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京之行,贵女之争/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绣山庄坐落在天京最繁华的朱雀街上,金色的招牌,十分吸引人的目光。这里有些全大齐最华美的布料,最精致的衣服,最巧手的绣娘,只要你想就没有做不出来的衣服。自从孟家倒台以后,锦绣山庄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大齐最有名绣楼,每日吸引了不少达官贵人前来光顾。

今日尤其拥挤。

锦绣山庄有一种很特殊的布料,名唤孔雀织羽,其光华如霞,色呈多彩,颜色亮丽,有孔雀之貌,泛雀羽华光。难得的是,孔雀织羽每三月才有一匹,锦绣山庄以价高者得之,无论身份贵贱,也曾有人仗着身份贵重想要强抢,那一次的绸缎被锦绣山庄的人撕了个稀巴烂,再也没有接待过那位贵女。有了前车之鉴,达官贵人们老实下来,循规蹈矩的竞价,故而每到这个时候都会被天京贵女们抢破头。

此时此刻,华丽异常的楼里坐满了达官贵人、夫人小姐,一匹精美绝伦的锦缎躺在雪白的绸缎上。今日出的这匹孔雀织羽名叫荷溪碧月,一袭碧色,澄澈如山间幽泉,最是雅致不过。

说是竞价,可也不能让贵客们坐在大堂里,故此开了二楼雅间使用。二楼雅间一共十二间,以绸缎为明,布置清雅,外设水晶珠帘,外面人看不清里头景象,可里面人却能清楚瞧见外头。

不多时,锦绣山庄的管事一身翡翠广袖罗衫不紧不慢的上台,福了福身,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便叫开始竞价。按照惯例,得了锦缎的人,锦绣山庄免费送三身衣裳。这衣裳可不是随便送的,只此一件,再无类似。

往日里姿态优雅的夫人小姐们,各个卯足了劲儿,非得争个第一。三两个往日就有仇的小姐们,在二楼就开始吵起来,四处可见珠帘叮咚的声音。

“家主,您觉得属下经营得如何?”

说话的是浣娘,一身金丝莺语碧霞衣让她更显得温婉。

楚云暖轻轻笑了笑,很满意,“你做的很好。”

几年前,她将专门给楚家人做衣服的锦绣山庄从楚家分离出来,特意隔开暗阁,让它成为自己一个人信息来源渠道。两年已过,锦绣山庄遍布天下,日进斗金不说,更为她提供了很多有意思的消息。

能得到家主一句夸奖,浣娘的笑容更大了。

楚云暖低头,随意翻着浣娘递上来的账本,绯红的唇轻轻抿着,红珊瑚珠串垂在她腮边摇晃,愈发显得她肤入白瓷。从账面上可以看出,锦绣山庄生意很好,几乎每日都有大批大额入账,不难看不浣娘这几年很用心。

“你辛苦了。”

“属下不敢居功。”浣娘深深的看了楚云暖一眼,比起两年前,现在楚云暖面容完全长开,容貌更加瑰丽,一眼看去如同一朵盛放的牡丹花,带着难以言喻国色天香,一身气势更是深不可测。两年前,她还敢在家主面前随意一些,而如今却不得不严阵以待。

这才是楚家家主应该有的气势。

浣娘如是想到。

“天京局势混乱,各大贵族之间的明争暗斗,不比南堂世家少。从他们的女眷身上,可以了解他们背后的家族,交好的两个家族,女眷关系自然好。这些年也多亏浣娘你了,将锦绣山庄经营得如此好,也不枉当初将你调离。”

春熙是到这里的时候,才知道锦绣山庄也是家主的产业。

楚云暖是三天前来到天京城的,从她入城开始,就一直在锦绣山庄住着。永乐帝没有召见她,她也就当做不知,老老实实的窝着没有四处拜访。天京城,一块砖头下去都能砸到个达官贵人的地方,她现在可不愿意多活动,免得永乐帝心中不快。楚云暖可不认为永乐帝会不知道他来了天京,折子在十天前就递了上去,永乐帝现在不说,估计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好杀杀她的威风。

不过永乐帝失算了,给了下马威的人不是他。

而是她。

迦叶寺的事情,几乎是随着她一同传到的天京,惠恩名声一落千丈之余,还连累永乐帝,现在他可是忙着给自己正名。

可永乐帝如何做,他却再也离不开红丸,听说他用死囚换下了两个在他身边的僧人,圈养起来,逼着他们另寻他法,制作红丸以供己用。不得已,僧人按照最古老的红丸制作手艺,取少女初潮血制作,这种红丸药效大不如前,但也聊胜于无,永乐帝每日晨起、入睡必定服用一丸,才能保证精力充沛。就是不知道,这种方法到底能持续多久,永乐帝的身体,又能支撑多长时间?

楚云暖一边想着,一边倚在软榻上深思。

窗棂处传来鸽子扑翅的声音,秋芷捉了鸽子,取了上面的纸条下来。

“家主,是西北传信。”

赵毓璟自去西北后,算起来大概也有半月有余了。游牧名族彪悍,这半月以来,她是日夜担心着赵毓璟的近况,现在终于是收到那边的消息。

楚云暖赶忙展开纸条,一字一句读完,脸色在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信上说,瑞亲王一入西北,便带人朝着雍王被困的地方而去。他用三车粮食布匹金银珠宝与羌族人交换雍王和霍清华的平安。这些东西对于羌族人十分珍贵,价值比滴血石来的高,故此同意放人。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几人预备离开西北之时,羌人突然反悔,将三人围困荒漠。瑞亲王与羌人鏖战不止,勉强逼退。孔飞那边收到消息,立刻率了响峰林所有兵力冲去救人,等他到的时候,瑞亲王身上负伤十余处。西北荒凉,医药不足,他已昏迷数日,本是要在上氾休整一番,静待瑞亲王康复。可天京城突然传来永乐帝圣旨,说是瑞亲王抗旨不尊,不出使北堂。不得已,瑞亲王只能带着伤,在霍清华的护送下,往天京而来。

信上说的简单,楚云暖却能想象当时的危险,她将信往桌上一拍,脸上阴霾,“陛下怎么会急召他回京,时机还恰的这么准?”

按道理,赵毓璟抗旨不尊是去年的事情,永乐帝要发作,去年的时候就该降罪,而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秋后算账。

春熙也看到了信上的内容,她想了想这一久收集道的消息,“据探子从曹德庆哪里套到的消息说,白国公曾向陛下进言,说是瑞亲王偷偷摸摸去了西北,想笼络西北游牧民族,直指瑞亲王有不臣之心,当杀一儆百。”

游牧民族向来彪悍,大齐无数次出兵才将他们镇压下去,现在猛的听到赵毓璟想利用游牧人,永乐帝心头自然冒出种种猜测。可看在赵毓璟是自己儿子份上,永乐帝还没有起杀心,只是下令让他回来。

这样的话,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赵毓璟前往西北是临时起意时,而且只带了一队亲兵,白国公消息如此灵通,那只能说明亲兵里有奸细。楚云暖目色一厉,“熙儿,派一队人去迎接瑞亲王,让辛毅立刻改道,带着上好的伤药去瑞亲王那边!”

春熙也知道是瑞亲王受伤了,半点迟疑都没有,慌慌忙忙给辛毅飞鸽传书。好在辛毅如今正在来往天京的路上,改道之后恰好能与瑞亲王同道而来。

秋桂换了茶水,楚云暖轻轻抿了一口,勉强压下心底的慌乱。

如果可以,她是真的要去亲自相迎的。

然而不可以。

她如今身在天京,这里无处没有永乐帝的眼线,她决不能在此时轻举妄动。否则赵毓璟会因为她而被连累,永乐帝对他的怀疑会变成杀意,南堂世家也会被牵连……她前来天京的目的是投诚,让自己作为人质保南堂世家片刻喘息之机。

她不能慌,绝对不能慌乱。

楚云暖在心头安慰着自己,赵毓璟不会有事,他不可能有事。

这时候,楼下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怒喝声。

被惊扰了思绪,楚云暖心头十分不悦,楼下争吵还在继续。

秋桂早已推开了窗户,她略略向外看了一眼,只见楼下一个绯衣红妆的少女带着几个手帕交拦在回廊,堵住一个杏眼桃腮的少女,她一身肌肤白皙如雪,梳了一个凌虚髻,髻边是一支青玉孔雀簪。

浣娘道,“堵人的是白国公府的小姐白蓁蓁,旁边那个是百里府的大小姐百里娉婷,这两人向来不对盘。”

听了两人的身份后,楚云暖顿时兴趣盎然,一个出生于太后娘家的百里家,一个来自白皇后娘家的白国公府,倒是有点意思。百里家如今虽不复往日,但好歹是永乐帝的母族,背后又有太后撑腰,京城中人谁也不敢小觑。而这白国公府嘛,背后是有着身为永乐的挚爱的白皇后撑腰,两家小姐对上,可还真是有看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孔雀织羽明明是我要买的,现在都让给你,你还敢得理不饶人!”百里娉婷明眸如水,白皙的脸上泛起怒意,她本家中十分受宠的嫡女,从小到大就没人敢给她脸色看。今日这孔雀织羽,原本是她预备送给母亲的生辰贺礼,可惜却被白蓁蓁抢了。

白蓁蓁今年十五岁,正是烂漫可爱的时候,她高傲的仰着头,“你没听锦绣山庄的规矩吗?价高者得之,我比你高了一两银子,这东西就是我的!”

百里娉婷气得浑身发抖,这人简直就是恶心她来了。如果白蓁蓁要的话,一开始就该和她竞价,而不是在她快要收入囊中的时候,一张口,不多不少,恰好高她一两银子。百里娉婷气不过,自然就和她拌了几句嘴,偏偏这白蓁蓁是个混不吝的,打了她的丫鬟不说,现在还在这里堵她。

“你瞧自己这穷酸样子,还敢和我争,书绝又怎样,这人穷嘛,就只能卖弄自己那点酸腐之气了。”白蓁蓁骄傲的像是一只孔雀。

旁边几个小姐连声附和。

百里娉婷真是委屈得不行,要不是家中长辈一直叫她不要和白国公府的人计较,她真想撕烂了白蓁蓁的臭嘴。“白蓁蓁你以为谁像你,大字不识一个,还好意思说。”

周围的贵女对于这两人一见面就掐的场景也见怪不怪了,默契的后退几步,免得殃及池鱼。

白蓁蓁柳眉倒竖,刚想开口怒骂之余,旁边一个绿衣少女轻轻拉了拉她的衣摆。白蓁蓁到嘴边的话顿时一转,“念的书多怎样,女子无才便是德,百里娉婷你可没有德。哎呀呀,初夏,还不快扶着我退后些,免得被百里小姐浑身的穷酸气给污染了。”

绿衣少女,也就是白蓁蓁口中初夏,扶着她后提几步,让出一条路来。

见主仆两如此矫情的作态,百里娉婷冷笑一声,“好啊,你不是要竞价吗?既然你出了一千零两银子,我现在就出三千两银子,你还要不要?呵,不过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有钱的,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百里娉婷一张口,就高出了原来两千多银子。

白蓁蓁原本是觉得贵的,可一听百里娉婷的挑衅,当下就道,“当然要!那我就出四千两银子!”

见她跳进陷阱里来,百里娉婷微微一笑,“白国公府财大气粗,我百里府可比不上,这孔雀织羽,是白大小姐你的了。”

顿时,白蓁蓁气得面色扭曲,要她现在还不知道是百里娉婷故意给她设圈子,那她就是真的蠢啊!平白无故多出了三千两银子买这匹孔雀织羽,虽然是赢了百里娉婷,可她心里头怎么就觉得那么不爽呢。

“百里娉婷,你卑鄙!”

百里娉娉婷笑着,桃花脸,秋水明眸,笑不露齿,一派贵族之女的作态,“白小姐方才也说了,锦绣山庄的规矩,价高者得之。”

“你——”白蓁蓁顿时说不出话来。

她已经有了一身孔雀织羽做成的衣服,今日来这里竞价,不过是听到有人说百里娉婷要买孔雀织羽,故此才前来捣乱的。

四千两银子,她不过张口一喊,想给百里娉婷添堵而已,手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银子。所以当锦绣山庄的人上来要她付钱时,她不由有些面红耳赤,不禁将求救似的目光放到身边几个小姐身上。

那几个小姐犹豫着,“蓁蓁,我手上也没有那么多银子,就五百两而已。”

白蓁蓁一把夺过,又看着其他几个小姐,那些人百般不情愿才掏了荷包。几人七凑八凑,最后还差三百两银子,白真真还想再借,旁边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后退,低着头,不说话。

白蓁蓁怒火中起,她从前对这几个人也不错,首饰衣服的也是经常送,现在要她们出一点钱,就跟挖她们心一样。

“白小姐,可以付钱了吗?”锦绣山庄的人微笑的问道。

白蓁蓁怒瞪她一眼,语气不好,“你眼瞎了,不会等等!”

百里娉婷看着白蓁蓁出丑,心里头还是有几分痛快的。毕竟这个人时常在她面前蹦哒,虽然她不至于怕她,可总是有几分恶心之感的。

“剩下的银子,本宫替白小姐出了。”

这时候一旁珠帘微动,一个仪容端丽宫装美人在婢女们的拥簇下走出来,她梳着高高的发髻,别着一对金玉芙蓉簪,她生难得的美丽,眉似秋水,眼如寒春。

贵女们微微屈膝,“见过福寿公主。”

福寿公主是行六,生母是永乐帝身边的一个掌灯宫女,在剩下福寿公主之后,就郁郁而终。白皇后无女,偶然看见宫中被虐待的六公主,就被抱到身边长大,六公主聪慧,十分讨白皇后欢心。虽不是嫡公主,可因着的白皇后宠爱,封号都是长公主可以封赐的福寿公主。她今年十九岁,至今未嫁,只因她想寻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白皇后宠爱她,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就顺着她的心意。

在楚云暖看来,白皇后不是因为宠爱福寿公主才不让她招夫,而是想要用她的终身大事替太子谋划,没有什么比娶了太子疼爱的没,更能让人死心塌地帮太子办事。很可惜,赵毓宸中毒之后就一直没有醒。

福寿公主大步而来,华丽的裙摆上全是飞舞的蝴蝶,“不过几百银子罢了,本宫替她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