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铁证如山,丧生荒野/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毅颓废的从里面走出来,立刻有两三个暗卫将他抓住,压到地上,楚云暖望着他一张无所谓的脸,愤怒之余一脚踹到他胸口,宋毅咕噜噜的往后滚了几下,在稳住身体。楚云暖如此凶残,一时间吓住了祠堂外的几个女人,她们大惊失色,卫氏惊惶失措地跑过去扶起而宋毅,“云暖,你这是做什么?”

楚云暖直勾勾的望着宋毅,语气冷漠愤慨,“三师母,你应该问问他宋毅都做了什么!”

宋毅这时候将所有的理智都捡了回来,他冷哼一声,推开卫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楚云暖,你真当我怕你,在九原府的时候,我不过是担心你怀疑!”

他完全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楚云暖怒气,还想再踹一脚。宋玮两兄弟立刻挡在了宋毅面前,楚云暖在祠堂前闹出这么一回事,让两人面上有些不好看,“楚家主,宋毅已经被逐出宋家,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将光芒洒下来,为这个寒冷的冬日带来了一丝丝的温暖。楚云暖面上怒火正盛,“你们是要包庇着一个杀死亲祖父的罪人?”

宋毅心中陡然一惊,她怎么知道,难道是宋茜如说的,她就知道这宋茜如嘴巴最不紧了,不管了,等他回到了天京,一定要让殿下好好处置她。

“祖父是宋茜雪杀的,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最多就是个从犯。”宋毅面色不改,眼神亦不回避。

宋家人也是七嘴八舌地说开了,这几个女人中卫氏双眼更是通红一片,她素来嘴笨,说不出好听的话来,只是干巴巴道,“云暖,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毅儿他最乖巧了,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宋毅完全没有想到,在他千夫所指的时候,养母竟然还会护着他,他母亲当年明明害死了她的孩子。

这世上真的有以德报怨的人?

不,他不信,这卫氏肯定是想骗他留下,然后折磨他。

宋玮和宋晔显然不相信楚云暖的说辞,毕竟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是宋仿亲眼所见。宋晔上前一步,“楚家主,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事是那个假宋茜雪做的。”

虽然宋毅被逐出家门,但是宋家几人都有维护宋毅的意思。

宋毅面上更是隐隐有得意之色闪过,就算是他做的又怎样,没有人证,楚云暖还能怎样他。

显然宋毅得意的太早了,楚云暖的眼睛在宋家一群人身上划过,冷然道,“要知道是不是你,这还不简单,就是不知道你宋家人愿不愿意查明真相。”

“此事是子明亲眼所见——”

“宋玮,你就说,你是要让先生就差含冤莫白,还是要查清一切。”

宋玮沉吟片刻,楚云暖不是信口雌黄之人,她这么说,估计很大的可能就是真的了,可那天夜里,宋昉明明看见是假的的宋茜雪做的。一时间,氛围有些尴尬,如若同意了楚云暖的说法,那就是不信任宋昉。

宋昉自己倒是很看得开,他上前一步,略略拱手,“子明愿意让楚家主为祖父查明真相。”

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心里也是有一些疑虑的,若是能解了他的疑惑那是最好了。

宋毅眼睛一暗,楚云暖这人最是诡计多端,如若她真的查出来呢,不,不会,他做的那么隐秘,不可能有破绽。

楚云暖确实有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少不得要打扰先生阴灵了。

临时搭建灵棚里,有三根丧幡挂在周围,大的有三丈六,白布包裹,幡长一丈四,宽七尺,左右各有一白布条,七尺长九寸宽,悬挂在灵棚的中间。楚云暖望着这片挂着白幡的灵棚,摇头苦笑。

赵毓璟带着宋茜如站在另一头,宋玮看到宋茜如面上有一瞬间的不好看,“瑞亲王把把她带来做什么?”

楚云暖率先走进了灵棚,她的声音传来,“这种事情,自然的请他们两位一同前来。”

灵棚中宋老先生一脸安详,楚云暖上了香之后,做了一个招手动作,有暗卫上前轻轻拉开宋老先生的衣领,楚云暖指着上面的掐痕道,“谁先来?”

这就是要用手来对比痕迹了,的确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宋玮与两个弟弟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让宋毅先去比对。

可是楚云暖却注意到,宋毅的手在悄悄的收紧,这是紧张与不安的表现,虽然他极力隐藏,然而身体的不自然,是无法骗人的。

楚云暖忽然笑了,“宋毅,你流汗了。”

宋毅一怔,下意识的抬手擦拭额头,手心摸到的却是干干爽爽的,没有汗渍,他恍然意识到,自己是被楚云暖给耍了。

宋茜如却是抬头看了宋家人一眼,只见他们纷纷别过脸不愿看她,更有人眼中还有着厌恶之色,宋茜如苦笑一声,“我先来。”

说罢,她轻轻将手搭到了宋老先生脖子上,这些伤痕不过一夜,还没有散去,宋茜如的手搭上去之后,很明显,伤痕比她的手指还要大上一圈。

楚云暖说道,“你们看清楚了吗?不是她,宋以,到你了。”

宋毅又退后了一步,“你这是在打搅祖父阴灵。”

楚云暖根本就不想听他说话,命令暗卫抓着他的手,放到了老先生的脖子上。

伤痕与他的手天衣无缝,尤其是他拇指上,还带着一个扳指,扳指印在脖子上格外明显!

楚云暖冷笑一声,“你还想狡辩吗?”

宋家人伸头看了一眼,掐痕宋毅可以狡辩说是过了一夜,缓缓散开,可上面的扳指印么?这无疑是铁证如山。

赵毓璟也难为楚云暖的竟然能想出这种办法,他上前,低头看了一眼说道,“老先生脖子上淤青未散微,痕迹骨节分明,宋茜如是女子,自小养尊处优,双手纤细如玉,如若是女子所掐,手指痕迹应当更为纤细。剩下的话,不用本王多说了吧?”

宋家几人再次上前看了一眼,果然如此,宋昉目光冰寒,直勾勾的看着宋毅。

卫氏身体颤抖,神情痛苦,“毅儿,你……你糊涂啊。”

?这时候宋毅也不隐瞒了,他笑了一声,“的确是我。他早该死的,却偏偏不愿意把宋家的秘密告诉我,他活该!”

当下卫氏就愤怒的一巴掌打了过去,“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他是你祖父。”

卫氏是女人力气不打,打在宋毅脸上不痛不痒,他满不在乎,“他不是我祖父,我不是宋家的孩子。”

“你,你都知道了?”

宋毅没有去看她大失所望的神色,因为他怕他自己,会心痛会后悔,他哪怕再没有心肝,也隐约知道宋家所有人当中,只有这个养母是真心对待他。

楚云暖根本就不想看他们之间所谓的母子情深,她看向宋玮,“宋毅亲手杀死自己祖父,你们该怎样处置?不要跟我说逐出家门这样未免太便宜他了。”

卫氏本来是想这样说的,可楚云暖的话无疑是堵住了她的嘴巴,她只能乞求地望着夫君,希望夫君救下这个儿子。宋朝不忍心看妻子如此模样,正欲上前劝说。

楚云暖却在这时道,“如果你们知道他做的所有事情,还愿意放过他的话,那我就不再追究。反正这是你宋家时,跟我没有半分关系。”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手替先生整理好仪容,赵毓璟也上前帮忙。

宋茜如扑跪了下来,“娘——”

许氏偏过头,“看在这些日子我对你尽心尽力的分上,你就把茜雪还给我吧,她姐姐走得早,我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了。”许氏不知道是想起了早逝的大女儿,还是想到了生死不明的小女儿,一下子哭得泪流满面。她抓住宋茜如的肩膀,“我求求你告诉我,茜雪在哪里,我不怪你,我真的不会怪你……”

宋晗看着母亲如此伤痛,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他赶忙扶住母亲。

或许真的是母女连心,许氏这么一哭,宋茜如自己忍不住哭了,她说道,“娘你别担心,妹妹没有事,她很好。”

宋茜如的称呼许氏没有反应过来,而在一旁听着的宋家几人,却是面色微变,“她?”

楚云暖道:“她是宋茜如。”

这个名字一时间让几人反应不过来,“宋茜如,茜雪的双胞胎姐姐?”

“大妹不是早夭了么?”这是宋晗的声音。

小韩氏惊讶的捂住嘴巴,难怪那一天楚云暖竟然会追问茜雪有没有孪生姐妹的事情,原来她竟然去查了。

楚云暖没有回答他们的,“我还有一事,要请你们帮忙。”

宋玮看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宋茜如,“楚家主还有何事?”他语气已经格外不好了,任谁的家事被别人这样掺和,都会不高兴。

“我要搜一搜宋毅的房间。”她这句话不是在商,而是在告知。

宋玮还有一些忧郁,而宋家三兄弟却在此时异口同声地答应了楚云暖近乎无理的要求,他们三人派出了身边最得力的书童,并着夏妆夏华姐妹,去了宋毅的院子。

宋毅心里头有一瞬间的慌乱,但是很快就真下镇定下心神,他已经将一切都处理好了,就算楚云暖去找,也找不到蛛丝马迹,他绝不可能外为自己留下把柄。

灵棚里所有人都在,然而此时被两个消息先后震惊了一番,每个人都没有心情说话,只是默默的想着自己的心事,偶尔间只能听见宋茜如母女小声的哭泣还有交谈生声。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所有人都回来了,宋晔的小书童,脸上纠结而又犹豫,与他同样表情的还有另外两个书童。夏妆夏华是最后进来的,两人一进来就将一个小纸包给拿了出来。

楚云暖说道,“拿过去给他们的几位看看。”

宋昉是懂一些医术的,他将纸油纸包打开,露出里面白色的粉末,他闻了闻又轻轻用食指沾了一点尝一尝,突然间他面色一变,慌慌忙忙回头用茶水漱口,足足两三遍才放下茶杯,他问道,“这是在哪里找到的。”

小书童说道,“是在四少爷院子里的梅花树底下找到的。”

宋毅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他藏得这么隐秘了,竟然还能被人找到。

宋昉将东西往桌上一拍,“四弟,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宋毅是知道宋昉懂医的,自然也没有做隐瞒,“三哥想觉得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宋昉在那时猛然一拳打了过去,宋茜身体往后一翻,摔倒在地上,他爬起来,眼角乌青一片。

此时此刻宋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什么叫做宋茜如给祖父下毒,背后做出这一切的人是宋毅。“这么多年我倒是小看你了,祖父对你不好吗,你非得给他下毒?”

宋家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宋朝都觉得自己喘不上气了,卫氏更是瞪大眼睛。

宋茜如端端正正的跪下,“给祖父下毒的人不是我,是宋毅。我不过是十皇子安插到宋家的一颗棋子,宋毅跟我一样,都是十皇子的人,我们来宋家,要的不仅仅是宋家书院和人脉,也要拿到逐鹿图秘密?。”

宋茜如三言两语将一切和盘托出,包括宋家少主之位,以及那段时间宋家背后做主的人,户市自由商会真正的主人,一切的一切说的清清楚楚。

“宋茜如你闭嘴!”宋毅咆哮道。

宋玮倒退几步,一下子都觉得自己老了十多岁,这样的结果是他无法接受的,此时的宋家就像是一场闹剧,本以为假的宋茜如不是亲生女儿,而他们当做真的宋家子孙的人却却对自己祖父下毒手……

宋毅给送宋老先生下毒的事情,别说是楚云暖了,就是宋家上下都饶不了他,卫氏好几次哭得昏过去,可还是无法接受她养大的儿子,竟然谋杀了自己祖父,还要报复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宋家。宋毅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他被楚云暖断了四肢后丢到了一处深山老林里,被冬日里出来寻食的野兽分食了,最后尸骨无存。

宋老先生离世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天下,与此同时,圣贤书院宣布闭馆,宋家从此不再开设书院。大学士从天京而来,接手了宋家圣贤书院,从今日起改名太学,迁往天京。

这也就代表着,南堂宋家名存实亡,四大世家,楚家一人独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