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皇后有请,代为传旨/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狗还需看主人,你孟玉兰的狗,我可不想脏了手!”

楚云暖对孟玉兰实在没有任何好印象,也懒得和孟玉兰寒暄,当下抱着鸳鸯雪绒拂袖而去。才走了几步而已,就在御花园的另一头瞧见了两道人影。

赵毓璜缓步而来,身边跟着一位眉目温婉的青衣美人,这应该就是他的皇子妃,宣平小伯爷江靖的姐姐。

赵毓璜油嘴滑舌,“哟,今日吹的什么风,竟然把楚家主吹进宫来了?”

楚云暖眉目上挑,“九皇子消息不是最灵通不如猜猜看。”

赵毓璜一耸肩,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一个皇子太过了解宫中之事,那可不是搞事情,尤其是最近父皇还等着抓他小辫子。“楚家主从御花园过来,可在那儿看到了母妃?”

孟玉兰入宫多年无子,仗着帝宠,硬生生将赵毓璜从生母身边抢过来,养在膝下。说起来她对赵毓璜也没有多好,就是将他当做一个争宠的棋子而已。楚云暖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落到了江氏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当下就道,“她在哪里大发雷霆呢,我劝你现在还是别过去,免得殃及池鱼。”

果不其然,那头传来瓷器摔碎的声音,以及孟贵妃口不择言的怒骂。江氏很惊讶,在她印象中母妃都是华丽贵气的,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泼妇一般的行径,“母妃怎么会——”

楚云暖道,“她得失心疯了。”

说完这句话,她人就走了。

赵毓璜神色一动,在花园口站着不动,江氏虽然觉得奇怪,但她性子向来内敛,也没有张口问些什么。不一会儿,孟贵妃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就出来了,见到赵毓璜和江王妃屈膝行礼,“奴婢见过九殿下,九皇子妃。”

赵毓璜颔首,笑得如沐春风,“起来吧,母妃怎样了。”

小宫女微微垂头,脸颊微红,“娘娘方才被楚家主……”小宫女顿了顿,似乎是在斟酌用词,她想了半天也没有合适的词语,只得照实说,“她被楚家主,训斥了几句。”

江氏面上难掩惊讶,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

九皇子问道,“她训斥母妃什么了?”

小宫女绘声绘色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楚家主,未免也太大胆了!”江氏很难想象一个妃嫔竟然会被一个臣女训斥。

赵毓璜摇头,“你若是知道她在南堂做的那些个事情,就不会觉得惊讶了。十四弟你还记得不,当年诸多皇子中他是如何风光的,最后因为得罪了楚云暖,落得现在这种下场。”

江氏知道十四皇子是第一个封王的皇子,当初何等风光,如今却瘫痪在床。

“更可况母妃出生南堂,如今的南堂又是由楚云暖执掌,母妃想要她的支持来保住自己的如今地位,自然不敢得罪她。你没瞅见,她怀里抱着的还是母妃最喜欢的雪绒狗。”

江氏回想起来,还真是这样,这只狗儿素来得母妃宠爱,日日抱着,几乎不离手。她问道,“那还去不去请安?”

赵毓璜一笑,“当然不去,这时候去就是触霉头去了,走吧,我们去长春宫。”

长春宫住着的,正是他的生母。

楚云暖从御花园出来,顺着一条,羊肠小道往湖边而去。宫中湖泊引自活水,两岸柳树垂低,微风轻拂美不胜收。她正站在那细细欣赏美景,“你觉得孟玉兰今天请我过去想做什么?”

春熙想了想,“估计是想替九皇子拉拢家主。”

否则今日九皇子不会来得这样凑巧。

“哼,孟玉兰以为她那点小心思谁都不知道?孟家女儿的教养本身就有问题,只教会了她们如何讨夫婿欢心,在后宅中如何踩下对手,完完全全忘记教她们跳出后宅该怎样生存。”

如今天京诸皇子多嫡,一个拎不清的母亲会给皇子带来多大的麻烦。孟玉兰今日所作所为,永乐帝肯定是知道的,赵毓璜晚一点就该受连累了。

两人才说了几句话,烦人的事情又来了,来请人的是白皇后宫中的人,“楚家主,皇后有请。”

见了孟玉兰之后,楚云暖实在烦了这些后宫女人,一个个的都在打着楚家的主意,也不想想永乐帝的性格。他既然能放任她在宫中闲逛,肯定是派了人偷偷跟着她,就想看看后宫有多少人不老实。她真是不打算去了,可那宫女态度虽然恭敬却十分强势,而且连步撵都给抬过来了。

“皇后娘娘听说楚家主入了宫,心中十分高兴,特意派了奴婢过来接您。”宫女俯下身,深深跪在地上,额头几乎都触到了泥土里,“还请楚家主可怜可怜奴婢,就随奴婢去凤仪宫一趟。”

楚云暖也不想为难人,于是上了步辇,朝凤仪宫而去。

凤仪宫里面的陈设,果然如想象中那般金碧辉煌。白皇后一身华丽凤袍坐在上首,头上是一顶凤冠,凤冠造型精美,有十二少片水滴形赤金头饰,后有十二花树,每个花树大概有十二朵花,每个花由赤金打造出花瓣、花梗,宝石制作成花蕊。带着它走动时,花梗会抖动,会颤,格外富丽堂皇的,雍容华贵。

花树摇曳,钗钿生辉。

白皇后容貌妩媚,如今虽然嘴角微垂,眼角松弛,也依稀散发这一种魅力。只是她这般姿态模样,实在不像一国皇后,反倒更像宠妃一些。

楚云暖的目光不露痕迹的在殿里扫了一圈,只看见白皇后身边站着一个豆蔻色衣衫的女官,并没有福寿公主的影子,估摸着应该是和司徒衍出去了。

福寿公主这阵东风,送得妙。

她微微屈膝,不卑不亢,“见过皇后娘娘。”

殿内久久无声,楚云暖几乎都以为这里没人了,等到上头传来茶杯相碰的声音后,就知道白皇后想给她下马威,可她素来不是愿意受气的人,十分不客气的站直身体,很是敷衍的说道,“皇后娘娘,我身体不好,行不了这么大的礼。”

看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的模样就知道,她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可白皇后也不好说什么,“你就是楚云暖?”

“正是。”

“你生的果然好,跟牡丹花似,妍丽得很呢。”白皇后夸奖了一句,很快笑了起来,头上花树摇曳,洒洒作响,笑过之后她十分威严地看着楚云暖,“听说你善医?”

楚云暖自顾自寻了一个凳子四平八稳的坐下,“娘娘这待客之道可不好,我进来这么久,连杯茶不肯上。”

白皇后一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最后还是周云上前呵斥了小宫女一句,“你们怎么做事的,贵客来了都不知道上茶?”

被训斥后,热茶很快就上来了。

楚云暖揭开杯盖闻了闻,不错,是上好的君山银针,她喝了一口,方才慢慢回答白皇后的问话,“娘娘这句话从哪儿听说的,简直就是谣传。”

白皇后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楚云暖居然会否认的,一时间接不上话,好半天才照着原本打算好的事情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能医治好太子,本宫可以既往不究。”

楚云暖十分不雅的翘起一条腿,手上捧着茶,“娘娘这是说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可我怎么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进过京城,跟娘娘哪有什么仇怨,既往不究这四个字,娘娘用错地方了。”

白皇后拔高声音:“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在后宫这么多年,阴谋诡计见的不少,口腹蜜剑也是常事,就没有遇到过说话如此直白的人。白皇后有一瞬间的惊讶和不适,她慢慢观察着楚云暖的神色,挥手,三四个腰圆膀大的嬷嬷从殿外走进来,朝着楚云暖那边走去。春熙立刻闪身上前,挡在楚云暖身边,哪晓得她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楚云暖,而是她。春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嬷嬷们给制服了,死死押在地上,春熙百般挣扎无果。

“楚云暖,你治还是不治?”白皇后冷声道。

楚云暖冷笑一声,当着白皇后的面就砸了手上的杯子,洁白的瓷器四分五裂,“娘娘这是在要挟我!”

白皇后反应过来,几乎是勃然大怒,多年了,没有敢在她面前如此大呼小叫。虽然是她威胁再先,可是她为了她的儿子!白皇后声音尖锐:“楚云暖,你只要能救了太子,哪怕是太子妃的位置,本宫也可以给你。”

楚云暖和白皇后针锋相对,“我对你儿子没有兴趣!或许太子在你眼中是珠玉是宝贝,可他在我眼里不过是一个破铜烂铁!论相貌他不如瑞亲王,论才智不如雍王,论家世不如四殿下,你说我能看上他哪一点?”

楚云暖的话,像是钢针一样刺入白皇后的心,她望着她,竟然有一瞬间的惶然。白国公府是永乐帝撸了先前国公的名头给白家的,白家出身草莽,如若不是有白皇后这么个出息的女儿,哪里能位列三公。她轻轻地张嘴,眼神震怒:“楚云暖,你在本宫宫中行凶,简直欺人太甚。”

“我都说了我不会医术,娘娘非得抓了我的贴身侍女,逼迫我医治太子,这又是什么道理。你还红口白牙的诬陷本家在你宫中行凶,到底是谁欺人太甚?娘娘这么不忿,不如我们去陛下面前评评理!”

今日之事如若闹到陛下面前铁定是不好看的,白皇后浑身都在颤抖着的,气愤到不行:“楚云暖,你好,你真好!”

楚云暖笔直的站着,“娘娘谬赞。”

“你!放肆!”听到她大言不惭的这句话,白皇后气得吐血,她哪里是在夸奖她,这臭丫头真是太不要脸了。

话已至此,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

楚云暖拂袖,“本家主进宫多时,也到出宫的时候了,还请娘娘放了春熙。”

白皇后没有出声,面色阴厉。

这时宫外突然传来太监的高声道:“陛下驾到!”

瞬?间白皇后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慌慌忙忙收敛了面上的表情,用最优美的姿势盈盈拜倒:“臣妾参见陛下。”

“起吧。”永乐帝淡淡道,他越过白皇后往主坐上而去,没有看她一眼。

白皇后笑容满面的瞧着永乐帝,亲手从女官那里捧这热茶,转移话题,“陛下怎么过来了?”她面上还有些不好看,但面上满满的欣喜,毕竟这是他被永乐的训斥之后,第一次见到永乐帝。

永乐帝喝着茶,“老远就听到你们在里头的说话声,在吵什么?”

楚云暖没有说话,回头看着春熙,脸上带着关怀。早在永乐帝近来的时候,春熙就被放开了,春熙轻轻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事。

白皇后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陛下,臣妾只是和楚云暖说几句话。听说楚家主擅长乐器,臣妾正准备让楚家主给臣妾弹上一曲。”

永乐帝面上淡淡的,“你有雅兴了。”

“陛下不若让楚云暖献上一曲。”白皇后如此建议,她眼睛闪烁这恶毒的光芒——让楚云暖献艺,等于将她看做不入流的乐姬。

楚云暖原本是很奇怪白皇后和永乐的相处的,按理说白皇后宠冠天下,永乐帝对她应该也不是这种模样,刚才她见白皇后分明是的忌惮永乐帝的,这怎么回事?还没等她想清楚就听到了白皇后这句话,当即反唇相讥:“陛下,娘娘方才正是要让臣弹奏一曲,可臣说了,自己不擅长这些东西,无法弹奏。娘娘却说臣不将她放在眼里,还抓了臣的奴婢作为要挟!陛下明鉴,臣的确没有学过这些东西,若是贸贸然弹奏,怕污了娘娘的耳。”

永乐帝倒是没有怀疑楚云暖这句话的真假,他只是冷冷瞧了白皇后一眼,白皇后心中有些微妙的恐惧感。他看着楚云暖,声音十分温和,“当年你母亲同你一样,也是十分不擅长这些乐器。”

“陛下明鉴。”楚云暖低头微微笑着,只是心头那一股怪异之感愈发浓郁了,她十分想不清楚永乐帝前后变化为何如此怪异。

永乐帝看了楚云暖一眼,笑道,“朕才想起方才有一事还没交代你。”

白皇后冷冷瞧了楚云暖一眼,眼神凶狠的似要将她吞进肚子里,声音却是温婉,“不知是何事?”

永乐帝声音微冷,“后宫不得参政。”

白皇后垂头,“臣妾不敢。”她恭顺谦卑,只是心里在暗暗的恨楚云暖,她明明也是一个女人,怎么她就可以参议朝政。

永乐帝一眼就能看出白皇后心里怎样想的,他心中冷哂,楚云暖执掌南堂世家,哪儿能和后宫这些女人相提并论。虽说不让后宫参政,只不过是为了遏制他们背后的家族权力太大,并没有看不起后宫女人的意思。

“朕这边拟了旨意,封宋晔为官,宋家双姝一为淑怡县主,一为淑华县主。朕打算将传旨的事情交给你。”

果然是只老狐狸,他这是他派人传的旨,宋家可能会抗旨不遵,若是她传旨的话,宋家看在她的面子上,一定不会推拒。

永乐帝到这个时候还算计她。楚云暖心中一沉,脸上笑得愈发灿烂,不卑不亢的俯身,“臣领旨。只是陛下,臣替陛下跑腿,有没有赏银可以领?”

她这俏皮的一句话,顿时让永乐帝笑了起来,“你这丫头……自然是有赏赐的,”

永乐帝挥了挥手,便立刻有宫人应诺,退出凤仪宫,半晌后再次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二十几个宫女,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无数的金银珠宝,让人眼花缭乱。这些东西样样都是极为难得,饶是白皇后见惯了金银珠宝的人,却也觉得眼花缭乱。

她从未受到永乐帝如此重得赏赐,白皇后冷冷瞪着楚云暖。

楚云暖看在眼里,原来是黄金珠宝,这些东西她不缺,她要的可比这些东西值钱得多。楚云暖毕恭毕敬的谢过,在永乐帝允许之下,带着几大箱子的金银珠宝出宫了。

不过几个时辰,南堂楚云暖得了陛下赏赐的事情就在天京传开了。永乐帝素来是小气人,一下子这种赏赐可是前所未有的荣耀,几乎是一下子,楚云暖这个名字在天京城传开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楚云暖不仅家世显赫,更是得了陛下青眼的。

这个消息,几乎是同时传到福寿公主和孟莲那里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