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改命天灯,我就是你/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四个字一说出来,相里音翎流和玉湖里向倒吸了一口冷气,都说改命之事子虚乌有,实则信奉之人多不胜数,改命天灯的存在就是为了为了逆转命运。此事由来已久,取一对阴年阴月阴时阴日出生的男女骨头制成灯具,以童男童女心头血为灯油,然后供奉上需要改命两人的生辰八字,燃放数月后便可将两人的命运逆转。这种方法绝人子嗣,太过,当年羌族人南下中原建国时,此术曾大规模盛行,无论是羌人还是汉人都抓了不少幼童施用此术,羌人子孙因此而亡,汉人子孙也大大缩减,这件事导致了两族之间第一次不了调节的暴乱。后来此术被禁,没想到迦叶寺竟然还用,且一点就而十几年,这其中得死多少孩子。

楚云暖心中猛地一跳,脑子里有一个迷迷糊糊的念头,仿佛她要寻找的答案就在门后,她不由自主朝着石门而去。

巨大的石门没有任何花纹,她双手放在上面的时候,被冻了一下。?透骨的寒意顺着双手一直升到头顶,遍体生寒,而那种黏腻腻的感觉又来了,甚至比先前还要浓郁几分,叫她不能呼吸。

厚重的石门打开后,一种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黑暗倾巢而出,只留下两簇放着绿光的火焰在黑暗里摇曳,闪闪烁烁,如同阴森夜色里张着大嘴的恶鬼,只等着人进来,就拆骨入腹。

夏妆夏华在后高举着火把,照亮里面,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明亮的火光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样,只在三尺之内可见光芒,其余地方依旧漆黑如墨。四周情况太过诡异,林宿壁下意识的将右手按在腰上,护在楚云暖半步以内。

相里音翎流环视四周,“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弦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

楚云暖接道,“下有石,生于归虚,其状如墨而瑰,可吞没天地,名曰塘。”

塘石,传说中生于渤海之东的一种奇石,可以吞噬一切光芒。秦始皇以三千童男童女远赴东海瀛洲求取长生不老药时,就于归虚之地带回这种奇异的石头,塘石无论置放于任何地方,三丈以内漆黑不见光芒,始皇用之于助眠。百年以前,汉高祖刘邦攻陷咸阳,火烧阿房宫,大火三天三夜不止,塘石被残檐断壁淹没,从此消失,只留下文献里记载的只言片语。

跳跃的火光下,两盏莲花灯光华莹莹,白玉似的骨头花瓣包笼着中央的火焰,灯下有浓稠的鲜血,血液顺着骨头而上,被点燃。

整座灯的上方呈白绿交织的颜色,下方殷红,说不出的诡异。

“这就是改命灯。”玉湖里凑了过去,指着上面错落放置的三个牌位,“以骨为媒,血为引,供生辰,夺人运。我倒要看看,他们为谁夺运,又夺了谁的运。”

借着幽光,玉湖里慢慢看清上面的字,手首当其冲的是孟莲,这在情理之中,不叫人意外。

目光向后,他一字一句的念道:“楚、明……”只两个字他就念不下去了,不仅仅是因为楚明玥这个名字,而是他在后面看到了楚云暖三个字。

迦叶寺借的运是楚家母女的!

才听到第二个字的时候,楚云暖就一把推开玉湖里,自己看了过去,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母亲名字和生辰八字。她睁大眼睛看了又看,楚明玥三个字挂在上头,像是干涸掉的血液,红得发黑。

母亲,她的母亲到底是为何而死?

李世均?

寒毒?

水千柔的蛊虫?

还是迦叶寺?

这一刻,楚云暖真的是迷惑了,她双手杵在祭台上,眼睛里倒映出两团幽光,神色莫名冷肃。

“家主?”春熙试探道。

玉湖里在后面跟相里音翎流说着话,“上面有楚云暖的名字,按他们说的供奉了二十几年,楚云暖早就应该和楚明玥一同做古,就算不是,也是命运多舛。可她,在南堂风生水起……”

相里音翎流冷淡的瞥了他一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于季沉默不语,堂主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怀疑那人不是楚云暖。

玉湖里道,“我怀疑她身上有奇遇。”

于季哑然。

“师妹就算有奇遇,也跟你我不相关。洛天机,你跟在师妹身边是为了借运,她好你自然好,其他主意还是不要打了,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相里音翎流警告了他。

玉湖里呵了一声,没再说话,可看他的表情,很显然是将相里音翎流的话听了进去。

楚云暖伸出右手,捏住其中一个牌位,鬼神命运之说她曾经是不信的,然而重生之后,她却是信了。或许,母亲曾经如此多舛,就是因为她的运,被孟莲给夺走了……

“母亲。”她喃喃低语。

突然间,眼前猛地一晃,山洞里浓稠得化不开的黑色尽数退去,就像是被被天边初升的第一抹阳光驱赶的夜色,眼前一切豁然开朗。

只见佳木茏葱,奇花闪灼,一股清流,从假山之上,花木深处曲折而下,流入凿成荷叶状的池子里。水花飞溅,岩石纵横拱立,上面苔藓成斑,藤萝掩映。

正是草长莺飞,花团锦簇,剔透玲珑,亭台水榭之间锦绣一片。

这是嘉陵老宅,她住了十几年的地方。

楚云暖不由自主的漫步在鹅卵小道上,一路花香扑鼻,奇花异石掩映着雪白粉墙,下面白石台矶,雕有精致虫鸟花纹。

她有多久没有回嘉陵老宅了,三年多了吧,从她将老家迁往十万大山,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几乎都是在外奔波。如今看着还是记忆里的老宅,她心中是欢喜的,一切的一切还是从前的模样,就连她小时候失手劈碎的烛台还歪那里,桌上还有她最爱的杨枝玉露。

耳边传来清脆的笑声,像银铃一样,无比悦耳。

楚云暖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桌上放置的东西,叹息一声,又回头望着一身鹅黄色罗裙的少女,少女梳着双螺髻,髻上一对玉环,随着她的奔跑轻轻撞击在一起,她开心的在院子里扑花戏蝶,松石绿色的披帛绣着精美繁复的花纹,微微扬起一角,比蝴蝶的翅膀还要美丽耀眼。少女突然回头,看到楚云暖立刻尖叫起来,叫声刺耳,那张原本红润的小脸瞬间煞白下来,“你是谁,你怎么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楚云暖这才看清她的模样,小脸白嫩嫩的还带着一点婴儿肥,这分明是她十四岁时候的模样。

“你又是谁?”

少女瞪大眼睛,“我是楚云暖,楚家家主。”

“楚家主?”楚云暖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抢过少女手上的流云万福的团扇在手里转着圈,扇子上还沾着五彩的粉末,这是蝴蝶翅膀上掉下来的,她这辈子做过太多的事情,唯独没有闲情逸致去扑蝶。

“我是!”少女昂首挺胸。

若是有人问你有朝一日回到过去,见到曾经的自己会不会害怕。楚云暖却是想说她不仅不害怕,还想跟她争个真假高低。

楚云暖看着她,微笑,“你不是,我才是。”

少女嗤笑一声,然后慢慢的小脸阴沉下来,她张牙舞爪的扑向楚云暖,“是你,是你占了我的身体?你把身体还给我,滚出我的身体,我才是楚家主,我才是!”

楚云暖好整以暇的望着她发疯,手里的扇子啪的一下扔到她脸上,砸的她脸颊通红,“对,你是——”

少女停止发疯,抬头,目光灼灼。

“假的,是赝品。”

她陡然发狂,不停的重复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实她说的都是真的一样。“你胡说,我才是,我才是楚云暖,你凭什么借我的身份在外面兴风作浪,受人尊敬的人应该是我。”她青葱玉手指着楚云暖,一声一声的控诉着,“你到底是谁,把我的身体还给我,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趁我不备占据我的身体?”

楚云暖一动不动,用一种极其冷漠的目光看着眼前哭得声嘶力竭的人,声音清淡如水,“我就是你,我就是楚云暖。”

少女浑身一僵,大眼睛里泪光摇摇欲落,似乎是不可思议,她立刻大叫,“你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是你,母亲教导我与人为善,你看你做的事情,那一件善良。”

与人为善?楚云暖一时啼笑皆非,母亲当年说的原话不应该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如此软弱卑微,我也不想承认你就是我。”

她楚云暖一辈子,刀山火海,从来没有这么软弱。

“那你就滚出我的身体。”少女依旧不甘,眼中怒火盎然,却连半步都不敢靠近,“你灭孟家,易唐氏,杀族老,哪一桩哪一件都恶不毒?你就是一只心狠手辣的恶鬼,不要以为披上了我的皮,你就以为你是楚云暖。我告诉你,你不是!”

她做过的这些事情,她问心无愧。

楚云暖暖身姿如竹,挺拔坚韧,百折不挠,“我所做,皆为楚家。”

少女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笑声,状若癫狂,“为楚家,为楚家?你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可笑吗?你哪里是为了楚家,你分明是为了报复司徒衍和孟莲。你敢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不想报复他们两吗?”

楚云暖厌烦了这种无休无止的争辩,她上前,靠近她的脸,少女害怕得想要后退,楚云暖却抓住她的衣领。两人面对面而立,一人目光沉着冰冷,一人饱含恐惧,楚云暖突然笑了,她呵了一声,“你瞧你这点出息,还敢和我叫板。”

少女顿时泪眼婆娑,她望着楚云暖,掩面哭泣,“你都已经死了,为何还要回来?你自己曾经撞得头破血留,难道就要阻止我吗?楚云暖,你好自私,你凭什么要剥夺我去拼去斗的权利,我也想去争一次,而不是看着你,做错之后后悔,再来一次。”

她一字一句似乎是说到了楚云暖的心坎上,十四岁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子,天不怕地不怕,觉得天底下什么都难不倒她。后来在北国的生活中撞的头破血流,才幡然醒悟。是啊,她没有剥夺十四岁的她想要闯想要争的权力,可是——

楚云暖垂下的双眸陡然抬起,眸中雪亮一片,耀眼如繁星,她猛地掐住对方的脖子,“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无论是十四岁还是三十五岁。”

说罢,她手上猛地一用力,那个玉雪可爱、唇红齿白的少女就在她手上破碎,然后她的身体就像纸片一样漫天飞舞,渐渐迷蒙了视线。

眼前画面陡然一转,眼前出现了一间挂着用金银各色丝线绣着花卉草虫纱帐的房间,纱帐底下缀着水晶,清风一吹,泠泠作响。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鼻间,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她看到了那个原本该死在她手下的少女,扑到了一个藕荷色罗裙的贵妇的怀中,伏在她膝上嘤嘤哭泣。

第二次见到这么熟悉的画面,楚云暖心里原本是有了准备的,她信步上前,所有的冷淡在看清贵妇面容时荡然无存。

楚云暖脚下一软,痴痴望着她,不敢眨眼,生怕下一个瞬间她就会消失。

贵妇人额间是一枚鹅黄的金钿,愈发显得她远山如黛,近水含烟,这是一位气质如兰花般雅致馥郁的人,她严厉斥道,“你这个妖孽,还不快离开阿暖的身体!”

楚云暖望着她一张一合的嘴,根本就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是凭本能的盯着那的人的近在咫尺的容颜,泪流满面,“对不起……”

贵妇人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和痛恨,驱赶着她滚开。

“我好想你。”她再次说道,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随着贵妇人的动作节节后退,一步又一步,慢慢站在了湖边,只一步,就要落入湖水之中。

楚云暖眼中的泪不停落下,当贵妇人双手再次落到她身上,推搡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合上双眼,轻声道,“对不起,母亲……”

她被重重一推,整个人淹没在水里,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而来,掩盖她的五官,钻入鼻孔,不是那种溺水的感觉,而是深陷泥塘时的粘稠。这时候。她腰上一枚虎牙状的石头陡然一亮,那种黏腻腻的感觉突然就不见了。

楚云暖猛地睁开眼,眼前还是漆黑一片,而她的手放在一堆碎裂的牌位之上。

“家主,家主?”春熙他们唤了好半天,楚云暖才回过神来,她一摸脸,果然冰凉一片。

“家主你方才怎么了,突然就没了反应,我们怎么叫你都听不到。”

楚云暖背过身,不着痕迹的擦去眼上的泪水,“没什么,不过是被迷了心智而已。”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可能都她幻想出来的,毕竟劈碎的烛台的事情发生在她九岁,五六年过去了,就算烛台还在也不可能崭新如此。而那一个出现在她回忆里的少女,容貌的确和她当年一模一样,言语之中甚至还揭穿她最大的秘密,可若不是她在在园子里扑花戏蝶了,她真的会信那少女就是十四岁的她。

她楚云暖若真是要蝴蝶,定然是将其困死瓶中。

至于最后出现的母亲……

楚云暖闭上双眼,无论是真是假,她都要谢谢在她背后捣鬼的人,谢谢他让自己再见母亲一面,亲口跟她说一句抱歉。

相里音翎流伸手摸了摸牌位,“原来是塘石所制,还加了制幻的曼陀罗,难怪你迷了心智,还好你反应得快,否则就要被困在里头了。”

“师兄可否跟我仔细说说改命灯的事情?”

相里音翎流重复了一遍关于改命灯的事情,楚云暖听在耳朵里,捡起刻着孟莲名字的牌位把玩一番后,扔到地上,一脚踩了上去,冷笑一声,“看来是有人想要借我的运给孟莲,夺了我母亲的还不算,还想把主意动到我头上。二十年前,那就是在母亲去南楚之后……”

他无法说当年南楚肃王妃的遭遇与此事有关,命运之说玄之又玄,可毕竟成事在人,肃王妃的悲剧源于权利的诱惑。

“若是我无法从幻境里脱身,现在我就要为孟莲日后的功成名就添砖加瓦,好一个伽叶寺,算盘打的真妙!”

这才是北国第一佛寺和孟皇后真正的关系。

玉湖里在那一头指挥着于季,从山洞里抠下塘石,放在包袱里。塘石可是个好东西,能让人如幻,也就是所谓的心有所思幻有所见。“楚家主你方才究竟看到什么了?”

楚云暖璀然一笑,“看到了我母亲。”

“施主能如此快的清醒过来,实在是天下之大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