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如此慈悲,尸骨森森/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寺庙里木鱼声声,古树参天,檀香阵阵传来,似乎带着洗涤心灵的魔力一般,叫人从心底里生出几分安宁。

玉湖里跟着小沙弥来到香客留宿的厢房,于季充当小厮,手上提着个包袱,亦步亦趋的跟在玉湖里身后。因为时常有香客留宿,厢房也修得十分清雅,四周绿竹青翠,微风习习,竹叶沙沙,叫人心旷神怡。

他财大气粗,出了一千两银子的香油钱包了整个院子,另外又愿意再出一千两请武僧守护院子,迦叶寺的武僧也不是随随便便因为这几个银子就派出去的。他当下就抬出自己杏林堂玉湖里的身份,玉湖里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人性格乖戾,一手医术有惊艳无双,看得顺眼救活、不顺眼就下毒,众人恨他,却又惧他,想杀他的人也多如牛毛,迦叶寺也真是怕惹得这煞星不高兴,就往寺里下毒。

再者杏林堂背后到底做什么谁都清楚,他们也怕玉湖里在迦叶寺出了个事情,被杏林堂那群咬上就不撒口的疯子找上门来。最后只能同意派五个武僧过来,玉湖里自然不满意,“难不成本堂主这条命救这么不值钱?你们至少得给我十个武僧过来!”

现在寺里还剩下二十个武僧,众人合计一番,干脆全都派了过来,有备无患。

玉湖里极其满意这样的安排,很是大方的送了迦叶寺一块杏林堂的木牌,然后仿若得胜的公鸡一般,大摇大摆地去往厢房。

留下背后几个僧人,为了木牌打得不可开交,谁让多了个木牌,就等于多了条命。

他在房中坐下后,指挥于季打扫房屋。可怜于季一个只会舞刀弄棒的杀手,此时却手里端着水肩上搭着棉布,吭哧吭哧的打扫起来。玉湖里美名其曰锻炼,然而于季心里清楚,堂主这是迁怒,不敢惹有楚家主撑腰的夏华,就只能暗搓搓的折腾他。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于季方才打扫好,四周纤尘不染。

玉湖里从包袱里拿出几个圆滚滚的石头来,随意往四周一抛,布出个简易的幻阵来,从外头看着还真像有人盘腿坐在那里念佛经。为保逼真,玉湖里又掏出一个皮影来,用细线悬挂在房梁上,点上蜡烛,在窗投下剪影,粗略一看,简直是天衣无缝。

于季嘴角抽了抽,看来堂主是有备而来,楚家主明摆着让他在这边拖住武僧的注意力,他居然敢阳奉阴违。

楚家主明摆着是让他蹲在这儿,吸引武僧的注意力,他现在居然玩儿这么一手,也不怕楚家主那里不好交代。

玉湖里点上婴儿手臂粗蜡烛,来来回回地看了一番,双手一击,十分满意。

做好一切之后,天色渐暗,简单用过寺中的斋菜以后,玉湖里扬言要在里头苦读经书,不准任何人打扰,完了之后关上房门,点着蜡烛后,跳窗离开。

于季换了黑色劲装,一面护着玉湖里,一面飞速往后山而去。

另一头,楚云暖和相里音翎在林宿壁领路下,不着痕迹的摸到后山。月色笼罩下,迦叶寺格外古朴,朱红色的墙壁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这一座百年古刹带着自己特有的魅力。

走在迦叶寺的青石路上,楚云暖觉得浑身不爽快,似乎是踏进寺庙开始,她四肢就觉得黏黏稠稠的,仿佛是陷进了沼泽里一般,动一下都觉得困难。可看春熙他们却没有这样的表现,楚云暖也只觉得是自己感觉错误了。她又再坚持了一会儿,可这次不过不过走了十来步而已,就气喘吁吁,双腿像灌了铅似的。

相里音翎流关切的扶住她,“师妹,你怎样了?”

楚云暖喘着气,捂着胸口,“我感觉身上像压了块大石头一样,喘不上气。”

相里音翎流略微思索了一下,从腰上取下时常戴在丝绦递给楚云暖,“你带上这个。”

五彩丝绦间是一枚黝黑发亮的虎牙形状的石头,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

楚云暖知道这个,是相里音翎流从小宝贝似的戴在身边东西,据说还是从第一代大神官传下来的,为此她儿时还嘲笑过他。现在她握在手心里,没有想象中石头特有的冰冷粗砺,反倒带着几分玉石的温润,一下子驱逐了她身上黏腻腻的阴沉之感,楚云暖顿觉得神清气爽。

“谢谢师兄。”

相里音翎眸子里闪过一道奇异的光彩,心中疑惑,面上露出严肃的样子来,皱了一双斜飞入鬓角的眉:“师妹知不知道它是什么?”

楚云暖怔忡,“啊”了一声。

“它是镇魂石。”

镇魂石,顾名思义用于镇魂。

几人一路前行,七拐八拐后很快就到了后山,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不远处有稀稀疏疏的声音传来,楚云暖几人赶忙往隐蔽处一躲,好在迦叶寺草木繁盛,几人躲在花草丛里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外头是两个小沙弥的谈论声,“真晦气,今天又死了一个。”

“咱两就是倒霉,老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瞅瞅引行,跟了个好师傅,在里头吃香的喝辣的,就咱两……”

另一个更加低沉的声音道,“你们废什么话,赶快把人带出去埋了!”

“师傅。”小沙弥的声音明显很畏惧。

见大和尚没有生气,刚才还怨天尤人的小沙弥顿时大了胆子,“师傅,你说咱寺里,要这么多小孩干嘛?”

大和尚敲了敲小沙弥的脑袋,“不该问的别问,快把人给抬过去埋了,别学那些个东西似的偷懒,把人往坑里一丢就了事,这人呀还是得入土为安。”

小沙弥不以为然,心中还是很好奇,上前捶着大和尚的肩膀,很是讨好,“师傅,反正时间还早,您就跟我们说说里头的事呗。”

说起里面的事,大和尚浑身一抖,他压低声音,“你们两别以为在里头能有好日子过,进去了才知道啥叫损阴德,我不让你们进去也是为你们好。”

这下子跟挑起人的好奇心了,两个小沙弥十分讨好围着大和尚。大和尚被缠得不耐烦了,最后才道,“行了,我今天就跟你们说一说,可听了就听了,一定得烂在肚子里。”

小沙弥连连点头。

“我原本是个杀猪的,人称屠夫张,后来犯了事就逃了,过了段食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后来听到迦叶寺收会拳脚功夫的和尚,就剃了度,来这里当个和尚,原本就是冲着吃穿不愁来的。可是后来,我被派到了后山……”说道这里,大和尚声音有些颤抖,他狠狠吞了吞口水,像是壮胆一样的说道,“老子原本杀猪,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又杀了人,也不怕什么,到了后山的时候才知道我原本做的那些个事不算什么,后山里头的人,那才叫杀人如麻。看到这孩子没有,就是被里头的人剜了胸,活生生放干了血死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这些小孩,几乎是熬了三四天才咽气的,看他们的眼睛,死不瞑目,我都觉得瘆得慌。”

小沙弥倒吸一口冷气,每日埋这么多尸体,两人是知道里头干不干净的勾当,却不知道这些内幕,这下子两人看着麻袋里的尸体都觉得头皮发麻。

“行了,你们两个也甭羡慕里头的人,杀了这么多孩子,哪里会有好下场。我是个恶人,也不怕死,可你两还小。”

大和尚说了几句话,声音很低,听不大清楚。两个小沙弥抬起麻袋,麻溜的走了,大和尚拍了拍脑袋,掉头往山里走去。

人都走光了,春熙跟着小沙弥过去,而楚云暖则偷偷摸摸跟在大和尚身后,走了几步大和尚竟然不见了,她左看右看,仍旧只能看到在夜风了摇曳的花草。

人呢?

这时候,春熙那头传来一声惊呼。

两个小沙弥并未按照大和尚说的,让人入土为安,反而像往常一样,把尸体丢进坑里以后就说说笑笑的离开。两人看上去浑然不在意,却让凑到深坑边的春熙倒吸一口冷气,失声惊呼:“家主!”

春熙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却在那瞬间扑进林宿壁怀中,身体颤抖,她不是怕,而是难受的想哭,她真恨自己当时在迦叶寺的时候没有寻到这个地方,没有找到那些惨死的孩子……

坑里堆积着许多尸体,数不胜数,这些孩童脸色泛白,皮肉外翻,有的仰面有的趴下,有的双目圆睁,表情狰狞,尸体腐烂露出森森白骨。一股发霉与恶臭古怪的味道随着风吹来,混杂着寺庙里特有的檀香,味道说不出的古怪,和泥土的腥味儿以及血腥味融合在一起,让人的鼻子都有些不舒服。

饶是楚云暖曾经杀人如麻,见到这一幕正不住头皮发麻。她曾经杀的人,大多数是一些成年人,从未对这么小的孩童下过手,现在看看,满口慈悲的迦叶寺手上沾了那么多孩子的鲜血!楚云暖的手深深抠入一旁的树干里,胸腔里缺愤怒、压抑,种种情绪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直叫她想拆了这个肮脏龌蹉的地方。

相里音翎流也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坑中尸骨成堆,由此可见到底有多少孩子丧生于此。

迦叶寺,它还真敢。

这瞬间,四周安静只听得见冷风划过树林的声音,沙沙沙,一声又一声,如同催人性命的鬼哭狼嚎。月色下,四周阴森有恐惧,然而没有人想要离开。

玉湖里偷偷摸摸前来,见三人神色如此严肃,少不得戏谑了几句,然而当他真正上前时,所有的话都戛然而止。他听楚云暖说过迦叶寺害人无数,可那不过是纸张上的数字而已,远远没有此时看到来的震惊。

玉湖里许久说不出话来,夏华在背后呸了一声,“死不要脸的破地方,我非得把他一锅端了!”

于季向来寡言少语,只是点头称是,打定主意要将迦叶寺上下屠尽。两人在西北之时被惠恩和尚所伤,心中虽有怨恨,却也没有想来报复,然而此时看到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心中怒火冲天。

楚云暖站在深坑边上,一袭黑色光袖无风自舞,她低垂着头,语气很沉,“今夜什么也不必做了,把那些被困在这里的小孩都救出去。”

明知这样做是打草惊蛇,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反对,一瞬间各司其职。

林宿壁和春熙往右边去,相里音翎流朝着方才大和尚的方向而去,玉湖里带着于季往左方飘去,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所有人又都回到了这里。几人各自换了方向,同样如此,如同鬼打墙一样,一连试了三四次都是同样的结果。

众人意识到他们恐怕是入阵了,可到底是什么阵法,这么厉害,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们都中招了。

楚云暖将十三叫了出来,随意选了个方向就走,果不其然,几个呼吸过后,她再次回到这里。

所见之处除了树木就是山石,其他什么也没有,可方才屠夫张明明就是从这里走的,怎么就找不到路呢。

相里音翎流不擅阵法,只得用眼觑着楚云暖,他印象里,师妹似乎懂上一点。

十三跟在楚云暖身后,看她用奇怪的步调朝前走了几步,而后退了几步,最后以中央一颗百年老槐树为中心,向东而去。大约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看见一颗散发着莹莹玉光的菩提树出现在眼前,树叶碧绿参差,一朵朵像铃铛一样的八瓣白玉花绽放在中间,浓郁的夜色下掩不住它的光华,星星点点的发着光芒。

刹那间,楚云暖知道这是什么了迦叶寺至宝——菩提玉佛铃。

众人原本还沉浸在出阵的愉快中,乍眼看到玉佛铃,相里音翎流都激动了,他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它,这可是好东西呀。

玉湖里也有一些激动,传说中起死人肉白骨的东西,能不叫人眼馋。可实在可惜,他们今日出来并没有带可以装药材的盒子。玉佛铃极为奇怪,不能用手摘,也不能用其他容器盛放,必须得以玉器容纳,否则便会枯萎。

两人看了半天虽然觉得眼馋,却没有靠近半步,毕竟这东西是迦叶寺至宝,能放在这里百年,四周哪能没有什么防护。

相里音翎流拈了一片绿叶,借着风力,将叶子朝那头打了过去,叶子刚到那头时候正好好泄了内力,以轻风送达。才至树梢,就不知道何处钻出来的暗器给射了下去。叶子落地时,地上有一只老鼠从旁而过,三角刺菱状的暗器划伤老鼠一只腿,老鼠抽搐一下,当时就死了。

触之即死!玉湖里有些看不起迦叶寺,也是真小气,不就一棵破树至于下那么狠毒的药。

楚云暖对此也是有一些诧异,毕竟楚家种植园中什么珍稀药材没有,也不曾用过那么凶狠的药要去对付旁人。名满天下的迦叶寺,竟然用了这么一个阴毒手段,难道这棵菩提玉佛铃是阵眼?

为了验证猜想,楚云暖试探着朝北方走去,她在北方站定,抬头对着暮色沉沉的天空,空中北斗七星耀眼。“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此阵应该是七星阵一类的阵法。”

“七星阵?”玉湖里思量着,两道剑眉紧紧拧在一起,除了楚云暖外,他是几人中对阵法比较熟悉的了。思索中,玉湖里站到楚云暖旁边,对照空中星宿,眸光一亮,“此阵参照北斗七星之形而布,以天璇星、天玑星、天权星、玉衡星、开阳星、瑶光星、天枢星的四个方位设阵,将敌人围在阵中。”

楚云暖双手合拢,掏出一袋磷粉来,撒到菩提树下,又扔了夜明珠过去。夜明珠清辉柔柔洒下,像是山间那一泓清潭之水照耀出一方精美幽邃的诗情画意一般,玉色的佛铃愈加美丽梦幻,而菩提树周围细细密密如蜘蛛网一样的细线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些细线细如发丝,在冷光下发着幽幽磷光,线后有暗器相连。

“好精妙的打算。”相里音翎流由衷道。

“以菩提树为阵眼,置于天枢位,布成七星迷阵,以一化七,无论从哪个方位都是走不出的,还是会回到这里。玉佛铃珍贵,菩提树为阵眼,走不出去的人,自然会把主意打到上头——”

相里音翎流接道,“然后顺理成章的触发机关,死无全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