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晴天霹雳,真相揪心/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这人最是擅长把握人心,她知道她这样说,宋茜如就算不信,也会对赵毓泓生出几分怀疑之心,只要宋茜如有这种念头,她就能离间两人的关系,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果不其然,宋茜如眼神有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便镇定下来,她跪坐在地上,“你想骗我,没门!殿下不可能这样对我。”

这句话就是肯定她背后的人,是赵毓泓无疑了,楚云暖心里虽说是有了决断,但还是想听到宋茜如自己说出来,这下子得到肯定答案,她双眼眯了起来,这赵毓泓够神通广大的。

话一说出来的时候,宋茜如自己就后悔,她这简直就是不打自招,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告诉楚云暖了。

一时间宋茜如面上的神色变了又变,楚云暖见她这个样子却是笑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赵毓泓告诉我……”她伸手摸了摸宋茜如光滑的脸蛋,“单看你这一张跟宋茜雪毫无二致、又没有易容痕迹的脸,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是宋茜如。”

宋茜如立刻呆若木鸡,的确是这样,宋家人早就当她死了,只有殿下知道,她也是宋家女儿,可是明明是殿下要他来宋家潜伏的,又如何会将她出卖给楚云暖。宋茜如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头乱糟糟的,可很显然已经信了七八分。

楚云暖知道,这宋茜如既然能被赵毓泓选中作为放入宋家的棋子,不单单是靠这张脸,定然是有过人之处。估计赵毓泓告诉过她,她是被宋家抛弃的,故此,宋茜如前来宋家,一半是为了报复,另一半估计是因为赵毓泓诱惑了她。宋茜如跟赵毓泓青梅竹马,一个女人能为另一个男人做到这种地步,那么对她来说最大的诱惑,无非是赵毓泓愿意娶她。依照赵毓泓的心机,他的正妃定然是对他有帮助的人,宋茜如这样的尴尬的身份,还真是不知道是以侧妃之位还是其他了。

想到这里楚云暖的声音温柔起来,“宋茜如你今年不过十五岁,风华正茂,又是宋家之女,做一个皇子妃的确绰绰有余。可你怎的就如此想不通呢,竟然会生出取代宋茜雪,毒杀宋老先生的想法!我若是你,就应该以自己身份堂堂正正的回到宋家,相信宋家会因为对你的愧疚,对你千恩万宠,这不比你用别人的身份战战兢兢地伪装着强。”

宋茜如面色变换莫测,她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她与其装作宋茜雪还不如以她自己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回来。

对了,她那时是怎么想的呢?好像是殿下说说叫她以宋茜雪的身份回来的。那时殿下面上有对她的鄙夷,那似乎是嫌弃,很多细节在眼前闪过,宋茜如心上一寒。

宋茜雪南堂三姝之一,貌美如花,身如秋月,是如今南堂除却楚云暖之外最耀眼的女人,现在想来殿下大抵是看不上她宋茜如的,他看上的从头到尾都是宋茜雪,有很大的可能在她替殿下完成一切之后她就该去死了,毕竟只有死人不会说话,这种事情,昔年跟在殿下身边,她看得还少吗?

楚云暖知道火候到了,半是劝慰半是感慨的说道,“你为赵毓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了他,冒天下之大不为亲手毒杀自己的祖父,可你最后能有什么好结果?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宋家还有一个女儿叫做宋茜如,你若是跟我实话实说,我可能还愿意留你一条性命。”

宋茜如面上苦涩不已,她身份败露,殿下如此心狠手辣,绝不可能让她再留在身边,等待她的也只有死路一条。既然楚云暖愿意救她一命,那她有什么不能说的,反正如今宋家的一切都已经功亏一篑,她也没有什么秘密,最终她还是开口了,只是声音低哑的几乎听不见,“你想问什么。”

楚云暖示意秋芷,秋芷会意,从屋子里取了一个披风上来,宋茜如裹着皮风坐在楚云暖面前,秋桂倒了一杯热茶给她。

楚云暖道,“说说你知道的。”

宋茜如双手捧着杯子,暖意袭来,她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听楚云暖的意思这就是,要将一切都说清楚了,宋茜如斟酌了一下用词,“这件事情还得从叶芙蕖入天京开始说起。”

楚云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听见这个叫她厌恶的名字。

宋茜如开始说着她知道的一切,当初她人还在天京,是赵毓泓的红颜知己,在她王府中也占有一席之地,那时赵毓泓对她还不错,两人弹琴论诗,好不开怀。只是有一天,那叶芙蕖突然找上门来,说是能助赵毓泓心得偿所愿,从那一天起,赵毓泓就变得十分奇怪,从前谦和敦厚的他一下子变得疯狂。那一段时间,有这叶芙蕖的帮助,赵毓泓简直就是如鱼得水,赵毓泓更是将叶芙蕖视为军师,并以礼相待。

听到这些话,楚云暖心里头不停琢磨着,孟莲素来无利不起早,她这么帮助赵毓泓,难不成赵毓泓能许她什么好处,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赵毓泓是未来的皇帝。这个可能很大,孟莲不就是知道司徒衍的未来的成就,才如此对他么。

“那一天,他们两又在书房待了一整天,我心生妒忌,怒气冲冲的跑去书房。我没有想到陛下竟然也在皇子府中,陛下看到我第一眼就说原来都长这么大了。叶芙蕖看我更是惊为天人,因为我和南堂宋家的宋茜雪长的实在是太相似。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我竟是宋家女儿,更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些年我的一言一行都是严格按照宋茜雪的言行举止来的,我当时心中愤怒万分,宋家抛弃我,我也恨自己这么多年,竟成了那宋茜雪的代替品。后来陛下授意,让我去宋家找出他们藏得秘密,我自然是不愿,可殿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许诺我成功后,便娶我为妃。”

说道这里宋茜如面上浮现一抹幸福的面容,然而转瞬即逝。

“那时我多么高兴,欣然前往,我在迦叶寺等候,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宋茜雪,她果然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宋茜血见了我之后,很惊讶,她又哭又笑的叫着我姐姐,当下就要带我宋家认祖归宗,那瞬间我是心动的,可就在那时,殿下派到我身边的护卫,打晕了宋茜雪将她带走,并要我一宋茜雪的身份回到宋家。后来的事情,都是他们安排好的,我只不过是按计行事。回到宋家以后,第一个发现我异常的人宋毅。”

宋茜如顿了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宋毅,是殿下的人。”

楚云暖手上一晃,杯子里的水撒了出来,显然很惊讶,然而更让她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

“宋家的事虽说明面由我这个少主决定,可最后做主的,还是宋毅,我不过是占了一个名头而已。就说昨天夜里——”她喝了一大口热茶,双手颤抖,似乎是在害怕什么一样,“掐死祖父的人不是我!是他嫁祸给我的!我到宋家这段时间,祖父早就知我是宋茜如,他对我很好,或许你不信,他身上的毒也不是我下的,是宋毅!”

宋茜如咬牙切齿,眼眶里通红一片,“你来了叶良城,叫宋毅怕夜长梦多,于是预备在那天夜里得到宋家的秘密。宋毅掐着祖父的脖子逼问逐鹿图的秘密,祖父怎么也不肯说,他竟然就活生生将祖父掐死!你不知道他当时的神情是多么恐怖,就像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张着一张血盆大口……我当时吓了一跳,去拉开时祖父已经咽了气。而这时三哥来了,宋毅竟然远远跳开,把一切都栽赃陷害到了我头上。”

楚云暖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她原以为一切都是宋茜如所做,更是对宋茜如动了杀心,没想到最后背后之人竟然是不显山不漏水的宋毅,他真是好本事,骗了宋家所有的人,让这宋茜如做题罪羔羊。

宋茜如一副不能忍受所有人都以为祖父是自己杀的模样,情绪格外激动,“我宋茜如虽不是什么好人,可绝对做不出来杀自己祖父的事情。户市自由商会那谢游之的确和宋茜雪有着几分关系,可这不能够成为他,担任会长,跟世家作对的理由。他和宋毅一样,也是殿下的人,户市商会做主的人从来不是我,而是他们两个。”

楚云暖猜到了很多事情,但是绝没有猜到,做出这些事情的人,是宋毅。就是她,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是认为宋茜如野心万万没有想到,真正狼子野心的人是宋毅。楚云暖陡然反应过一件事情来,若是如此将宋毅逐出家门,那简直就是便宜他了。

思索到这里,楚云暖急急忙忙带上夏妆夏华和诸多暗卫,朝着祠堂方向匆匆赶去,希望现在还能拦住宋毅,绝不能放虎归山。

楚云暖离开的很快,院子里只剩下秋芷和秋桂两人,她们对视一眼,扶起宋茜如往一旁的房间里而去。才走了几步,她们就见着赵毓璟从偏厅里出来,很显然赵毓璟方才一直在里面听着。

秋芷两人屈膝一礼,“瑞亲王。”

赵毓璟随意挥手,把目光落到宋茜如身上,“你刚才所说可都是真的?”

宋茜如应当是父皇从宋家带出来的,既然她能和赵毓泓一起长大,那么宫中赵毓泓到底受不受宠,就值得他怀疑了。

见有人怀疑她,宋茜如神色很激动,指天发誓,“我说的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言,我天打雷劈!”

赵毓璟神色上出现一丝的讥讽,“发誓可不抵用。”

这世上人人都爱赌咒发誓,可真正应验的又有多少,不管别人信不信他自己是不信的。

宋茜如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既然都实话实说了,那本王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父皇给赵毓泓赐婚了,他未来的皇子妃是左丞相家的嫡女,天京四绝之一的画绝木念云。”

宋茜如倒退一步,不可置信,就在刚才她还对赵毓泓存了几分希望的,然而此时一丝不剩。赵毓璟身上威压太盛,她不敢造次,只是哆嗦着一张嘴,“这,怎么可能……”

“如何不可能,右相不问世事多年,左相权倾朝野,娶了他的嫡女,对赵毓泓来说,那是天大的好事,比娶你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宋家女,好处大得多。”

顿时,宋茜如深受打击,她离开天京的一幕幕还在眼前,赵毓泓当时跟她说,“茜如,等你掌控了宋家,定然娶你为妃……”那些话还历历在目,而现在呢,他的正妃竟然变成而左丞相之女,那她他做了这么多事又算什么。

赵毓璟在此时又对她说道,“你本是宋家的女儿,当初你病重,宋家请了名医救治,还是无法让你活命,他们最后只能放弃。是赵毓泓派了人来,给你喂了假死药,将你偷出宋家。他亲手将你从家人身边夺走,你却为了他出生入死,对他死心塌地,可他又是如何时对你的?你的家人死在他手上,你的妹妹生死未卜,你所谓的情爱,不过是他麻痹你的工具……你真可悲。”

宋茜如浑身颤抖,她没有想到赵毓泓竟然会这样对他,她眼泪顿时流个不停,双手剧烈颤抖,突然间她猛地一把擦掉眼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殿下,求殿下给我指一条明路!”

赵毓璟淡淡地望了她一眼,“你可想好了。”

宋茜雪咬咬牙,“我想好了!”

赵毓泓如此对她,她定然要报复他!

秋芷两人没想到,瑞亲王三言两语竟然将这宋茜如给收服了,早知道,家主如此残暴的手段也不过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祠堂,宋氏先祖的牌位在上,宋玮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宋朝站在他身边,“跪下!”

宋毅也没有说什么废话,立刻规规矩矩地跪倒地上,宋朝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你这逆子,竟然能将我们调走,看着别人亲手杀死自己祖父,实在是不孝不悌!我们今日做主将你逐出宋家,从此以后你不得在外面一宋家人自居。”

宋毅一怔,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有想过他们竟然要将他逐出家族,宋毅心中冷笑一声,站起来转身就走,反正这些宋家嫡子们也没有把他当作兄弟看待,逐出家门也好,从今以后他的荣耀都跟宋家没有半分关系。

宋毅此举凉了宋家三位长辈的心,他们也是对宋毅也说的上尽心尽力,可这时他竟然一句话也不说,掉头就走。当然这其中最愤怒的就是宋朝了,“宋毅,你都不知道拜别宋家对你的养育之恩吗?”

宋毅脚步一顿,回头,嗤笑,“养育之恩?”多年来积压的愤怒一下子倾巢而出,“我以为在你们眼里,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宋家人!如若今天做出这种事的,是他们三个,你们还会将他逐出家门吗?不,你们不会,你们从来没有将我当过宋家人,又凭什么让我感念你们的恩德!”

没有人能想到宋毅对宋家竟有这么大的仇恨,宋朝顿时一怒,道,“我当初就应该掐死你!”

宋毅面上浮现一抹冰冷,“你晚了,我今天离开宋家,不是因为我怕了你你们。而是我要,整垮你们宋家。”

宋朝几乎要背过气去,宋晔离他最近,赶紧上来取了药丸给他服下,宋朝吃下药后这才平缓下来,“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你果然跟你那母亲一样都是个不安分的人。”

听他提到自己生母,宋毅更愤怒了,“你还有脸提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是你们把她沉塘了。”

宋家之中,宋毅最恨的人是宋朝,其次就是他的妻子卫氏,那个女人平日里装作一副慈爱的模样,实则心里头漆黑无比。她怕他生母抢了她正妻的位置,竟然怂恿宋朝杀了他母亲。

“你也是个糊涂,听了那卫氏几句话居然杀了我娘,你现在还有脸给我提她,这是你们欠我的。”

这叫件事情在宋毅六岁的时候就知道了,是当年在母亲身边伺候的嬷嬷告诉他的,他当时十分怀疑,于是偷偷查探了一番,结果母亲果然是被淹死的。自那时起,他就恨上了这个所谓的父亲,再后来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更恨道貌岸然的宋家,他讨厌宋家所有的人,一个个沽名钓誉,嘴上说着圣贤之道,背地里却行着无耻之事。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这宋毅是三弟的儿子,宋玮虽然升为族长却也不好教训,他只是看了三弟一眼。

宋朝指着宋毅,手指颤抖不已,似乎被气得不轻,他大怒,“你根本就不识我的儿子!宋家养大你,你不知感恩你竟然还助纣为虐。”

这句话,宋朝着所说过无数次,宋毅自己听的厌烦了。虽然他面上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可他心中还是被伤了一下,少年时代他是濡慕着为父亲的,而他对他却是感情淡淡,偶尔还会斥责一番,渐渐地他也就不再往父亲面前凑。

宋毅冷笑,“我倒希望我真不是你的儿子。”

宋朝被他气得怒火中烧,伸手欲打,可这时听到他这话的时候,所有的动作一顿,他仿佛已经不怒了,再次重复了一遍,“你那母亲红杏出墙,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

宋玮有些诧异望向三弟,不是说这件事情要烂在肚子里,怎的就说了出来?宋朝此时什么都不顾了,他走下台阶,来到宋毅面前,扯着他来到院中的望着荷花的石雕鱼纹水缸前,指着水中的影子,“你瞧瞧,你哪一点像我?”

这件事情,宋朝一生都不愿意提起,特此时他却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你母亲出身瘦马馆,当年夫人多年不孕,便做主为我在瘦马馆中寻了一女,并承诺只要剩下孩子就让她做平妻。我对夫人痴情一片,自然不愿,是你生母灌醉惯了我,爬上了床而后我心中恼怒,外愿意再与她同房。你那生母是个不甘寂寞的人,竟然与书院中一书生好怀孕,怕事情败露,就谎称你是我的儿子。你出生的月份对不上,我见夫人爱子心切,故此没有多想,我当时虽不待见你生母,可对你也是极好,偶尔也会来你生母房小做片刻,可却从不留宿。生意你之后,你生母和那书生从来没有断了联系,两人合谋要杀了夫人,因此,夫人腹中只有两月的孩子就流了。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我便知晓,从他两人口中知道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

当年这件事闹得也是很大,宋朝几乎是举着剑,要去杀那个女人,后来还是被卫氏给拦下了。

“大哥他们劝解于我,说是弄错了,我当时就和你滴血验亲,事实证明,你的确不是我儿子。我异常愤怒就将你母亲沉塘,你本来该死的,可夫人心善,念你年纪还小什么都不知道,便带在身边养大。”

宋毅听着这些话,已经不知道作何反应。

说到这里的时候,宋朝大大喘了一口气,浑身体力不支,“可事实告诉我,你那卑贱的血脉就是卑贱,哪怕受了宋家多年熏陶也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恶劣。”

宋毅脸色一变,一把拉住宋朝的衣袖,“父亲,你骗我的,不是这样。”

“我不是你父亲,你也不是宋家人。”宋朝毫不留情地咆哮道,一把甩开宋毅的拉扯,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

只留下宋毅义失魂落魄的,杵在水缸前,茫然望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楚云暖带着人来到祠堂的时候,里面的争吵已结束,故此她没有听到宋家这一段辛秘。她忘了一眼宋毅还在祠堂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着宋毅没有离开,否则她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把他抓回来,为先生求一个真相。

------题外话------

有木有觉得很惊讶,坏人竟然不是宋茜如,而是宋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