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下套,谁来负责/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形销骨立,气息萎靡,加上他平日里养尊处优,吃用的药材均是最上等的,故此一般药物用了无效,可下重药他身体又受不住,实在是叫满城杏林高手束手无策。永乐帝可不管这一些,他只知道这些蠢材救不了爱子的命!

天子一怒,浮尸万里。

一批又一批大夫在东宫前被斩,殷红的血液蔓延,随后慢慢凝固。有太监拎着清水来不停洗洗刷刷,混杂着污垢的血水将庭前浮屠浸泡得看不出原本模样。

永乐帝如此暴虐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可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劝一句,皇子们束手站在东宫前,三缄其口,有的佞臣在此时高呼杀的好,让这些蠢材给太子殿下陪葬。这一句话,又触动了永乐帝敏感脆弱的神经,暴怒之下将这群官员推出午门斩首。

宫中恐怖的气息并没有蔓延到民间,百姓们瞧见往日里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高官被杀头,各个开怀,高呼隆恩浩荡。

楚云暖的马车就在这种宫内宫外截然不同的诡异气氛中奔驰向前,宫门前,事先得了曹德庆话,并没有人阻拦,一路行至东宫,地上血水叫人触目惊心。太子寝宫,又一批无法救活太子的大夫即将被拖下去,这群人面如死灰。

“陛下!”楚云暖急匆匆上前,跪在一群大夫的最前头,劝诫:“陛下,您今日杀了太多人了,如此下去天京城就快没有大夫了。”

永乐帝目光悲怆,他的声音在发着抖,她从未见过永乐帝如此虚弱彷徨的模样,他紧紧握着楚云暖的手,“阿暖,你哥哥快要不行了。”

曹德庆眉梢一动,很快又垂下头。

无论永乐帝为人如何,可他对太子的疼爱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掺假。楚云暖轻轻回握住永乐帝的手,他的手布满青筋,“陛下,太子哥哥吉人自有天相。”

这句安慰太过苍白无力,然而永乐帝却是听进去了。

此刻东宫哭声一片,白皇后和太子妃只知道哭,半点安慰永乐帝的心思都没有。楚云暖扶着永乐帝站起来,朝着后面暖房而去,宫女将厚重的织锦金蟒帘放下,楚云暖回头看了一眼,那边还在哭,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有时候她都在想,她们哭的到底是赵毓宸这个人,还是哭日后的权势。

大夫们死里逃生,连滚带爬的跑出寝宫。

“陛下,您先休息一会儿。”楚云暖移过暖枕锦被,将永乐帝安置其中,永乐帝缓慢的合上眼。

楚云暖轻手轻脚走了出去,曹德庆站在门口,“楚家主——”

她轻轻摆手,和曹德庆走的更远了些,压低声音,“曹公公,有事还是一会儿说吧,陛下休息了。”

曹德庆背后一个小太监捧着一个大大的食盒,打开食盒,露出里头一个双鲤戏水的白底小盅来,“陛下已经一日一夜水米不进,御膳房那边送来了新鲜的火腿竹笋汤,老奴原想着陛下能用上一些。楚家主,等陛下醒来,您就劝陛下用上些吧。”

他原也劝过陛下无数次,可陛下心中挂念太子什么也吃不下。他现在只希望,陛下能看在楚家主的面子上,稍稍用一些。

楚云暖轻轻点头。?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永乐帝就醒来了,精神依旧不是很好,早有宫女捧过漱盂茶卤来漱了口。曹德庆亲自捧着白瓷小盅上前,楚云暖盛了一碗汤出来,里头漂浮着几片雪白的竹笋并酱红的火腿,颜色十分好看,永乐帝却没有食欲,神态恹恹的。

楚云暖瞧着这样的永乐帝,心里头不自觉惆怅几分,有时候想一想,五个手指头都有长又短的,更不要说儿子间的亲疏了。她劝道,“陛下,太子那边还等着您去主持大局,您多少还是用一些。”

永乐帝沉默半晌,素来刚毅果决的眼睛里出现一丝脆弱,似乎有点点泪花,“阿暖,朕只剩下你哥哥这么一个和她有关系的孩子了,朕,真的是舍不得……”

楚云暖莫名其妙,永乐帝第一次说道“你哥哥”这三个奇怪的字眼的时候,她只当永乐帝一时恍惚说错了话,可第二次——她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可具体不对劲在哪里,她也说不上来。

曹德庆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陛下……”

永乐帝摆摆手,“朕晓得了,你再不用说,端过来吧。”

有宫女跪下,高高捧着一个鎏金龙洗,盆中龙纹栩栩如生,永乐盥洗之后,就着宫女高捧的托盘,用起汤来。

只不过用了小半碗而已,太子寝宫那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叫声惊动了永乐帝,一行人匆匆忙忙来到寝殿中。

只见白皇后手里拿着一柄剑,这柄剑原是太子寝宫中用来做装饰的,不曾想竟然被白皇后拿了下来,锋利的剑尖指在福寿公主的脸上,福寿公主面颊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潺潺。白皇后看着福寿公主的目光凶恶得很,“本宫待你不好吗?你竟然新出这种恶毒的心思,想要太子的命!”

福寿公主连连摆手,头却不敢动一下,“没有,母后,儿臣没有这个意思。”

白皇后冷笑,“你原就是贱婢所出,本宫养你这么多年,都没磨了你骨子里的贱性!别以为本宫会信你的鬼话,你若没有这个意思,那你瞧瞧你带来的大夫!呵,这哪是什么大夫,分明就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混混,你带这种人来瞧太子安的什么心?本宫自认对你不薄,你的心怎就那么狠?”

福寿公主嘴巴不停的哆嗦着,她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分明就是她要好的闺蜜举荐给她的,说是赫赫有名的大夫。福寿公主死命拉着司徒衍,“司徒,你告诉母后,这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两个人是别人举荐给我的。”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所有凶恶的目光都落到了司徒衍身上。

一想到儿子是被北堂人下的毒,而这司徒衍现在竟然还利用福寿塞了两个混账东西进来谋害儿子……这下子,白皇后是真的怒极了,她不能对司徒衍动手,只能将怒气撒到福寿公主头上,一巴掌打在福寿公主脸上,“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还敢带他来宫里你这是,觉得太子死得不够透吗?”

福寿公主被大蒙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太子能有今日这种状况,跟北堂脱不了关系,可当初下毒的人是司徒恪!听司徒衍说,这司徒恪素来和他不对付,这次下毒也是为了借刀杀人。她慌慌忙忙的跪行几步,“母后,这不关司徒的事情!有错也是那司徒恪的错,母后,不若去求父皇把司徒恪从北堂抓来,我们定然能从他嘴巴里撬出解药来的……”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白皇后一脚踹到地上,司徒司徒,她满脑子都是司徒衍这个祸害,抓司徒恪?笑话,定边王府最受宠的世子都在天京,都没能把解药给弄出来,抓一个棺材子又有什么用!

司徒衍见着如此狼狈的福寿公主,不自觉皱眉,拱手:“娘娘明鉴,臣实在不知道这事儿,臣也没有找过大夫入宫。”

白皇后怒极反笑,“司徒衍若我儿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定然要你赔命!”

司徒衍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娘娘——”

司徒衍真的是百口莫辩,这时太子妃却是哭泣着扑到永乐帝跟前跪下,“父皇,求您救救殿下,殿下他——呜呜,父皇这司徒衍居心不良,他这次进宫分明是存着要殿下去死的心思的!”

白皇后这才瞧见永乐帝,只见永乐帝看着她的目光异常冰冷,白皇后双膝一软跪了下来,手上的剑也脱手而出,“陛下。”

永乐帝很冷淡的从她面前走过去,“你就是这样做一国皇后的?”

这下子,楚云暖觉得帝后之间的相处怪异极了。

白皇后的不敢说话。

“太子如何了?”

站在寝殿后侧,永乐帝最信任的代御医上前道,“回陛下,因为此两人随意在太子身上施针,太子现在,回天乏术。”

永乐帝后退一步,白皇后匆忙的想要去扶,却被永乐帝怒气冲冲的甩开,“你就是这么照看太子的,什么小猫小狗都让他近太子的身,你是怕太子活得太久了吧!”

白皇后嗫嚅着嘴巴,不敢说话,她原本听了福寿的话,以为这两人真的能救太子,所以不顾代御医的阻拦,执意让两人施针,哪想到,竟然会这样。可这些话,她绝不能说出来的,只是狡辩道,“是福寿说,那些都是神医。”

曹德庆扶着永乐帝,他冷冷盯着白皇后,若不是顾及她皇后的颜面,他真要给她一巴掌的让她醒醒。

“父皇。”福寿公主轻轻开口。

永乐帝的目光凶恶异常,像猛虎一样直勾勾地瞧着福寿公主,福寿公主浑身颤抖,恭敬的伏下头,“父……父皇……儿臣不是有心的,儿臣是被人给骗了。”

永乐帝挥手,一个茶杯就砸到了福寿头上,几乎让她头破血流。

自始至终,永乐帝的目光都很冰冷,很无情。

“你往日里在天京如何把跋扈朕不管,因为你是朕的女儿。朕知道你对太子不满,觉得你母后偏宠他一些,朕疼爱他一些,你朕原以为你是小孩子心性,长大了就能明白。可朕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居然找着机会对太子下手。被骗了?福寿,你要是不嫉妒太子,凭你的聪明劲儿,会不去查查就把人带进来?你这是将朕当做瞎子呢?朕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福寿公主心中最隐匿的心事被永乐帝看破,她面色大变,连连磕着头,“父皇,儿臣没有,儿臣绝没有谋害太子哥哥的心思。”

永乐的不说话,只是用眼觑着福寿公主,可他越是不说话,福寿公主心头就越是惴惴不安,“父皇。”

永乐帝淡淡道,“朕没有你这个女儿!”

福寿公主浑身软了下来,瘫坐在地上——父皇这话说出来,她的将来就等于是完了。

看着眼前一幕幕,司徒衍头上都沁出了冷汗。

永乐帝玄色的龙袍停留在司徒衍面前,“三藩之中,当属你们北堂地最广,也就是你们北堂最不安分。司徒衍,你说说,你来天京这么久,朕可有亏待你?质子府吃穿用度哪样不是最好的,就算朕晓得你们北堂给太子下毒,朕也不曾为难你,你就是这么来回报朕的,要杀朕的心头肉!”

大齐有三藩,常年镇守燕南皇陵的燕王,北堂定边王,以及大齐世家之首的南堂王。多年以来,南堂在大齐历代皇帝的努力下,各种新世家林立,楚家又没有称王的意思,故此南堂王之称已经不存在了。燕王镇守皇陵数年,实力不强,只有这北堂,蠢蠢欲动。

司徒衍也始终不敢说话,也不知从何说起,说他不知道今天的事,谁都不会相信。他这时真的是恨死福寿公主了,原本他就不打算掺和进这件事情你来,偏着福寿公主要掺和进来,还先斩后奏。现在好了吧,平白无故惹了一身腥。

“陛下明鉴,臣绝不敢有此想法。”司徒衍深深跪下去。

永乐帝从鼻腔里抖出一声冷哼,瞧着司徒衍的目光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北堂如此嚣张,实在是不能留了。

楚云暖很奇怪,按照司徒衍的谨慎,是不可能掺和进今天这事情里来的,难道是福寿公主先斩后奏?可福寿公主也不是蠢的,怎么会想出这种蠢招数来?瞧人家阳婀公主和长公主,挑选出来的大夫,也算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杏林高手,这救不了太子吧,至少心意放在这儿。福寿售公主呢,两个连药材都分不清楚的庸医,就带来上赶着给太子瞧病。

她这是在是怕自己的尊位太高了,赶着找死吧?

无论司徒衍如何狡辩,永乐帝对被北堂有不臣之心、以及北堂目无尊上,以下犯上之事心中有了一定的想法的,现在就只差一个让他爆发出来的契机。

楚云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她后退几步,将自己藏在阴影里。

孟莲在这时姗姗来迟,她一进殿门,瞧着四周剑拔弩张的景象,先是掩着嘴一脸惊讶,而后才款款来到永乐帝身前,风姿卓约的盈盈下拜,“陛下。”

楚云暖挑眉,孟莲的做法她实在是有些奇怪,按辈分来算,永乐帝应该是她的大姐夫。她这番矫揉做作的姿态,是几个意思?

永乐帝淡淡道,“神女不在国师府呆着,来这里做什么?”

“陛下。”孟莲的声音娇娇柔柔的,悦耳得很,“我有办法可以救太子殿下的性命。”

在所有人都说救不了太子之时,突然有一人这样说,永乐帝是不可能不信的。白皇后当时喜形于色,神女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她慌慌忙忙上前握住孟莲的双手,殷切道,“神女,若是真有办法,还请您救我儿一命,你要什么本宫都可以给你。”

孟莲笑温柔如水,一派从容淡定,“娘娘且放心。”

司徒衍在孟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目眦欲裂,现在他哪里还不知道,孟莲分明是得了解药,然后骗他说无解!现在她是要拿着解药来讨功劳了,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居然摆了他一道。

孟莲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盒中,玉盒里躺着一枚药丸,她笑着编了个好听的故事,“我前些日子听说太子中了毒,跪在佛前日夜乞求佛祖。好在太子殿下有陛下真龙护身,佛祖终于感动,特赐下一枚解毒药丸,太子殿下若是服下此药,定然可以痊愈。”

这个故事乍一听还有些意思,仔细揣摩么却是漏洞百出。

司徒衍嗤笑一声。

楚云暖目光深沉不辨喜怒,唇畔带着一丝诡异的孤独。

黄太监早已把药丸捧了过来递给曹德庆,曹的亲自丰到永乐帝面前。永乐帝只是瞧了一眼,面上还有一些犹豫,白皇后却是迫不及待,她吩咐道,“还不快给太子服下。”

话刚落音,立刻有宫女端了一杯温水上来,太子妃拿起药丸,预备给赵毓宸服下。

楚云暖却在此时阻止,“等等!”

太子妃不解,白皇后恼怒,“你这是做什么,想害死太子?”

楚云暖没有回答白皇后的话,而是看着永乐帝,“陛下,这要不来历不明,若是贸贸然给太子服用,恐怕不妥,不若先找人是验药。”

孟莲这才瞧见楚云暖,这药上一次已经验过,若要验第二次的话,肯定会影响药效的,楚云暖明摆着想坏她的好事。孟莲沉下脸,“楚云暖你安的什么心?!”

楚云暖微微笑着,上前一步,整个人恰好处在光明与阴暗的交界处,“我安的自然是对太子着想的心。你说你的药是从佛祖面前求来的,可这些话不过是你红口白牙说的,有谁瞧见了?要是你给太子吃的是毒药,太子出了什么问题谁来负责!”

“自然是我来负责——”

------题外话------

祝各位七夕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