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沽名钓誉/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十分,房门被扣响,秋桂将门打开,春熙风尘仆仆的进来了。

“家主。”

楚云暖身着桃红对襟镂金百蝶穿花云锦袄子并缎地绣花百蝶裙,手腕上缠着象牙色织金妆花罗帔子,她一手托腮,手肘支在楠木伏几上,几乎是半倚在赵毓璟怀中。

赵毓璟一身白绸绣碧竹圆领汗衫,只在肩膀上搭了件菱纹罗袍,一只手握着一卷书舒声念着,他声音十分好听,如冰泉水溅,玉石相撞。

让楚云暖一听,就有一种通体舒泰,浑身精神气都回来的感觉,宛如让万物复苏,万花齐放的仙乐。

她懒洋洋的换了一只手,将脸正对着春熙,“怎样了?”

都说灯下看美人,柔三分。明明灭灭的烛火下,楚云暖绚丽如同朝阳般明媚耀眼的美丽被柔和下来,隽雅温和。

春熙看着她在烛火下朦胧的脸庞张脸,屏住了呼吸,这真不怪她,实在是因为夫人去世后,她很久没有见楚云暖穿过如此艳丽的衣裳,一时间倒是叫她有些失神。好在她很快就反应过来,道,“宋大小姐人的确是在迦叶寺。”

楚云暖嘴角浮现一抹深刻的笑容,她料想的不错。

早在春熙上前的时候,赵毓璟放下书,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楚云暖惬意的眯起眼睛,姿态优雅,慵懒妩媚,叫赵毓璟心口一跳。

“我和宿壁正准备把她救出来的时候,她就被十皇子给带走了。”

楚云暖看了一眼赵毓璟,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她坐起来,一手撑着伏几,“若是我没有记错,我离开的时候,赵毓泓还在忙着抢占九原府,怎么就出现在了迦叶寺?”

难不成赵毓泓这么快就知道宋家之事败露,这应该不可能吧。她计划的好好的,是要在她到达天京向永乐帝呈上逐鹿图秘密的时候,才会让赵毓泓知道。

“你忘了,他手中还有一个户市商会,谢游之不是省油的灯。户市商会成员遍布南堂,当日先生出殡,声势浩大,谢游之岂会不通知十弟?依照十弟的聪明劲儿,很快就是知道事情不妥,以防万一,定然是要将宋茜雪带走的。”

赵毓璟一番话倒是提醒了楚云暖,她无心对付户市商会,却不能不防着户市商会在南堂弄出一些事情来。

楚云暖十分恼怒,“这个户市商会!”说罢,她又道,“依照宿壁的功夫,就算是赵毓泓想带走宋茜雪,也应当是有办法救回来的。”

林宿壁身为楚家暗阁统领,一身功夫出神入化,要救走一个人,对他来说易如反掌,而两人空手而归,怕是事情有了变化。

果不其然,楚云暖猜的没有错,落后春熙半步的宿壁微微低下头,声音沙哑,如朽木被锯,“宋大小姐是被迦叶寺三十武僧护送离开的。”

春熙道,“迦叶寺全寺上下六百多人,武僧大约在一百左右,护送宋大小姐离开的,是寺中最厉害铁臂僧人。”

楚云暖哼了一声,抬头道,“我说陛下最不应该的,就是把目光盯着我们南堂世家不放,世家可不能豢养私兵。你看看,就这迦叶寺,武僧就有一百多个,个个以一敌十,大齐有多少寺庙,恐怕武僧组织起来都可当一支军队使……”

楚云暖的话一顿,莫不是那赵毓泓打的就是这种主意吧?迦叶寺在天下寺庙中也是首屈一指,若它振臂一呼,自然有数不清的武僧前来支援,更不要说,永乐帝还有赐封它为天下第一佛寺的意思。到时候迦叶寺自然水涨船高,能招募的武僧也就更多,这下一来,可不是比得上赵毓璟背后的平南军?

当然这些推断,她只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赵毓璟虽然不说话,心中也是十分赞同楚云暖的说法。

春熙在一旁斟酌着用词,好半天才道,“家主,此次在迦叶寺我们还见到了一人。”

“谁?”

“孟莲。”

“神女叶芙蕖。”

前一句话是春熙的声音,后一句是林宿壁说的。

楚云暖神色一动?,似乎有些阴沉,“孟莲……”

春熙清楚的知道这几年来楚云暖和孟莲的纠葛,她不止一次的感叹过孟莲的能耐高超,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折在了家主手底下,哪能像孟莲现在活蹦乱跳。

“我和宿壁夜探迦叶寺的时候,无意撞见孟莲和十皇子密谋,两人准备以户市商会为基础,推翻南堂世家,孟莲还给了谢游之很多闻所未闻的秘方。”

楚云暖是有些不屑的,南堂大多数的资源都掌握在世家手里头,红顶商人不过是从中牟利,如今还异样天开的想推翻世家。

自立门户哪儿有那么容易。

赵毓璟道,“前些日子周伯彦飞鸽传书,说是户市商会想拉聚福楼入会,还是谢游之亲自上门拜会。”

“谢游之还挺聪明的。”楚云暖眉梢一挑,聚福楼是南堂首屈一指的酒楼,周伯彦是又手握家族实权的世家之后,当然最重要的是周家和楚家之间的关于四大世家的纠葛,她估计谢游之应当是从这里入手,拉周伯彦入伙。

“周伯彦除了对同族人有些优柔寡断以外,还从未对任何人心软过,谢游之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赵毓璟对人的评论向来独到,说得上的一针见血。

周伯彦少年成名,乃天下三公子之一,及冠以后却默默无闻,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周家拖累了他。直到周海与北堂沆瀣一气谋害太子,周家岌岌可危之时,周伯彦方才痛定思痛,肃清家族蛀虫,将家族生意尽数上交皇室换周家一线生机,而后以黑金发家,在世家中迅速占领一席之地。

“南堂尽归你手,四大世家几乎是名存实亡,周伯彦绝不会为了一个虚名,踏进谢游之的圈套,谢游之想从他这里入手是打错算盘了。”

“我想,他们看重的不仅仅是周伯彦这个人,还有聚福楼。”楚云暖实在是太了解孟莲了,她总是仗着自己来自后世,时不时的卖弄自己那些小聪明,“我猜,孟莲给了他们秘方吧,是菜谱?”

春熙暗道一声神了,她道,“孟莲的确是给了谢游之菜谱。”

南堂诸多生意,只有聚福楼的主子不是世家人,周伯彦不过是代为管理而已。从聚福楼下手,比动其他世家生意容易,更何况酒楼生意从来都是取决于菜肴,聚福楼菜肴留不住客人,那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孟莲倒是长了些脑子。”楚云暖这句话不知是褒是贬。

赵毓璟如是评价,“若是没有世家背景,南唐生意不好做。”

楚云暖却是一笑,“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孟莲也就能哗众取宠,她以为她拿出来的菜谱能够受人追捧,也不想想她自己到底精不精通。赵毓泓也是异想天开,难不成真以为有了孟莲支持,就可以在南堂放肆。”

她在南堂苦心经营三年,若还是叫人钻了空子,那她也没脸执掌南堂。

“想取代世家?”楚云暖哼了一声,先生之死,她没有和赵毓泓计较,现在赵毓泓竞然还插手南堂,想要户市自由商会取代世家联盟商会。楚云暖心中一阵一阵的冷笑,她本是不欲为难红顶商人,毕竟从根源上来说,红顶商人和世家是一样的,两者可以说是相辅相成。只是她没想到,这谢游之竟然有胆子和她作对,想扳倒南堂世家,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楚云暖当下就道,“通知唐梦瑶,让她把户市商会给我往死里整。另外传信给陈驷,让他通知南堂所有的红顶商人,就说我楚云暖说了,只要他们愿意退出户市商会,日后红顶商人与世家做生意,绝不会有人敢再做手脚!”

她的意思就是要保证红顶商人的利益了,的确,红顶商人与世家畸形的关系确实不应该长久存在。

其实楚云暖早已有心改变,这下子不过顺水推舟。

没有了户市商会在背后做眼睛,她倒要看看,这几个人能扑腾是什么水花。

秋芷神色一肃,垂首称是。

这消息一传出,世家肯定有极大不满的。楚云暖考虑到了这一点,着重强调道,“让陈驷去派人警告世家一番,告诉他们不要以为我不在,就可以在那里阳奉阴违。”

南堂排得上名的世家,都被楚云暖给折腾怕了,几乎是令行禁止,各方纷纷行动起来,再也没有人再为难红顶商人,这下子没有退出商会的人那叫一个扼腕叹息。

却说谢游之,有了孟莲给的千奇百怪菜谱以后,就不大在意起商会来,而是专心打理酒楼生意,隐隐有成为第二个聚福楼的意思。一开始,这些新奇的菜肴的确是财源滚滚,让他赚了个盆满钵盈。而越到后来,生意也就越不好,因为很多菜肴被其他酒楼摸索出来,而且推陈出新,品相和味道高了不止一筹。谢游之的酒楼一开始就是占了个新奇而已,楼中菜肴食客们几乎是都吃腻了,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一个个自然是哗啦啦的离开的。

从头到尾聚福楼都不曾出过手,谢游之就已经落败。

不说他是血本无归,也算损失惨重。可偏偏这时,作为后盾的户市商会在唐梦瑶的打击下岌岌可危,大批商人和小世家脱离,谢游之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为此急得团团转,三番两次登门拜访唐梦瑶。

唐梦瑶避而不见,谢游之却锲而不舍,久而久之,竟然生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来。

楚云暖自然是不知道,她无心一举竟然让两人有了千丝万缕的缘分。此时此刻她坐在简陋的茶棚里,背对青山绿水,继续听春熙说迦叶寺的奇怪之处。

茶棚四周被楚云暖带来了护卫团团围住,几人又是压低了声音说话,外面自然听不到什么。

迦叶寺久负盛名,慕名而来的达官显贵不可胜数,四人锦衣华服,容貌出色,一看就来自于大家族,有如此排场,也数见不鲜。

玉湖里和相里音翎流相看两生厌,并不坐在一起,而是一左一右寻了楚云暖和赵毓璟两边桌子坐下。

几人出现在这里是有原因的,今日又是迦叶寺一月一次施粥问药的日子,山脚下聚集了很多人,有当地乡绅也有普通百姓,男男女女,往来不绝。

她手中握着一个粗糙的陶碗,瞧着百米外热闹的景象,不说世人如何沽名钓誉,能做到这个地步,迦叶寺就十分成功了,这在他们看来都是小恩小惠,可能做到如此,那是人家的本事。

楚云暖另一只手轻轻捏住赵毓璟的手指,赵毓璟双手骨节修长,捏上去凉冰冰,清凉无汗,倒是缓解了她手心几分的燥热。楚云暖伸手轻轻触着,冷不丁的摸到他拇指上的扳指,入手温润,似乎是因为在他手上带得太久,带上了他的几分温度。

赵毓璟只感觉到有一双小手轻轻在自己手心挠了又挠,他嘴角忍不住噙起笑意萧逸,轻轻将她酥手一抓,紧紧握在手心里,然后腾出另一只手,倒了一碗热茶出来。

粗糙的陶罐在赵毓璟手里,倒是添了三分清贵之意。

乡村野地,茶的滋味自然比不上平日所喝,好在别有一番滋味。

楚云暖笑嘻嘻的,低头就着赵毓璟的手就喝了一口,她唇上沾了点点水珠,淡粉色的双唇异常莹润。

倒是让赵毓璟觉得心头有些痒痒,他眸色一暗,若不是大庭广众之下,他还真想凑过去咬她一口。无论赵毓璟心里是如何打算的,他面上却一派严肃,从怀中掏出一方折得整整齐齐的帕子,轻轻在楚云暖唇上一压,食指像是不经意间摩擦了一下她柔嫩的唇瓣。赵毓璟心中一跳,猛的收回了帕子,面无表情,耳根子却微微有些红了,他恋恋不舍的搓了搓手指,心下有些回味。

楚云暖看他通红的耳根,顿时忍俊不禁,十分坏心眼的伸手摩擦了一下他的耳朵,佯装惊讶,“殿下,你耳朵怎么红了?”

正在背地里相互瞪眼的两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过来。

果然是。

赵毓璟顿时恼羞成怒,“阿暖……”

见状,楚云暖立刻捧着比她双手还要大的陶碗,笑意盈盈的凑到赵毓璟嘴边,十分讨好,“毓璟,你尝尝。”

看她如此乖巧,就像小时候依偎在身边那样,赵毓璟心头一动,再有什么羞恼也都烟消云散,他揉揉楚云暖乌黑的头发,眸光泛出涟漪般的笑,低头轻轻喝了一口。

苦涩的茶味在嘴巴里蔓延,赵毓璟却觉得甜到了心坎儿里。

“阿暖……”

楚云暖蹭了蹭他的手掌,眉眼弯弯。

相里音翎流低头喝茶,只当没看见两人的互动,他和师妹的关系,似乎从那一天提到摄政王开始,就降到了冰点。

玉湖里倒是酸了几句,“哎呀,真是可怜我们这些孤家寡人呀,是不是呀,小熙儿?”

林宿壁往春熙面前一挡,像是怕春熙被这只狐狸给勾走了,冷声道,“玉堂主你想造反?”

玉湖里不明所以。

夏华原本在和天字一号说话,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立刻跳了出来,很是不怀好意,“夏妆、宿壁,还不快拿下这个犯上作乱的逆贼!”

两人闻声就动,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玉湖里扑去。林宿壁平日就看不惯他老是一副勾人的模样,这下去终于有机会名正言顺的收拾他,哪里能放过。

双拳难敌四手,玉湖里虽有有一点点功夫,到底不是林宿壁和夏妆的对手,很快就落败,被两人胖揍了一顿。

玉湖里被人一拳打到平日最爱护的脸上,十分郁闷,他怒喊一声,“天字一号,你个混蛋,我白养你了,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夏华原本还在一旁呐喊助威,一听玉湖里的话立刻就把天字一号给按住了,顺手拿出茶棚里的绳子,把人给捆了起来。天字一号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露出一副爱慕能助的表情。

玉湖里气得吐血,顺手抄起起茶壶,洋洋洒洒的挥着,淋了两人一身水。

天字一号的功夫很好,不是一根麻绳能困住的人,很显然他看出了堂主就没有真心跟他们对打的意思,也晓得林宿壁两人没下狠手,故此没有动作。若不是玉湖里愿意,单他一身诡异的玄术,没人能占得了他的便宜。

三人打着打着,玉湖里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那句话的不对之处了,自古以来孤家寡人一向是说的皇帝。玉湖里咬牙切齿,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事,都怪夏华这个小丫头鸡蛋里头挑骨头,哼,看日后他怎么折腾天字一号!

楚云暖看着他们打打闹闹,好笑到不行。

好半天,林宿壁终于泄了火气,跳出战局,随后夏华也退了出来,此时两人身上湿淋淋一片,好不狼狈。

玉湖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左边眼睛一片黑,脸上还有几处淤青,他摸着眼角的伤口,有些伤心,真是可怜了他的脸。

秋芷秋桂两人看见他如此模样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这下子玉湖心里头更郁闷了,他哼了一声,“臭小子,你还不快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