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南北之争,因果循环/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里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人浑身一震,林宿壁三人急忙拔剑,分错在楚云暖身边保护。

浓稠的黑暗里,一个穿着袈裟的和尚缓步而出,他身上的袈裟颜色极淡,仿佛在岁月侵蚀下褪色,在布满塘石的空间里,他浑身散发着微光,如佛光普照。渐渐走近之后,众人才看清他的面容,他身量十分瘦小,袈裟挂在身上大得滑稽,一双眼睛却充满睿智的光华,微微躬身,“诸位施主,贫僧久候多时。”

楚云暖瞧着他通身光华,挥手让宿壁和夏妆姐妹退后,敛衽还以一礼,“敢问大师是谁?”

在这个诡异的地方能出现,并让人毫无察觉,这人定然有不凡之处。

他慈眉善目道,“贫僧惠能。”

楚云暖了然。

禅宗四祖福裕大禅师,一身只有两个弟子,一名惠能一名惠恩,惠恩便是如今迦叶寺的方丈。而惠能和尚,当年在福裕禅师圆寂以后就离开迦叶寺北上,在北方闯出赫赫声名,乃北方禅宗得道高僧。他多年没有音信,众人皆以为他早就圆寂了,没想到他却是在这里。

“贫僧在此处等了施主二十年,施主终究还是回来了。”

楚云暖觉得可笑,她今年不过十七,“你等我二十年?”

惠能微微一笑,一派得道高僧的做派,“施主可还记得北国八年,临安公主遗骸被投入江河的事情?”

楚云暖顿时神色一厉,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开的河蚌,露出里面的软肉,又惊又怒。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听到自己的秘密被提起,方才的少女是她的臆想,那么这个和尚呢,他又是怎样知道的?

“大师记错了,天下没有北国。”

惠能从头到尾表情都没有变化,慈眉善目,“施主真能忘了昔年一切?”

楚云暖慢慢回头看着满身柔光的惠能,劈手砸了供奉在桌上的改命灯,眼神锐利如刀,“谁都有资格问本家主这句话,就是你迦叶寺的和尚张不得口!”

惠能既然能说出临安之死,他怎么会不知道在北国时,这群所谓的得道高僧在背后做过多少事情。她楚云暖当年是暴虐,是心狠手辣,可若不是他们要用以佛教感化百姓的手段大肆宣传她的恶举,怎么可能天下皆知。曾几何时,她是真的觉得这群和尚悲天悯人,慈悲为怀,杀了多少背后嚼舌根的人,唯独没有动过迦叶寺半分。

然事实呢?

迦叶寺和孟莲沆瀣一气,诋毁于她,是为了美化孟莲。

顿时山雨欲来,气氛凝滞。

楚云暖已经很久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了,春熙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家主息怒,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出去说。”

改命灯打碎后,周围就彻彻底底的陷入了黑暗,只留下惠能一人身泛柔光,可这光芒不足以让人看清各人表情。楚云暖瞪了他一眼,果断拂袖转身,等人都到了外面的时候,她才看清惠能垂在两边空空的袖子。

惠能不在意,而一旁几个假和尚跟见鬼一样,“你怎么还活着!”

三年多以前,惠能被方丈强行关在这里。当时惠能看着凄惨的孩童,不觉动恻隐之心,时常阻拦他们,更放走过很多小孩。他们原本是看着方丈的份上,不敢为难他,可后来他竟然要将此处的消息传出去,他们愤怒极了,就砍了他一只手,而惠能却依旧没有放弃,直到被他们砍了另一只手,关进黑漆漆的石洞里。刚开始他们还愿意给他送吃送喝,后来见方丈不管,他们也就渐渐歇了心思。

两年了,任谁被关在里面不吃不喝两年也会死的,可他竟然还活着。

“都闭嘴!”夏妆用剑鞘教训了他们一番,几人果然又老实下来。

玉湖里掂了掂装满塘石的布袋,不翼之财让他喜形于色,看惠能空空如也的袖摆都不觉得刺眼,“哎呀,真是报应。”

惠能不生气,微笑着,“当年在昆仑山见你时,你还小小一个,现在也长这么大了,洛天离呢?”

玉湖里不知道这人何时认识他的,却在听到洛天离这个名字时冷了脸,“他死了。”

惠能格外惋惜,洛天离的变化想必是和孟莲有关,实在是可惜了。

他慢慢开口道,“楚施主可否听贫僧说个故事。”

他这句话绝对不是询问的意思,楚云暖直勾勾的望着他,神色莫名的让人恐惧,半晌,她笑了,“好。”

听得莫名其妙春熙在楚云暖的命令下,带着人鱼贯而出。

寂静的黑暗里,微风吹过山林,一队护卫在四周戒严。

玉湖里和相里音翎流站在一起,望着夜空,沉默不语。

互相不对盘的两人如此心平气和,却是罕见,玉湖里脑中不禁回想起方才那一幕。

北国两个字,以及楚云暖突如其来的怒火叫人诧异。他怀疑楚云暖的奇遇,估计就和北国有关,可纵观天下,从未有过北国。

“你怎么看。”

相里音翎流将手放在腰上,下意识的去碰腰上丝绦,然而扑了个空,他神色十分奇异,“你听过镇魂石没有。”

玉湖里道,“你相里一族的宝贝,我自然听过。”

“那你也该知道,镇魂石会择主。”

玉湖里沉默片刻,嘴巴微动,声音随风飘去,“天命之女……”

两人眼中顿时惊疑不定。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她和惠能两人,楚云暖不说话,静静坐着,好半天才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此事说起来,还是迦叶寺的过错。”

“过错。”楚云暖重复了一遍,一张脸在绿焰下阴气森森,“大师说笑了,迦叶寺声名显赫,哪会有过错。”

对惠能的说法,楚云暖是嗤之以鼻的,且不说他们改了母亲的运,就说是死在这里的孩子们,那也不是过错两字就可以解决的。

“天下间没人比你更清楚天命之女的事情,的确如传言里所说,天命之女不可杀,杀之天下大乱。”

楚云暖冷笑一声,“所以你是要告诉我,不能动孟莲半分吗?凭什么,就因为她是天命之女,如今我回来了,哪怕她是天我也要去捅一捅,没人拦得住我。”

这些话她很久以前就想说了,可说了也没人信,难得遇到一个知晓她来历的人,她自是一吐为快,“天命之女?难道是天命之女,就可夺人夫君,杀人子女,辱人尸骨?大师,你告诉我,我该不该报复?”

惠能没有回答,只是道,“楚施主,冤冤相报何时了。”

“今时今日就可了。”楚云暖冷冷挥袖,“大师,你既通晓前因后果也该知道我女儿死得有多冤。”

楚云暖胸膛里已经腾起一股杀意,她十分确定,若是惠能再敢劝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话,她定然是要将这个人斩杀于此。管他什么佛门清净之地,反正迦叶寺从来就不干净,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惠能将头轻轻一摇,“世间本无天命之女,所有一切都是俗人妄断。若要有,那人也不应该是孟莲,而是你的母亲——楚明玥。”

楚云暖浑身一怔,心中很是不可思议,面孔却冷淡下来,“你说什么?”

惠能和尚这时候却没有继续往下说,反倒说起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禅宗五祖继承人争斗的故事。

二十几年前,禅宗四祖福裕大禅师自觉大限以至,要从惠能和惠恩两名弟子当中选出一人作为禅宗五祖,弘扬佛法。那时惠能和惠恩两人,使出浑身解数,争斗不断,为的就是成为禅宗五祖。惠能以为佛法精深,枯坐并不能领悟佛法真谛,需以行而思,而惠恩却觉得,佛法之事讲究一个悟字,即顿悟,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明争暗斗不断。

福裕大禅师见两人如此,无法,只得开坛,邀天下名人前来辩法。

楚明玥就是这个时候来到了迦叶寺的,她来迦叶寺是为了给家中父亲祈福,偶然之下才参加了这次辩法大会。

惠能说到这里的时候,面上有怀念之色,“你的母亲很有慧根,她是我见过最懂佛法的人。菩提本无树,心亦非镜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她这一首诗,得到当时很多人的赞赏,可她不自傲,说这诗是她前来的路上,听一游方僧人所念。”

楚明玥当时一首诗,技惊四座,众人拍案叫好,福裕大禅师也赞赏,若不是当年楚明玥是楚家唯一的后人,福裕大禅师定然也会收她入佛门。因为楚明玥的搅局,最后辩法得胜的人不是惠恩,惠恩也因此记恨于心。

“楚明玥在迦叶寺住了小半年,那段时间我跟她谈经论道,她见多识广,妙语连珠。从她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从前不懂得佛经,也渐渐明白过来,我们相谈甚欢。那时候我从她嘴里听她说起自己过大好河山,说自己站在巍巍峨高山面前的渺小,突然间我悟了,无论我和惠恩,谁做了禅宗五祖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弘扬佛法,无论是行还是悟,最终的目的都是修心。我明白了,于是去找师傅,自愿从继承人的争斗里退出来,我愿意让惠恩做禅宗的继承人。而那时我是心甘情愿放弃的,惠恩心里不相信,甚至在后来做出那些可怕的事情。”

在惠能讲述里,她能感受到少女时代母亲的鲜活和快乐。

“师傅给楚明玥批命的时候,我偷偷听过。”惠恩顿了顿,有些说不下去了,毕竟楚明玥一生悲剧的源泉就在此处。

“那时我才知道,楚明玥,你的母亲,她来自千年以后。其实这世上的天命之女从来都是出自于你们楚家,第一任天命之女,旁人都以为是舜华公主,其实不然,她应该是舜华的母亲,汉武帝废后陈氏。孟氏一族天命之女的传说,是楚家放出去的,孟氏第一个族长,出生楚家。这些事情,楚家古楼典籍里应该是有记载的,楚明玥是阴差阳错之下才来到这个世界。”

楚云暖道,“既然我母亲是天命之女,又因何会早亡?”

惠能垂头,“因为我。”

有些事情他其实是一辈子都不愿意提起的,楚明玥不是他害死的,却实实在在因他而亡。

“我当时年少,心中藏不住事,就去问了楚明玥,我不知道惠恩会在后面偷听。楚明玥并未否认,还告诉我,她知道的那些佛法都是后世传下来的,她并不是精通佛法,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她用后世的一些东西,从未冠以自己的名字,实实在在冠上原人的名字。”

惠能是极其佩服楚明玥的,有多少人面对名利双收的诱惑会如此冷静。她不说,谁会知道这些不是她的东西。

或许是知道了楚明玥的秘密,两人关系突飞猛进,惠能时常向楚明玥请教一些佛法上的问题,楚明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惠能佛法造诣因此突飞猛进,见福裕大禅师赞不绝口。惠恩嫉妒于心,也去找过楚明玥,也说起了后世之人的事情,他用这件事要挟楚明玥帮助他,成为禅宗继承人,将佛教传遍天下。或许是因为惠能心中功利心太强,楚明玥并没有帮助他。

后来福裕大禅师圆寂,指定惠能作为禅宗五祖,当时惠恩就疯了,直道师傅偏心,说楚明玥狠心。

“或许是受楚明玥的影响,成为禅宗五祖以后,我还是想去外面走走,想以行正佛法之道。于是我离开了迦叶寺,以苦行僧的身份一路北上,我一路走一路传播佛法。北方是佛教沃土,我在那里呆了多年,我醉心佛法并不知天下局势如何,直到我再次回到迦叶寺。”

那是一段充满着血腥的回忆,他回到迦叶寺的时候,这里已经不再是往日的迦叶寺。寺庙里多了一群凶神恶煞的和尚,惠能看着他们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煞气,佛说众生平等,佛渡有缘人,他并未带着蔑视的目光去看待这些人,反而是感叹他们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开始开坛讲经,传授他对佛法的见解,直到后来他发现了后山发生的一切。

从前后山并不像现在这样鬼气森森的,而是鸟语花香一片。他到山脚时,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后山鲜血满天,残肢遍地,如同修罗地狱,惠恩站在中央。

“师弟,你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年轻的惠恩脸色扭曲而狰狞,仿佛他所有身为佛家弟子的善良都随被着地上鲜血染红,面目全非,“师兄,如果不是楚明玥选择了你,你怎么可能成为禅宗五祖?既然这天命之女不能为我所用,不能给我带来好处,那我就只自己找一个能为我带来好处的天命之女!我才是禅宗第一,你比不过我!”

天空不知何时阴暗下来,黑沉沉的,仿佛要压到头顶一样。遍地残骸中,惠恩周围的阵法一个个亮起,一个衣着奇怪的女人从虚无中显现出来,开始的她像一抹随时可以消散的影子,慢慢的身体在周围血液的滋养下愈加凝实,最后惠恩挥手,她朝南方而去。

迦叶寺南方,正是南堂地界。

这个影子穿越千里,最后落入了坐在繁花盛开处的妇人怀中。妇人十月怀胎,诞下一女,此女出生时满天红霞如血。

“就是在这里,惠恩以千万孩童为引,从后世找了一个孟莲过来。”

楚云暖难掩惊讶,?这简直匪夷所思,孟莲竟然是惠恩从后世找来的?

惠能道,“孟莲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她自小灾祸不断。”

惠恩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不对劲,他离开迦叶寺,变装游方僧人前往孟家,先是大肆渲染可孟家天命之女的传说,而后指出孟家八小姐,体弱多病的孟莲就是天命之女。因为天命所归,她身体才会如此虚弱,需入佛门之地修养一年才得以痊愈。

迦叶寺是远近闻名的寺庙,自然是孟家首选之地。孟莲顺着惠恩意思住进了迦叶寺,入寺一月后,孟莲果然身康体健,众人皆呼神也。没有知道,孟莲如此是因为惠恩用了阴毒的办法留住孟莲魂魄。若说这个世界是一碗热油,孟莲就是闯入其中的水滴,两者相遇免不了噼里啪啦,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孟莲这滴水用油包裹起来,包裹她的油就是数多孩童的鲜血,以血为引留异世亡魂。

然这始终不是长久之事,孟莲迟早得离开迦叶寺,必须得有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正当惠恩焦急时,他在后山看到了塘石,塘石一直在后山之中,包裹在污泥之下。惠恩想到了古籍里逆天改命的记载,塘石以为媒,改命以为魂,灯燃千人血,魂魄自可安。于是他用塘石做了牌位,将楚明玥的名字并生辰八字刻在上头,另寻了一对四阴男女杀之,把他们的骨头制成改命灯,加上孩童鲜血做的灯油,日复一日的点着,让楚明玥母亲的气运一点一点流到孟莲身上。如此一来,孟莲的命可保,运也有了,她这才成为真正的天命之女。

“这些孩童的鲜血,是支撑孟莲活下去的源泉,?你母亲的运,则是让孟莲功成名就的根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