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太子之危,黄雀是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倚在窗上轻笑一声,这孟莲估计是被她给吓破胆了,现在一瞧见她就堵,原来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孟莲,变成现在这畏畏缩缩的模样,实在叫人觉得好笑。

她顺着方才孟莲凝视着的地方看过去。

“家主,是若华!”

楚云暖瞧着若华身边一直推搡着她前进的侍卫,那侍卫衣服颜色跟其他人不一样,很是鲜艳,布料也是上好的蜀锦。楚云暖顿时若有所思,若华的医术虽然在天京是有一些传言,但是只要一看她如此年轻又是一个姑娘家,不会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她医术精良。若是真要看着那些医术高明的人,那也不会是看着若华。

那么这个一身锦绣的男子是哪里来的?

楚云暖想到孟莲方才眼中一闪而逝的阴狠,顿时冷笑一声,“出去问问那个人是谁?”

秋芷秋桂两人很快就下去打探,不一会儿人就回来了。秋桂道:“家主,这人是御林军副统领的儿子,名叫邱鞠,今年刚由父亲举荐进入御林军。”

“原来如此。”楚云暖还在琢磨着,“这一次被带进皇宫的大夫住在哪里?”?

春熙道:“丹凤殿。”?

丹凤殿临近丹凤门,而这丹凤门是是皇宫第二道门,御林军就在那里守着,这么说是近水楼台了?

或许是她想多了。

楚云暖皱起眉头,又问道,“我比较好奇,他的桃色消息。”

秋芷笑道:“还真被家主给猜中了。这位邱鞠,据说前些日子在天香园瞧上了一位清倌人,想赎了她的身,可他银子不足,只能回去求亲告友的筹银子,可是等他有银子以后,这清倌人已经被人给赎走了。听说为此,他还郁郁不得志许久,也是近来精神才好起来,主动领了差事去做。”

一个为情所困的人,若不是移情别恋,那就是他的恋人被其他人给寻到,并以此要求他做些事情,而那个人要做的事情,应当和若华有关。现在可以联想到,背后赎了那清倌人的正是孟莲。孟莲那边既然确定了解药可以解三日梦的毒,而若华又是唯一一个可以救治太子的人,孟莲为了这一份功劳,定然会叫人杀死若华,然后独自去领着一份功劳。

孟莲实在太无耻了。

只是她真以为自己可以在天京翻云覆雨,既然她敢派若华出去,又怎么可能没有后招。

楚云暖从雅间里出来,大约走了个三四步而已,就听到有说话从一间微开的门里川出来,那是两个年轻公子的声音,似乎是在的,讨论着一些什么事情。?

“太子恐怕是过不去这一关了。”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说道。

另一个更为清朗的声音问道,“你是怎么打算的?想支持哪一位?白家,他们恐怕更属意白淑妃出的十皇子吧。”

“白家属意谁我可管不着,若他们真的支持十殿下的话,那恐怕是要惹恼了——”

话说道这里的时候戛然而止,一柄扇子从里头飞出来,十三猛的从暗处闪出来,手臂中匕首出鞘,铛的一下挑开扇子,扇面上锋利的刀片,铿的一声契进柱子里。

这时一位笑面公子从里头走出来,他背后门都还未曾合拢,楚云暖侧头看了一眼里头的人,只瞧见一缕深色衣物。楚云暖眼睛十分毒辣,一眼就看出那是宫廷丝造坊所制作的衣服,大约只有宫中的某位皇子才可以用这种衣服。

楚云暖顿时冷笑道,“今日可真不凑巧遇上这种事情,不知哪位皇子如此低调?”

她一出声,里头的人就知道她是谁了。

楚云暖原来以为白家是诚心实意的支持太子的,可没想到,太子那边还没咽气,他们这边就忙着搭上另外一个皇子。白淑妃的十皇子,母族是白家的确是个好人选,可白严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白严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姑娘的眼睛这么毒辣,一眼就瞧出里头人的身份。这种时候人心惶惶的时候,要是被抓到他私会皇子,府中和白皇后那边他可是不好交代的。白严笑道,“姑娘恐怕是看错了。”

“白大公子说是就是吧。”楚云暖拿过秋芷从柱子上拔下的扇子来,摸着上面薄如蝉翼的利刃,“你放心,我素来不是多嘴之人,用不着你杀人灭口。”

白严笑得很勉强,“姑娘认识在下?”

“都说白家有三杰,战功彪炳。其实我心里是很奇怪的——”至于奇怪什么,她没有往下说,反倒说起另一件事来,“当初平南王府的霍二少,是因为击退了南楚骑兵,才立下的战功,受封虎贲将军。细说起来,白大少的战功比,霍二少还要显赫。西北,当真有这么多异族来犯?”

白严眼神略冷,可面上笑的却风度翩翩,“不知姑娘是哪家小姐?”

楚云暖一点儿也不怀疑,白严问清楚他她的来历之后,会毫不犹豫的派人来杀她。她淡淡道:“白大公子下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记得把眼睛里的杀意收一收。我也不是瞎子,看不到你那么明显的杀意,还告诉你我是谁,等着你来杀我?”

这句话太直白了,白严都不好意思承认心头隐匿的想法,他后退了一步,“姑娘说笑了。”

楚云暖把他的扇子直直朝它的脸丢了过去,白严眼疾手快的接下。十三那边却是趁此时机,一掌劈到他腹部,白严吃痛的弯下腰。楚云暖抚掌而笑,“白大公子离开战场多年,怎的连最基本的警惕都没有了?今日就算是本家主免费教你一课,不必谢了。”

白严俊美的面容带了一丝冷凝,他在揣测楚云暖的身份,然而他搜肠刮肚的想了许久,也无法天京贵女中,联想到一个像她这么蛮横的人。

“白严,你与其在这儿和那一位合谋,还不如赶紧进宫,从今日带回宫大夫里选医术高超的出来,向皇后表明心意——至少你们白家是为太子只是尽心尽力的。你们的事儿,我也不想掺和,我这还得进宫,向陛下表忠心去了。我可是怕去晚了,那些个有名的大夫都被其他人给选,只剩下一些歪瓜裂枣。”楚云暖说着,拍了拍白严的肩膀,“在这种时刻,白公子切莫因小失大。”

说着她朝前走了两步,正对着门口,“你说是不是?我就奇怪了,你每次见我都得这么躲着,我是洪水猛兽不成?”

屋内久久寂静没有人回答。

楚云暖呵了一声,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行了,我就当你是哑巴。你也该知道宋家双姝封了县主,宋家全族就要来京城。有些事情我不逼你,你还是自己得有些眼色,千万别让我拿着圣旨去要人,否则那时你面上可不好看。”

看她这这番话,分明是和里头那位有些瓜葛的。白严有些奇异,这人到底什么身份,对皇子都能如此理直气壮。

说完这句话后,楚云暖扬长而去。

白严推开门走了进去,坐在里头的人的确如楚云暖猜测的一样,是赵毓泓,他身边被两个丫头按在作为上的人正是宋茜雪,宋茜雪动弹不得,只得在嘴上嘲笑他,“你躲来躲去的,有什么办法,她人没进来就猜到是你,你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出去!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去?”

赵毓泓没有回答她,反倒是看着白严,“她走了?”

白严回答道,“是。十殿下,在下冒昧问一句,她是什么人?”

赵毓泓挑眉,翘着腿,“你莫不是想找她麻烦吧?我劝你可别,那位主可是个凶残货,南堂那边都没人敢惹她。”

白严面色有点不好看了,显然听不进去。私心里对赵毓泓还是有些意见的,毕竟他也投靠了他,算的上的自己人,可赵毓泓现在呢,处处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说话。

赵毓泓冷哼一声,“我知道你是听不进去。方才她自称本家主,你就不想想看,天京城中,有哪个家族的家主是妙龄女子,除了南堂那一位,又有谁敢如此嚣张跋扈?”

“殿下是说,她是南堂楚云暖?”白严吃了一惊,这么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竟是天京传言里心狠手辣的楚云暖。

“天京那些传言你最好别信,楚云暖不是好惹的,她要是想对付你,绝对有正当理由。”

赵毓泓说的全是肺腑之言,他也信过天京传言,对楚云暖不以为意,绝的这不过是个小丫头,手段能高明到哪里去。等他去了南堂的时候,他才真觉得自己被骗了,这丫头的手段谋略,可比男人强得多。他后来查过,天京那些对楚云暖不利的流言蜚语全都是叶芙蕖放出来了。

白严一愣,想到他提起的西北军功一事,就有些心惊肉跳起来。

宋茜雪瞧着白严,道:“刚才楚家族已经提醒你了,你还不赶快去。”

她说这句话,绝不是在帮白严,而是隐约察觉到什么。楚云暖不是这么古道热肠的,这一句提醒定然是带着目的的。

白严莫名其妙。

宋茜雪一副看蠢材的目光看着他。

赵毓泓笑道,“楚云暖让你入宫挑一个大夫给太子看病。”

白严顿时了悟,带着人匆匆离开,直奔皇宫而去。

正如楚云南所说,许多贵族已经在此时挑选好了有名的大夫,并上表对陛下说明此人是他们府推荐的。就连素来得陛下尊敬的阳婀公主,也选了一个大夫,那人真是京中最出名的回春堂的坐诊大夫,满京城最德高望重的一位,据说祖上三代都是御医,这老人家是被所有人都看好的,若不是碍于福寿公主威严,他们定是要争抢一番的。谁教陛下已经诏令天下,谁能医治好太子,无论男女,男的加官进爵,女的封赏诰命良田金银。天京贵族哪个不是人精,想要在这个时候捞一把,反正到最后死的人不是他们,得了封赏诰命的却是他们。

白严到达皇宫的时候,有名望的大夫基本都被选了,剩下的还真就是一些歪瓜裂枣。白严问了几个,都是他学医不久的小药童。这个时候他真是快气死了,一向稳重的他,难得急了,他在四处询问了几遍也,依旧没有合适的,这一次白家没有举荐人上去,白皇后那边指不定怎么想,本来她和白家的关系就不大亲厚,要是出了这件事,白家日后再支持白淑妃的儿子,那可真是糟糕了。

瞧着白严焦急,素来和白国公府有嫌隙的蒋国公府小公爷蒋律凑上前来,笑道,“看来白将军没有寻到合适的人,不如我给你推荐一个,就这位。”

蒋律随手一指,指到一个妙龄女子,她脸上稚气未脱,还在怒瞪着推搡她前进的侍卫。白严被人看了好戏,本来怒气冲冲的,可瞧见了她之后,顿时眼前一亮,拱手,“我就在这写过小公爷的推荐了。”

蒋律嗤笑一声,“不必?”

白严立刻朝那头走了过去,呵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邱鞠先是一愣,反射条件的以为他的小心思被发现了,然而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将军,我怀疑这人是奸细!”

“奸细?”白严冷笑一声,“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陛下请来为太子诊治的大夫!若她真能治的了太子,你现在这么对她就是在耽搁她,你这就是至太子性命于不顾,等于谋害太子!”

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了。

邱鞠抱拳弯腰,“白将军,卿体谅卑职难处,卑职做分内之事。”

“你日子不还为了一个清倌人要死要活的,今天醒悟过来,就说是该做分内之事了?好,你尽心尽力是对的,可谁给你这么胆子对待这些大夫的?”

白严穷追不舍,邱鞠头上沁出了冷汗,他原本是打着今天人这么多,他将这臭丫头带到后面弄死,免得夜长梦多。哪晓得竟然就被白严国公府的祖宗给撞上了,这位主谁不知道,那可是有名的笑面公子,脸上笑的越开心,这手段也就越狠辣。难不成,白将军这是瞧上这小丫头了。

邱鞠还在的那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白严却是警告道,“这是我白国公府举荐的大夫,你最好还是小心伺候着,若她有什么闪失,你是知道我的性格的。”

邱鞠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点头哈腰,“卑职知道,白将军您放心,放心。”

楚云暖的马车一直停在宫门前,直到瞧见白严那边出了宫门,才令车夫往回赶。

马车上,秋芷不是很明白家主今天做这一切事情,她不懂就问。

楚云暖回答道,“你还记不记得今天那个叫邱鞠的人,你说他有一个红颜知己,后来去不知所终,他郁郁寡欢习惯,又突然间恢复过来。”

秋芷依旧不是很明白,“可这和白大公子有什么关系?”

“有人想通过他杀了若华。”春熙灯三人吃了一惊,楚云暖看着纱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象,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我并不能亲自出面去保若华的性命,只能委托一个人去了。”

马车行至东大街的一处府邸,上面公主府三个烫金的大字,彰显着这座府邸主人的尊贵和威严。

这是阳婀公主的府邸。

“清河郡主并没有死,她跟太子的情况差不多,都是半死不活的在躺着。我透露过消息阳婀公主,告诉她京城传言中的神医可以医治清河郡主,很显然阳婀公主不相信。我原本还打算着亲自上门去拜访阳婀公主,麻烦她保若华一命,可是碰巧遇上了白严。白国公府需要可以一个大夫,而恰巧白严是知道若华本事的,接下的事情,自然顺理成章。有了白国公府在,若华在宫中的安危自然不必担心,接下来,就看她想要怎么做了。”

若华没有如她希望那般死去,孟莲又该怎样做?故技重施是不可能了,最大的可能是用上孟家后宅那些女人家的手段。

楚云暖在这边琢磨着孟莲接下来的动作,她那边却觉得胸有成竹,压根儿就没有关注事情的进展,反而一门心思扑倒司徒衍身上。司徒衍近来和福寿公主的关系愈发亲厚了,几乎是形影不离,孟莲看在眼睛里,恨在心里头,暗搓搓的准备着给司徒衍一个教训。

孟莲买通了质子府的一个下人,不着痕迹的透露出今日有名医入宫的消息,更是告诉他京城中许多有头有脸的贵族都选好一个大夫,为的就是在永乐帝面前讨一个好。司徒衍原本是不打算掺和进去的,毕竟他来自北堂,还是避嫌得好。他原本打算的好好的,可福寿公主一听说长公主也选了一个,顿时生出一股好胜心来,自己挑了一个不说,更是替司徒衍给选了一个。

整整一日一夜,所有入宫的大夫,每十人为一组,入东宫为太子诊治,无一例外都摇头,永乐帝一怒,杀了不少人。晨曦中,整个东宫像是被泡在血液里一般,血腥味浓郁的叫人作呕,太子妃伏在榻前嘤嘤哭泣。

永乐帝一夜未合眼,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孟莲在此时从国师府出发,自信满满的朝皇宫而去。

------题外话------

推荐【忠犬宠文】:《公主,小奴知罪》文/木羽年華

(2P中,奖励多多,活动多多!)

他是她的奴,护卫,是终其一身陪伴左右的影子。

她是他的主,是命,是遥不可及却誓死守护的对象。

……

他,逆贼与军妓诞下的孽种,受尽鄙夷嘲弄。他是最低贱的下奴,哪怕是野狗也会因他身上恶臭的味道躲得远远的。

她,当今圣上最宠爱的长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十七岁那年,在众人咋舌之下,选中他作为自己的诞辰之礼。

【相遇篇】

“把头给本宫抬起来。”

一只绣鞋,精致小巧。

勾起他的下巴,她半靠在躺椅上,上下打量起脚边俯跪着的小奴。

十七的脸被迫昂起,猝不及防望进那汪狡黠的明眸。

四目相对,他当即不知所措,麦色脸颊泛起两片红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