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福寿公主,白银变黄金/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瞧着福寿公主光彩照人的模样,一双眸子微微瞑了起来。??

这个女人,她记得——是司徒衍的爱慕者。??

当初在她与司徒衍完婚之后,福寿还恬不知耻地追到北堂,入住定边王府,每日缠着司徒衍不放不说,更是联合后院的姬妾害了她几次。她第一个孩子,就是因为福寿公主下了宫廷秘药才流掉的。当初等她查明一切的时候,福寿公主却被永乐帝召回天京,听说后来嫁了个文官,和和美美的过了一辈子。??

楚云暖勾了一下手指,让浣娘附耳过来,说了几句话。浣娘听完后,心中不解,但还是笑容满面地下去做事了。??

有福寿公主出头,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好解决。白蓁蓁出了所有的银子,便可以把孔雀织羽抱走。??

白蓁蓁笑眯眯的凑到福寿公主身边,亲昵的挽住她的胳膊,“表姐你可来了,你要再不出来,我要被人欺负死了!”??

福寿公主笑着点了点白蓁蓁的鼻子,“就你调皮。”说罢,她威严的看着百里娉婷,不怒自威,“百里家的家教就这样吗?平白无故坑人家多用了几千两银子,你也不觉得臊得慌!等我回宫定然向母后禀报,让母后派一个教养嬷嬷过来,好好教教你规矩!”??

百里娉婷一张小脸雪白一片,大厅广众之下,被福寿公主这样说没规矩,第二天就能传遍天京城,这简直是毁了她的名声。百里娉婷脊背挺得笔直,微微屈膝,道,“公主错了,白小姐愿意用多少银子是她自己的事。我百里家素来清贵,自然没有四千两去买孔雀织羽,只能甘拜下风。”??

“放肆。”福寿公主身边一个秀丽的女官呵斥道。??

福寿公主哼了一声,母后最狠百里家的人,她身为母后的女儿,自然的同仇敌忾。她仪态万千的走了几步,居高临下望着百里娉婷,“伶牙俐齿,是该好好学学规矩!”??

百里娉婷没有回话,站直身体,直视福寿公主的脸庞。

白蓁蓁得意洋洋重复了一遍,“百里娉婷,你还回去学学规矩,读了那么多书,连尊卑上下都不知道了。”见百里娉婷神色无波,白蓁蓁哼了一声,“表姐你回去之后,千万要把孙嬷嬷给派出来。”??

一听孙嬷嬷的大名,贵女们畏惧的后退几步。??

孙嬷嬷是慎刑司的女官,下手最是狠毒。还记得前几年,有命妇朝见白皇后是,不小心殿前失仪,白皇后第二日就派了孙嬷嬷过来教导礼仪,据说孙嬷嬷离开的时候,那命妇之剩了半条命。从此,孙嬷嬷的大名在贵族圈子里传开了。??

见白蓁蓁和福寿公主关系如此好,先前两个少女又围到她身边阿谀奉承,明里暗里讨好着福寿公主,福寿公主心中一开心,当下赏了两个小姐一人一支飞凤玉簪。两人眼前一亮,越发卖力的讨好起来,言语里莫不是贬低百里娉婷的意思。??

百里娉婷一人在后面,面色雪白。??

白蓁蓁笑容满面,“初夏,还不赶紧把绸缎抱上,我们走了。百里小姐,你今天可以再看一眼,免得日后也看不到了。”??

“是呀,百里小姐你可得好好看看,免得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这匹孔雀织羽就只有白姐姐才配得上,别人呀,做梦呢。”??

有小姐连声附和。??

百里娉婷气得浑身发抖。??

初夏向台上走去,伸手就要抱放在白绸缎上的孔雀织羽。这时浣娘从楼上下来,“白小姐等等,这绸缎你今日是不能带走了。”

白蓁蓁冷了脸,“楚老板什么意思?”??

浣娘笑道,“我们东家说了,今日这匹绸缎的成交价格是四千两——黄金。”??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你这是什么金子做的不成,居然还要四千两黄金,你这是明抢!”白蓁蓁怒喝。??

浣娘不在意,依旧笑容可掬,“白小姐,我锦绣山庄的东西一直是明码标价,白小姐还是不要乱说,今日给四千两黄金,这孔雀织羽就让您抱走。??如若不然,那就只能对不起了。”

四千金,一斤十两,那就是四万两白银。她疯了,花四万两白银买这么个东西回去。??

福寿公主面上不好看,“你这是坐地起价,就不怕本宫封了你锦绣山庄。”??

“只怕公主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有家主在后坐镇,浣娘自然不怕。??

福寿公主顿时沉下脸来,“放肆!”

浣娘上前几步,道,“白小姐今日搅了锦绣山庄的局,若是不拿出钱来买了这匹河溪碧月,就不要怪我浣娘不讲情面!”

四五个孔武有力的护院死死守住楼梯,只一眼,白蓁蓁便面色大变。锦绣山庄的背景没有清楚,可她知道若是她不拿钱,是真的不能离开的。

“这绸缎不是我要的,百里娉婷,喏,这是你的,还不赶快出银子,哦,不是金子。”白蓁蓁后退几步,祸水东引,摆明着就是想看百里娉婷的笑话。??

百里娉婷确实是喜欢孔雀织羽,可她也没有这么多的银子,当下就有些抱歉。??

浣娘却笑容满面道,“百里小姐不必为难,我家家主说了,今日您在我锦绣山庄受此折辱,这一匹孔雀织羽,就送给你做压惊礼物。”??

百里娉婷顿时推辞,“无功不受禄,楚老板还是收回去。”??

白蓁蓁眼中冒火,是她就要四万两银子,换了百里娉婷就白送,锦绣山庄几个意思,看不起她?!??

“这是我家家主的一点心意。”浣娘态度很坚定,她虽然不知道楚云暖为什么要送绸缎给百里娉婷,但还是忠实执行家主的命令。??

百里娉婷再三推辞,而后在看到白蓁蓁气得发红的脸色,还是让丫头接了过来。她微微屈膝行了半礼,“还清楚老板,代我谢过你家家主。”??

浣娘微微颔首。??

白蓁蓁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她怒叫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看不起我了解是不是?”??

“锦绣山庄未免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

每日来景秀楼的达官贵人不在少数,一个非嫡出的福寿公主而已,确实不叫人放在眼中。浣娘低头道不敢,有耳朵人都能听出她话里的敷衍。??

福寿公主从未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当时就冷下脸,“看来你们锦绣山庄是真的不想在这天京城开下去了,我今日就要砸了你这店!”??

话刚落音,福寿公主身后两个侍卫就跳了出来,抓住楼中陈设锦绣幔帐,撕拉一声扯了下来,华丽的锦缎歪歪斜斜的挂在上头,花盆瓷器碎了不少。侍卫的手向着某一处伸去,三楼上有两个劲装姑娘一跃而下,一把抓住一个皇家侍卫,往一楼一扔,侍卫摔在地上,好半天爬不起来。??

众人都惊呆了。??

夏妆夏华收拾完侍卫后,往楼梯口一站,气势逼人。??

“福寿公主好大的威风,居然敢砸了我的地方!”楚云暖出现在楼梯口,她穿着深红色镶金边束腰广袖的裙裾,裙摆上用金线绣着华丽的花纹。她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那双漆黑的眼眸里却没有一丝温度,明明只是慢慢从走过来上,但身上一股莫名的气势让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屏息凝神。??

福寿公主一怔,这种气势,她只在母后身上见过。??

不,母后身上的气势,不足此人一半。??

她到底是谁?天京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个人物。??

浣娘微微躬身,“家主。”??

福寿公主不认识楚云暖,但也知道这人就是浣娘口中的家主,背后给她难看的女人。??

女官喝道,“大胆,见到公主,竟还不下跪!”??

楚云暖上上下下的瞧着她,眸子冷嗖嗖的,看来这就是当初给福寿公主出谋划策的人了。女官身体抖了抖,不自觉后退一步,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百里娉婷是不怕福寿公主的,她上前几步,整个人将楚云暖挡住身后,“公主殿下三思。”??

福寿公主寸步不让,非要治罪。

百里娉婷深吸一口气,“公主今日若是不肯罢休,我们就入宫找太后评评理!”

她平日里只不过是不愿意和她们计较罢了,再怎么说,她百里府也是太后的娘家。福寿公主不过仗着白皇后微末的宠爱过活,要是真的闹到见太后的地步,白皇后也不见得保她。

福寿公主美丽的脸庞阴沉如水,百里娉婷愿意护着这个女人,她自然是没有办法的,总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闹到太后跟前,到时候被罚的人肯定是她。

百里娉婷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楚云暖如是评价。

她站出来,越过福寿公主,目光落到对方背后的珠帘之上,“看了这么久的戏,还不打算出来!”??

珠帘掀开,赵毓泓和司徒衍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这是她设计将司徒衍送到天京为质后,再一次见他。司徒衍一身青色碧竹袍,俊郎如昔,脸上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那一份风华。大齐三公子谦谦公子司徒衍,也不复往昔风华绝代了。他看到楚云暖的那一刻,眼中迸发出浓烈的怒火。

楚云暖不以为意,手下败将而已。??她将目光放到赵毓泓身上,“十皇子,别来无恙。”??

赵毓泓一身宝蓝玉带衣,风华无双。若是单看这一身皮囊,赵毓泓的确风度翩翩明目郎星,难怪会让宋茜如倾心。赵毓泓爽朗地笑了,“楚家主何时来的天京,也不让人通知一声,我好扫塌相迎。”??

楚云暖倒是十分不给他面子,冷笑一声,“不必你扫榻相迎,你还是先将我师妹还给我才是道理。”??

赵毓泓知道他说的人是宋茜雪,去装作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楚云暖冷笑一声,“赵毓泓,你可别逼我亲自动手!”??

“这是怎么回事?”福寿公主问道。??

赵毓泓没有回答,反倒是拱手,道,“今日之事,两位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作罢吧。”??

这半年以来赵毓泓十分的父皇宠信,母后对他也是青眼有加。福寿公主一时之间有些犹豫,准备卖余赵毓泓一个面子。

但是楚云暖可不是这样想,“卖你一个面子,你面子能值多少钱?今日福寿公主敢砸了我的店,明日就能要我的命!这明摆着将我楚云暖的面子往地上踩,想就此作罢,白日做梦呢。”??

福寿公主怒火中烧,她纵横宫廷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她当时就到,“你算什么东西,本宫砸你的店是给你面子!”??

赵毓泓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个楚云暖嚣张惯了,不给面子是情理之中。可福寿凑什么热闹,这位主,那可是父皇都要给几分薄面的。??

得,他不管了,福寿也是自作自受。??

“砸我的店是给我面子?”楚云暖似笑非笑。??

福寿公主拂袖,“本宫若是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光顾锦绣山庄,本宫看你怎么办。你吃的用的都是皇室恩赐,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嚣张!”??

“公主殿下有一句话说错了。是你吃的穿的用的,无一不是来自于我南堂世家每年的朝贡。公主这样说,是叫我南堂明年不必朝贡了吗???”

福寿公主面色一变,“你到底是什么人?”

浣娘上前一步,笑道,“刚才忘了说了,我家家主来自南堂楚氏。”

南堂楚氏只有一个家主,那就是赫赫有名的楚云暖,众人对此人都是略有耳闻,不过也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回想起父皇对南堂的忌惮,福寿公主面上顿时有些不好,“原来是楚家家主。”

楚云暖冷笑道,??“承蒙太祖皇帝恩赐,南堂楚氏一族家主位同一等公爵,另赐丹书铁券,见帝免跪。????”

这句话算是回答方才女官的责问。

言外之意就是,我连陛下都不跪,又怎么可能跪你。

福寿公主眼睛涌出一丝怨毒,但想到楚家背景,还是很巧妙压了下去。楚家富可敌国,若是她能够于楚云暖交好,对她来说是好事一桩,母后也会因此高看她一分。想到这里,她勉强笑道,“楚家主既然来了天京,何不在城中四处走走,天京繁华,本宫也愿略尽地主之谊。”

只口不提方才砸了店的事情。

福寿公主是天京最跋扈的公主了,此时突然低头,叫旁人十分奇异,可一想这位的身份也就见怪不怪,若是她们,也肯定会捧着这个财神爷。白蓁蓁鼓小脸,“表姐!”

福寿公主冷冷瞧了她一眼,她顿时偃旗息鼓,不自觉用眼觑着楚云暖,心中愤懑。

百里娉婷却是很好奇的看着楚云暖。

原来这位就是执掌南堂的楚家家主?

她听家里人说过这位家主的事迹,还以为她是如何凶恶的一个人,没想到却是如此美丽明艳的女子,她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呢,只是她已经是可以独道一面。百里娉婷曾经还觉得自己很不错,可和楚云暖一比,她觉得自己就是尽心呵护的花朵,承受不起风吹雨打。

楚云暖如何不知福寿公主在打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想拉拢她而已,只是福寿公主凭什么以为在砸了她的店以后,她还会对她有个好脸色。“不必了,公主还是先赔了我今日的损失,免得我向陛下讨要!”

众人吓得鸦雀无声,福寿勉强维持的笑容顿时龟裂,脸“刷”的一下绿了,自从被母后带在身边教养,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不给她面子的人了。

司徒衍见她受了委屈,连忙道,“楚家主今日也打伤了公主的两个护卫,此事不如就此作罢。”

他略带讨好的对着福寿公主笑了笑,福寿公主立刻回以略带感激的微笑,伸手轻轻压在了他的手上。

楚云暖的目光在司徒衍和福寿之间来回逡巡,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司徒世子还是这么风流多情,不知叶芙蕖如何了司徒世子还是这么风流多情,当初还在南堂的时候,就与那孟八小姐关系匪浅……”

顿时,司徒衍想到了他备受折辱的那一天。他此生顺风顺水,只在两个女人手上栽过跟头,一个是孟莲,只因为她想要世子妃的位置,在百花城孟家就百般算计于他。另一个是楚云暖,逼得他入天京为质。

对于楚云暖,司徒衍心头的确是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像是很恨楚云暖,却在被困天京的日日夜夜回想起她的一颦一笑来。楚云暖是个很出色的女人,这种出色无关容貌出生,她像狐狸一样狡猾像雄狮一样霸道,有着不输男儿的心智谋略。

有时候司徒衍都觉得自己被她的迷住了。

楚云暖看到司徒衍眼睛中的痴迷,面上有寒芒闪过。

前世,她倾楚家全族之力扶持司徒衍,体恤他的不容易,不仅要与后院姬妾相斗保全自己,更是数次拖着病体救他与危难之中都不曾得到司徒衍这样的目光。不论她当时爱不爱司徒衍,总归是将这个人当做夫君看待的。如今,他依旧刚毅果断,有勇有谋,借着福寿公主这阵东风,在天京城混的风生水起。

只是——

楚云暖看着福寿公主的目光里有着同情之色,她太了解司徒衍这个人了,他最是能忍,手段狠辣,心高气傲,哪怕福寿公主对他有襄助之恩,待日后一朝腾起后,定然是要处置福寿公主,一雪前耻,就像当初对待她那样无情。

四目相对之间,隐约有火星闪烁。

“楚家主初来天京,不如由我做个东道主。”司徒衍收回目光,嘴角含笑。

------题外话------

这几章都是过度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