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许你妃位, 绝不为妾/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了一阵雨后,天空很快就放晴了,东边紫藤架子上的花吹落一地,满地紫色与阳光相映更加显得明亮。孟莲坐在一方轮椅上,看着外头的紫藤绿萝,呼吸间只觉得清芬馥郁,只是从头到尾,她脸上都是阴郁之色。从迦叶寺回来之后,她整整在卧床修养了一个月才恢复过来,只是腿上留下一个深可见骨的伤疤,现在摸一摸,似乎还能感受到当日的疼痛。

如画捧着白狐绒毯放到孟莲她膝上,“小姐天凉,注意身体。”

孟莲手肘一弯,拢了拢膝上的绒毯,细细欣赏庭前景色,“近来京中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国师府是除了皇宫以外,大齐最神圣的地方了,能住到这里孟莲是得意的。唯一不方便的地方在于国师府戒备森严,里头有专门的下人,自成体系,旁人不可窥探其中光景。尤其是在她入住之后,就不允许任何人前来,可以说她养病的这一个月以来,几乎是以是与世隔绝。

当年孟家覆灭,如画被卖入其他主家,几经流转才到天京,直到被主家在街上打骂遇到孟莲才算脱离苦海。如画伺候了孟莲多年,深知她脾气如何,迦叶寺的事情被爆出来以后,小姐这个神女也被众人唾骂,现在国师府外每天都围着不少的人群,大门几乎都被臭鸡蛋和烂菜叶给包围了。她现在出门不是往日一样受人尊敬,而是劈头盖脸一阵怒骂拉扯,昨天的时候更是满头满身的剩饭剩菜,叫她膈应到不行。从今天开始,国师府更是不停有人叫嚣着要孟莲滚出天府。

当然这些话如画都不敢说,她捡了京中趣事说起来。“楚家主前些日子来了天京,听说在锦绣山庄与福寿公主对上了。那福寿公主还怒砸了楚家的锦绣山庄,然后被楚家主给逼着还了一万多两银子。福寿公主进宫去闹,又被皇后娘娘罚了,现在还在公主府抄写宫规。”

福寿公主的事情在天京城,几乎可以说的上是一个笑话了。一个耀武扬威、目中无人的公主,终于有人能收拾她,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拍手称快。

因为司徒衍的缘故,孟莲素来看福寿公主不顺眼,听到她楚云暖给收拾里,心里头是有几分解气,“她也是活该,她一个公主想要折腾楚云暖有一百种办法,愚蠢的人才会砸了人家的电,给人家留下话柄不说,还平白遭人嘲笑。不过楚云暖怎么会来天京?”

孟莲百思不得其解,楚云暖身为世家家主,执掌南堂,她只要待在南堂,永乐帝是拿她没有一点办法没有的。可若她来天京,那等于是瓮中之鳖,任永乐帝搓圆捏平,生死几乎都是掌握在永乐帝手中。楚云暖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她不可能把自己的生死交到另一个人手上。

那么,楚云暖来天京是为了什么?

为了对付她和司徒衍?

这么一想,孟莲顿时坐不住了,立刻派人给司徒衍传信。她这边,约司徒衍明日酉时相见的消息才传出去,十皇子府上就来了侍卫,约孟莲相见。

正好,孟莲也有事想要和他商量,并不像往日那样百般推辞,收拾一番很快就过去了。

赵毓泓和她的确是合作关系,可两人从来没有光明正大的见过面,一来是为了避嫌,二来嘛是为了隐藏自己。孟莲分析过自己上一次为什么会败在楚云暖手中,她觉得最大的原因是她过早的暴露了自己,这一次她要做那只捕蝉的螳螂。

孟莲偷偷摸摸从十皇子府后门而入,宽大的斗篷将她整个身体都遮住,不辨男女。入府之后,她习惯性的朝书房而去,却被下人告知十皇子在湖心亭等她。

从后门去往湖心亭需要经过芳华园,芳华园中奇珍异草,佳木森森,是整个十皇子府风光最好的地方。孟莲去过一次,有些不以为然,再次经过的时候就目不斜视了。

孟莲走开后,芳华园中走出一个月牙白底织蔓草纹交领襦裙的女子,她挽了个倾髻,细碎的小花在光可鉴人的秀发间盛开,垂落额角的秀发柔软亮丽,瓜子脸儿轮廊分明,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肤,体态娇弱,似弱柳扶风。

来人正是被赵毓泓带进天京,软禁府中的宋茜雪。

她星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那人是谁?”

“奴婢不知。”

宋茜雪智近乎妖,素来又过目不忘,她看那人的背影,只觉得异常熟悉,立刻跟了过去。

湖心亭在皇子府中央一个活水湖上,四面临水,只有小船可以过去,旁边泉水叮咚,是说话最好的地方了。湖心亭是风大之处,所以常年挂着飘渺的纱帐。赵毓泓转身的那一刻,缂金云白狐皮袍子随风而动,清雅富贵。

下人抬着孟莲的轮椅上船,厚重的斗篷轻轻露出一角,让刚到的宋茜雪忍不住上前一步。

若她看没看,那人应当是——

宋茜雪再度往前,想看的更清楚一些。旁边的侍卫立刻拦住了她,“宋小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宋茜雪眯眼看了一眼,呵了一声,带着丫头,头也不回的离开。

湖心亭中赵毓泓风度翩翩,“神女可知道迦叶寺取童男童女心头血行巫蛊之事?”

“你说什么?”孟莲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到天京了,按道理应该不可能,就算传到了,按永乐帝那种性子也绝不会让这件事情传开,损他威严。

赵毓泓看孟莲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呢,迦叶寺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惠恩几乎是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他心里盘算着,就算孟莲对他有些用处,他也不愿意再和孟莲继续合作下去了,免得最后好处没捞到,反倒沾了一身腥。

“楚家主在锦绣山庄的时候,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我还以为神女这几日闭门不出是为此事所扰,原来竟是受了伤。”

“那只是谣传!”孟莲矢口否认。

赵毓泓不可置否。是不是谣传自会有人查证,不过话既然从楚云暖嘴巴里说出来了,就不可能作假。

“宫中消息,皇后娘娘,请了楚云暖给太子看病。”

太子中毒当日,他人不在九原府,可那天的事情谁不知道的清清楚楚,若不是太子至今昏迷不醒,阳婀姑姑早就去找父皇要求给她女儿清河郡主一个公道了。白皇后是什么性格,锱铢必较的,为此事和阳婀姑姑吵了好几次,仗着身份贵重,都不允许阳婀姑姑入宫。那楚云暖曾经三番两次折了太子的面子,白皇后怎么可能放过她。

看病是假,借机要楚云暖的命是真。

“十皇子,恕我说一句难听的话,三日梦是没有解药的。至于楚云暖——”孟莲说着,手上的茶杯一松,啪的一声碎了一地,“她就像这个杯子。”

孟莲太过胸有成竹了。

赵毓泓瞅着地上的杯子,眼睛晦暗不明,他从曹德庆干儿子黄公公那得到消息,这位叶芙蕖很可能是因为依兰花之事被流放西北的孟莲。太子中的三日梦中,有一味药就是明月花,而这明月花又来自百花城……孟家在这事里面可是千丝万缕。赵毓泓自己都开始怀疑,叶芙蕖帮他,到底在图谋什么,他可没有忘记,叶芙蕖是主动找上门的。天京诸多皇子,就属他生母位分最低,四皇子、五皇子他们哪个不比他更得父皇看重,叶芙蕖想要什么,从明面上可,她似乎真的是为了帮助他,可仔细一想,有些事情又诡异得很。

这九原府赈灾一事,虽有叶芙蕖在后帮忙,让他得以前往九原府,可他到底没有捞到多少好处,还被楚云暖给借机教训了一番。再后来,他预备继续留在九原府却被叶芙蕖叫到了迦叶寺,平白损失了收复九原府人心的机会,让九哥在民间声望高升不说,还让宋毅折损,谢游之暴露……

叶芙蕖拖住他,是为了让九哥上位。

赵毓泓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眼神顿时冷了下来,现在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叶芙蕖能给他下套,就不要怪他翻脸不认人。

“神女是如何得知三日梦没有解药的?”

孟莲当然不可能说指使司徒恪下毒的任就是她,她只是道,“十皇子不必知道。”

见她有如此反应,赵毓泓心中一动,看来太子的毒还真和孟家有关系呢。想着他得到的消息,赵毓泓笑道,“有传言称宫中御医已经配出了解药,只等试药了。”

对此孟莲觉得十分惊讶,“这不可能!”

赵毓泓冷笑一声,“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父皇有旨,只要谁能配出三日梦的解药救了太子,加官进爵,封侯拜相,父皇什么都会答应。”

孟莲眉心一动,永乐帝对太子的看重已经到了一种极致,为了太子他的确什么都愿意做。如果,她自己找到了三日梦的解药,进献陛下,那么迦叶寺的事情连累不到她不说,司徒衍也可以顺顺利利的回到北堂。只要司徒衍回了北堂,凭他的聪明才智,还有她先知的本事,他们两人定然会大展拳脚。到时候北国、六宫无妃都是有希望的。

顿时孟莲心中汹涌澎湃,跟赵毓泓告辞以后匆匆去了质子府。

赵毓泓才出湖心亭就看到,宋茜雪站在雪白的墙根底下,墙角下玉兰花开的正盛,花瓣向四方舒展着,朵朵白花使庭院青白片片,香气撩人,阳光透过白色花瓣照在宋茜雪身上,使她格外耀眼。

赵毓泓不自觉放轻脚步,宋茜雪和宋茜如长得一模一样,可他却不会将两人认错。宋茜雪娇弱,眉宇间始终却带着宋茜如没有的气质和温婉,那是一种富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

“你怎么来了?”

宋茜雪瞧了一眼他身后空无一人的湖心亭,有一些事情突然间恍然大悟,“你叫四哥替你控制宋家,让谢游之在南堂成立商会,孟莲在背后出了主意吧?神女叶芙蕖,真是好一个孟莲呀,从前挂着天命之女的名头,现在摇身一变竟又成了神女。”

宋茜雪前后猜的七七八八,赵毓泓一笑,“都说南堂三姝,果然是名不虚传。”唐梦瑶在南堂折腾的谢游之寸步难行,孟莲能在天京兴风作浪,而这位水晶一样精致的美人宋茜雪,单凭只言片语就能将事情猜得透透的。

赵毓泓上前一步,微凉的指尖拂过宋茜雪额上一缕碎发,“你们南堂人,果然不得了。”

宋茜雪后退一步,叫他手上扑了个空,眉上点点冷意和矜持,“你跟孟莲合作无异于与竹篮打水,孟莲要的是始终是司徒衍,让司徒衍回北堂,等于放虎归山!还有,你恐怕还不知道这两人和楚云暖的恩怨。”

“他们能有什么恩怨。”赵毓泓不以为然,若是真有,楚云暖入天京的第一时间就该把这两人给收拾了。

宋茜雪笑了一声,“楚云暖应该来了天京吧?”她向来细致入微,这段时间在她屋外看守的侍卫又多了一层,估摸着宋家那边应当是知道了,家中那一位不是她,是姐姐。

宋茜雪心细如尘叫赵毓泓惊讶,意味不明的说道,“你姐姐可不如你。”

宋茜雪瞧着他,赵毓泓面如冠玉眸似深潭,生的眉目清朗,脸上始终带着轻轻浅浅的微笑,而看着她的眼神十分专注,仿佛全世界都在里面了一样,这的确是一个很出色的男儿。姐姐跟他朝夕相处,有了旖旎的心思也实属正常,可看赵毓泓的作态,分明是将姐姐当做一枚棋子。

她转过身,绿色的织锦披帛轻轻扬起,声音淡淡的,如泉水叮咚,“姐姐她不过是将所有心思都放到了你身上。十皇子自古以来有用美人计的,我可没见过用美男计的。你想利用姐姐对你的心意得到宋家,现在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南堂四大家族看似水火不容,可背后都是同一个主子,楚家才是南堂无冕之王!宋家背后的人是楚云暖,你觉得你能讨的了好?你想要逐鹿图,白日做梦!”

她是看得很明白的一个人,从她被宋茜如李代桃僵关入迦叶寺,再送往天京之后,她就将事情前因后果想得清清楚楚,当然其中不乏她旁敲侧击的问过宋家情况。她最欣慰的地方是楚云暖,她没有因为四哥宋毅和姐姐的故意惹怒她的事情就放弃宋家,而是救宋家上下于危难之中。圣贤书院没有了也就没有了,只要宋家人的命还在就好。当初她也劝过祖父放弃书院和逐鹿图,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达成。说起来她也得感谢着赵毓泓和永乐帝,如果不是他们父子两各自有了成全,致使两人计划有了纰漏,宋家又如何容这么容易地从漩涡中脱身。

“宋茜雪,你实在是太聪明了,真是叫我舍不得。”赵毓泓的眸子里升起了一丝异样的神色,他和宋茜雪相处不过几个月而已,可他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女人了,聪慧大胆,貌美如花又博学多才,实在是一个难得的才貌双全美人。那日他将宋茜雪带到天京,为的就是能用她威胁来宋家,哪晓得最后宋家居然连圣贤书院都不要了,他觉得宋茜雪这人也就没有了太大的用处。可是在后来的相处中,他发现这女人聪慧的可怕,只言片语就能拼凑出事情真相。?

“你舍不得的是宋家的人脉。”宋茜如一语道破他的心思,“你若真有心要宋家人脉,当初就该好好对待姐姐。”

“宋茜如可比不上你。”赵毓泓说的是实话,两人虽然容貌相似,性格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宋茜如是需要精心养护得菟丝花,而宋茜雪是雪山上傲寒的雪莲。

“茜雪,我愿许你妃位。”

他是真的喜欢宋茜雪。

“我们联手,肯定能夺得这天下。”

但他也是真的想要这天下。

宋茜雪神色更冷了,完全没有娇羞,“赵毓泓,哪怕我入了十皇子府我也绝不会和你联手!”

赵毓泓一听就知道她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他原本是想解释的,可宋茜雪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再没有解释的欲望,他还不如就此打住,留下最后一丝颜面。

宋茜雪正色道,“我是宋家女儿,我宋家之女,绝不与人为妾!”

看来她知道木念云即将成为十皇子妃的事情了,他瞒了这么久,始终瞒不过她,也对,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赵毓泓哈哈大笑起来,眼底最后一丝波澜也消失不见,“没有你宋家人脉,我也能成功!”

宋茜雪瞧着他的背影,半晌,微微合上眸子,然后掉头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南辕北辙。

------题外话------

说句实话,宋茜雪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了,理智果决,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宋茜雪其实对赵毓泓是有好感的,但是她是宋家女,她有自己的骄傲,而且宋茜如也是很喜欢赵毓泓的,她不可能抢自己姐姐喜欢的人。最最重要的,前面提过宋茜雪在楚云暖前世的时候是很早就去世了,这辈子,也不会寿终正寝。下次开个宋茜雪的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