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相里音翎流,代为教弟/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二月末,宋家出殡,宋老先生的无数弟子从全天下各个地方赶来,数以万计学子在宋老先生归去的路上痛苦流涕,无数文人墨客写的祭文像雪花一样飞向宋家。

老先生一生有无数弟子,可入室弟子却只有宋家几个小辈,还有楚云暖、赵毓璟,以及相里音翊流。

相里翊承出生南楚,是南楚第一代大神官后人,相里一族一直主持南楚的祭祀典礼,换句话来说,相里一族就相当于大齐的国师府。大齐素来不信神鬼,国师府空虚多年,而南楚不同,南楚人信仰天地万物,祭祀对于他们来说如同生命。

相里音翊流是相里一族这一代长子,在圣贤书院学成后回国继任大神官之位,是南楚最年轻的大神官。算起来,他比楚云暖离开叶良城的时间要早,大概有十年了。

楚云暖对于相里音翊流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小时候他装神弄鬼,还喜欢拉着她一起跳祭祀之舞上,十年后再见,她都有些认不出他来了。

他闲适而高远,眼神似带着笑意,面如冠玉,剑眉朗目。一身雪白的直襟长袍,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条形状怪异的丝绦。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一起交织飞舞,似九天之上来的仙人。

相里音翊流一收到消息之后就赶来了,一路上跑死了三匹马儿才到达的叶良城,他眼下还有很明显的鸦青色。他打起精神,在先生坟前取琴弹奏了一支归魂曲。

琴声空灵,似从九天之上传来,如同九州绝唱,响彻天地之间。

从相里音翎流琴声里,她能听出跟很浓烈的情绪,有悲伤,有怀念,也有感激。楚云暖一颗心跟着他铮铮琴声或高或低的起伏着,慷慨激昂处甚至还留下眼泪来,她想这就是所谓的琴魂吧。

宋老先生下葬后,熙熙攘攘的人群渐渐退去,只留下宋家人还有老先生的亲传弟子,一群人回了宋家。传世百年的圣贤书院如今只剩下一个空壳,往日里琅琅书声不见,同样的景致,落在眼里显得格外萧条。

相里音翎流不止一次问过先生的死因,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惊讶了,毕竟先生半年前还给他写了一封回信。宋家人总是三缄其口,最后只是告诉他,先生是为了宋家子孙繁荣昌盛而死。

话说到这里,他也不好再问。

宋晔是长房长孙,这时候正在大门前送走前来吊唁的客人,相里音翎流只能由宋昉招待了,宋昉带着他去早就他准备的院子而去。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说了很多这些年的事情,一时间都叫两人有些感慨。

这时候相里音翎流看到一个身带半孝的女子从花园那头过来,宋家子孙全孝,只有他们这些弟子身带半孝,老先生一生只有一个女弟子,那么她应当就是楚云暖了。

楚云暖一边走一边和秋芷说话,秋芷在那个跟她报告着迦叶寺情况,春熙两人已经顺利潜入里面,迦叶寺果然水很深,过了这么久,春熙他们也没有查到实质性的消息。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宋茜雪的确被困迦叶寺。

两人渐渐走近了,相里音翎流看到楚云暖的容貌后顿时大惊失色,“摄政王!”

宋昉若有所思。

楚云暖抬头一见两位,立刻上前,“二位师兄回来的可真快,有没有看见赵毓璟?”

宋昉回答道,“瑞亲王比我们离开的早,竟没有回来?”

相里音翎流的脑子还有些蒙,这是小师妹,可她的脸模样怎么摄政王李世均这么像,难怪他在南楚时看摄政王格外眼熟,原来竟是因为小师妹。顿时,相里音翎流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安宁?”

楚云暖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就是安平郡主,可她也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她只是说道,“四师兄,这里是南楚,只有楚云暖,没有安宁郡主。”

宋昉看着这一幕,隐隐约约想到些什么。三人往花园而去,楚云暖跟宋昉说起了自己的身世,大抵就是告诉宋昉,她和云扬的生父是南楚摄政王。

宋昉这时候总算有些明白,楚云暖为何要他教导云扬一些帝王之术了,南楚情势诡谲,女帝李璃茉孤身作战,李世均长子无能……楚云扬的身份很可能会暴露,最后势必会回到南楚,与其在那时让楚云扬手忙脚乱,还不如趁早做好准备。

宋昉有时候真的是佩服楚云暖深谋远虑、运筹帷幄的本事。

楚云暖向相里音翎流问起南楚的事情,当然她最想问的还是摄政王府的事情,当年她借锦绣山庄之手,狠狠的收拾了摄政王妃曾柔一番,还将水千柔给送到了李世均身边,水千柔可不是省油的灯,相信这些年,摄政王府是热闹非凡的。

“南楚那边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摄政王后院之争,还有女帝和摄政王之间权力争斗而已。”相里音翎流说的很简单,毕竟他是不问世事的大神官,有些事情自然是不太清楚的。

楚云暖自己都能想象到南楚热闹的景象,李世均若是知道水千柔是她这个好女儿送过去,给他添堵的,恐怕是得气死。

宋家之事成埃落定以后,楚云暖简直就是无事一身轻,整个人都懒了下来,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整日躺在软塌上不动。这一日,她正斜倚在榻上,一件深红色镶金边的月牙裙勾勒出姣好的身姿。

她手里拿着话本子看的津津有味,听见窗子外面有鸽子煽动翅膀的声音,她抬头懒羊羊的问道,“是什么消息?”

秋桂从鸽子脚下取出一小卷纸,楚云暖展开一看,上面写道:兄长已到叶良,落款是司徒恪。

从与司徒恪约定将司徒睿送来处楚家,这件事情算上去大约也过了四个月,她忙着九原府的事情的确是将司徒睿给忘了。楚云暖将信纸丢到火盆里烧尽,司徒睿,她似是许久没有见到这个人了。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司徒睿的马车就到了宋家门口了,楚云暖是亲自去接的。她如此反常的举动倒是叫赵毓璟侧目,然而他此时正忙着和相里音翎流叙旧,故此没有与楚云暖一同出去。

天空里飘着一些小雪,司徒睿从马车里探出探出头来,他穿着月牙白的衣服,眉眼如画,眉飞入鬓,一双眼睛干净透彻,不曾被世俗污染,就像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

这跟雪地里,救她于生死中时穿的一生一模一样。

司徒睿满眼忐忑,马车里传来小厮安慰的声音,见到楚云暖的那一瞬间,司徒睿顿时裂开嘴巴笑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人就觉得无比的熟悉亲切。于是他也顾不得身边的小厮了,飞快跳下马车,朝着楚云暖跑过去,叽叽喳喳的,“姐姐,姐姐,你是来接我的吗?”

司徒睿不傻,还知道楚云暖就是来接他的人。

小厮被司徒睿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楚家主,您别介意,我家主子就是小孩子心性。

“元宝,你快放开我,我要和姐姐说话。”

司徒睿死命扒拉着元宝的手,元宝哭丧着脸,“主子,你不能去,我们吃糖葫芦,五串!”

主仆两人闹作一团,楚云暖当时笑了笑,“行了,别闹了,外面这么冷,还是先进去吧。”

“姐姐,你是跟我说话吗?”司徒睿夸张的指着自己,在楚云暖点头后更开心了,“姐姐,你真好,原来在家里的时候,她们都不见对睿儿这么好。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元宝跟在司徒睿背后,恨不得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元宝整个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司徒睿身后,打算在楚云暖发怒的时候就拉住主子跑,这种事情他在北堂的时候也做过不少。

“我叫楚云暖。”

“楚云暖……”司徒睿念了好几遍,然后裂着嘴巴笑得开怀,又蹦又跳。一个身高七尺的成年男子做出这种幼稚的动作,竟是叫众人啼笑皆非,好在宋家的下人都是嘴巴紧的人不会乱说话。司徒睿他开心心的拉住楚云暖的手,“姐姐你名字真好听!我叫睿儿哦,姐姐,你可以叫我睿儿。”

楚云暖从善如流,“睿儿。”

司徒睿顿时是笑得更开心了,他蹦蹦跳跳的围在楚云暖身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一路所见所闻,像他抓到的一只鸟儿,田间白蒙蒙一片,还有在北堂时最喜欢的小马驹……楚云暖听着他分享自己的快乐,一时间都觉得自己也快乐起来。

和从前一样,楚云暖总觉得和司徒睿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飞快,两人也没聊多久,楚云扬就下学了。他一回到院子,看到的就是姐姐摸了摸一个笑的很傻的青年的脑袋,他立刻跑上去,推开司徒睿,挡在楚云暖身前,像一只捍卫领地的小狮子,目光警惕,“姐姐,他是谁?”

司徒睿眼巴巴的看着楚云扬,又看了看楚云暖,他脑子难得聪明了一次,“弟弟你好我是睿儿。”

楚云扬听着他用成年人的声音,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一时间有些蒙圈儿,“睿儿?”

司徒睿用力的点点头。

楚云暖噗嗤一声笑了,她拉着楚云扬介绍道,“睿儿这是我的弟弟,云扬这是司徒瑞。”

司徒睿,楚云扬知道这个人,他就是司徒恪的哥哥,姐姐跟司徒恪说过,要将他哥哥送到楚家替他医治,看来就是这个人了。楚云扬上上下下打量着司徒睿,突然间张口问道,“你几岁了?”

司徒睿愚蠢的扒着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数了半天,楚云扬有些不忍直视。司徒睿数了好半天才数清楚,他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道,“我十二岁了,比你还大呢,你要叫我哥哥。”

楚云扬正喝着茶,突然一口就喷了出来,他怪异的看着司徒睿,瞧他这模样估计应该也有二十好几了吧,现在竟然说他只有十二岁,这简直是让楚云扬无法面对他。不过楚云扬想了一下,听说这司徒睿小时候还是很聪明的,就是后来才傻了,司徒衍花了大力气,才让他一点一点的觉得自己长到了十二岁。

楚云扬看着司徒睿一脸眼巴巴的模样,心陡然一软,咳嗽一声也介绍道,“我今年十岁,哥哥。”

这一声哥哥叫司徒睿顿时开怀了,他手舞足蹈的跳好半天,最后故作镇定的拍了拍楚云扬的肩膀,很严肃道,“弟弟你放心,我以后会保护你的。”

楚云扬顿时傻眼了。

然而这话才说完,司徒睿就嘻嘻哈哈的笑了完,全没有任何信服力。

楚云暖看着两个小孩,笑的直不起腰,连连挥手让楚云扬带着司徒睿去玩。楚云扬本来是不愿意的,可看司徒睿那可怜巴巴的模样,他无奈极了,只能带着他出去玩了。

司徒睿现在自己是一个小孩子,好玩好跳,力气又极大,抱着楚云扬高高抛起,又接住。楚云扬原本还在闹着一些小别扭,但是不一会儿,两人便嘻嘻哈哈地滚作一团,完全一副哥两好的模样。

楚云暖裹着披风,看着他们在梅花林里玩的欢快的模样,不自觉的笑了,有多久她没有看到云扬如此快乐得模样了。

就在此时,赵毓璟和相里音翎流姗姗来迟,两人还没进院子,就听见里头嘻嘻哈哈的笑声,“什么事这么热闹?”

楚云暖看了两人一眼,笑道,“你们来得正好,刚好要用晚膳了。”说罢,她冲着那边扬声道,“云扬,睿儿快去洗手,要用膳了!”

赵毓璟做才看到楚云扬身边的年轻公子,他学着楚云扬半鬼脸的动作,道了一声哦,然后两人勾肩搭背的跑去洗手。赵毓璟看着两人滑稽的模样,问道,“他是?”

楚云暖一边招呼两人去偏厅,一边回答,“司徒睿。”

赵毓璟了然,原来是司徒家嫡系大公子,司徒睿。

饭桌上司徒睿和楚云扬两人都不老实,一会儿嬉嬉笑笑,一会儿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简直就没办法安静下来吃饭,最后还是楚云暖斥责了两人,两人才规规矩矩地坐下来,然而他两饭也是吃得飞快,不一会儿两人就像一阵风一样的跑了。

楚云暖摇了摇头,“真是的。”

相里音翎流是大神官,也是有三四分本事的,从他看道司徒睿第一眼开始,就觉得此人命格极其独特,然而要再仔细观的时候,却又看不清楚。

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的命运教人看不清,一种是极尊极贵,另外一种那就是死人。司徒睿是一个傻子,也不像是极尊极贵之人,反倒是——

相里音翎流看了楚云暖一眼,当年见云暖的时候他年纪小,学艺不精,可大概也能看出楚云暖是富贵早夭之相,然而现在他观其面色,竟然贵不可言!

“四师兄,你在看什么?”

相里音翎流喝了一口酒,长长叹息一声,“我就是有些感慨,想当年我们师兄妹,在先生膝下受教时,是何等开心,而现在……”说道这里,他是真的伤怀了,他又喝了一口,“如若不是先生去世,恐怕我们都不会回到叶良城。”

楚云暖沉默了。

宋昉在这种沉重的气氛下走进来,宋家人为老先生守孝,不沾荤腥,他是估好时间才过来的。小丫头收拾了桌子,几人就在偏厅里坐下,或品茶或下棋,楚云暖懒懒懒散散的靠在桌边,一边看宋昉和相里音翎流下棋,一边等着赵毓镜把茶递到她面前来。

宋昉简直有些看不下去,“你不必这样吧?也亏得赵毓璟脾气好。”

楚云暖慵懒的支着下巴,“我这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等过一久,我可没有这么清闲。”

说道这里,楚云暖顿时坐直了身体,精神满满,“对了,过几天我就预备启程,去迦叶寺一趟,春熙查清了,宋茜雪被关在哪里。”

宋昉显然很激动,“我跟你一起去。”

楚云暖摇了摇头,“还是不必了,免得打草惊蛇,我和毓璟去就好。就是我这一去实在不方便带着云扬,就要麻烦你照顾他一番了,还有睿儿,我也不能带着他走。师兄指导云扬学问时,也顺带教一教他,我观察过司徒睿,他真的就只是单纯,而已如果按照正常的方式培养,他有朝一日还是有可能正常生活的。”

宋昉摇头,“不行。”他是不同意楚云暖两人前去,毕竟茜雪是宋家人,楚云暖已经替他们解决了宋家之危,他们不可以将什么事情都寄托在楚云暖身上,茜雪是他的妹妹,这是他应当自己去做的事。

宋昉是真心诚意的想要劝说楚云暖的,而楚云暖却用更好的理由劝服了宋昉,“三师兄,你我师兄妹一场我也就不瞒你,从我来叶良辰以后我是不预备再回去的,我要去天京。”

“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天京你可以去吗?陛下现在将世家看作眼中钉肉中刺,你冒冒然然的前去天京,这不是给陛下送去当人质的?!”

宋昉气急败坏,楚云暖是在他说完之后,才徐徐道,“如若我不去,等待世家的就是万劫不复。世家实在是太强了,我不是心善,我只是想要保全楚家,这一次我必须去天京。我离开的这一段时间,云扬就麻烦你了,最多一个月,等我在天京安顿好以后,就麻烦师兄带着云扬一起去天京与我汇合。”

说来说去,楚云暖最担心的人还是弟弟,她只希望在她离开的这一个月里,云扬能够在懂得一些事情,去天京之后不必那么冲动。

宋昉知道她的决心,最后却只能点头,如若他不替楚云暖教好楚云扬,那么楚家何谈有未来?楚云暖既然以一己之力挡在世家面前,那他替楚云暖教导弟弟,那里也是他应当做的。

思及此处,宋方郑重道,“云暖,你就放心吧。”

楚云暖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相里音翎流:我先露个面,跟大家熟悉一下。

卫烟华(举牌子):自我介绍

相里音翎流:大家好,我叫相里音翎流,姓相里,南楚大神官,标准的神二代,单身,会看相,爱弹琴,欢迎和我联系!

卫烟华:你人设崩了。

相里音翎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