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天京之行/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禅房花木深,耸入云天的茂树繁草拢成一道屏障一般的天然绿墙,隔离了外界的视线,环境偏僻幽静,极少有人经过,是个清净场所。

楚云暖站在另一头,背后七八盏灯笼一瞬间亮起,刹那间四周亮如白昼,明亮的光芒不曾折损她的风华,她一袭黑衣广袖罗反倒是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楚云暖低垂的眉睫微微抬起,眼尾轻挑,似笑非笑,“大师果真是好眼力,这就是金鲤令牌。”

这个声音——

孟莲听到以后,先是畏惧的后退一步,而后胸膛里腾起怒火,“楚云暖,你来做什么?”

她这句话问得十分有气势,当然前提是忽略了她颤抖的双手。

楚云暖没有回答,反而自顾自的坐到院子里唯一的石凳上,伸手支着自己的额头,另一只手笃笃地敲着桌子,莫样悠闲自若。

惠恩没有见过成年以后都楚云暖,却也听过南堂关于她的传言。这个时候看她面带笑容、温和有礼的模样,只觉得来者不善。

夏华在磨刀霍霍,看着惠恩的目光说不出的厌恶和危险,就等着楚云暖一下令,就上去把这大和尚给砍了。

“楚施主这是去藏经阁偷到迦叶寺的令牌,楚家,竟也是宵小之辈。”

“偷盗?”楚云暖十分好笑的重复了一句,她总算见识到什么叫做血口喷人了。“大师真是贵人多忘事,楚家的东西,只不过是暂时寄存在迦叶寺而已。大师先是拿着我的东西去做人情,现在居然又跟我说偷盗。”她挑起眉,语气刻薄,“你是监守自盗,嘴喊捉贼,也不觉得臊得慌。”

惠恩心道,她果然是知道金鲤令牌的来历了。“金鲤令牌一直放在寺内,楚家主还是不要随口污蔑得好。”

听到这话,楚云暖这才正眼看了惠恩。不同于慧能骨瘦如柴的模样,惠恩倒是心宽体胖,笑眯眯的样子,就跟寺中供奉的弥勒佛一样,谁能想到这么一个慈眉善目的和尚,背地里能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楚云暖透过他慈悲的笑容,看到了他漆黑一片肮脏龌龊的心,道,“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一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惠恩估计还不知道,在桃花山时她就看见孟莲手上有这个令牌。

玉湖里换了一身黑漆漆的斗篷,整个人缩在里头。此时的他是玄剑门的洛天机,他声音粗哑难听,手上白骨森森,“惠恩你的意思,是当初孟莲拿出来命令我的令牌是假的?”

惠恩入世多年,消息是最灵通的,当然知道玄剑门洛天机的装扮,看这人的样子,分明就是不出昆仑山半步的洛天机。

孟莲睁大眼睛,像是明白了什么,“你们是一伙的!”

难怪当初在桃花山上,她手里有金鲤令牌,洛天机却不听她的。原来楚云暖早就把人给收归麾下了,看着她在那里犯傻,楚云暖心头是不是很高兴,很得意?

惠恩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当日借令牌与孟莲,实因她是天命之女。”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狡辩。

楚云暖眼神冷了下来,“大和尚,你忘了一件事,令牌你是暂时保管,而不是你迦叶寺的东西,不问自取……”楚云暖顿了顿,定定地望着回恩,冷声道,“是贼。”

这话说的就不好听了。惠恩不自觉皱起眉头,“楚施主何必咄咄逼人。”

这世上的人就是这么可笑,说得过你的时候,就说自己能言善辩,说不过你的时候就怪你咄咄逼人,不讲情面,可她凭什么要和你讲情面?楚云暖冷着脸,转动手上的帝王绿戒指,“好好一个寺庙,净做些鸡鸣狗盗的事情。惠恩,你真是辱没了福裕大禅师的声名,也难怪……”

楚云暖在惠恩漆黑的面色里,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目光落到孟莲身上,像是不认识她一样,“这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女了吧?”

他们称呼她为神女,她心中是自得的。可听楚云暖这么称呼,她不自觉,脊背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孟莲迟疑着,慢慢往惠恩身后?退。

楚云暖嗤笑着,“刚才不是挺伶牙俐齿的,现在怎么哑巴了?惠恩,你们要我楚云暖的命,可不是这么容易。?”

她刚到院子里的时候,就听到了孟莲和惠恩的对话。

孟莲恨她,难道她又不恨孟莲吗?她真的是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可她想好了,决不能让孟莲这么容易的死去。前世,孟莲怎么对她们母女的,她就要孟莲这辈子怎么偿还。

孟莲没想到刚才说的话会被楚云暖听到,她原本想着,楚云暖会被困在后山幻境里,到时候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她,以泄心头之恨。再说,她对愿意在背后使阴招,却不愿意正面对上楚云暖,实在是那次的事情,给她留下了太大的阴影。

惠恩怡然不动,似老僧入定。

“十年前有幸得见大师一面,让本家主难忘于心,特来迦叶寺拜访。可看样子,你和我一样,都对当年之事,念念不忘,否则后山供奉的牌位上,也不会有我的大名。”楚云暖露出一丝笑容,向看屋檐后的于季。

于季点了点头,轻轻回了一个手势。

楚云暖就在此刻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她微微一笑,时机正好!

十年前的事情,惠恩记忆有些模糊了,但他大概记得当时楚云暖是一个很霸道骄横的女孩。他下山,去往南堂,想要与楚云暖合作毕竟楚家威名在前,做什么事,也是事半功倍,而楚云暖却是不识好歹,怒骂他沽名钓誉,他一怒之下,就制了楚云暖的魂牌。

“你去了后山,怎么可能逃脱?”她穿着一身白衣,倒是有几分飘飘仙子的味道。

楚云暖嘴角出现一个深深的梨涡,她巧笑倩兮,“说起来也要谢过大师,否则我怎么会见到失踪多年的禅宗五祖。没想到,他竟会被困在后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惠恩道,“果然惠能。”

惠能在后山,被人砍断双手,逼入石洞的事情他都知道,可他从来不想去管。惠能当年不顾师兄弟的情谊,嘴上说的好听不当禅宗五祖,背后却联合楚明玥在师傅面前说三道四,否则以他的慧根,师傅怎么可能选择惠能。

他痛苦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让惠能好过,可是他又不能让惠能去死。如果惠死了,日后他成功的时候,又怎么会知道惠能服不服。所以在惠能被关进山洞的三年里,他派人偷偷摸摸从后面一个小山洞里,放上食物,不多,吃不饱,也不会让人饿死,他要惠能睁大眼睛好好看着,谁才是那个梦带领禅宗走向胜利的人。

“惠能禅师,乃当世罕见得道高僧,十个你也比不上。”

她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惠恩,又是一个说他比不上惠能的。他哪里比不上惠能,论才智论手段论悟性,他都是佼佼者,可师傅呢,他永远只看的到一个惠能,难道就因为他是师兄?

惠恩彻底愤怒了,也不装着往日慈悲心肠的笑容了,瞬间变得凶神恶煞起来,“楚云暖,你见过惠能应该是知晓前因后果。你既然来了迦叶寺,就不必再出去了。”

楚云暖垂下眼睛,早在破阵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七星阵法的运转不可能出现那么大的破绽。现在听惠恩这么一说,看来他是早就做好请君入瓮的准备了,估计计从她一进入迦叶寺的范围内,惠恩就晓得了。只是他未免太自得,派了三十人护送赵怡红后,还觉得剩下的人能够对付她

楚云暖想了想,突然站起来,面容冷肃,眸含冷光,“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新账旧账一起算!”

迦叶寺底蕴有多深厚,这段时间孟莲也是略有所知的,她冷笑一声,“楚云暖难道我们还怕你不成,这里是迦叶寺,不是你作威作福的南堂!?”

楚云暖所有的嚣张,不都是基于她是楚家家主的基础上。楚家确实势力庞大,那也只是在南堂,迦叶寺不在南堂地界,楚云暖还有什么可嚣张的。正好,趁此机会,她就杀了楚云暖,以解心头之恨。

惠恩挥手,一个个隐藏在暗处的武僧跳了出来,他们个个肌肉勃发,孔武有力,一看就是内功高手。反观楚云暖那头,除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洛天机,那就只有夏妆夏华和林宿壁了。

“楚云暖,你若是跪下求我,我就留你一个全尸。”?孟莲仰着下巴,骄傲的像一只美丽的孔雀。

楚云暖露出一丝笑容,“原来是孟莲呀。迦叶寺窝藏罪犯,并为其改名,一神女之名愚弄陛下,实在是罪无可赦。”

永乐帝要是知道,这个备受他宠信的叶芙蕖就是被流放西北的孟莲,指不定得多愤怒。

惠恩顿时冷了脸,楚云暖这丫头,还是跟当年一样的讨厌。他挥手,“杀了,死活不论。”

孟连翘首看着一个武僧冲向楚云暖,心里头的高兴止都止不住,楚云暖这个自大的女人,现在终于要死,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孟莲越想心中就越高兴,她盯着前方的楚云暖,目光中的杀意和兴奋越来越浓,有一些跃跃欲试,甚至在打定主意,要在最后给楚云暖补上一刀,叫她得不能再死。孟莲虽然是这样想的,然而脚步却一点都不曾挪动,西北之时多次在生死一线之间穿梭,故此她现在格外惜命,没到最后一刻,她真是一点险都不敢冒。

林宿壁身手干净利落,一人就在几个武僧之间游刃有余,从始至终都没有拔出武器。而夏妆夏华姐妹,始终没有离开楚云暖三步远,任武僧挑衅。

孟莲看的心中焦急,这么半天了,居然连楚云暖的头发丝都没碰到,叫她双手紧张又兴奋的握在一起。眼看一个武僧的棍棒竟然突破了夏妆夏华的防线,正朝着楚云暖肩上落去。

洛天机淡定的抬起右手,没有人注意到,他右手上竟然散发着玉色的光芒。

一瞬间,孟莲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心中叫嚣着砸下去,快砸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武僧无顿时软下身体,像是虚脱了一般,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武僧手持棍棒的右手竟然燃起火焰,紧接着,一道锐利的光芒朝他的手射来,啸鸣声声,竟然一下子贯穿了武僧的手臂,余劲未消,一直将武僧带离,他整个人如同脱线的风筝一样,射了好远。

洛天机收了手,静静站着,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没有出现。

楚云暖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于季从房檐上跳下来,手里还拿着千机弩,看样子方才的箭就是他所射。于季背后,十余个护卫跟随着他的脚步,团团来到楚云暖面前。

楚云暖从于季手中接过千机弩,扬起脸来,目光冷冽,荣光摄人,千机弩森冷的剪头正对着惠恩,“大师,你输了。”

迦叶寺中堪称中流砥柱的武僧武僧瘫软在地上,喘着粗气相脱水的鱼儿一样。

惠恩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大势已去,“你竟然下毒!”

他脸上的鄙视一眼都掩不住,一时竟然楚云暖觉得格外可笑。“下毒怎么了,你难道还真以为我会单枪匹马的来?”

早在她入禅房之前就知道四周埋伏着一些武僧,所以她让于季和身边的护卫跑去下毒。那药不会毒死人,不过是让人浑身瘫软周身无力而已。她楚云暖可是一个好人,绝不会在佛门之地,做这种杀生的事情。

或许是楚云暖的表情太过得意和自傲,洛天机都有些看不下去,当然更多的是心疼。毕竟楚云暖方才下的药,可全都是他的,一瓶就价值千金,他却是整整用了三瓶,三千金!

惠恩道,“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楚云暖哈哈笑了起来,“大师,我怎么可能会杀你呢,您可是得道高僧。”

这四个字从她嘴巴里说出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讽刺,惠恩面皮不自觉的抽动一下。

“你在西北,伤我楚家人,九原府时,污蔑我为妖星。这两件事情连起来,您觉得我应当如何?哦,对了,”楚云暖一拍额头,仿似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成为禅宗第一,将惠能给压下去。那不然就这样,我将你所做的事情昭告天下如何?”

后山的秘密,他隐瞒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维护一个好名声。他也知道,一旦这些事披露出去,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什么好名声,什么万古长青,那都会毁于一旦!

惠能脸上顿时扭曲,“楚云暖你要杀就杀,我不怕你。”

曾几何时,她以为杀人能解决事情。然而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真刀子,而是软刀子,一下又一下,不见鲜血,去能教人痛彻心扉。

惠恩此生自己在乎的就是名声,那她偏偏要毁了。

“听闻陛下在一月后,要敕封迦叶寺为第一佛寺,哎呀,大师多年的心愿也算是达成了,您定然能扬名万里。大师如此爱惜羽翼,肯定是满意的。”

惠恩不怕死,却怕自己追求了一辈子的名声被毁。“楚云暖你这个疯子!”

她这样,不是惠恩一手所造成的么?

楚云暖笑着,灯光下她睫眉深深,容姿绝美,明明灭灭的灯火下,如暗夜鬼魅,“惠恩你放心,禅宗自然有惠能传世。我会在北方建造一座以惠能为名的寺院,让它流芳千古。你此生想压过他一头,就别想了。”

惠恩气得吐血。

林宿壁立刻给他喂了一颗延年益寿的好药,保证他能够活的好好的。

孟莲早在武僧倒下的时候就溜入了房中,从房里的密道逃走了。楚云暖心知肚明,也没有去拦她,而是在料理要惠恩的事情后,慢悠悠的朝山门而去。

林宿壁和春熙想跟着来,楚云暖没有让,留下他们在这里处理后续的事情,只带着夏妆一个人走了。

下山的石阶上,孟莲仓皇逃走,就跟后面有恶鬼在追一样。洁白无瑕的衣服上沾了点点污泥,全然不复方才飘飘仙子的模样。

楚云暖站在山门前,抬起千机弩,明眸微睐,瞄准她的左脚,轻轻松手。

箭羽离弦。

空气里传来锐利的啸鸣,孟莲猛的回头,只看到一道快去闪电的光芒朝她而来。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重重没入左腿,她惨叫一声,跌倒在石阶上。石阶上满是青苔,滑不溜手,她扑通一声,整个人顺着台阶咕咚咚的滚了下去。

鲜血布满了石阶,孟莲的尖叫声惊起林中飞鸟。

楚云暖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微微一笑。

夏妆问道,“家主,追不追?”

“不必了。”楚云暖负手,慢慢朝寺中而去。

今日不过小惩大戒,孟莲,等着瞧吧,你会后悔当初没有死在西北的。

再次回到寺中的时候,迦叶寺各处清点完毕,被吵醒的和尚都在大雄宝殿前等着,楚云暖健步如飞的从一堆和尚中间穿过。

这一群和尚面上的表情有的很畏惧,有的又带着一丝的惶恐。可很显然能看出他们已经知道了迦叶寺背后做的勾当。楚云暖没有废话,直接就让愿意离开迦叶寺的人离开,她履行着对惠能的承诺,放过这些不知情的僧人。

僧人们犹豫再三,在听过春熙的劝说之后,还是一个又一个的离开了。偌大的大雄宝殿里空荡荡一片,一个和尚都没有剩下。玉湖里脱了黑色的斗篷,穿着一件华丽的衣裳,“你倒是宅心仁厚。”

楚云暖凝视着释迦牟尼金色的眼睛,“迦叶寺僧人成百上千,并不是每个人都穷凶极恶,有的人,还是真正的和尚。”

就像惠能。

玉湖里不可置否。

楚云暖取了香烛,在殿前点燃,拜了三拜以后插到香炉里。“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以鬼神之力毁迦叶寺,普天之下,能做到的只有玄剑门。

玉湖里一直以为,楚云暖要劈了迦叶寺只是说说而已,“你来真的,这可是佛寺!”

“藏污纳垢的佛寺被劈了,你可是功德一件。”

翌日,沉睡的百姓被一阵惊天动地的雷声惊醒。

天空中闪电阵阵,声名显赫的迦叶寺被一道婴儿手臂粗的巨雷劈中,瞬间大火蔓延。无数信徒前往灭火,却在后山发现骇人的万人尸骨的大坑,坑中孩童尸骨累累,一看就有些年月了。无数失去孩子的父母在坑前痛哭流涕,怒斥迦叶寺丧尽天良。

与此同时,许多死里逃生的孩子被人在寺中发现,孩子们口齿不清地述说噩梦般的回忆,也讲述着那个夜里有仙女从天而降,救他们性命的故事。

取心头血、虐待幼童、行巫蛊之术……

一桩桩,一件件十分耸人听闻,一时间,天下哗然,各处都议论着这件事。

与此同时,关于禅宗五祖惠能禅师,以身正佛法,救人于危难的故事传出来。故事中,惠恩成为人人喊打的妖僧,而惠能则流芳千古得道高僧,有人塑了惠能金身,在家中供奉。

至于迦叶寺,因为那日救火及时,并没有毁去,损毁最严重的地方是距离后山最近的房屋。惠恩没有死,他与其他作恶多端的僧人被关在寺院里,日夜承受愤怒百姓的折磨,静静等待永乐帝的责罚。这对于他来说,是世界最痛苦的事情,他要的名,一点一点远离他,而他再如何痛苦也不能死去,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

楚云暖坐在马车上,行过山脚的一个茶棚,侧耳听着外面的谈论,那是对惠恩的唾弃。

就在几天前,同样的地方,人们还在称赞着迦叶寺的大义,而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只剩这厌恶和痛恨。

看着桌上放有惠能舍利子的盒子,楚云暖淡淡一笑,或许不用去北方,她应该在这个地方重建一座寺庙,惠能寺。

“家主,天京那边都准备好了,我们何时出发。”春熙掀开车帘问道。

“现在就走。”

一声令下,马车摇摇晃晃的离开。

楚云暖没有听到,有百姓说起迦叶寺高僧,曾说救了整个楚云暖是妖星的事情。当时人人深以为然,如今看来,恐怕是迦叶寺在打九原府孩子们的主意,毕竟天灾之后,有多少孩子会成为孤儿,流离失所。

马车之上,楚云暖遥遥看着天京的方向,叹了一口气。

这一去天京,就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路,不知是如何光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