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宋氏族人,叶良之行/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赵毓璜他们打着什么样的主意,九原府还是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可没有去记住他们两所做的一切,所谓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百姓记住的始终是和他们同甘共苦的几位。

这一天,赵毓璟正在书房里写着一封奏折,楚云暖在他身旁心不在焉的翻着一本小册子,

册子上写的都是宋家的一些事情,南堂排的上名的几大家族,都是是枝繁叶茂,旁系众多,只有楚宋两家是例外,除了嫡系子孙,再无其他旁系。宋老先生一共有三子,长子宋玮,次子宋峰,三子宋朝。宋玮嫡妻韩氏育有大公子宋晔,三公子宋昉,宋峰嫡妻许氏生有二公子宋晗,以及宋家唯一的女儿宋茜雪,宋朝嫡妻卫氏体弱无法生子,便做主替宋朝纳了一房妾室,这小妾也争气,进门后第二年就给宋朝添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宋四公子宋毅,换句话来说宋毅是宋家唯一的庶子。

宋大公子长房长孙,为人正直不阿,可就是学问不如宋昉,是未来家主的不二人选,宋喊此人最爱作画,算的上一位画痴,叶良城要名满天下的书画大比就是由他一手操持的,而宋毅,或许是因为自卑于庶出的身份,为人最是圆滑事故。这人原来一直在宋晔身边帮忙打理家族,而在宋晔被撸了少主之位的一个月前,竟然称病,不愿意再帮忙。而紧接着的九原府的宴会,他竟不顾病体,自请和宋昉一同来参加。

而就在这时候,远在叶良城的宋晔,在处理家族事务上竟然犯了一个天大的失误,将印制好即将送往皇家书院的书籍弄错了,这可是天大的罪过,这些书可是永乐帝预备送往西北羌族的。而此时,在迦叶寺小住一月之久的宋茜雪归来,她挑起大梁,轻轻松松将此事解决。更有意思的事,来送宋家接收书籍的太监,和赵毓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若不是春熙查得仔细,她还真不知道那小太监竟然和赵毓承有如此关系。小太监姓黄,永乐帝身边大太监曹德庆的干儿子,不然如此,这出宫接书的好事也轮不到这么个小太监。

二十年前上氾郡遭遇蝗灾,数万灾民背井离乡,许多灾民流落天京乞讨,可天京城乃天之脚下,不允许这么多灾民入城,当时许多人饿死街头。很多年纪的男孩子不知听谁说,自宫后入宫可以吃饱穿暖,于是不少没有父母看护的孩子走上这条路,可入宫那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当时有多少想走这条路的人,可你没钱贿赂出宫选人太监,哪有资格入宫,正是这个时候,赵毓承从天而降,给了许多自宫的孩子资助,让他们得以入宫,那黄太监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黄太监在认了曹德庆做干爹以后,可谓是春风得意,他感念赵毓承昔年恩德,那可是不遗余力的帮助,赵毓承献了几次宝贝给曹德庆后,曹德庆更是在永乐帝面前多次夸奖他。永乐素来不待见他,可好话听多了以后,也渐渐觉得他孝顺听话,于是也经常去百里贵嫔宫中坐坐。

既然知道接书的太监和赵毓承关系匪浅,那么宋茜雪能轻轻松松解决这件事,就格外让人玩味了。宋晔这人虽说学问不好,可为人实在,一点小事怎么可能解决不了,况且书籍印刷之事一直都是宋毅在管。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不必要撸了宋晔少主的位置,宋老先生还亲自宽慰了孙儿几句,可后来峰回路转,宋老先生也不知怎的,突然就要宋茜雪成为少主。而宋茜雪也真够奇怪的,竟然没有推脱就当了少主,还对从小疼爱自己的大哥步步紧逼。

楚云暖暗自想着上次见到宋茜雪的情形,与第一次见面时的她简直就是千差万别,她当时没有在意,只是听着宋茜雪话里话外要成为世家商会会长的话,由衷劝解。现在回想起宋昉那时的怪异,宋茜雪应当才从迦叶寺回来当了少主的,那么她当时三句不离外祖父的话就值得推敲了,毕竟当时宋老先生应该被她控制了,这哪想个孙女该做的事。楚云暖还清楚的记得前世,宋茜雪十七岁病故,也就是在今年死去,那时宋家上下悲恸不已,宋昉更是亲自写了祭文……

楚云暖有些头痛的扔下册子,她揉着太阳穴,完全想不明白宋茜雪怎么变得这样突然,还有那宋昉,就像根本不在意这个妹妹一样。

赵毓璟搁下笔,走到她身边,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的替她揉着头,撇了一眼散在一旁的册子,看得不太清楚,只看到上面好几个宋字,他劝慰道:“宋家的事情不必着急。”

楚云暖翻身抱着赵毓璟的腰,把脸埋了进去,贪婪的嗅着他身上香味,还是她在嘉陵城醒来时闻到的那个熟悉的味道。这时候,楚云暖终于想起来她为何会觉得赵毓璟身上的香味如此熟悉了,那是她少女时代初学调香时,调出来的第一份香——燕塘南归。当时她调香时,正直情窦初开,赵毓璟身在天京,她满心满眼的希望他赶紧南堂,故此调了这香,后来她把香送给了赵毓璟,原以为他不会用,没想到,赵毓璟一用就是这么多年。赵毓璟从来不是把情情爱爱挂在嘴边的人,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多缠绵入骨的情话,却是用一种细水长流的方式表达着他的在乎。

她想,世界让最动人的情话就是赵毓璟的行动。

“你在写什么?”

赵毓璟拿过桌上晾干墨迹的奏折,示意楚云暖看,完全没有防备她的意思,“九原府官员跟更迭的奏折。”

九原水灾过后,除了赵毓璟,赵毓璜两人也把目光伸到了这一片地方。南堂富饶,九原府灾后重建更是民熙物阜,有楚家米粮、周家黑金、唐家冶铁坊、贺问琉璃园、玉湖里的杏林堂、聚福楼、以及名满天下的锦绣山庄、南唐世家联盟商会第一分会……诸多世家将产业延伸之次,九原府已然成为益阳郡数一数二的州府,此时此刻若不趁机安插人手,那等于错失良机。

望着奏折上赵毓璟用华丽语言描述的人,她问道:“你怎么把这个刘州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你不是很看中他,想要他升任郡首?”

永乐帝为了防止南堂官员被世家拉拢,实行改土归流,三年一换。当然也会为了防止皇子拉拢官员,而不去会去任用一些站在皇子?一方的人。刘州被夸赞得太过,明眼人就能看出来他是赵毓璟的人。如此的话,刘州是不可能成为新的郡首,而老赵毓璟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楚云暖迷惑了。

“郡首的位置可不是我一个人盯着呢。”

这一点楚云暖自然知道,她道:“九皇子和十皇子这段时间挺活跃的。”九原府灾后一月,九王子前后拜访了数位官员,而那位十皇子则更有意思一些,看似在驿管中休息,背地里却乔装打扮拜访了另外一些官员,?当然这些官员都是由谢游之牵线搭桥。

赵毓璟挑了挑眉梢,运筹帷幄我,“九弟和十弟确实拜访过刘州,那刘州早就得了我的消息,对他们两个不假辞色,如此便惹恼了他们。当然在这其中我也安排了人去投靠他们,如此一来,他两在写奏折时定然也会将那刘洲大夸特夸,反而不去夸那两个我送给他们的人。阿暖,你试想一下,三份奏折里有三人同时夸刘洲,父皇会如何想。”

赵毓璟三言两语说的简单,楚云暖却听得出其中他耗费的心血,先不说刘州,就说那两个安排好投靠赵毓璜两人的官员,若不够干净,也定然不会得两人青睐。

“父皇这人疑心最重,这种欲情故纵的手段在他眼里就是小儿科。”?赵毓璟最后做了一个总结。

“你这是反其道而行之。”楚云暖真是佩服到不行,仔细想一下,一个刘州,同时被三位皇子夸赞,那可不是荣耀,从另一方面来说几乎是绝了他再进一步的门路。如此,永乐帝定然会放心此人,因为他不被任何皇子拉拢,郡首之位,非他莫属了。

楚云暖站起来,敛裾一礼,夸赞道:“瑞亲王大才,叫人佩服。”

赵毓璟微微笑了,站起身来还以一礼,“楚家主谬赞,再在下受之有愧。”

话才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却哈哈笑了起来。赵毓璟取了火漆,将奏折封上,百里加急送往天京城,与此同时,赵毓璜两人的奏折也往天京飞奔而去。楚云暖回头看了一眼记载宋家琐事的册子,提笔思索一番,亦是写了一份奏折送往天京。

赵毓璟所料不假,永乐帝在看完三个儿子的奏折以后,朱笔一挥,刘州当下被提为益阳郡郡守,而张衮,因为玩忽职守而下了天牢。消息穿回九原府的时候,楚云暖正在整理行囊。

十二月的南堂冷雨如冰,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楚云暖一张小脸裹在孔雀织羽的大氅里,明眸皓齿,回廊上她看着进进出出的丫头,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宋昉惊慌失措的表情。

宋昉素来不苟言笑,先生昔年还赞他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这是楚云暖第一次看到他有那样惊恐的表情,没错,是惊恐。她当下就仔细询问,这才知道,叶良城来了书信,说是宋老先生已经不行了,要宋昉赶紧回去。宋昉幼年承欢于祖父膝下,一身学问均是祖父亲手所教,祖孙情深,就算他在来九原府之前就知道祖父命不久矣,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仍旧忍不住的慌乱,他立刻就准备启程前往叶良城。

楚云暖思索一番,当下决定和宋昉一同前去叶良城,毕竟宋老先生教导她一场,而宋家之事是该有个了结了。

赵毓璟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他顶着风雨匆匆而来,眉宇间皆是深深的疲惫,楚云暖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管理益阳郡各处官员,争取用最快的时间处理好一切,实在劳累异常。楚云暖一见他,立刻迎了上去,她摸到赵毓璟冰凉的双手后,立刻把手里翡翠雕花的手炉塞到了他手心里。赵毓璟只觉得手心一暖,“你要去叶良城?”

楚云暖先是点头而后摇头,她定定的看着赵毓璟,拿不准到底是要说实话还是欺骗于他,好半天才说道,“我不过顺道去叶良辰看望先生而已。”

赵毓璟眉头紧锁,他同样师承宋老先生,这个消息也是让他心焦,他立刻说道,“我与你一同前去。”

楚云紧紧抿着嘴巴,目光之中有些复杂,“去叶良城只是顺路。”她对上赵毓璟的双眼,“我最终要去的是天京城。”

顿失,赵毓璟勃然变色,“你说什么?”

楚云暖再度重复了一遍,“我要去天京城。”

话才落音就遭到了赵毓璟严重的反驳,“不行,你不能去!”

若是三年前,楚云暖要去天京,那绝对没有问题,可现在不一样,楚家在她手上实力扩大了一倍不止,南堂世家权力全都归到了她一人手中,她去天京等于请君入瓮,父皇绝不会让她离开天京城,更有可能在天京城就杀了他以绝后患。

赵毓璟所担心的一切,楚云暖心知肚明,她说道,“就算我不去天京,陛下也绝不会放过我。可是若我去了天京呢?那就是南堂世家臣服于皇室的诚意,我必须要去,哪怕只是只能保住南堂一时,只要可以减弱陛下对世家的敌意,让世家能够做好准备,也上你,能够做好准备。毓璟哥哥,只要你能——”楚云暖指了指天空,“变成他,就算在永世不得离开天京城,那对南堂世家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楚家的将来,和我日后的自由都捏在了你手里。”

赵毓璟沉默不语,楚云暖一句又一句的劝解,激起了他的好胜心,也激起了他对于楚云暖的心疼,他不只一次后悔,后悔当年做的太过分,让阿暖面对现在进退两难的局面。

无论赵毓璟心中是如何想,楚云暖打定主意去天京,赵毓璟实在不想她深入虎穴,张口还想再劝。这时候天空却呼啦啦飘起雪花来,南堂天气温暖,一般不会下雪,今日这场雪,说起来还是十多年来的第一场,秋桂等几个小丫头哗啦啦的跑到了院子里站着,又蹦又跳,开心的不得了。都说瑞雪兆丰年,看来明年九原府是一个丰收年。

当年在北国时,一年之中大多是是冬日,春天短得像兔子尾巴一样,再玫的雪景她也都看累了。楚云暖伸手接了一团雪花,棉花一样的雪花在手心里融化,凉冰冰一片,这份冷意似乎染上了她的双眼,“我要孟莲死,她化名叶芙蕖,在天京兴风作浪,给我添了多少麻烦,这一次我一定要亲眼看着她死!”

半月后,一行人风尘仆仆终于到了齐鲁郡,自古以来,齐鲁郡都是文人发祥之地,前后出过好几个圣人。行了一天,就到了叶良城,叶良城风景真好,奇花异草,两边房屋也透露着一股朴素秀丽之美,或许是因为名满天下的圣贤书院在这里,叶良城是南堂三郡之中唯一一个没有白丁的城池,城中百姓无论男女老少皆能引经据典的说上几句。

今日叶良城熙熙攘攘,人群络绎,四书街上冠盖如云,仕女王孙,摩肩接踵,远远看去,尽是五颜六色的衣服。

三辆缓缓前行的马车就此堵在街上,楚云暖掀开车帘,外面沸反盈天,各色小摊贩汇聚一堂,招揽着生意,两边茶寮酒肆热闹非凡,依稀可听他们在谈论着今年的书画大比。

“书画大比。”楚云暖轻声重复了一遍。宋老先生病危,宋家子孙怎还有兴趣筹办比赛,难道病危是假,诱宋昉前来是真,难不成宋昉掌握了宋家的什么秘密不成?

楚云暖百思不得其解,却见最前头马车里宋昉的书童下来,小书童在车边轻轻道:“楚家主,前头过不去了,公子让我来请您去前头茶楼小坐一番。”

说是茶楼,临近了却发现并不是,楚云暖抬头望着上面望江楼三个大字,字体洞达跳宕,刚柔相济,收笔之处有正有侧,锋芒毕露,这是宋晗的字。

望江楼,叶良城第一风雅之地,文人墨客切磋比试的地方,亦是每年书画大比举办的地方,文人均已入望江楼评选书画为荣。牌匾下挂着一幅画,太高太远叫人看不清楚,只能分辨出上面飘飘而起的祥云。

“你可听过海上名都,逐鹿之城。秦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便是赫赫有名的逐鹿图。”宋昉缓步而来,衣袂飘飘,可见风骨傲然,楚云扬亦步亦趋,将宋昉姿态模样学了个七成似,他端着小脸,努力做出宋昉那波澜不惊,运筹帷幄的姿态。

“先秦古迹,逐鹿图?”楚云暖又看了一眼,大秦建国后,焚书坑儒,天下典籍尽毁,而大汉建国之初,火烧阿房,先秦之物皆付之一炬,这逐鹿之图,价值连城。

赵毓璟站在楼下,鹿喻帝位,逐鹿图若不是先秦时候传下来的……

宋昉看了一眼赵毓璟,摇头道,“真迹再陛下手里,这一副是二哥临摹的。”

楚云扬双眼亮晶晶,十分崇拜地望着以假乱真的画,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如此厉害。

难怪呢,父皇如此刚愎之人会同意宋家挂这副画,原来真迹在他手中。赵毓璟眉梢一挑,与楚云暖一起走进了望江楼,宽大的袖摆下两人双手紧握,在楼中走走停停。

望江楼占地极广,有三层,一楼亭台水榭,小桥流水,翠竹林立,雅致宜人,一幅幅字画就挂在其中,或是松柏凌立,或是怪石嶙峋,菊花高洁,梅花傲雪,各种画作,叫人眼花缭乱。最让楚云暖欣赏的还是那一副双鲤戏水图,那锦鲤活灵活现,鱼尾款摆,几乎能够以假乱真。

而赵毓璟却在一副层峦叠翠山川图下停下脚步,山下一间小屋炊烟袅袅,田边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人们辛苦耕耘。

楚云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脑子里想到的却是九原府看到百姓田间劳作之景,“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毕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饁彼南亩,田畯至喜!”

不自觉的她竟然将诗经中的七月吟唱而出,她声音低缓,如钟磬似帛裂,悠远绵长,“少年时我熟读诗经,不过是为了应付先生而已,如今才真的明白诗里意义。这种男耕女织,儿女绕膝的生活,简直就是梦里的场景。”

她是这样说的,却只是感慨而已。

赵毓璟陡然回过神来,轻轻揽住她,低缓的声音在她耳边流淌着,“若是有机会,我们寻一个小山村买一幢小房子,院子里种一棵桃花树,春天看桃花满院,酿上些桃花酒……我种田,你织布,其乐融融。”

楚云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褪去了包袱的她变得鲜活美丽,就像一只花间飞舞的蝴蝶,顾盼间灼灼其华,“毓璟哥哥你会种田么,你分得清黍和栗么?”

一连两个疑问也叫赵毓璟傻了眼,说句实话,他的确不知道黍和栗到底有什么区别。赵毓璟难得?尴尬的咳嗽一声,楚云暖却紧紧握住他的双手,“不过毓璟哥哥,我也不会织布呢。只要有你在,哪里都好……你,还是快些和霍清华退亲吧。”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格外小声,赵毓璟自己都没有听到。楚云暖紧紧握住他的手,笑靥如花,左侧额头上金粉游鱼花钿,惊鹄髻侧一串金色金色流苏垂下,艳丽中透露出几分俏皮。“这一次,终于不是你独自一人去天京,而我却在南堂等待了。”

她这样说,只口不提刚才说的话,因为她心中也知道,那一场在她看来有些滑稽的婚约,是维系赵毓璟和平南王府的桥梁,楚家有财,平南王有权,如此才能让他在夺嫡之争中脱颖而出。

四周清风缓缓,喧嚣的人声似乎离两人越来越远,隐约间楚云暖似乎听到楼上宋昉冷着嗓音道:“他是我的弟子。”

两人对视一眼,赶忙往二楼而去。不同于一楼清新雅致的陈设,二楼显然奢靡了一些,青蓝色的翠锦悬挂为饰,流光飞舞,尾梢挂上了铃铛,一个个铃铛似三月杏花,玲珑可爱,叮铃铃的清脆悦耳。宋昉就站在翠锦下头,面色清冷的对着面前那人,“云扬,还不快叫人。”

楚云扬绷着脸,异常严肃,他拱手弯腰:“云扬见过二师公。”

对面那人不闪不避,受了这一礼,嘴巴却是说道:“我可没有你这个师侄!子明,楚云暖是什么人,你竟然连她的弟弟都敢收!”

楚云暖到楼上时,恰好听到这一句话。

宋昉站得笔直,“二叔,慎言!”他一边说,一边安抚了愤怒的云扬,“二叔若不认云扬这个师侄,方才就不该受他的礼,你受礼却不认,岂是君子所为。还是二叔你看他来自楚家,想占他这个便宜。二叔,你莫要忘了,按身份来说,因当时以给云扬行礼。”

二叔两字一下就让楚云暖判断那人的身份,宋家二爷宋峰,宋茜雪的父亲。楚云暖屹然不动,想看宋峰到底能翻出什么花样。

心思被戳穿,宋峰面色涨得通红,他跟着脖子,强词夺理,“宋子明,你不要目无尊长!我有说错什么,这楚云扬是她的弟弟,你不看看那楚云暖在宋家学习这么多年,学到了什么,最后还不是传出了胸无点墨的名声,现在更好,全南堂谁不知道她阴狠毒辣,将四大世家闹了个天翻地覆!宋家压根儿就不承认她在宋家学习过,她就是一个白眼狼,受业于宋家居然还敢欺负茜雪,茜雪要替她打理商会那是她的荣幸,她竟然还让茜雪哭着回来!宋昉,你有没有点良心,竟敢不管你妹妹!”

宋昉沉默着听宋峰说完,毫不放在心上,还温言温语的问了一句,“二叔说完了?”

宋峰顿时眉间抽搐,怒气升腾。

宋昉端正而立,眉宇清清,“二叔说完了就请让让,我还要去楼上寻二哥。对了,二叔若是如此有良心,怎的不告诉二哥,祖父病重。”

宋峰勃然变色,他左看右看,只见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当下厉声喝斥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父亲好得很!宋子明,你在九原府这些时日,好的没学到,反倒是学会了那楚云暖油嘴滑舌指鹿为马的阴狠的本事。我若是见到那楚云,定是要问问,她到底——”

话没说完,就听到一个清丽的女声传来,“问本家主什么。”

楚云暖款款而来,滚着金边云纹的腰封,勾勒出她纤细柔韧的腰肢,豆青色的外袍似翻滚的碧浪,宋昉略略拱手,退了几步。楚云暖站到宋峰跟前,与他面对面而立,又问了一遍,“你要问本家主什么?”

宋峰哑口无言,他对上楚云暖漆黑如墨的眼睛,一种沉重的窒息感涌上心头,仿佛是要被里头的黑暗幽深给吞噬进去,他浑身冷汗,好半天才说道,“嘉陵楚云暖?”

楚云暖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不是呢。”

宋峰松了一口气,然而这口气只舒到一半,楚云暖暖又说道,“楚家大宅已迁往乌蒙城,在下乌蒙楚云暖。”

赵毓璟面上笑意难掩,目光在宋峰脸上一扫,不屑冷哼,宋家百年美名也是断送在这蛀虫手中了。

宋峰面色如涛涛江水,高低起伏,变了又变,楚云暖气势太盛,不禁让宋峰垂下了高傲的头颅,宋昉面上满是嗤笑。这时,楚云暖又道:“你说宋家不承认我曾经来求学。”

宋峰有口难言,他本意不过为难宋昉,不让他回到家中,哪里知道楚云暖这煞神竟然会在这,楚云暖暖少时在宋家求学时,那可是小霸王一个,宋家从上到下谁人不怕她。七八年过去了,她不再是当年锋芒毕露的小霸王,收敛了所有情绪的她格外深不可测,教人望而生畏。

宋峰到嘴边的是字怎么也说不出来,楚云暖见他如此窝囊畏惧的模样,嗤笑起来,“宋峰,你还是和当年一样欺软怕硬,仗着自己辈分、高身份重,老是欺压小辈。真不懂你这种人,怎么会有宋晗那样风光霁月的儿子。”

宋晗向来是他的骄傲,听楚云暖提到儿子之时,他面上难掩骄傲之色。

而此时此刻,他们提到的宋晗正从三楼下来,宋晗的确担得起霁月清风四个字,他一身绿衣,如同《诗经》卫风中描写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君子。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

宋晗一眼就认出了赵毓璟的,要出南堂,一定得经过叶良城,赵毓璟常年在天京与南堂之间往来,宋晗自然十分熟悉他的。他朗声笑着而来,“瑞亲王怎么来了?往年书画大比,我怎么拜托你也不建议停留一日。”

赵毓璟瞥了他一眼,并不答话。宋晗顺着他的目光转头,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女子纤细的背影,而后才是三弟,见到宋昉回来他十分高兴,“三弟,你可算回来了。你回来的可真巧,今天正好是书画大比的决赛,往年请你来当评委,你都不愿意,你今天都来了,可不能再走人了,一定要帮我好好看看!”

宋昉见到他,叫了一声二哥,而后拍拍云扬的肩膀,“云扬,还不赶快叫人。”

楚云扬躬身道,“云扬见过二师叔。”

宋晗奇异的看着这个少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宋昉的弟子的,他面上难掩惊讶,“三弟你竟然收了弟子,什么时候的事。”他一边说一边让云扬起来,摸索着要从身上找礼物给他,然而找了好半天却只有手上一幅画拿得出手,这副岁寒三友是他最喜欢的一幅画,可这又是他第一次见到师侄。宋晗思索在三,还是忍痛割爱,肉疼的把画递到楚云扬面前,“师侄,这是二师叔给你的礼物。”

楚云扬道了谢,笑眯眯的接过来,捧在手心里。

宋晗格外不舍的看了画一眼,叫楚云扬如此珍而重之,心中的不舍也淡了少许,他强自把目光收回来。楚云暖却在这个时候回了头,宋晗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此人格外眼熟,可他想了半天却想不到何时见过这人,询问似的看着宋昉,宋昉老神在的拢袖而立,目光往赵毓璟身上而去,电光火石间,宋含突然反应过她是谁来,“楚云暖,小师妹!”

楚云暖含笑点头,“师兄。”

宋含是画痴,除了画以外最喜欢的便是楚云暖了。当年在叶良城,他爱画如命,许多弟子不愿意和他玩耍,只有楚云暖于他兴趣相投。而后来,在他的影响之下,琴棋书皆一般的楚云暖画的一手好画,令人叫绝。宋晗最珍惜的一副春日夜宴图,就是楚云暖和他一起所画。

多年不见楚云暖,宋晗面上满满的愉悦,“你什么时候来的,是不是也来看画比的?云暖,你真是的,这么多年不来看看我!我就说嘛,今天出门时喜鹊怎么叫个不停,母亲说是有贵客到,还真是。不行,今天比赛你一定要来给我做评委,有你、瑞亲王和三弟在,今年画比肯定有看头!”

许是看到楚云暖太过激动,宋含一直说个不停,几乎把宋峰给忘记了,宋峰黑着脸,“宋晗!”

宋含这时才看到父亲,有些不情愿的上前,拱手,“父亲。”

宋晗格外不喜欢这个父亲,从小让他和大哥比,比过大哥以后又和三弟比,三弟才思敏捷,他那里比得过,更何况,他不爱诗书,就只爱画画而已。

宋峰面色漆黑如墨,喝斥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我还以为你眼里只有一个楚云暖。”

这话说的过分了一些,赵毓璟看宋峰的眼神就格外不善了,更不要说楚云扬恶狠狠的模样。其实,在这话刚说出来的时候,宋峰自己就后悔了,可只要一想到,刚才他被楚云暖一个小辈压的抬不起头,他就异常恼怒。

宋含生气道,“父亲,你在胡说什么!”

宋峰怒道,“哼,我说错了吗?我站在这里许久,你都不跟我请安问好,你的礼仪呢,学到狗肚子去了!”

宋晗格外不理解,父亲为何如此生气,而宋峰却因为宋涵在场,觉得楚云暖不敢对他怎样,大言不惭地指责道,“宋少黎,你是忘了你妹妹是怎么哭着从九原府回来的吗?你竟然还对她以礼相待,我真是白养你这个儿子了。”

宋晗,字少黎,号雪霁居士。

宋茜雪的事情,宋涵自然是略有耳闻的,可那都是茜雪的片面之言而已。以他对楚云暖的了解,云暖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她最多是不答应茜雪担任商会会长而已,绝不可能羞辱茜雪。他张口劝道,“父亲,小师妹是客人,这件事我们日后再说,再写我相信小师妹的为人。”

宋峰浑身气得发抖,宋晗却请了楚云暖等人去三楼观画。三楼是宋涵私人地方,饶是父亲宋峰也不能随便进入。宋峰对着宋晗背影怒目而视:“宋少黎,你这是大不孝!”

宋峰这一声格外洪亮,叫楼上楼下看画的人纷纷围了过来,想看看这宋二公子雪霁居士到底为何不孝,竟然将他父亲都惹怒了。

宋峰这是故意为之,特意要以舆论逼迫宋晗。宋晗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这不过是小事一桩,他竟然把大不孝的罪名压到自己头上。父亲难道不知,宋家人最是爱惜羽翼,今日他宋晗不孝忤逆父亲的名声一传出,日后这书画大赛他还有何脸面举办下去。楚云暖冷眼望着宋峰,上前将宋晗挡在身后,拦住所有人好奇得目光,朗声道,“宋峰,你才是不孝,二公子不过是询问你,为何隐瞒宋老先生病重的事情,你竟然说他不孝,宋老先生病危,你生为人子,不在病榻前伺候不说,更是隐瞒先生病情,你这才是天大的不孝!”

宋先生病重了,这个消息像龙卷风一样席卷了半个叶良城,宋先生文采斐然叫人佩服,他的弟子个个都是当世大儒,更有许多人入朝为官,在朝堂上占据一席之地。可以说,宋老先生就是宋家的门楣,楚云暖十分理解,他们为何要隐瞒宋老先生病重的事实,宋茜雪这是要借老先生的声望,圣贤书院的名声,操控天下文人墨客。

可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有她楚云暖在,她绝不允许任何人濡沫了先生之名,毁了宋家百年清誉,更何况圣贤书院的归属,她早在一月前上,赵毓璟上奏折时一同上奏了永乐帝。最多半年,圣贤书院就会迁往天京,更名为太学。

这个消息是宋峰拼命想隐瞒的,突然被楚云暖张口说出来,他几乎目眦欲裂,面对众人诘问,他有些招架不住,连连说着这是楚云暖在危言耸听,父亲身体硬朗,什么事也没有。然而这样的解释格外苍白无力,没有人相信,尤其是在楚云暖表明身份以后,叶良城许多人知道楚云暖曾授业于宋老先生,故而她口中所说为见先生最后一面而来,众人也是相信的。

顿时,局面一边倒,责骂宋峰的人不在少数。宋峰只觉得面上羞愧,有些没有脸面回去面对茜雪,茜雪是他最疼爱的孩子,打小就身体不好,如若她知道自己没有完成她交代的事指不定如何生气。只要一想到宝贝女儿会生气,宋峰焦急得不行,他匆匆离去,却没有看见宋晗面上的震惊。

宋晗怔怔地望宋昉,嘴角颤抖,“三弟,刚才云暖说的可是真的。”

宋昉知道这一条迟早会到了,何况他来望江楼也正是为了告诉他这件事。宋昉点头,“我在去九原之前,祖父身体已经被掏空了,这段时日,不过是苟延残喘。”

刹那间,宋晗只觉得天旋地转,他连书画大比都没来及安排,就急急忙忙的往圣贤书院的方向而去。楚云暖留下秋芷秋桂两人,和宋放的书童一同料理书画大比的后事,几人坐上马车,急急忙忙追随宋晗脚步而去。

------题外话------

前面十皇子的名字赵毓承,和太子赵毓宸的名字同音了,我原先没注意,现在把十皇子的名字改成了赵毓泓,如果看的时候发现哪里没有改过来,记得提醒我,谢谢。接下来,每天都更,每天至少七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