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东窗事发,皇后威严/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扬眉,“当初在南堂的时候世子也陪孟八小姐游览过南堂风光,不知如今世子可否陪叶芙蕖领略过天京繁华?”

司徒衍心头猛的一跳,几乎以为孟莲的身份被揭穿了,他倒不是关心孟莲,而是因为这人还有些用处。他连忙道,“神女素来在国师府足不出户,哪里是我等凡人可以见到的。楚家主消息倒是挺灵通的,连神女的名字都知道。”

“世子忘了一件事,本家主在九原府赈灾的时候,叶芙蕖伙同迦叶寺污蔑我是妖星。因为这件事情,我险些命丧九原,你说我该不该知道仇人的名字?”

这一句话,就是把叶芙蕖归到仇人那一边去了。

赵毓泓目光闪了闪,衡量起楚云暖和叶芙蕖的价值来。这两人,他只能选择一个作为盟友,楚云暖和八哥关系匪浅,不一定会帮他,而叶芙蕖么,目前来说,还有些价值。

妖星之说曾在天京传的沸沸扬扬,九原府虽说是脱困了,可也没见迦叶寺的僧人出来澄清。众人心中暗想,苍蝇不叮无缝蛋,说不准这楚云暖还真是妖星。

众人有些畏惧,悄悄后提几步,不多时,中间空出一片好大的空间来。

这些人中白蓁蓁的动作最大,“表姐,咱们快走吧,免得被她给祸害了。”

福寿公主随着白蓁蓁的动作,退了好几步,面带嫌恶,“你都能千里迢迢来天京,怎么就不顺带去一趟迦叶寺去去你身上的晦气!”

楚云暖瞧了她一眼,冷笑,“公主如此推崇迦叶寺恐怕还不知道,本家主来天京之时,偶然经过迦叶寺,不经意间知晓迦叶寺竟用数千童男童女鲜血行巫蛊之术。”

一语,哗然。

这件事被永乐帝压了下来,并没有在天京传来,毕竟永乐帝可不想被天下人指责。

白蓁蓁道,“你胡说!”

“迦叶寺乃妖寺,他们说的话,又岂能当真?”这句话,掷地有声。

“公主堂堂帝女,竟也学愚昧的市井妇人来,污蔑于本家主。”

福寿公主脸色变了又变。

“对了,世子可能还不知道,叶芙蕖有一个一岁多孩子呢?”

孟莲那个孩子其实早就死了,寺里的小沙弥不敢说,让他的尸体在床上躺了两天。如果不是后来春熙清点寺中僧人财物,或许那个可怜的孩子腐烂了都不会被人发现。楚云暖虽然和孟莲有仇,却不至于折腾那可怜孩子,命人寻了风水宝地将其埋葬,还请了高僧做了一场法事。

司徒衍算了算,大致是孟莲在流放西北的时候怀上的,而西北流匪又居多。顿时司徒衍膈应的不行,这女人有了别人的孩子竟然还肖想他正妃的位置,然而最让他恶心的是,孟莲还想要求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无论司徒衍心里头是怎样百转千回,脸上出现了一抹恰到好处的惊讶。

司徒衍真的是长进了,如果不是她知道叶芙蕖的身份,以及和司徒衍的关系,说不准还真就信了他。“世子见笑了,我不过随口一说。”

福寿公主自小在宫廷中生活,心思格外敏锐,叶芙蕖和司徒衍那点绯色故事,也不是没有人跟她提起过的,然而她没有亲眼见过却也是不信的。可现在听楚云暖三番两次提起叶芙蕖恩时候,她心头倒是有三分怀疑了,于是就用一种十分怀疑的目光看着司徒衍。

她爱司徒衍,绝不能允许任何人跟她抢。早在多年前,司徒衍第一次随父入京,在宫中湖边池救了不受宠爱的她的时候,她就对司徒衍念念不忘。后来当他得知司徒衍要来天京的时候,她心里头是多么高兴,十多年了,她终于再次见到小哥哥了。天京城,她第一次见成年后的司徒衍,是在皇姐馨柔公主府的宴会上,那时司徒衍被人逼着当琴师,她一怒,当时就摔了酒杯,责罚了那些贵族子弟,为此,她还被母后罚跪了一夜,可她不后悔。后来,总有人要欺辱他的时候,她都会挺身而出,斥责那些人。

司徒衍最受不了福寿公主这种仿佛他始乱终弃的目光,不错,这一年多以来,因为她的帮助,他天京城确实混的也是如鱼得水,没有人再敢他们将它当作随意赏玩的匠人,可这不代表着,他们有什么关系。在司徒衍心目中,一直认为福寿公主只不过将他当做一个解闷的对象。

楚云暖将福寿公主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轻笑一声,“浣娘,算算今日我们损失了多少,好让公主把钱给付了,公主殿下向来受宠,应该不差这一点钱。”

浣娘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算盘,啪啪啪的打了一下,“回家主,一共是一万八千六百两银子。”

一万多两银子!

众人四处望了望,不过是碎了几个花盆瓷器扯了幔帐而已,怎么就这么多了。

浣娘解释道,“公主您看,这个是长川郡烧制的三秋灯笼瓶,以秋菊、蝶、草组成画面,故名三秋,这是冀南郡官窑出的斗彩冰梅罐,色正,听说太后最爱这处官窑烧制的瓷器,这是天青釉……”浣娘点了好几个瓷器,各个都是珍品,最后她指着头上残破的幔帐道,“这是翠锦屏,是素来有七星仙女之称的罗姑姑所织。”

福寿越听脸就越黑,白蓁蓁咂嘴,这些东西可都是珍品,她第一次觉得锦绣山庄大手笔。

楚云暖到,“我做主,把剩下六百两零头给抹了,公主给一万八千两就是。公主是给现银呢,还是?”

福寿公主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她是真想说不给的,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实在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她压着心上的火气,咬牙切齿:“本宫身上没有带那么多现钱,晚上时候派人送过来。”

“那就谢过公主了。”

福寿公主冷哼一声,心里头都在滴血,大步离开,她真怕继续待在这里她回忍不住反悔。

司徒衍深深地看了楚云暖一眼,“告辞。”

“不送。”

赵毓泓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笑道,“楚家主口齿伶俐,让人自愧不如。”

楚云暖瞧着他的笑脸,警告道,“赵毓泓,我给你三天时间把人给我送回来,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若是赵毓泓愿意把宋茜雪给送回来,她自然不会同赵毓泓动粗,毕竟她是个讲理的人。

赵毓泓脚步一顿,当做没有听到。

百里娉婷上前朝楚云暖微微福了福身,“谢过楚家主今日赠绸缎解围之恩。”

百里娉婷说的是最开始浣娘下来解围的事情,楚云暖摇了摇头,很诚实的说道:“不必,我不过是看福寿不顺眼而已。”

福寿公主身份贵重,普天之下恐怕除了楚云暖,再没人敢说看福寿公主不顺眼。

“再说方才,你已经谢过了。”楚云暖继续道。

百里娉婷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谢过了。楚云暖指了指地上,“在你以为公主要迁怒于我的时候,不是站我面前替我挡了吗?”

百里娉婷面上羞赫,“刚才是娉婷自大了,家主自己有解决的办法。”

楚云暖看着百里娉婷,她是个很优雅从容的女人,不娇不媚,恰到好处的温柔,身上总带有一种让人舒适的温婉之气,静静站在那里优美的姿态能构成一幅画,这才是贵族之女应有的风范。她称赞道,“百里小姐不卑不亢,乃贵女之风。”

百里娉婷面颊通红,“楚家主说笑了。”

观其子女言行可知家族底蕴,楚云暖看百里娉婷一举一动莫不显示良好的教养,不禁有些好奇起百里家来。

福寿公主怒气冲冲的登上马车,她的车驾是白皇后特意命内务府打造的,华丽的七彩琉璃华盖翠帷马车,马车的四周挂着丝幔,四角挂着鎏金铃铛,随着微风发出清脆的响声,马车里点着馥雅香味的香,如同置身于香气缭绕的仙境。

她砸了女官捧上来的热茶,粉彩的鱼鸟茶杯在地毯上滚了一个圈,“这个楚云暖,实在是太嚣张了!”

女官伏地跪着,不敢答话。

司徒衍才登上马车就见此情景,道,“你和她置什么气?楚云暖出生楚家,又是家中独女,豆蔻年华就执掌南堂,她有那个底气。”

福寿公主知道是这个理,天下财阀尽在南堂,南堂又以楚氏为首,只要楚家不亡,楚云暖就有骄傲的本钱。回想方才的憋屈,又听得司徒衍对楚云暖如此夸赞,福寿公主心田上的怒火不由又盛上了几分,“你对楚云暖这般推崇,不是对她起了心思吧?”

楚云暖的容貌是她见过的人里最美貌耀眼的一个,说是倾国倾城都不为过,她就像九天上翱翔的凤凰,又似初升的太阳,风华绝代,随意站在那里就可以艳压群芳。

心头最隐匿的事情被人发现,司徒衍的面色有些微妙。

看她如此,福寿公主愈发愤怒了,心里一口气不上不下,“司徒!”

司徒衍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从女官手上接过一盏热茶,放到福寿公主右手边,微垂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厌恶,若不是福寿公主对他还有些用处,他实在不耐烦伺候这个敏感又多疑的公主。“公主为何不觉得我是想要拉拢她?”

福寿公主皱禁眉头,她不是愚蠢的人,很容易就能想到司徒衍的打算,毕竟她一开始也有拉拢楚云暖的意思。只是这楚云暖实在是太嚣张了,三番两次落她的面子。她现在只要一想到方才的情形就恨得慌,她堂堂一国公主竟然被臣下之女压得抬不起头,在她看来,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所有人都还小意奉承着她,而不是像楚云暖那样大胆。福寿公主唇畔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她决定给楚云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丫头一点教训!

“听闻楚家擅医,母后在宫中忧心太子哥哥身体,身为人女,自然得为母分忧。”她眼珠子转了转,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毒之意。

司徒衍露出讳莫如深的笑容。福寿公主回宫之后就急急忙忙朝白皇后所住的凤仪宫而去,凤仪宫并不是原本皇后居所,而是在纯孝恭良皇后逝去后,大兴土木建造的新宫殿。金玉为瓦,檐角飞翘,整座宫殿异常华美,名字取自有凤来仪之意。这些年来,这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与永乐帝所在宣政殿,一前一后矗立在庄严肃穆皇宫之中。

大齐仿汉代制,以玄色为尊,白皇后却不喜沉重之色,宫装多以红金为主,今日她穿的就是一声大红色凤穿牡丹金丝堆纱裙子。她才从东宫看望太子回来,太子依旧昏迷不醒,太子依旧昏迷不醒,叫她心情十分不好。她斜在软榻,衣裙铺了一地,美人迟暮,却依旧可见年轻时美貌如花的样子。

白皇后闭着眼,有宫女小心翼翼地为她捶腿,右手一个额头光洁的女官说着宫中近来发生的事。

宫中近来诸事繁多,尤其是在白皇后忧心太子,无心搭理后宫这段时间,一个个美人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前些日子才怀孕的美人,被册封昭仪,风光了两个,月肚子里的种就化成了一摊血水,现在人还在自己宫中发疯,看谁都是凶手。永乐帝去看了两次,后来就没了兴趣。

前日孟贵妃罚了一个妄图勾引陛下的狐媚子,唐妃缩在宫中潜心礼佛,裴德妃的三皇子从民间搜罗了几个美人进献陛下,让永乐帝龙心大悦,破格允许他每月可多入宫三次,还赏赐了裴德妃不少东西,连宿她宫中三日。按照宫中规定,皇子成年后需离宫开府,每月初一、十五可入宫面见生母,这平白无故多了三次,也就是多了几分亲近陛下的机会。

白皇后睁开眼睛,低笑一声,太子还没死呢,一个个的,倒是迫不及待得很。“派人去裴德妃那儿告诉她,近来本宫身体不适,要她抄两卷佛经替本宫祈福,另外让内务府把德妃的牌子给撤了。”

话刚说完,很快就有宫女去通知裴德妃了。近来受宠的裴德妃约了几个嫔妃在御花园赏花,正享受着她们的羡慕嫉妒恨,突然接到了白皇后的口谕,一下子脸色惨白得很,在其他几个妃子的嘲笑声中,逃也似的回到宫中,怒砸了许多陈设。

此一事后,宫中众人都知道白皇后威严不可冒犯,一些新晋秀女也老实下来。

白皇后因为太子的事情,多年不犯的偏头痛又疼了起来,她按着突突的太阳穴,“白国公那边可有消息了?”

周云摇头。

白皇后的目光落在了桌案上通体无暇的皇后印玺上,“本宫在这宫中无论多少腥风血雨都闯过来了,斗倒了先皇后,让我儿力压赵毓珏受封太子,现在居然——”

周云宽慰道,“娘娘,您千万别胡思乱想,太子还指望着您救命呢。您还有福寿公主,她肯定能从司徒世子哪里拿到三日梦的解药。”

说曹操,曹操就到。

福寿公主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华丽的裙摆带起阵阵香风,“母后!”

白皇后心情正不好着,看她进来的时候没有通报,当时就怒斥道,“谁让你直接这么闯进来的?你的规矩呢!”

白皇后积威甚重,福寿公主畏惧的退缩了一下,全然没有外面所见刁难娇纵的模样,反而如同一个贴心女儿一样,“母后,儿臣有急事,还请母后恕罪。”

白皇后在周云的搀扶下慢慢悠悠的起来,恨铁不成钢:“本宫说过多少次,你是本宫的女儿,拿出你福寿公主的气势来,畏畏缩缩的,成什么样子。”“母后教训的是。”福寿公主立刻端正了身体,浑身紧绷得像是第一次跟嬷嬷学规矩时的模样。

白皇后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姿态优雅的撇着茶沫,“福寿,你最近和司徒世子相处得如何?解药有没有找到。”

她能让福寿公主和司徒衍纠缠这么久,就是想从司徒衍身上拿到解药,当初在九原府的事情她查得清清楚楚,太子是被北堂司徒恪给害的。

福寿面色变了又变,嗫嚅道,“司徒世子和司徒衍恪关系不太好,他不大清楚这件事……”

其实是她这些日子忙着和司徒衍培养感情,一直没有去问解药的事情。她知道母后养她是将她当做一枚可以替太子拉拢朝臣的棋子而已,她其实是不甘心的。记得小时候,她还不懂看人脸色,以为有了母后就可以万事大吉,可是后来被太子折磨得不成人形,跑去告状还被母后罚跪的时候,她才明白,她这个女儿对于母后来说就是一只用来逗趣的宠物而已。太子一日不死,她就一日活在她的阴影之下,说句实在话,只有太子死了,母后才会把全部心思放到自己身上。

白皇后一听到她这话,手上的杯子就朝她飞了过来,福寿根本就不敢躲,茶杯打在肩上让她后退了一步,滚烫的茶水立刻顺着衣衫渗了进去,她压根儿就不敢叫,立刻跪了下来,“母后息怒!”

------题外话------

我最近有木有很乖,每天都更了,虽然不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