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得道高僧,我要她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真相,母亲命运多舛,原来只是因为禅宗五祖之争,真可笑啊!为了成为禅宗五祖,他们就可以枉顾人命,用这么多的孩子的命,去圆一个天下第一的梦。楚云暖扯着嘴巴,想笑,“那我是怎么回事?”

“惠能当年也找你合作过吧,可惜你跟你母亲一样,都不愿意和他同流合污。最后,他只能同样的方法对付你,用生辰八字制作了改命天灯,叫你气运尽归孟莲。”

楚云暖哈哈大笑,“真是可笑。”

的确有一个和尚曾经找过她,可那时她不过是八岁稚子,能懂什么。可笑惠恩就因为这样的原因,强行夺了别人的运。

“你应该看到过自己的未来。”

楚云暖莫名冷肃。

“孟莲身上的气运来自于你们母女,楚明玥原本是天生凤命,命中有从龙之相,你弟弟本应当是帝王星转世,而你,实打实的凤凰金命。若不是孟莲横插一脚,天下何必要乱这三十年。”

“大师有一句话错了,天下乱了三十年不是因为孟莲,这都是你迦叶寺作下的孽。”

楚云暖的语调静得就像是清泉滴石,只有轻轻的叮咚声。

?孟莲来自后世知晓天下事,野心勃勃也不过是冲着北帝六宫无妃的传奇而去。孟氏一族如同大染缸,将她染得面目全非,迦叶寺在后推波助澜,天命之女之说让她心中膨胀,渐渐失了本心,忘了初衷,最后变成如今的模样。

惠能哪里听不懂楚云暖话里的意思,“逆天改命之事,的确是迦叶寺对不住天下人,贫僧当以死谢罪。”

楚云暖见惠能满脸愧疚,不自觉放缓了语气,“大师何必把罪过都揽到自己身上,你被困后山多年,就算心有余却力不足。”

惠能故事没有说完,可猜都能猜到结尾。这么多年来,身为禅宗五祖的惠能没有出现,任由迦叶寺为祸一方,他不是死了就是被关起来。现在看惠能瘦弱不堪,双手尽断的样子,可以想象得到他这几年来过的什么日子。

惠能依旧愧疚,他实在是无法原谅自己,有时候他甚至想过当年师傅选了他做继承人的时候,他就应该拒绝。然而他也清楚惠恩性格,惠恩太骄傲了,就是他当年退一步,惠恩也不会接受,惠恩要的,是所有人心悦臣服。

就像他被关在后山的二十年,惠恩总问他一句,你服不服?他自然是不服的,就算迦叶寺在惠恩手里头香火鼎盛,就算永乐帝要封其为第一佛寺,可惠恩做过的事,万死难辞其咎。

“我日复一日地望着天下生灵涂炭,毫无能力阻止,在布满塘石的石洞里,我日夜难安,只能尽微薄之力,替惨死寺中的孩子念经祈福。二十年了,陡然间我心灵福至,机缘巧合之下看到一些事情,关于你的事情。我耗费余生寿命,将你从三十多年后召回来。”

原来这才是她能重生的真相,她还以为是上天垂怜,才让自己重来一次。楚云暖敛衽,行了大礼,“谢过大师再造之恩。”

这是她该谢的,没有惠能,她只能在北国江河里腐烂,哪里有重来的机会。

惠能摇头,“你谢的应该是上天。你的母亲楚明玥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女,惠恩用阴毒手段夺你母亲气运,让孟莲从千年之后而来,孟莲坏了天下走势,故而才有你回来拨乱反正!”

楚云暖淡淡道,“大师跟我说这些未免太诛心了,我不过是一个人,担不起天下走势。”

惠恩最懂得如何劝说,“难道你要让你的母亲白死了?”

楚云暖沉默了片刻,“大师真是忧国忧民。”她的声音很温柔,面上带着怡然的笑意,“可我母亲死于寒毒,与迦叶寺没有关系。”?

惠能一听,顿时明白她的意思。

这些年,他见过不少人,或善或恶,却没有一个人像楚云暖这样矛盾。改命灯之事披露以后,他以为她怒杀迦叶寺上下,却没料到,她愤怒之余将事情前因后果想的分明。楚云暖如若要出手,必须要师出有名。然迦叶寺所做之事,的确不能昭告天下,否则改命灯一事被披露,大齐岂不是要重复百年前的悲剧。

他一笑,“楚施主心怀天下,惠能自愧不如。”

“天下兴亡与我无关,我想要的,不过是在意之人能够心想事成。”

惠恩面上带着温和的笑,目光中一片睿智,“楚施主会如愿以偿的。”

“借大师吉言。”她头颅微垂,绕过惠能往洞口走去。

“施主想如何处置寺中僧人?”

闻言,楚云暖停住脚步,她站在山洞口转身,脸上带着和气的笑容,眸如古井,面似耀星,“大师以为呢。”

楚云暖若是勃然大怒,惠能反而有法子劝解一番,偏偏她这样冷静从容,让他根本就没办法继续往下说。

毕竟,寺中僧人所做之事,天怒人怨。

?说,还是不说?

?惠能仿佛犹豫了很久,又好似只有一瞬间,他弯下腰,“楚家主,贫僧有一事相求。”

楚云暖淡淡笑了笑,对惠能想要说的话心里是有底的,他能在断臂之后虚怀若谷,多年如一日的修行,足够证明他是得道高僧。

“我可以放过不知情的僧人。”

“贫僧谢过楚家主。”说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多年前在寺里偶尔得见孟莲一面,那时他就看出孟莲心术不正,每日笑容敦厚,可背后行事毒辣。反观楚云暖,手段虽有偏颇之处,但心中尚有一丝善意。

楚云暖摆摆手,有些事情她还是要说清楚,“惠恩造下如此杀孽,污了佛门清净之地,他我是不会放过,迦叶寺我也要毁了。”

惠恩身为佛门弟子丧尽天良,迦叶寺底尸骨累累,她实在无法做到袖手旁观,不能让迦叶寺再愚弄百姓。楚云暖叹息一声,迦叶寺历史悠久,按部就班下去依旧能流芳百世,可惜惠恩要用激烈手段,和在北方鼎鼎大名的惠能一争高下。

惠能知道楚云暖是要毁了迦叶寺,他六岁出家,在这里度过了大半生,其实还是有些舍不得,可是……他合上双眼,“还请楚施主将菩提玉佛铃带走,它是迦叶寺根。”

楚云暖同意了,就算惠能不说,玉佛铃她也会挖走的。

惠能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淡淡的七彩光晕从他头顶升起,泛着神圣的光芒,他盘膝而坐,在此处念起往生经。

楚云暖最后看了他一眼,弯腰离开。

洞内,梵语声声,不自觉让人神清气爽。

见楚云暖从洞中走出,玉湖里和相里音翎流立刻迎上去。

玉湖里急忙问道,“你们谈的怎样了?迦叶寺你要如何处置?天命……”

相里音翎流咳嗽一声,打断了玉湖里。

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楚云暖缓缓道,“自然是找罪魁祸首。”

“那惠能大师呢?”?

默了默,她方开口,“惠能禅师,坐化了。”

她最后看到的一幕,就是惠能盘腿坐在里头,有火焰从他身上升起,席卷了他的全身的样子。

惠能是个心志坚定的和尚,没有惠恩从中作恶的话,他会成为不亚于福裕大禅师的得道高僧。

然而没有如果,人心不足,哪怕是六根清净的佛家弟子也不能免俗。

“熙儿,把惠能禅师的舍利子收起来,连同菩提玉佛铃一同带走。”

说罢,她转身就要离开,相里音翎流跟随她的脚步,“师妹。”

楚云暖转头看了他一眼,相里音翎流的目光却落到镇魂石上。同方才比较,镇魂石有了很大的不同,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石头上多了丝丝缕缕的红线。

相里一族古籍记载,镇魂石,色漆而朱,凿星辰纹,定天命之人。

镇魂石他随身携带多年,不曾有此变化,只落在楚云暖手里就如书上所说,变得色漆而朱。

师妹,果然是那个天命之人?

“不日便是南楚祭祀大典,我需回去主持,就此别过。至于镇魂石,就留在师妹身边,说不准日后还有用。”

楚云暖没有阻止,相里音翎流能跟她到迦叶寺已经是看在往年师兄妹的情面之上,毕竟他是南楚大神官,不能长长久久离开南楚。最后她只说了两个字,“保重。”

此一别,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次相见。

相里音翎流微微一笑,似清风如明月,带着几丝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告辞。”

他的离开很突然,却又是在情理之中。楚云暖来不及多愁善感,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于是她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寺中而去。

禅房。

孟莲格外心神不宁,她来回踱步,“大师这件事情是否可成功?”

惠恩仙风道骨,捻着一串佛珠,“自然可成。只要楚云暖碰了魂牌,她的运,自然归你所有。”

惠恩虽是这样保证,可一件事情却始终不明白。楚云暖的改命灯少说点了也有十年,她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孟莲。可她偏偏将孟连逼到那种地步,要不是他当初前去西北救了孟莲一命,孟莲的坟头草现在都不晓得有多深了。

孟莲一听惠恩说的话,略略放下心来,魂牌的威力她也是亲自尝试过的。还记得那一天惠恩说起时,她就将手放到了魂牌上试了试,她果然看到了一些东西——他的前世以及他最不愿意回想起的一些人。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被他开车撞死的情敌,她锒铛入狱时的场景,亲朋好友指责的画面,以及被关的四四方方监牢里那种痛苦……被她忘记的从前一幕又一幕从她眼前闪过。她想起来了,自己前世是怎样死的,她在狱中被发现得了绝症,而同时她的妹妹又需要换肾,所以她被推入了手术室,从此就再也没有出来。手术时的痛苦还历历在目,为了保证效果,父母不同意打麻醉,她是活生生疼死在手术台上的……

她沉溺于那种痛苦久久无法回神,直到惠恩在她眉心一点,她方才清醒过来。

那时她浑身冷汗。

惠恩说,“塘石制幻,加上曼陀罗,能让人深陷自己最害怕的事情里,不可自拔。”

最害怕?

是了,她最怕的事情就是重复从前的一切。

孟莲眼神冷下来,“大师有没有办法要了楚云暖的命?”

惠恩在蒲团上坐下,念着佛经,“你要她的命做什么?还不如让她沉迷于幻觉之中,以身作你的养料。楚云暖定是有奇遇在身,你夺了她的运,日后定然是不可限量。?”

?孟莲一怔,她承认惠恩说的有道理,也听的进惠恩德话,毕竟她能来到这个世界是惠恩的功劳。

可是她不放心,一年前发生的一切是她的耻辱。

她总以为自己来自后世,身负天命,哪里是这一群土著能斗得过的,然而现实给了他一巴掌。她孟莲,先是斗不赢一母同胞的姐姐孟玫,然后又在楚云暖手里栽了个大跟头,被逼着流放西北,还有那一个她原本就不承认的孩子……那个孩子的存在着,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在西北经历过一些什么事情。她当时为活命,信口一句,没想到却一语成谶,她真的怀了孕,生下来的还是那样一个可恶的孩子。

她是神女啊!

再怎样也应该,像那些穿越前辈一样,生下一对象征着祥瑞的龙凤双生子,怎么可能生下一只三只手的怪物!

孟莲心里发恨,这都是楚云暖的错。

她猛地抬起头,道,“我知道大师的意思,可你也说了楚云暖有奇遇,如果这一次轻易放过她,那她下一次定然能爬到我们头上。”

惠恩自信,毕竟从一开始,他就算准了楚云暖会来迦叶寺,并提前布下了陷阱。“不可能,塘石的威力你见过,天下没有人可以阻挡,除非是有相里一族的至宝,可相里一族远在南楚。”

不,他不相信惠恩。毕竟楚云暖给她的压迫感实在是差太强烈了,孟莲无法忍受楚云暖继续活下去,她美丽的眸子里染上了一丝嗜血之色,“大师,孟莲幼时住在迦叶寺,承蒙大师照拂才有命活至今日,西北之时又是大师救了孟莲一命。您对于我来说,恩同再造。”

惠恩敲着木鱼的手一顿,孟莲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他继续敲着木鱼,不曾抬头,“你不必说这些好听的话。”

孟莲的笑容有些扭曲,“听闻大师当年为了留住我的魂魄,特意取了数百童男童女的血,点燃改命天灯。”

后山尸骨森森她看在眼里,却没有放在心上,甚至心里头还有一丝隐秘的得意。

看,她是那么重要,重要得哪怕是用数千人的性命维持她一人的性命,迦叶寺也在所不惜。

“楚明玥是天命之女,她女儿的鲜血不是童男童女的还要珍贵。大师,只杀一个楚云暖,就能放过后山千千万万的孩子,这笔买卖稳赚不赔。”

惠恩略微有些犹豫,说一句实在话,他可不想要楚云暖的命。

孟莲仿似是看出惠恩的犹豫,她继续说道,“方圆百里内的孩童都被抓了,迦叶寺虽然以妖物之事搪塞百姓,每月定时分出两个孩子。可大师,这毕竟不是长久之事,迟早有人会发现不对劲,到时候,迦叶寺名声毁于一旦,您,如何跟惠能比。”

最后一句话才是真真正正打动了惠恩的,他做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和惠能比个高低,为了向师父证明,他不比惠能差。如若他比不过惠能,那他花费那么多心血创造了一个天命之女又为什么?

惠恩放下佛经,很显然事认同了孟莲的说法。

孟莲不禁喜形于色,做了个请的动作,“大师,走吧。”

惠恩站起身,整理了一番袈裟,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门一开,一枚金光闪闪的令牌就掉了下来,惠恩定睛一看,瞳孔不觉一所,大喊着伺候在身边的小沙弥的名字,“明觉,明觉!”

两声之后,四周依旧一片寂静,连虫鸣鸟叫都听不见了。

惠恩察觉到一丝诡异。

孟莲迟他半步,见惠恩在门口出神,不觉问道,“大师怎么不走了?”

惠恩定定地望着躺在地上的令牌,“金鲤令牌。”

他从西北救回孟莲之后,这令牌就被他拿回来,放到了藏经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师好眼力。”

------题外话------

再有几万字第一卷就结束了,下一卷天京风云,各位有意见可以提,谢谢!

另,关于孟莲的,她大概会在天京卷开篇的时候领饭盒,接下来会加大男主角和男配的戏份。

其实我很好奇,怎么没有人问关于北国的,我实在忍不住想说,真的有北国,有六宫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