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两仪四象,佛门污秽/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站的恰好是天权之位,是阵中藏行之方,最适合隐藏身行,里头要有人出来,也发现不了我们,可若要破阵……”说到这里,楚云暖面上染了点点寒霜,令人不寒而栗,“就得让阵法完全运行起来,也就是必须触动周围的机关。”

玉湖里眼睛一亮,迫不及待,“你要破阵!”

楚家阵法独步天下,曾有传言称轩辕黄帝留下的《握奇文》就在楚家人手里头。此书传言是黄帝大战蚩尤时,九天玄女亲口传授,黄帝借此书以奇门遁甲之术摆下阵法,大败蚩尤。黄帝羽化登天之后此书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后来商朝姜子牙得此书,助武王伐纣后改名为《太公兵法》。再后来,秦朝张良于圯桥授书,三献履后从黄石公手里得到此书,用功专研后得其精髓,成为汉高祖刘邦的重要谋士,为刘邦建立大汉朝立下了汗马功劳,后刘邦打死屠杀开国功臣,张良将此书献上,得以保命。《握奇文》溜溜转转数千年,最后被汉武帝赐临摹本于爱女舜华公主,至于原书,早在大汉亡国时随未央宫付之一炬。

“自然要破。”楚云暖负手,眉宇间自信飞扬,“七星暗含天地环宇的生息相克之学,虚实倒置,无本无未,确实难测难防。可但凡阵法,都是借助天时地利人和,暗含五行之数,使其正常运转。若想破阵,只需断了根源,破了阵眼极可。”

话说的简单,菩提树为阵眼,四周机关遍布,要想毁了,哪儿有这么容易。

楚云暖低眉沉思,招手让春熙拿出一颗夜明珠来,借着夜明珠的光芒,用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别人或许觉得家主在说大话,然而春熙知道,家主是真的有办法破阵。南堂人只说家主,不学无术胸无点墨、骄横霸道,却不知家主是楚氏一族百年难得一见的阵法天才,夫人精通很多事,当之无愧的楚氏明月,她一手将楚氏一族的推向顶峰,然而对于阵法之事却是一窍不通。而家主却不一样,她的阵法造诣可以说是当世大师,只是这除了自己和春意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三年前从桃花山离开以后,家主就重新布置了九宫绝杀阵外加一个两仪幻阵,保证再也没有人能到桃花山继续打楚家宝库的主意。

如今家主里估计是想好了如何破阵法。

楚云暖用树枝在地上推算了半天,最后借过春熙手里接过夜明珠,朝着东南方向而去,她在那里站的,抬头望着天空,观望星宿位置,好在今夜苍夜深幽,月明星稀,能叫人清清楚楚分辨星宿。记下第一个方位后,她又换了七八个方位,最后在地上画出了一个图。

玉湖里都还没有看清就被楚云暖给抹掉了,“你也太小气了。”

楚云暖撇了玉湖里一眼,“我不是让你叫在哪里拖住庙里的武僧吗,你过来做什么?”

玉湖里一时讪讪,退后好几步装作没有听到。

对于阵法,玉湖里说得上痴迷二字,今天一旦让他看了,那可是得刨根问底的说清楚,要是这样,那就什么事也不不必做了。再说,这阵法她可不打算叫给任何人。

相里音翎流道,“如何了?”

楚云暖望着菩提玉佛铃,“是要其他人,就算是推算出阵眼在这里也不敢动手。要破阵,广而流传的方法就是破了阵眼,玉佛铃如此珍贵,要毁了它天下估计没有人会愿意,布阵的心思奇巧,可偏偏碰到了我。破阵之法,以阵压阵才是上上之道。”说罢,她又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还好我带来的人多。”

玉湖里定睛一看,只见有数十个劲装护卫从天而降,挥手间在八方位站定,瞬间拉开一个阵法。

旁人看得不明所以,玉湖里却脱口道,“两仪四象阵。”

正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生生不息。七星阵运转时生息相克,阴阳相平,从而达到平衡,而两仪四象阵讲究长流不息,生机勃勃,以磅礴生机打破七星阵平衡,自然可破阵。

玉湖里不得不承认,以阵压阵才是上上之法。

思虑间阵法已成,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方有人执剑镇守。楚云暖抬手一挥,林宿壁飞身而出,与夏妆夏华并余下两个护卫朝中央菩提树而去,挥剑斩断密密麻麻泛着磷光的细线,无数暗器从四面八方飞射而出,带着蓝光,划破夜色,拖出一道长长的尾巴。林宿壁身子矫健,左躲右闪避过暗器,落与树下,紧接其后的是其他几人。

说也奇怪,暗器毫无章法的流窜,却始终不曾进入菩提树三尺以内的范围。

机关被动后,七星阵瞬间有了变化,刚才还清晰可见的八个护卫不见了人。

阵内,林宿壁等人贴树而立,打了个手势,示意外面可以开始破阵。八个人快如闪电,不停变换方位,只不过三个呼吸,七星阵被破。

破阵之后,眼前景象陡然一转,不再是怪石奇树,而是一条羊肠小道,朝着不知名的方向弯弯曲而去。空气里充满是湿热的酸臭,带着浓郁的血腥味,熏得人头晕脑胀。

这里的血腥味比外面重多了,估计是找对地方了。

几人朝里走去,一路越过低矮的山洞,有过崎岖的小道,突然一切豁然开朗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山洞,天然的部分钟乳石还滴着水,人为挖空的地方平整光滑,这应当是在山腹之中。

借着山洞里明明灭灭的火光,能清楚的看到里头的场景,整个山洞一左一右分为两个部分,左边狼藉一片,分布着无数个笼子,右边干净整洁,有床有桌子,桌上一只肥美的烧鸡金黄酥香,一群和尚在那里胡吃海喝。两边截然相反,很容易就知道左边是关押小孩子的地方,一个个瘦得只有皮包骨头的小孩,鹌鹑似的挤在狭小的笼子里瑟瑟发抖,不敢吭声,不敢乱看。

正中央,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被高高吊起,他心口上插着根竹管,源源不断的鲜血从里头流出,落到一个白瓷碗里。男孩浑身抽搐,连哭都哭不出来。

夏华怒气上涌,顾不得其他,手心里寒芒一闪,飞身而去。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众和尚不曾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落在夏华怀里。

“你是什么人!”手持刀枪棍棒的和尚各个凶神恶煞,虎视眈眈的盯着夏华。

夏华把过脉后,更是愤怒了,楚家也有用鲜血培养血参的事情,可他们都是心甘情愿,而且放血之后还会服用补药,哪里会像这个孩子一样,脉搏微弱的感觉不到。夏华立刻拔出剑,横剑一扫,呼啦啦的打到了一大片。

这一群假和尚平日里耀武扬威,其实都是一些花架子,在夏华手里过不了几招,更别说现在夏妆都跑了过去。夏妆从怀里掏出一瓶金疮药扔给夏华,而后提剑大杀四方,一刺一挑,无不见血。

慢慢的,他们也被打怕了,退缩到角落里怒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迦叶寺!”

楚云暖从黑暗里走出来,嗤笑道,“哦,原来这里是迦叶寺,我还以为传言里专吃小孩的妖物的洞府呢。”

假和尚们一时无言。

楚云暖寻了个最干净的地方坐下,挥手让夏妆夏华把笼子里的小孩都放了出来,小孩们原本还不敢出来,直到再三安抚后才慢吞吞的爬出来。

见到如此,其中一个假和尚顿时叫嚣起来,“小兔崽子们都给老子滚回去,当心老子扒了你们的皮!”

这句话不是做假,而是他曾经真的在这里活生生扒了一个小女孩的皮。

听到他这话后,一个个孩子又瑟缩回去,抱着脑袋不敢说话,刚才出来的几个更是拼了命的要往里头钻,一边钻嘴巴里一边尖叫着,“啊啊,我不要被扒皮,不要!”

楚云暖看他们这样的反应,几乎能想到原因,无非就是这事真的发生过,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稚子,她心里戾气满满,“你这么喜欢扒皮,我就成全你。”

他得意的表情顿时僵在脸上,几乎都呆住了,直到一个护卫上前抓他的时候才猛的反应过来,扑通跪在地上求楚云暖放过他。

楚云暖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只肮脏的臭虫,只一眼就别过头,这种人死不足惜。

人很快就被拉了下去,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传来,让人毛骨悚然,余下的假和尚们都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个老实的跟个孙子似的。

恶人被抓走了,小孩子在夏妆姐妹的安抚下才放下心来,一个接一个的从笼子里出来。这里大约有一百个孩子,男女均有,怯生生一片,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始终充满着恐惧,似乎声音略微大一些就能叫他们浑身害怕的颤抖。

因为一些莫名的原因,他们在原本该快乐的年纪里被恐惧和绝望包裹。楚云暖面上笑意柔和了一些,问他们记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

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摇头,这群孩子实在是太小了,最大的不过六岁,哪里能记得什么。

楚云暖觉得还是先把他们送出去,说不准过着日子就想起来了。

小孩们都被送走以后,楚云暖的笑容没那么温柔了,反而显得寒意森森,一张精致美丽的面孔,跟凝了寒冰一样,她随手指了一人,“说吧。”

那人正是先前在外和小沙弥说话的大和尚,出家之前人称屠夫张的人。

屠夫张哆嗦双腿,“说,说啥?”

楚云暖望着自己光滑粉嫩的指甲,没有说话。

然后一张血淋淋的人皮落到了跟前,吓得他坐到地上,这个人是他们中间最凶狠的一个。据说是个江洋大盗,来了这里以后最喜欢折腾幼女,尤爱扒皮,几年一来,好几个小女孩就是这么死的。

“人死了没?”

瞅瞅这些人没出息的样子,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高兴得很,遇到硬茬就跟见鬼一样。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倘若当初关在这里的人换了一群穷凶极恶的,他们敢这么嚣张?

护卫一板一眼回答,“命大,还活着。”

楚云暖冷笑一声,还真是命大,不用麻药,活活剥了皮居然没被疼死。“在他身上涂些蜂蜜,扔到蛇虫鼠蚁多的地方去。”

没了皮肉的人如同一块上等的肥肉,涂上蜂蜜之后是蛇蚁最爱,人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只能受百虫嘬咬,啃食血肉而亡,生不如死,凶残程度可以同虿盆媲美。

余下的人都被吓死了,谁知道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心眼竟然这么毒,这种办法都能想出来。屠夫张咕咚吞了口水,他真的什么都说,就求个痛快的死法,“这些小孩都是我们从各处抓来的,还有一些是人贩子买来给我们的。寺里取他们的血做红丸,这次神女来寺,就是为了取这些药引的!”

楚云暖哼了一声,她先前所料没有错,永乐帝近来龙精虎猛确实是用了迦叶寺掺了童男童女精血的红丸。

相里音翎流听说过这种办法,几乎就是等于夺人性命换去自己一时的健康,虽说效果显著,可实际上等同于饮鸩止渴,渐渐会要了性命。

“红丸?”玉湖里一挑眉,他说呢,永乐帝怎的突然就对迦叶寺恩宠有佳,他曾经都还怀疑那叶芙蕖和永乐帝有什么关系来着。没想到是因为红丸,永乐帝真是疯了,自古以来哪个皇帝服用丹药会有好结果的。

屠夫张都开口了,其他人也不甘示弱,赶紧说着自己知道的消息。

“红丸是神女建让陛下服用的!红丸药性强劲,后来神女教我们提纯了朱砂等物,又在里头加入了米壳,药性更为霸道,人服用好,龙精虎猛,一旦停止服用,如万蚁钻心,痛苦不堪。”

楚云暖大致明白,孟莲这是想效仿当年她孟家的手段,可她也不想想,孟家和永乐帝可不可以同日而喻。孟家不过南堂世家,闹得再凶,哪也是世家之间的争斗,你死我活看的是个人手段。可永乐帝不一样,他是皇帝,一旦有人发现对皇帝用禁药,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就算孟莲支持十皇子赵毓泓,难道赵毓泓登基之后又会放过她,恐怕会除奸佞、诛妖邪的名义杀了她。

这边才说完,另一个和尚赶紧道,“我知道神女的秘密,她有一个孩子。”

为活命,众人七嘴八舌的说起知道的小道消息。

楚云暖吃了一惊。孟莲居然有孩子,难道是司徒衍的?

和尚道,“原本是寺里劈柴的,当年惠恩方丈带神女回来时,听方丈身边小沙弥说,她已腹中有孕,可不知神女为何,死活不要这个孩子,但胎儿太大,若是贸然除去便一尸两命,不得已,神女才将此子生下。”

“你说的不对!神女后来没少用偏方,也是这孩子命大,怎么都落不下来。也因为这样,导致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跟只青蛙似地,双眼奇大,还多了只手!”

“这孩子现在还养在寺里,大概只有一岁多,平日里声音小的跟猫叫似的,我们看见他都是绕道走的。”

语气里说不出的嫌弃。

要细说起来也极其讽刺了,前世北国皇后孟莲生下来的孩子没有双眼,而如今,这个孩子却双眼奇大。

夏华在一旁小声道,“家主,我们是响峰林土匪窝里的找到她的。”

听了这话,楚云暖前后一联想,大概就知道这个孩子的生父,恐怕是哪土匪中的一个。孟莲也真是够了,若实在不想要孩子,喝不下重药就是,平板连累的这个孩子遭人白眼。

能说的都说了个七七八八,其他人说的也都是没有用的消息。

楚云暖听着,面上渐渐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这时候轮到最后一个人简直无话可说,他急得满头大汗,跪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哆哆嗦嗦的“我……我……”好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

夏装看他的表情,忍不住拔起手中的剑,那人身体依然往后倒了下去,突然看到背后紧闭的石门,他大叫一声,“我知道,我还知道一个消息,石门背后有东西!”

夏妆收了剑,那人老远躲开,浑身软得像一滩烂泥瑟缩在角落里,“我们取童男童女鲜血不仅用于制作红丸,还送进里头点灯。我听原来在这里守着的人说,里头的灯大概点了有二十几年,叫做什么改命天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