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救治之法,菩提玉佛铃/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要云扬好好的,她做什么都可以。给她一个月,她定然在天京站稳脚跟,让所有人都对她忌惮,那时候云扬去天京才是对他最好的事情。

楚云暖计划一切以后,又在叶良城停留了三天,这三天她忙着劝说云扬,楚云扬虽说是有些不高兴的,但还是能理解姐姐,一说就通。可司徒睿却不是这样了,他眼泪汪汪地蹲在楚云暖面前,“姐姐你是不是讨厌我,所以你才不带我去的玩的?”

元宝看着自家主子犯蠢的样子,恨不得一头撞死,他拉着司徒睿劝说道,“主子叶良城挺好的,你看这楚少爷也在这里,你还能跟楚少爷一起念书,这多好的事情啊!你非得跟着楚家主去,这不是——”

最后找死两个字元宝没有说出来,但是他看着楚云暖的眼神赤果果的含着警惕。说起来这元宝也是个忠心为主的人,并未看在司徒睿痴傻的情况下就奴大欺主,楚云暖这人虽然记仇,可到底不是气量小之人,她都懒得和元宝多说,再次劝说司徒睿,“我可我不是讨厌你,我这次去迦叶寺,是真的有事。你想一想,要是你跟我去的话,你只能天天吃青菜豆腐,其他的都没有,你还愿意去吗?”

司徒睿想了想曾经在定边王府,吃过的那些寡淡无味的青菜豆腐,顿时眉头都皱了起来,“姐姐你不要去了,青菜豆腐不好吃,还有一股怪味。”

楚云暖都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和他沟通,于是赶紧让趁机会让辛毅过来替他瞧瞧,辛毅人是来了,可司徒睿却左扭右扭,硬是不让辛毅替他把脉。

楚云扬支着下巴,看他上窜下跳的模样,也看着辛毅咬牙切齿又格外无奈的样子,嘲笑道,“你这么大人了,居然还怕看大夫?”

听到这话,司徒睿急匆匆地挺直腰板,“我才不是呢!这些大夫都好奇怪,每次拿着我又看又戳的,他们拿那么长的针戳我,可疼了。”

听他这话,楚云暖就知道司徒睿可没少给他请大夫。

元宝在一旁说道,“主子啊,您就让他看看,说不准你一回去就好了呢。”

司徒睿瞪大眼睛,“我没病,元宝你再说我有病,我就罚你去捡石头!”

主子说的捡石头那可不是一般的捡,而是在一对泥里捡拇指大小又光溜溜的小石头。元宝立刻闭上嘴巴,表示再也不说话了。

最后还是楚云暖强制要求司徒睿老老实实,司徒睿这才坐下,辛毅上前给他把了脉,又问了司徒睿一些情况,司徒睿撅着嘴巴就是不说,看样子还在生气,最后还是元宝,上前回答一五一十的回答了。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辛毅这才停止询问,拿出了一根银针预备在司徒睿头上扎上几针,司徒睿一看银针整个人都僵直了,然后撒丫子就要跑。

最后还是元宝扑到了司徒睿身边,抱着他的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的可怜,“主子呀,您可千万不能再跑了,这位辛大夫是楚家主的人,你可千万不能打伤他,你要打伤了他楚家主可是会生气的,主子你一定要好好看病,……”

司徒睿是最见不得人家哭的,他又看了看正襟危坐地楚云暖,最后耷拉下了脑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你扎吧。”

辛毅满头黑线的模样,叫楚云扬咯吱笑了出来,这司徒睿还真是好玩。

辛毅在司徒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在他头上下了两三针,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一时间叫司徒睿好奇地瞪大眼睛,他想伸手去摸头上的针,却被辛毅一巴掌拍了下来。司徒睿委委屈屈的坐着,大约半盏茶的时间,辛毅才把针拔下来,然后又把了把脉。

这时辛毅心里有了个大概。

元宝急忙问道,“辛大夫,怎样了?”

辛毅道,“据你说所,你家主子不是先天痴傻,是后来导致的。我看了一下,他这是中毒的原因导致了大脑失常,如若是把毒解了的话,倒是有可能恢复心智。”

他们三人在一边说着,司徒睿却是好奇地跑到辛毅针包前,摸摸那里摸摸这里,后来更是趁人不备,拿起一根针就要往辛毅身上查。辛毅眼疾手快,那针就落到了元宝身上,元宝一大叫一声,眼泪汪汪地看着司徒睿,司徒睿格外不好意思,一扭身躲到了楚云扬身后。

楚云扬还没有他高,司徒睿根本就藏不住自己,远远看上去格外滑稽。

辛毅一挥手,收了元宝背上的针。

楚云暖问道,“毒可有得解?”

辛毅点头,“那是来自北堂山中特有的毒草,要解的话可以,只是有些麻烦,而且这解毒过程也并非一般,至少得有一年半载,配合药浴针灸方能根除。”

元宝眼前一亮,二公子不知为主子请过多少大夫,但是都说无解,只有这辛大夫说有解,楚家擅医,果真名不虚传。元宝当下给楚云暖和辛毅两人跪下了,“元宝谢过楚家主大恩大德!”

在来南堂之前,元宝心里是怨二公子的,他为一点事情,竟然要把主子送去楚家当人质。那楚家主他在北堂也是有所耳闻的,那可是个凶狠跋扈的人,来了南堂以后,他才发现一切都是谣言,这楚家主对主子也还是挺好的,延医问药,要让主子有了康复的可能。

楚云暖看得出元宝对她有诸多不满,却也知道他是个忠心为主的人,她摆摆手,“行了,起来去找出后你家主子玩。”

元宝顿时笑嘻嘻的,与楚云扬两人跑出去玩。元宝年纪也不大,正是好玩的时候,而司徒睿也没有什么主仆之分,不一会儿三人就玩在了一起。

楚云暖这时才看向辛毅,“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没有说完的?”

辛毅点头,“家主此番去迦叶寺,正好可以从迦叶寺那里寻得药引。”

“什么药引?”

“菩提玉佛铃。”

楚云暖闻所未闻。

辛毅解释起来,传说在多年前,迦叶寺有一高僧在菩提树下作化,有舍利子遗留,而后寺中僧人在收捡时,不小心将舍利子落于地上,舍利子落地生花,与菩提树缠绕,生成了似花非花菩提玉佛铃。普天之下,只有迦叶寺才有,珍稀程度可以同楚家血人参相提并论。

三日后整装待发,楚云暖轻车简行,从叶良城城出发,往迦叶寺而去,相里音翎流在楚云暖的要求下同行。

迦叶寺在叶良城以西的一座山上,从这里去往迦叶寺至少需要五天,再从迦叶寺到天京的话,路就绕得非常远了。

马车行了五日,最后离在迦叶寺不远的小镇上休息,三人寻了一个路边小摊坐下,点了三两个小菜并一壶酒,在僻静的角落听着街上行人对迦叶寺的评论。

相里音翎流气质出众,一身白袍飘飘若仙,楚云暖一身银红,光彩照人,赵毓璟却是最低调的,不过穿了身玄衣。三人均是俊男美女,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后桌有几人谈论着镇上孩童失踪的事情,说的神乎其神,倒是叫楚云暖兴味的挑起眉头。据他们所说,几年来小镇多多少少丢了大概有好几百个孩童,迦叶寺扬言有妖物作祟,每年都会开坛做法,救出一些孩童,当然这些被救出来的孩子,有的生有的死。但就是如此,百姓才极其信服迦叶寺,哪怕是家中没有存粮,也要将仅有的粮食送往迦叶寺,以表谢意。

楚云暖摇晃着酒杯,迦叶寺倒是厉害,深谙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的手段。若不是她窥得一丝破绽,恐怕她也是相信迦叶寺是个慈悲为怀的好地方。

“妖物?”相里音翎流喃喃重复,他抬眼望向东南方,青山苍茫,依稀可见有泉水从山涧而下。此处人杰地灵,应当不可能出现所谓的妖物,如若不是,那么就是人为了。

迦叶寺——

这是相里音翎流第一个怀疑的地方。

很显然,赵毓璟的关注点和两人完全不同,他很奇怪的问了后桌的人,“出了这么大的事,官府就没有人管?”

两人显然被问住了,好半天没有回答,反倒是旁边的人道,“官府,他们才不管这事呢!”他们的表情有些奇怪,像是嘲笑又像是畏惧。

赵毓璟再想仔细问时,他们却都闭嘴不言,说起迦叶寺的种种善举来,着重说的还是明日盛大的施粥问药。这迦叶寺每月定有一天会在山脚下给普通人施粥,寺中精通医术的僧人也会下山给百姓看病,迦叶寺在百姓心目中地位极高,十分受人推崇,尊敬。

赵毓璟听在耳朵里,却是明白一件事,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迦叶寺的声望要比朝廷大的多,或许有一日,他们靠着所谓的神女,可以让全天下人信仰于他们。

“再过几日就是迦叶寺施粥周的日子,你有什么打算?”赵毓璟是了解楚云暖的,见她不着急上山,反而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打听消息,就知道她心里是有了计划的。

楚云暖气定神闲,?“不急,等熙儿来再说吧。”

相里音翎流顿时眉头一挑,“不急?”他可记得师妹为了赶到的这里,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

楚云暖含笑道,“我们还要等一个人。”

“等谁?”

楚云暖抬头,望着某一处,“玄剑门,洛天机。”

三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路的那一头,一个年轻公子缓步而来。玉湖里容貌本来就生得瑰丽无比,今日又罕见的穿了身紫色对襟窄袖长衫,腰间扎条金丝玉纹带,黑发束起,以鎏金冠固定着,身姿挺拔修长,更显得邪魅风流,眉目似画。他就像是一个天生的月亮,耀眼迷人,一路走过来不知道收获了多少姑娘痴迷的目光。

偏他还不自知,一路招摇前进。

“玉湖里?”赵毓璟只知这人是杏林堂一言九鼎的堂主玉湖里,从不知他是什么玄剑门的洛天机。

赵毓璟不知道,但相里音翎流自己却是知道一点的,玄剑门和相里一族从根源上来说同出一脉的,都可以窥得一丝天机。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相里一族对于天道只看不说,而玄剑门洛氏却时常道破天机,加之传言里洛家人精通玄术,可呼风唤雨,这就导致了玄剑门子孙凋零。

细说起来,他在家族中听人提起过玄剑门无数次,这还是第一次看见玄剑门的后人。

“你邀他来做什么?”相里音翎流问道。

楚云暖双眸漆黑清亮,几乎能倒映出人影,“要对付迦叶寺,必须以鬼神之力。?”

赵毓璟和楚云暖心有灵犀,听她这么一说很快就明白过来,自古以来百姓多信怪力乱神之事,而迦叶寺又用鬼怪愚弄百姓多年,让百姓奉他们为神明,在百姓心目中声望很高,贸贸然动手只能犯了众怒,可如若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迦叶寺,那么迦叶寺名声定然会一落千丈,这就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办法了。

这办的确很好,就是不知道这位洛天机的本事如何了。

“你速度也真够快的。”玉湖里在三人桌前坐下,招手让老板送了杯子碗筷上来,很不客气的尝起桌上的菜肴来,他边吃边道,“妖星之事不过是小事一桩,根本没动了你分毫,哪儿能劳得您大驾来这种小地方,平白污了您的脚。”

玉湖里是认定楚云暖是因为迦叶寺诬陷她为妖星一事,才前来的迦叶寺找他们算账。

楚云暖习惯了玉湖里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冷嗤道,“我可没有你这么大方!我跟迦叶寺说得上是新仇旧恨了,当年孟莲流放西北,我派夏华追杀她,却被迦叶寺的和尚给搅了局,还打伤了夏华。哼,难道天字一号就没和你说?夏华在西北那是九死一生,这段时间迦叶寺又在背后伙同孟莲给我使绊子,我可没有你这么大度,被人欺负到跟前了还笑意盈盈的说不在乎,反正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的!”

玉湖里面上有一瞬间的难看,当年那件事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好的回忆,当年洛天离之事,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正如楚云暖一般,他当年也派人杀过孟连,可结果正如楚云暖所说,天字一号回来以后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才得以康复。

他心中以为孟莲定然是有过人之处,才能让迦叶寺出手相助,他无数次推演过孟莲的命格,却发现此人命理极其怪异,看上去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实际上倒是有一些支离破碎,像是用七八个人的命格拼凑起来的。

这种命格他曾经在昆仑山的收藏的书籍上看过一次,似乎是借运而来。可饶世借运,孟莲的运势却不可佛挡,仿佛真的就是天命之女,这也就是当年刺杀失败后,他再对没有对她动手的原因。

现在猛的一听楚云暖如此说,他心中也是有着几分不愉的。

楚云暖见他面色微变,见好就收,很快转移了话题,“这位是我师兄,相里音翎流。”

玉湖里执筷的手顿了顿,神色一正,“相里一族?”他挑剔的看着相里音翎流,而后点点头,“原来是南楚大神官,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同相里音翎流一样,玉湖里也是听说过这个家族的人,双方都是以玄门之术入世,玄剑门子嗣艰难,而相里一族却枝繁叶茂。但最让玉湖里嫉妒的是,相里一族的人能有一个强健的身体,不像他,是用无数珍贵药材勉强维持健康。

相里音翎流淡淡道,“洛门主客气了。”

相里音翎流这人冷淡自持,速来不擅与人交谈,楚云暖总觉得他就像是不食烟火的神仙,所以对于他今天冷淡的态度,也不觉得奇怪,玉湖里却觉得这人沽名钓誉,讨厌的很。

双方见过面之后,楚云暖开始说起正事来,“我这一次邀你前来,是有正事相商。”

玉湖里摆摆手,“可别!我知道你是想对迦叶寺动手。不过楚家主,你是知道我这人的,虽说玄剑门需要依附于你楚家生存,可是我确实不愿意违背自己的一些原则的。若是你无法说服我,我绝不会为对迦叶寺动手,神佛之地,可是不好下手的,我怕折损了自己的阴德。”

玉湖里会这样说,楚云暖一点儿也不意外,早在九原府天灾之后她就知道玉湖里十分看重因果之事。

他或许会对生死之事冷眼相待,可却是对天理因果却是抱着极大兴趣。

楚云暖唇角微扬,“你不是忘了三年前桃花山上寻宝,洛天离险些掐死你的事情了吧?你就不好奇,孟莲用来你的金鲤令牌是从哪里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