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不孝不悌,逐出家门/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结果是她早就预料到的,然而当临近的时候她心里却像破了一个大窟窿一样,冷风呼呼呼地往里灌。圣贤书院里丧钟敲响,一下一下悠远绵长,她跪在冰冷的土地上,心中一片荒芜,刚才还想哭的,可这个时候她眼眶里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楚云暖神色漠然的听着宋家人的哭声,听着圣贤书院中万千学子的哭声,心中陡然掀不起一丝风浪。

赵毓璟从身后而来,温暖的大氅披到她肩上,半蹲下身体,握住她冰冷的双手,“阿暖你别急……这不关你的事,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楚云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神情有些变化,她沮丧的低着眼睛,望着地上的泥土,喃喃细语,“和我没有关系吗?不,是我放任了这一切,如果我早来一些,或者是阻止宋茜如丧心病狂的行为,一切都有还有的救,先生还有的救……”

她这是在专牛角尖了,赵毓璟仔细询问过事情的前因后果,或许这件事情跟阿暖有着关系,可最重要的原因还在宋家。他问过宋昉,当日他遵从父命去九原府的时候,宋老先生已经就中毒颇深,就算有名医调理,最多也只能活个一年半载。就算阿暖提前来了叶良城,带来了楚家珍贵的药材,宋老先生最多再活三年,却依旧会撒手人寰。到时候让他活着,看着宋家子孙凋零,对他来说又是多么大的打击,还不如就此,以他性命换宋家未来子孙昌隆。然而这些话赵毓璟此时不会说,因为他知道,楚云暖也不会听,现在她满心满眼的认为,宋老先生之死她难辞其咎。?

赵毓璟拉着楚云暖来到院子里,宋晗是最先看到两人的,他见楚云暖面色惨白,劝慰的话说不出口,只是略略让了一步,好叫楚云暖能最后望一眼祖父遗容。

楚云扬进门后就默不作声的来到宋昉背后,衣摆一撩,也跪了下去。

自从辛毅来了之后,日日为宋老先生调理,争取让老先生身体能够舒爽一些,前日她还来看过先生,当日先生面色虽不好,可勉强带上了几分红润自然。而此时她竟看到了些什么,老先生面色青中泛紫,裸露的领口间可见脖颈上一道青紫色的掐痕,这分明就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顿时,楚云暖目眦欲裂,厉声喝问,“这是怎么回事!”

宋家几人没有言语,宋毅却在此时跳出来,“这是我宋家之事,你一个外人掺和什么,还不快滚!,”

楚云暖恶狠狠的看着他,宋毅不禁后提一步,随后她的目光越过一个个宋家人,落到了跪在最后的宋茜如身上,宋茜如目光之中含着惊恐,楚云暖一字一顿问道,“我再问一遍,先生脖子上的掐痕是怎么回事!”

这下子哭声更大了,仿佛是在为老先生叫屈一般。最后还是宋昉起身,要楚云暖稍后再说,当务之急是先替祖父整理好仪容。楚云暖抿着嘴巴后退一步让开,立刻有人端着热水衣服等上来替先生整理仪容,楚云暖站在门口寸步不离,一双眼睛像浸了寒冰一般,目光所到之处,没有人敢和她对视。

过了好久,宋先生遗容皆整理好,鹤纹直裾是先生往日最爱的,头上一顶鸦青色儒冠,如若不是面色青黑,楚云暖定然还以为先生是睡去了。

宋玮从里面出来请楚云暖移步书房,楚云暖看了一眼宋玮,他目中含着悲伤却坚定无比,楚云暖一顿,跟着宋玮去了书房。

书房之中,除了宋毅之外宋家所有的男儿都在场,楚云暖没有喧宾夺主,顺势寻了一个偏座坐下,赵毓璟也没有什么高高在上的想法,也在楚云暖旁边坐下。

楚云暖道,“我要听实话。”

宋玮并没有主动说起父亲的死因,而是斟酌再三之后,问了楚云暖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楚家主可知宋家的秘密?”

宋玮这语句楚家主,便是要公事公办的意思了,楚云暖神色一肃,与赵毓璟对视一眼,“你还是直说吧。”

缠枝纹的纱幔阴影覆盖下,宋玮脸上显现出一种阴黑的青色,宋家几人隐秘面相觑,很显然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只有宋昉,神态自若,“宋家的秘密就在逐鹿图中。”

宋晗一怔,逐鹿图他知道,望江楼上挂着那一副还是他临摹的,真迹已经送到了永乐帝手中。可如若这是宋家的秘密,那如何会画送过去,宋晗所想的正是楚云暖所思,她垂眸把玩着手上的茶杯,“我对宋家的秘密不感兴趣,我想知道老先生是如何死的。”

宋玮在这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父亲之死,就和这个秘密有关。”

楚云暖神色一动,赵毓璟洗耳恭听。

宋玮苦笑一声,慢慢站起来,从书架最里头拿下一卷图纸,他迟迟没有开口,似乎是在思量着怎么用词,好半天才不紧不慢地说起了宋佳的历史,“宋氏一族在舜华公主受封南堂王之前,其实和你们楚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是先秦遗民,在迁徙至南堂的途中无意间得到了关于逐鹿图的秘密。当年秦王扫六合,一统六国,手下曾有一支精兵强将,这支精兵在始皇陛去世的时候,就没了踪迹。传说这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就藏在传说中的海上名都,逐鹿之城中,而这副逐鹿图,就是通往哪里的地图。无数人想得到这份地图,寻找那一支精锐之兵,开疆裂土,普称王称霸。宋家只能不停迁徙,后来更是改了姓氏隐姓埋名,宋氏族人有当年的两千人变到现在不足百人,是舜华公主救了我们,将我们归入楚家,更是承诺在一百年之后还宋家自由。”

楚云暖对宋玮说的一个字都不感兴趣,就是赵毓璟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先秦之时所用兵器乃青铜,而现在用的都是铁器,青铜质软哪能跟铁器相比?而那一支军队又如何比得过现在的训练有素的平南军。

在坐的宋家人都是惊讶万分的,他们只知道宋家和楚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万万没有想到事实真相,竟然是如此。

宋玮说着,将图纸递了过去,楚云暖没有接,反而身体向后一靠,寻了个舒适的位置,“起来大秦亡国五百多年,就算真的有这么一支军队,早就在岁月侵蚀里衰败了。我若是你,就少了这份图纸献给陛下,以绝他人窥探之心。”

宋玮苦笑连连,哪里没有想过这种办法,可图纸陛下是收了,却也依旧将宋家当做挡箭牌,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多人觊觎宋家。而那十皇子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把主意打到南堂世家身上,想必是陛下心中认为那一分图纸是是假的。

楚云暖看宋玮神色,惊道,“你不是真送过吧。”

这一次,宋玮没有回答,说话的人是赵毓璟,“一年前,父皇派御林军统帅,领一千御林军离开天京城,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是在半年后这群人才回来,回来的人不足二十,当日,父皇震怒。?”

顿时楚云暖的脑子转得飞快,插手南堂世家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那赵毓泓再如何出色也不可能在短短一月之间轻易将宋茜雪李代桃僵而不被人发现,要知道这样的条件必须有人长年累月的观察宋茜雪一举一动,而后再让人模仿。且不说宋家上下水泄不通,就说宋茜雪向来足不出户,能观察的行为的只能是宋家自己人。这么一大盘棋局,绝不是赵毓泓一人就可以做到的,那么到底是陛下受益,还是……楚云暖顿时想到了一个人,只有她,熟知历史,熟悉南堂,才会如此神出鬼没,手段阴狠。

宋玮不知楚云暖心中的弯弯绕绕,只是说道,“这图纸是我几天前连夜画出来的,我想请你将它交到陛下手中,就说是祖父死前拼了性命留下的。”

“先生当日跟你说的就是此事?”

宋玮点头,“是。”

既然是宋老先生的意思,楚云暖也没有在做推辞,她展开图纸看了一眼,图上墨迹正新,还有好些地方笔墨故意不连贯起来,看上去的确像那么一回事。楚云暖这才明白,原来宋玮前几天足不出户就是为了这份图纸,先生为了宋家也是殚精竭虑,这份图纸交到陛下手中,无论真假那都是死无对证,到时候,只要宋家一口咬定图纸只有先生才知道,那么陛下就不会揪着不放,宋家可安,

“好,这忙我帮。”楚云暖并不想辜负先生一番心意,她折好图纸放在手边,“那你们现在可以告诉我,先生是如何去的?”

这个问题一时叫宋家上下沉默不语,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情乃是家丑,他们实在是不想说。可楚云暖又如此刨根问底,教他们实在是有口难言啊!

这时宋峰说道,“楚家主这是宋家私事,你追根究底的,恐怕不好吧。”

私事?楚云暖冷笑一声,“你这是在说我多管闲事,既然如此,你宋家人的生死对我来说那也是闲事,我也就不必管了!”

宋峰顿时说不出话来,要是前几天,楚云暖说出这话他肯定立马就叫她滚,可那时是他以为执掌宋家的是真的宋茜雪,他的女儿。但昨天,夫人告诉他,那个女人她不是宋茜雪!如果她不是女儿,那么她做的那些事情就是把他们放在火上烤。想到这里,宋峰面色变了又变,格外难看。

最后还是宋晔站了起来,“二叔,这件事有什么说不得的,那女人根本就不是茜雪,你还顾忌她什么!”

宋峰心里的顾及一下子被人说出来,他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话是这样说,可他的宝贝女儿还在那人手里,不知生死,他实在是担心呀,不敢轻举妄动,他真是后悔前些日子帮着那女人掌控宋家。

宋晔怒容满面,他是长房长孙,有些话他说最合适。“二叔你不说我来说,楚家主,祖父是被那个假的宋茜如给活活掐死的!”

楚云暖顿时捏紧了扶手,手背上青筋迸出,骨节泛白,可见她心中愤怒如何。

“昨夜宋毅使了调虎离山之计,将我们调走,而他自己和那个女人偷偷跑去祖父房间,那女人逼迫祖父说出宋家的秘密,祖父不肯说,她就掐住中祖父的脖子逼问。祖父早就被毒素掏空了身体,哪里是那假宋茜雪的对手,就这样被她掐死了。偏偏那宋毅竟然还在一旁看着,临了了还帮她遮掩,若不是昨夜三弟突然反应过来,到了这里,祖父的遗体毁尸灭迹。”

如此大不孝,宋朝顿时捂住胸口,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他是幼子,自小又身体不好,素来及得父亲宠爱。今日突闻父亲死讯,对他来说打击不小,故此她一直没有说话,突然听到如此消息,他脑子里空白一片。可他的身体反应比脑袋更快,立刻站了起来,“你说的可是真的?!”

宋晔站在那里,身姿挺拔如同翠竹,“三叔这种事情我还敢胡说不成。”

宋朝顿时瘫坐在椅子上,他知道宋毅素来和宋茜雪关系好,可没想到他竟然会帮助宋庆雪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宋朝泪流满面捶足顿胸,大喊着不孝子不孝子,他一边喊着一边扑通一下跪到了宋玮身前,“大哥是我教子无方,那逆子我定是将他打死给祖父赔罪。”

宋朝和发妻多年无子,两人是将宋毅当做嫡亲儿子养大,哪知小白眼狼和他那母亲一样,竟做出如此丢人现眼之事。宋朝是不喜欢这个儿子的,只要一想到这儿子,他就能想到他生母当年是如何红杏出墙,要不是妻子心善,又膝下无子,他哪里能替别人白白养儿子,当初宋毅丢出宋家,偏偏他还不懂得感恩,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多年以来积压的愤怒和憋屈一下子倾巢而出,宋朝只觉得胸口格外闷,喘不上气。宋晗是第一个发现不妥的,他慌忙从三叔腰间取出药丸,喂他服下。

楚云暖愤怒得浑身微微颤抖起来,赵毓璟连忙将手压在她背上,低呼道,“阿暖……”

楚云暖闭上眼睛,宁愿先生中毒而死,好歹那也能骗自己先生是寿终正寝,可她绝不能接受先生是被人活活掐死的!楚云暖豁然睁开眼睛,一双眼睛冰冷而又深邃,“这本来是你宋家的事情,我的确是不该参与,可这次我却不得不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所谓的疼爱,那宋茜雪胆子又会何会这么大!这件事,你们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楚云暖实在是太了解宋家这群人了,优柔寡断,如说她今天不逼一下,等她离开,那宋茜如就能再次兴风作浪,还会说出自己的身份,当时候,宋家这群酸儒,在听了宋茜如声泪俱下的辩解后,很大可能会体谅她昔年艰辛,从而原谅她做的错事,这怎么可以?一个杀了祖父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冠以宋姓。楚云暖打定主意,绝不能让任何人,他就是宋茜如,当年宋家双姝之一。

宋峰还有一些犹豫,“可茜雪怎么办?”

楚云暖毫不留情的说道,“你难道真还希望她把宋茜雪给你送回来,你在白日做梦吧,她和她背后的主子既然抓了宋茜雪,怎么可能轻易松口告诉你们,宋茜雪在哪里。”

的确如此,他们下了这么大一盘棋,怎么可能轻易将宋茜雪的下落告诉他们,如若他们贸然逼问,说不准还会惹怒了对方,将茜雪给杀了。这个险他们绝对不能冒险,可如若不能从假宋茜雪口中知道妹妹的下落,他们又该从何处寻找?

几人面面相觑,楚云暖将一切看在眼中,“我过几天要去迦叶寺一趟,我可以替你们去找找宋茜雪的下落。”

几人一喜,楚家消息是最灵通不过,如若楚云暖愿意帮忙,那可真是太好了。

宋昉却问道,“你想如何?”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楚云暖一字一顿,“第一,我要你们将那女人交给我处理,第二,开祠堂将宋毅以不孝逐出家门!”

第一件还好办,可这第二件事情就难办了,毕竟宋毅可是宋朝唯一的儿子。宋晔有些为难,“楚家主,第二件事,可否——”

“我同意将宋毅逐出家门!”宋朝缓过气来,他许久之前就看宋毅不顺眼了,现在能将他逐出家门,他求之不得。

“三叔——”宋晔顿时急了。

宋朝示意宋晔不必多言,“这等不顺父母,不孝长辈的孽畜没有资格姓宋。三叔就是日后没有儿子养老送终,难不成你们兄弟几个还能坐视不理?大哥,我求你开祠堂,把那宋毅逐出家门!”

将一人逐出家门,却是比死还难受,这是对宋毅最大的惩罚,有一件事楚云暖心知肚明,宋毅背后有人,他就是宋家那一只内鬼。?

宋毅逐出家门的那一天,正好是楚云暖派人抓了宋茜如的那一日,楚云暖是外人不能进祠堂,她只是在祠堂门口转了一圈,肯定宋毅被逐出家门后就回到了院子里。

冬日里寒风瑟瑟,宋茜如只穿了一身单衣,在院子里瑟瑟发抖,她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被戳穿了,面上傲然一片,“楚云暖你又发什么疯,祖父尸骨未寒你竟然就将他的孙女绑来,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他的学生。”

宋茜如这一番话教楚云暖啼笑皆非,她脸皮可真厚,亲手掐死自己祖父,还敢在这跟她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对于这种小人,楚云暖根本就没有兴趣和她废话,她招了招手,夏妆拿了一圈麻绳上来,毫不怜香惜玉的拴在宋茜如的脖子上,另一头穿过院子里一棵光秃秃的槐树,尾端捏在一个暗卫手中。

楚云暖无视宋茜如喷火的双目,惬意的喝着热茶,说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果答错了——”楚云暖暖温柔地笑了笑,笑容里一片冷酷,“你就尝一尝上吊的滋味。”

宋茜如再蠢也知道她想做什么,她勃然变色,伸手解着绳子,夏妆的结是特意打的,一般人根本解不开,好半天徒劳无功的宋茜如顿时破口大骂,“楚云暖你这个疯子,你想做什么,宋晔不会放过你。”

楚云暖抬手往下一压,暗卫立刻拉紧绳子,宋茜如立刻被吊了起来,她完全没有想到楚云暖竟然来真的,脖子上勒得很紧,让她疼的都快呼吸不上来,她双手紧紧扣着绳子,妄图使它松一些,双脚噼里啪啦地在半空里蹬着。大约过了五个呼吸间,在宋茜如快要窒息的时候,暗卫将人放了下来。

“怎样,还敢不敢再骂了。”

先前的滋味太恐怖,宋茜如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连连摇头,声音带着沙哑,“你到底想做什么?”

楚云暖没有回答她,反而竖起一根手指道,“第一个问题,你背后的人是谁?”

宋茜如双目圆睁,面上又惊又怕,最后咬牙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背后的人,我从小就在宋家长大背后没有人。”

楚云暖极其惋惜的摇了摇头,“你真不乖。”

话落,绳子突然间然又拉紧了,宋茜如再次被吊到半空,这一次的时间比上次整整长了三个个呼吸,宋茜如只觉得自己离鬼门关很经了,她被放下来的时候,面带惊恐的看着楚玉暖,如同看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她瘫软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往外爬。

楚云暖仿佛看不见她的狼狈,在这时到第二个问题,“宋倩如,是不是十皇子让你来杀宋老先生的?”

宋茜如往后爬的动作顿时一顿,似乎很惊讶楚云暖竟然知道知道她是宋茜如,她哆嗦着嘴巴,“你怎么会知道我是宋茜如?”

见她还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楚云暖再次挥手,宋茜如的身体像是垃圾一样被吊在半空,好久好久没有放下,她蹬着双脚徒劳,双目圆睁,本以为楚云暖很快就会放她下来,可是没有。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她脑子里轰鸣一片,最后徒劳的伸着双手,告诉楚云暖她说,她什么都说。

早这么乖巧不就是了,何必受这么多罪。楚云暖喝了半盏茶,低头望着趴跪在地上的人,“说吧。”

宋茜如喘息了好半天,依旧没有从死亡的阴影里缓过来,脖子被勒,她声音不复先前悦耳,有些沙哑刺耳,“你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那你说一些我不清楚的。”

宋茜如抬头望着她,一笑,“你至少该让我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宋茜如的。”

楚云暖看着她,眼神里有一丝丝可怜,她轻轻扶起宋茜如,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楚云暖如此模样叫宋茜如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可没忘记楚云暖方才是怎么折腾她的。

“是赵毓泓告诉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