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以退为进,幕后之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他大方自然,任由人打量。楚云暖也看着他,“你是——”

他拱手,风度翩翩,面目含笑,叫人如沐春风,“在下谢游之。”

半个月以前,谢游之这个名字也只能说在红顶商人里赫赫有名,可自从他出任了户市自由商会会长以后,可以说是南堂闻名了,毕竟南堂没几个人敢和楚云暖对着干。

楚云暖面色如常,低垂的睫毛掩去了眸子中的神色,“没想到第一红顶商人竟然也会混吃混喝。”她根本就没有邀请过这个人,没想到谢游之会出现在这里,恐怕是来者不善呀。

带谢游之进来的世家公子被家中长辈狠狠瞪了一眼,他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他哪里知道这个他半路遇上的,跟他志同道合的朋友竟然就是谢游之,唉,现在只希望楚家主不要太追究这件事了,否则父亲定然扒了他一层皮。

谢游之面上突然有一丝尴尬,完全没有料到楚云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但很快他就收回了心神,旧调重弹,“楚家主若是不要赈灾款,就交给我们户市商会,毕竟九原天灾中我们也是出了力的。”

楚云暖看着谢游之,说实在的她可不相信区区十万两银子谢游之能看得上眼,她嘲笑道,“你们有做什么吗?哦,对了,还真有。你们哄抬价格,逼我以三倍价钱购买粮食,然后趁我调用其他地方粮食的时候,抢占市场。谢游之你脸皮可真够厚的,都叫我不好意思了。”

这些事情的确都是事实,可正常人的反应不应该都是按下这件事情然后再私下解决吗?这楚云暖怎么又不按常理出牌,叫谢游之一时语塞,都有一些接不下去。这瞬间,谢游之的表情变了又变,好半天才说道,“楚家主又在说笑了。”

楚云暖笑容满面,“我这人从不说笑。”话落,她面色立刻阴沉下去,嗤笑道:“你们商会什么都没有做,还敢来分一杯羹,要不要脸。”

她面色转变太快,让谢游之有些愕然,这些年来,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可没有一个像楚云暖这样翻脸如翻书。

他在想他答应宋茜雪的事情,对他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他的确是看不惯世家作威作福,故此在宋茜雪提议推翻南堂世家的时候,欣然同意。当年父亲的死,和这些世家脱不了关系,母亲也因此哭瞎了一双眼睛,他做红顶商人,何尝不知道这条路苦,为了子承父业,也为了他报复世家,他咬牙走了下去。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南堂世家施来越昌盛,尤其是楚云暖插手了南堂,这让他觉得自己报仇的希望越加渺茫了。

谢游之在那里思绪万千,楚云暖却没有再理会他,反而将目光落到了赵毓承身上,“皇室送来的十万两灾银,我们南唐世家谁也不会要,愿意将它全部放到九原府百姓身上,不知道十皇子意下如何?”

楚云暖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这笔钱都不能再回到皇室,这些年来世家给皇室的供奉不少,皇室也该出出血了。

赵毓承自然是毫无意义的,这笔钱就算回到天京也跟他毫无关系,肯定会被诸多兄弟瓜分。而赵毓璜虽然有异意,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赵毓璟会心一笑,历朝历代水患天灾无数,这恐怕是第一次灾银能完完全全的到达百姓手上。阿暖这人,嘴上说着自己心狠手辣,可心中最时候软不过。在谢游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十万两白银已经有了去处,他一点儿也不在意,他的目的本就不在于此,只不过是为了来给楚云暖添添堵处罢了。于是他挥袖就要坐下,可这是楚云暖却又对他说道,“不知谢公子与宋家合作的如何了?”

这一语音如惊雷滚滚,惊了九皇子兄弟二人,两人均是万分惊讶。楚云暖默默将一切看在眼中,估算着两人的表情,谁是真谁是假。

比起手握天下财富的楚家来说,清流之首的宋家更诱人,也真是因为如此,宋家从来不与任何商人或世家合作,只是默默经营着自己的书院,一旦宋家与旁人合作,那是比楚家更家厉害的存在,谁叫天下文人尽出宋氏呢。然而这么多年以来,宋家一直恪守本分不敢越雷池一步,只知教书育人,故此皇室一直没有对宋家斩草除根。可现在他们听到了什么,宋家竟然和谢游之合作了,那是不是就说明,户市自由商会背后的主人就是宋家人。

于是乎,惊疑不定的目光就落到了在场唯一的宋家人——宋家身上,宋昉面色没有一丝变化,正襟危坐,沉稳优雅。

谢游之面色勃然一变,他也是知道宋佳家这个规定的,故此在和宋茜雪合作成立商会时,并没有暴露宋茜雪的身份,他不知道楚云暖是从何得知的。

谢游之预备开口辩解,楚云暖暖却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她说道:“宋茜雪难道没有告诉你她背后有人,还是你,或者她,都是为那人的人。至于那个人是——”

楚云暖的目光在四周一扫,神神秘秘一笑,并不接着说下去,赵毓璜双眼一眯,有些好奇,毕竟楚云暖这人虽然恶劣,可从不信口开河。不同于赵毓璜的表现,赵毓承反倒是身体紧崩起来。楚云暖将一切收入眼底,刹那间有了判断。

周伯彦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他说呢,楚云暖前脚成立世家联盟商会,而紧接着就出现另一个商会,他笑称:“是哪位皇子怎么有本事,竟然能收服了宋家,楚云暖你还不说出来,让我等瞻仰一番。”

一时间,众人连连附和。

楚云暖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乐呵呵的看着谢有之,又问道:“谢公子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呀?”

谢游之目光有些阴冷,他呵的笑了,一声“楚家主既然手眼通天,又岂不知我来做什么。”

楚云暖耸了耸肩膀,示意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又不是神,哪里能面面俱到。谢游之冷笑一声,“九原府天花后,谢某曾听过一首诗,还望楚家主解惑。”

这时候谁都知道他说的诗是什么,那诗曾经被人用红漆刷在城墙上,九原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天灾之后,瑞亲王和楚云暖以身试药足够让百姓感念两人恩德,再也没有人提起这首要人命的诗来。

谢游之念道:“南有楚北有王,天命绝散紫薇,九原动天花繁,人亡此,此亡天。这说的应该是楚家主你吧!”

谢游之的挑衅叫人惊讶,楚云暖看着他,他却是胸有成竹面带微笑,这下子楚云暖终于肯定了一件事,谢游之和宋茜雪的合作有猫腻呢,说不准他真正效忠的人是宋茜雪背后那位皇子。否则这首诗是宋茜雪传到九原的,他不会不知道,更加不会在这时候提起来,这等于是在拆宋茜雪的台。

赵毓璟目中寒了三分阴冷,自古以来民间百姓本就迷信怪力乱神,此诗又有有心人的推动,假的都能变成真的,妖星之说,等于要要阿暖的命。

楚云扬在这个时候险些跳出来了,而宋昉却是微微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楚云扬根本静不下来,“先生是不是因为他跟宋家有关系,才这般容忍?”

宋昉只是摇头,“你没见楚云暖的神色吗?她心中分明是有了计划,你若上去贸然打断了她,那可就不好了。再说,就算她没有计划,又有谁能动她半分,妖星只说不过无稽之谈,有谁好用这个理由要她的命。”

楚云扬一想,似乎是真就是这么一回事,于是他便坐了下来,只是浑身肌肉依旧紧绷,准备在谢游之出言不逊的时候教训他一番。

楚云暖看谢游之的表情充满了戏谑,那是一种似笑非笑又充满讥讽的神色。

顿时,谢游之心惊肉跳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表现,这种感觉就像他是一颗棋子,而楚云暖就是那执棋人,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明明他自己才是那个下棋的人。

楚云暖轻轻扶了扶鬓边的红珊瑚簪花,动作优雅,赏心悦目,她趾高气扬的说道,“两位皇子前脚入九原府,带来了迦叶寺的和尚,后脚就有你谢游之说本家主祸国殃民。你们一唱一和的,是不是真要坐实本家主妖星之名。我楚云暖在九原府鞠躬尽瘁,保十万灾民免受天灾之苦,而你们呢,口口声声的指责。妖星?证据呢,别红口白牙,就想诬陷人,天下还有这么美的事情,若是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定然要去天京找陛下评评理。”

赵毓璜心中咯噔一下,妖星之说是怎么传出来的他比谁都清楚,毕竟叶芙蕖是他引荐给父皇的。他原本是打着,让夜芙蕖得到父皇信任,从而能帮助他得到父皇宠爱的目的。可是他没料到,叶芙蕖的确得了信任,可却没有帮助他,反而明里暗里地去帮助那个司徒衍,这也就罢了,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叶芙蕖的野心。她很早就告知了父皇九原府水灾之后会有天花,可她依旧撺掇着父皇,借九原天灾灭楚家掌南堂,后来更是打着推十皇子上位的主意。他费尽心机,竟然是为了昭赵毓承做嫁衣,他不甘心,可此时的叶芙蕖已不是他能动的。

赵毓璜眸子里明明灭灭,晦暗一片。

就是这一次前来九原赈灾,原本拟定的人并不是他和赵毓宸,而是他和十一皇子,又是因为叶芙蕖一句话,十一变成了赵毓承,这是赵毓璜最不明白的地方,老十和叶芙蕖根本就毫无交集,哪里值得叶芙蕖千般万般的帮助。还有老十,也格外奇怪,他素来不愿意掺和这些事,竟然没有推脱,就与他一道来了九原府。

本来这个时候谢游之应该见好就收的,可他见楚云暖的做派,忍不住让他想起昔年遭受的一切,当时那个世家女也是这样故作高贵,退亲不说更是用言语狠狠羞辱他一番。谢游之顿时觉得,在她们这些世家女眼中,他就像地上的蚂蚁。谢游之顿时脱口而出:“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证据,上天示警难道不是证据。”这一番强词夺理的话顿时让楚云扬怒火中烧,他顾不得宋昉耳提面命的话,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那我还说这天灾是你引起的,你才是那个祸国殃民的灾星。”

这种说法,本来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根本就理不清楚的。赵毓承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楚家主不必动怒。不如请迦叶寺的高僧过来,还楚家主清白。”

楚云暖面上的笑容深刻了些许,赵毓承本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为了谢游之他却还是蹦了出来。

好吧,她承认,她刚才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激怒谢游之,她查过谢游之这个人,自傲又自负,他少年时有一个指腹为婚的妻子,是一个小世家的嫡次女,当年在谢家落寞时用激烈的手段跟谢游之退了亲,还指责谢游之身份卑微配不上她。谢游之当时年少气盛,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定然在他记忆里留下深刻印象,她刚才做的不过是重现了当年那一幕,激怒谢游之,让他口不择言,也让他背后的人跳出来。

看,她的目的不就达到了了吗?既然肯定了宋茜雪和谢游之背后的人,那么今日宴会就可以散了,过一久,她该亲自解决宋家的麻烦了。

赵毓璜冷笑一声,阻止道,“筵席上尽是荤辛酒肉,免得冲撞了大师,还是不必了。”无论赵毓承在打什么主意,他是不会让他如愿以偿的。

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个开口阻止敌人会试着玉皇,他看了一眼谢游之,嗤道,“不过一个红顶商人的几句怀疑罢了,值得让你质疑楚家主,值得让你请大师上来吗?迦叶寺是国寺,父皇让大师前来,是为了替九原祈福起伏,而不是让他来断人命理。十弟,你不要本末倒置。”

世家和红顶商人同样是以经商起家,可世家向来金贵,而红顶商人却卑微如蝼蚁,赵毓璜的一句话让谢游之心中难受不已,这也正是他为何想要推翻世家的原因之一。

不知赵毓承是不是看出了谢游之的愤懑不平,罕见的开口说道,“九哥慎言,他是大齐第一的红顶商人,父皇亲封的二品文官!”

这一幕极其滑稽可笑,楚云暖都还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这两个人竟然就吵了起来,不过这足以看出天京皇子间的争斗有多恶劣了。

楚云暖淡定从容挥袖离开,这时候谢游之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究竟干了什么蠢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就被楚云暖给牵着鼻子走了。他在赵毓承面前单膝跪下,说道,“请殿下恕罪。”

烛火下,赵毓承的脸庞明明灭灭,生出七分冷肃之感,这与平日相见的他大相径庭,赵毓承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你厌恶世家女,可你也不看看场合,那楚云暖何其敏锐,你有一分异常她能看在眼里。”

谢游之也知道自己不够沉稳,“殿下,楚云暖是否知道您和宋家——”

赵毓承心里还是有几分侥幸的,“应该没有吧,他最多只能肯定你和宋家有关系。”

谢游之心里头却没有那么乐观了,现在仔细想来楚云暖的行为似乎都极其有深意,又懂得拿捏人心的软弱处,这样的女人难怪能执掌楚家,震慑世家。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南堂世家的女人似乎都格外厉害呢,谢游之一时间不由想到了宴会结束后在巷子里遇到的那个女人。

他记得那么女人好像是世家商会的会长,叫做唐梦瑶吧。当时宴会散了,他急急忙忙的要来见殿下,半路上马车却坏了,好在离的不远,他只能下车步行。然而正当他走在路上的时候,却见一个身穿织锦碧霞散花衣,十二破流仙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的姑娘站在马车上,前头是几个地痞流氓,看样子是马车被人拦住了,她身边一个盘金彩绣棉衣裙小姑娘瑟瑟发抖。

他素来过目不忘,知道那两个姑娘就是唐家的小姐,与他同坐一桌的世家公子跟他提过,唐家有两位小姐,二小姐许了天京的宁王殿下,貌若天仙的大小姐至今无人敢娶。他很好奇,这样一个明眸皓齿的美人,为何还不定亲。那公子的笑容十分怪异,说是有传言这大小姐曾经要宁王定亲,可她看不上人家宁王,死活不愿意,后来要被送进宫里,可她又不知怎的成了太子的枕边人,本来也算不错了。可偏偏太子在九原府的时候遇刺,她为太子挡了一剑,昏迷不醒,等她醒来时太子已经回了天京,她只得在南堂留下。众人都嘲笑她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说唐家这位貌美如花的大小姐太过心高气傲,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说不准只能在唐家看弟弟的脸色过活。再后来,世家联盟商会成立,这大小姐不知怎的就入了楚云暖的眼,成了商会会长。

他谢游之少时被世家女退亲污辱,最是讨厌这种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世家女,而当时他看着那位唐大小姐,保护着妹妹,高高在上俯视着一众流氓地痞,突然觉得她也不是那么的可恶,但却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只是从小巷子走开。

穿过九原的一道一道巷子,他又在一条小巷里遇到了唐梦瑶,依旧是一身华衣,纤尘不染,只是手上还捏着一根染了血的簪子,脚下是是一个捂着脖子死不瞑目的流氓,再然后是一个冷面护卫。他知道,这是唐梦瑶动手杀了那几人,因为他看到她当时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漠凶狠,同时他也看到了她目光里蕴含的恐惧。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谢游之这样想着,然而这个让他觉得有趣的女人在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双臂半搭拢着身上大红的披风,眼角和眉梢都染上妩媚的骄傲,目不斜视。夜风吹起她的衣袂,带着凉分血腥味,三分酒味,还有五分的余香,当时不知为何,他的心竟然奇异的跳了一下,破天荒地的提出送她回去。

他清楚的记得唐梦瑶当时眼珠子里透出的淡漠,不禁让他回想起当年那个女人来,与唐梦瑶一比她简直是东施效颦,可笑得紧。

她说:“谢游之,你先前都能见死不救,现在充什么好人,我不需要。”

原来她是看见了自己的。

“游之,你在想什么?”

赵毓承的声音传进了谢游之的耳朵里,将他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在想世家联盟商会的会长。”

“唐梦瑶?”

赵毓承若有所思,父皇名义上的嫔妃,太子的红颜知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