之疫,坐实了她神女的名号,伽叶寺便可借机闻名天下。

如此一石二鸟的计划,简直是天衣无缝,若不是母亲在古楼藏书留下关于救治天花的批注,这次她一定要花大力气才能解决的。

楚云暖望着缠枝葡萄纹铜镜里自己在灯火下明明灭灭的脸庞,明媚的大眼睛里明暗不定的阴影,语气低沉:“叶芙蕖,咱们慢慢看吧。”我能把你从天命之女的宝座上拉下来一次,也能把你从高高在上的神女变成人人喊打的臭老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