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臣冤枉,神女不可杀/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乐帝一笑,“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楚卿大才,替朕分忧解难,可要什么赏赐。”

楚云暖复又跪下,高声道,“为陛下排忧解难,是臣分内之事,臣不敢求陛下恩赏。”

她说的大义凛然,实际上让宋氏一族入朝为官,她是有自己考量的。

第一,宋老先生生死临终之前留下逐鹿图,托她代入京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打消永乐帝的疑虑。可永乐帝这人最是多疑,且刚愎自用,让宋氏留在南堂定然会成为永乐帝心上之刺。还不如让宋氏一族来到天京,当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入太学为师,必然可以让永乐帝充分感受到宋家诚意,如此一来,宋家后人自然是无性命之忧。这是一劳永逸的法子,毕竟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互助宋家一辈子。第二么,则是在宋大公子身上了。章台御史看上去的确是一个小官,可按照太祖皇帝曾经颁布大齐律令,章台御史可直接参与大理寺、京兆尹等办案,也就是有监督执法的权利。这个权利看似鸡肋,可实在是有大用处。

宋晔入朝为官,宋家的未来就看他了。

永乐帝哈哈大笑起来,“楚卿果然是谋略无双了,是朕的儿子配不上你。”

楚云暖不明白话题为何转得如此之快,却也明白这话绝对不能接,皇帝的儿子,哪怕他自己不喜欢,也不允许其他人贬低、看清。她整个人伏地跪下,“臣不敢。”

皇室两位皇子其实都与楚云暖有着关系,当初赵瑜毓璟与她定亲,而后退婚,然后是太子以良娣之位邀她入东宫。这两位楚云暖都没有看上,永乐帝心下自然是有些不悦的,更别说其中还涉及到他的爱子,永乐帝肯定会觉得落了自己的面子。

他沉吟片刻,“楚卿不必惶恐,实在是朕那两个儿子不成器。宫中文武双全的皇子不少,楚卿若是看重了谁,就直说。”

永乐帝这一句话等于是在试探楚云暖,这次入天京,有没有和哪位皇子有没有勾结了。

楚云暖垂下头,“陛下圣明,臣身为楚氏家主,家中弟弟年幼,实在是不能嫁人。若是非要臣选择夫婿的话,那臣的夫婿定然是要入赘楚家的,而且这一生只能喜欢臣一个人。皇子们个个龙章凤姿,又怎会甘心入赘,而且还只能守着一个人。”

永乐帝完完全全镇住了,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楚云暖半张脸垂在阴影里,只能看见一双精致如玉的眼睛,如同乌黑的珍珠,闪动的华光,却又带着几分执拗和坚定。

她这是认真的。

永乐帝早年听过楚明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论调,都觉得惊讶然。而此时此刻,时隔多年之后再次听到她女儿这种话,实在是比当年还要惊讶。

楚云暖比她母亲当年还要敢说敢做!

男子入赘,这怎么可能,毕竟这天下都是以男子为尊,没有哪个男子会愿意入赘。

他几乎下意识的想要将楚云暖和赵毓璟继续凑成一对。虽然楚家富可敌国,可她这样的性子,哪个皇子娶了她,就几乎等于绝了其他家族的支持。毕竟家族的支持是以联姻为根基的,他们哪怕是再想更上一层楼,也不可能支持一个不能皇子再娶了,谁叫没有保障。

永乐帝反应过来,“天京出色贵族子弟不在少数,楚卿可以慢慢选,朕定为你指婚。”

楚云暖没有说不,这个时候再拒绝永乐帝明显不是明智之举。“臣谢陛下隆恩!”

永乐帝心下一阵妥帖。

楚云暖本想就此告退,永乐帝却旧调重弹,“楚卿九原府赈灾有功,朕不可不赏赐,楚卿有何要求尽管可以提,哪怕是关于老八的。”

这时候提到赵毓璟……楚云暖心下一惊,面上一派镇定,“臣不敢居功,九原府天灾之事,是南堂各大世家一同出力的结果。陛下若要赏赐,还需论功行赏。”

只要论功行赏,赵毓璟那一份功劳是少不了的,等日后永乐帝想要发作他,也不得不考虑他赈灾之功。

永乐帝的目光很深邃,南堂世家权力本来就很大,若他再赏赐,那南堂世家岂不是要反了。

楚云暖定定望着永乐帝,直视他的容颜,高声道,“陛下可赏赐南堂世家女眷封号,唐氏有功,陛下可是封赏唐氏女眷。唐家嫡次女唐孟铃嫁入天京为宁王妃,陛下可在大婚之日上次宁王妃一座府邸,以显皇恩浩荡。”

楚云暖断断续续地点了好几个世家,有的是赏赐世家女眷为诰命夫人,有的是赐下良田金银,总归都是都是些不甚重要的东西。最后楚云暖说到了宋家,“宋氏有双姝,在赈灾之时立下汗马功劳,宋氏一族即将入京,陛下不若赐封宋家之女为县主,一举双得,定能让宋家为陛下鞠躬尽瘁。”

永乐帝八方不动,宋氏双姝,宋家一个女儿曾经被他从南堂带回来,交给百里家抚养,那女孩与老十一同长大,青梅竹马。楚云暖现在提起来,应该是知道那个女孩的消息,不过也对,逐鹿图都放在他面前,宋茜如的事情又怎么会不知道。永乐帝思索了一番,不过是几个没有多大用处的封号而已,不损一兵一卒,还能在南堂昭示皇帝权威,这对他来说百利里而无一害。

于是永乐帝当下拍案决定,“朕准了!”

一时间封赏的圣旨像雪花一样飞向南堂各处,送到各大世家手中,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自然是不入流的小世家得到了陛下嘉奖,忧虑的则是大世家,他们担心永乐帝此举是要准备收复南堂世家了。

周伯彦是第一个接旨的,周家没有合适的女眷,故此永乐帝上他的是一些金银珠宝而已,其中有些东西还是南堂世家纳贡的宝贝。他望着地方几个箱子,交代好家族事情以后,轻车简行的向天京而去。

唐家那边,正忙着准备唐梦漪的婚事,唐夫人近来身体不佳,卧病在床,不能操劳。长姐如母,最后只能是唐梦瑶放下世家商会的事情,亲自操持,零零总总的准备了不少嫁妆。唐元心疼妹妹,给了不少好东西,就是唐梦瑶自己也从生母留下的嫁妆里,挑了很多宝贝出来,一凑,大概就有一百三十台了。

唐梦铃出阁那一日,唐府张灯结彩。唐梦瑶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毕竟她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嫁人的机会。

从南堂到天京路途遥远,唐梦瑶实在放心不下她,在安排好商会的事情后,亲自送嫁。送嫁队伍离开乌蒙城的时候,唐梦瑶回头遥遥的忘了一眼,只能看到渐渐远去的城门,她苦笑一声,他怎么可能来,若不是他要在南堂争一席之地,又怎么可能与她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

到底是她妄想了。

三日后,谢游之到达乌蒙城,直奔唐府,一个时辰后被唐元给打了出来。

不管南堂如何,宣政殿中,楚云暖还在和永乐帝斗智斗勇。问完所有的事情以后,永乐帝终于开口说起今日的目的,“迦叶寺的事情,你如何看的?”

楚云暖眸子闪了闪,语调都不曾变化,“迦叶寺乃妖寺,祸国殃民,当以封寺!”

永乐帝定定看着楚云暖,想从她面上发现一丝异常,然而始终没有。楚云暖明明知道,他问的不是这个,可是非得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这样的话,让永乐帝不得不挑明了说,“听说迦叶寺的事情是你先挑出去的?”

楚云暖立刻大呼冤枉,“陛下您可冤枉臣了,这哪是臣挑出去的,明明是那是福寿公主!那日在锦绣山庄,公主砸了我的店,还说臣一身晦气,要臣去迦叶寺好祛祛晦气,臣这不是气不过,一时激动才把事情说了出来的。臣哪儿知道,陛下竟然会将此事压下来?”

她这句话简直就是倒打一耙,永乐帝怒极反笑,“你这臭丫头,口齿倒是伶俐的很。这么说,还是朕和福寿的错了。”

楚云暖恬着脸笑,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永乐帝轻哼一声,他就知道迦叶寺的事情,从这小狐狸嘴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转而问道,“迦叶寺既然是妖寺,那你觉得神女当如何处置?”

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试探了,楚云暖眼珠子一转,张口就说,“神女可不能随意处置。”

永乐帝哦了一声,示意楚云暖继续往下说,楚云暖一脸崇拜,跟其他信奉神女的人没有一丝不同,“臣来天京时间虽然不长,可也在坊间听过神女神乎其神的技艺。比如隔空取物,火中逃生,油锅取珠,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神人。陛下,神女是上天派来的,实在不可以随意处置。”

“当初神女可是说了你是妖星。”

永乐帝再次试探。

楚云暖心中叹一口气,跟永乐帝说话实在是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每一句话都是一个坑。永乐帝早就从知道叶芙蕖是孟莲了,他分明是看中了孟莲的本事,不想处置她,可迦叶寺的事情又闹得又太大,叫永乐帝骑虎难下,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出——希望借她楚云暖的口,承认孟莲真的是神女。

“陛下,说臣是妖星的是迦叶寺,神女定然是受了蒙蔽。”

终于听到一句还算顺耳的话了,永乐帝面色觉有舒缓,楚云暖又拍了一次马屁,“陛下是真龙天子,上天派神女相助乃是大吉。”

“别贫了,跪安吧。”永乐帝摆摆手。

楚云暖福了福身,掉头走了出去。

宣政殿中,永乐帝似乎在自言自语,“她比你厉害,比你有胆色……”

曹德庆神色一动,随即垂下头,恍若未闻。

楚云暖站在大殿门口,外面阳光和煦,她觉得刺目,扬手支在额头上,微微眯起眼睛,唇角扬起一个弧度。

她今天说的有多好听,日后孟莲就会有多倒霉。

两个时辰以后,楚云暖在御花园中散步,御花园风景正好,真是处处精致。

才走过一排玫红色的宿根福禄老,一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雪绒狗撞在了楚云暖脚下,把春熙吓了一跳,她刚要赶走,楚云暖就弯腰抱了起来。

这只小狗浑身雪白,不见一丝杂毛,眼睛一左一右还是不同颜色的。楚云暖见过这种狗,她隐约记得是番邦进贡的,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鸳鸯雪绒。能养得起这种珍贵的狗儿的,估计是宫中哪位妃嫔了。她抚摸着毛绒绒的小狗,脑子里将宫中嫔妃过了一遍。

四妃之中裴德妃是最不可能,至于其他几位么……刘惠妃,燕王之女,膝下有四皇子,四皇子身体素来不好,她参与宫中争斗。白淑妃,白皇后族妹,由白国公府送入宫中,永乐帝幼子十七皇子生母。

孙贤妃,育有五皇子和六皇子,是宫中嫔妃中少见的有两个皇子的人,孙贤妃的家世不同于另外几人显赫,她出生于孙府,其父任职大鸿胪。大鸿胪为九卿之一,仿汉朝设立,掌管朝廷对番邦的接待、交往等事务,如今久久不见番邦来朝拜,大鸿胪日渐式微,并不能给孙贤妃支持。然孙家有一庶女曾嫁入平南王府,是霍家三少发妻,霍三染病而死,其妻孙氏当即服毒随夫而去,忠贞不渝。因为此事缘故,平南王心中觉得有愧于孙府,于是开始支持孙家,孙贤妃短短几年时间,就从良媛升至贤妃。

楚云暖无法猜到是哪位妃嫔,当下也就不猜了,抱着鸳鸯雪绒扭头就要走。这时花园外面跑过来一个年纪很小的宫女,伸手要抱小狗,“哎呀,雪绒你在这儿!害得我好找!”

楚云暖后后退一步,避开她的手。

小宫女一愣,像是刚刚发现了楚云暖她们一样,“这是姐姐,请你将雪绒还我,这是贵妃娘娘的狗,她找了许久。姐姐你和我一起去见贵妃娘娘,娘娘肯定会赏你的。”

楚云暖眉头一皱,这小宫女说话的本事实在不怎样,看她衣服打扮就应该知道她不是宫女,居然能叫她姐姐,还一起去见孟贵妃——这就是说是孟玉兰想要见她。

楚云暖沉思片刻,“好啊。”她倒是要去会会这个孟玉兰,毕竟当初孟玉兰从皇贵妃降到贵妃,她在其中功不可没。

御花园中,一位美人静静坐在百花盛开处,体态优美,绯色的裙裾迤逦而下垂到地上,上面精致的牡丹花纹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眉目精致如墨所画,眼波流转,散发动人心魄的魅力,勾勒出一张几尽完美的侧脸,帐内的光影勾勒出她几近完美的侧面轮廓,琼鼻挺翘,眉睫浓长,可与百花争艳。

孟贵妃孟玉兰,人不如名那般雅致,反倒是散发着艳丽夺目的光彩。

楚云暖渐渐走近。

孟贵妃身边的女官拦住她,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你就是楚云暖?也不怎么样么。一会儿见了娘娘,记得行礼。”顿了顿,她吐字清晰的补充,“跪礼!”

这样居高临下的口吻实在是让人不愉,若今日说这话的人是其他人也就罢了,她绝不计较,可惜这人出自于孟家!

楚云暖当即拂袖而去。

女官怒喝:“大胆!你不过小小一个世家家主,竟敢藐视娘娘!”

楚云暖脚步根本不曾停留,完全没有给孟玉兰面子的意思,最后还是孟玉兰亲自起身挽留,“楚家主留步,奴才不懂事,惹怒了楚家主。”说罢她眉眼一厉,语气威严,“还不快给楚家主赔罪!”

?女官立刻跪下,“奴婢有眼无珠,怠慢了楚家主,楚家主大人有大量,饶过奴婢。”

孟玉兰看起来十分满意,她笑道:“楚家主,这奴才也认错了,你就绕过她吧。”

楚云暖站定,微微回头瞧着孟玉兰,“贵妃今日威风太大,本家主可不敢多做停留。”

孟玉兰如此好声好气,楚云暖竟然还不给她面子,她面色略有扭曲,“楚云暖本宫请你过来是给你面子,你别不识好歹,这里是天京城!”

“贵妃娘娘你是忘了一件事,南堂孟家已经不存在了,你现在只是所有的恩宠都是因为顶着世家女这个名头而已。现在执掌南堂世家的人是我——楚云暖!要我跪你,你算是什么东西!”

孟玉兰面色大变,的确孟家不存在了,要想在宫中立足,她还是得仰仗楚云暖。孟玉兰心下有些恼怒孟莲出的馊主意,她强自笑道,“楚家主,你也别生气,这奴才就交给你处置如何?”

女官瘫软在地上,面无血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