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太子之薨,百口莫辩/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莲百口莫辩,眼睛四处瞧着,她突然间在曹德清身后看见一个年轻的小太监,她冲上去把小太监拉了出来,“是他,是他带我从太医院拿的解药!他知道的,他什么都知道。”

孟莲拖出来的人正是黄太监,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黄太监扑通一声跪下,“奴才什么也不知道啊。”

黄太监的否认,叫孟莲目眦欲裂,她抓死命掐着黄太监的胳膊,黄太监吃痛。“三天前我去太医院找药的时候,不是遇到了你,还是你给我指的路,你这个阉人现在居然不承认了!”

曹德庆面色大变,看孟莲的目光十分摄人。

永乐帝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目光瞧着黄太监。

黄太监真的是快要被永乐帝给吓哭了,他跪在地上连连磕着头,“陛下,奴才真的不知道。奴才三天前的却去了太医院,可那是因为奴才身体不舒服,所以才去太医院找交好的太子给奴才开一些药。奴才的确是遇到过神女,可她只是问我,药房怎么走,奴才以为她也去取药,就给她指了路,其他的奴才真的不知道啊!”

曹德庆干儿子不少,就这个聪明伶俐最得他的心了,他这干儿子呀,当年净身的时候没有休息好,导致身体上落下了一些疾病。这几年来,他也劳烦太医院太医们给他开了一些药养着身体,也好了不少。曹德庆看了眼满眼怨毒的孟莲,又看在这小子平常还算孝顺他的份上,曹德庆决定保下他,于是他朝着永乐帝道,“陛下,这件事情老奴也是知道一二的。”

有曹德庆担保,永乐帝自然是信了几分的。“他去太医院是为了寻药,那你呢,你去是为了做什么?难不成也是去取药的,国师府恐怕是不缺这点药材吧。”

孟莲咬呀切齿,无话可说,“陛下明鉴。”

那边代御医正在给赵毓宸施针,许久不见有用,太子的血还是越吐越多,根本就止不住。代御医跪在地上请罪,白皇后已经哭得险些昏死过去。

白严建议道:“陛下,不若让这位若华姑娘试一试?”

永乐帝看着楚云暖。

楚云暖回答:“生死有命,若华也不是神医。”?

永乐帝眸中有一闪而逝师的悲痛“你让她去试试吧,至少让太子少痛苦一些。”

楚云暖冲着若华点点头,若华拎着药箱就过去了,她先是给赵毓宸把脉,而后从药箱中取出银针,刷刷刷的在赵毓宸身上扎了好几针,她动作十分迅速,代御医看得眼花缭乱,不消多时,赵毓宸几乎被扎成一个刺猬。但是他的情况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下来,至少口里是在没有吐血了?。

白皇后自己也看见了希望,要求若华救救她儿子的性命。若华却是摇摇头,“没有办法的,他心脉已经乱,毒气攻心,这一会功夫毒素已经渗入骨头里,就算要救也不可能。若是服用解药之前的话——若华一顿,似乎在想着措辞,”那也会终生瘫痪在床上。“

白皇后只觉得天崩地裂。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若华取了银针,她凑上前来向楚云暖求表扬,楚云暖摸她的脑袋,”怎样了?“

若华道,”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现在最后让他多活几个时辰而已。“

永乐帝颓然得很,楚云暖轻声道,”陛下若是有什么话,还是先交代太子吧。“

”父皇——“赵毓宸缓缓转过头来,虚虚的伸着手。

永乐帝握住赶忙握住儿子的手,赵毓宸虚弱得很,”父皇,儿臣不孝,日后不能再承欢膝下……父皇,儿臣去了以后您也不必挂念儿臣……“

寝殿里的人鱼贯而出,楚云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只看见永乐帝老泪纵横的模样。

”父皇也不要怪母后,儿臣走了以后,还希望父皇看在儿臣的面子上,给他些体面……“

白皇后泣不成声。

这个时候永乐帝没有什么能不答应的,”好好好,朕答应你……“

赵毓宸面上浮现一丝红润,他微笑着,”儿臣,儿臣,谢过父……“渐渐的他声音小了下去。

刹那间,永乐帝整个人像是老了好几岁,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最后还是曹德庆说道,”陛下,还是快些准备太子的衣物吧,好让殿下去的体面一些。“

这时候别人不敢说,也只有陪在他身边多年的曹德庆敢说了。永乐帝轻轻合上眼睛,他背对着众人,只有曹德庆瞧见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悲伤和眼中流下的眼泪,再回头时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帝王。

赵毓宸的衣物很快就捧上来了,宫女们各司其职的伺候着,白皇后昏死过去,只有太子妃打起精神,伺候着赵毓宸穿衣。

永乐帝不忍心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只得在曹德庆亲自搀扶下慢慢走出来,他出宫的那一刹那,太子薨逝的消息传遍东宫,东宫各处都是哭泣声。永乐帝走下台阶氏双腿都已软了,最后还是曹德庆扶住他,陛下太子殿下虽然去了,可楚家主人还在京城?。”

楚云暖站在云阶之下,披上宫中人送来的素衣。

永乐帝望着她,眼眶湿润,“这世上只得一个她了。”

六声丧钟敲响的那一刻,宫中诸人或震惊或喜悦,但皇子们都以最快的速度到齐了,他们皆是一身素缟,人人脸上表情悲痛,拼命掩饰心中的激动。然而没有人知道他们真实的想法,此时此刻真正为赵毓宸而悲痛的恐怕也只有永乐帝一人。

永乐帝一步一步的前行,最后走到十皇子身边的时候,赵毓泓出来拦住了他,“父皇儿臣有事要奏。”

这种时候,永乐帝显然什么都听不进去,曹德庆使眼色让他退开。

赵毓泓低下头,再抬头时泪流满面,“父皇,儿臣知道您心疼太子哥哥,可太子哥哥去的这样冤枉,儿臣心中不忍,也想为太子哥哥报仇!”

永乐帝脚步一顿,赵毓泓在哪里悲痛得不能自已,“太子哥哥不紧紧是被司徒恪所杀,更是被神女伙同司徒衍所害!”

楚云暖从台阶上走下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她观察着永乐帝的表情,他从一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神色瞬间转变为震怒,“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赵毓泓将头垂下,却恰到好处的叫永乐帝看见他的悲伤,“儿臣所说句句属实。”

他说着,恭恭敬敬将一沓密信奉上,曹德庆接过来,永乐帝一封一封的看,顿时怒从中起,“好一个神女!”

这些密信都是孟莲和司徒恪往来的信件,上面说信上写了孟莲是如何要求司徒恪赵毓宸下毒,司徒恪的不愿意和反对,以及最后孟莲的威胁和三日梦的来源。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命地方在于,孟莲胆大包天想借此事,让司徒衍带着永乐帝的恩德……里头写的事,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最后一封信上写的是司徒衍和司徒恪通信时的洋洋得意,字里行间莫不是对永乐帝的藐视、自立为王的打算,以及就算是赵毓宸服用解药,不日也会归西的消息。

尤其在最下面看见司徒衍的私印后,永乐帝真是双眼冒火,愤怒到了极点。自从他登基为帝之后,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戏耍于他了。这孟莲,他看中她是天命之女,网开一面不介意她是罪人,而她呢,人到了天京以后,被封神女,还借此机会在背后兴风作浪,还有司徒衍,自从他到天京,说是为质,他却不曾亏待过他。

这两人竟然联手要了太子性命!

太子对他来说就是他的心头肉啊,这两人的所做所为就是在活生生挖他的肉,饮他的血,他如何饶过他们。

永乐帝目眦欲裂。

赵毓宸说道,“儿臣自太子中毒归来以后,偶然间发现了神女的异样,儿臣交好为的就是从她口中套出真正的解药。就在三天前,神女突然间乔庄上门拜访,说是她有了解药。儿臣向她询问解药藏在哪里,她却不愿意说,只说叫儿臣向父皇进言,助司徒衍离开天京。儿臣心中纳闷,派人日夜监视着她,却发现神女与司徒衍私交甚笃,可监视了几天,也依旧没有办法从她手中拿到解药。”

赵毓宸字里行间都是为太子着想的意思,永乐帝没有怪他,而是怪那孟莲凶狠残暴。不知是日头太大,还是永乐帝怒急攻心,他竟然有些头晕烟花,曹德庆扶着他往旁边一座亭子而去。

楚云暖想了想,亦步亦趋地跟上。

永乐帝才坐下,就吩咐侍卫去拿孟莲和司徒衍。

在亭子里坐了大约有小半个时辰吧,孟莲和司徒衍才被抓过来,一同过来的还有福寿公主。楚云暖大概知道为何会要这么久了,福寿公主刁蛮,一听说永乐帝要抓司徒衍的时候,当下就不愿意了,肯定是闹了好久,侍卫没有办法,只得把她一同带过来。

福寿公主显然还没有认清自己的处境,她到永乐帝面前的时候原本还想撒几句娇,可看着永乐帝的模样,就想到赵毓宸的死顿时不敢说话。

代御医正在给永乐帝诊治,只说是怒极攻心,吃两副药调理一下就好。代御医在永乐帝身边多年,自然是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他只当没看见福寿公主,看病之后就默默想退下,永乐帝却叫住了他,道,“跟他们说说,太子是怎样毒发的。”

代御医觉得非常奇怪,太子薨逝之时这所有的人都在场,怎么还要说一遍呢。他想是这样想,嘴上却一点儿也不含糊,一五一十的又说了一遍,“太子是服用了神女的解药,毒气攻心而死。”

孟莲战战兢兢,从头到位都不敢说话。

若华听到代御医的话,却反驳,“太子殿下的身体本来就不好,那药就算让他服下去,也不至于让他去的如此快,至少还能缓和个几天吧。坏就坏在,不知道是哪个庸医在太子身上随便扎了几针,这简直是对太子的情况雪上加霜!”

代御医年纪虽然大了,可从来不是墨守成规的人,他细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如果不是一开始的那两个庸医在太子身上乱施针,被封住的毒血也不会那么快因为解药而爆发出来,流遍全身,导致回天乏术。

福寿公主呆住了,她原以为那事就算是过去了,没想到又被扯起来了,她赶忙跪下:“父皇,儿臣冤枉,儿臣不知道那两个大夫医术不精!”

永乐帝没有瞧她,而是看着赵毓泓,“老十,你说。”

赵毓泓上前,“父皇此事兹事体大,不若将那个大夫带上来一问便知。”

永乐帝颔首,曹德庆那边早就命了人下去将那两个庸医给带上来。那两人生的贼头鼠目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两人都是市井小民,一见如此大的阵仗,吓个半死,战战兢兢的吐字都不清晰。

赵毓泓十分有眼色的上前,亲自提审这两人,“你们两人姓氏名谁,家住何方,为何进宫来招摇撞骗?”

这两人一见赵毓泓衣衫华贵,又见四周侍卫众多,腰间寒刀闪烁,身体早就发抖了。

“草民,草民……”

这两人说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赵毓泓心头不耐,当下就将其中一人拖出去,砍了一只手臂,亭子里跪着的那人几乎被吓死,生怕自己也被砍了,他赶忙道,“我们只是城西三十里一个村里的赤脚大夫,本来来是个药童,偶然学过一点点医术就离开东家,跑去当大夫了。好几次瞧死了人,偷偷摸摸的换一个地方住。直到后来我们本来是在村里好好地做着一点小本生意,后来是一个年轻公子找到了我们,说是叫我们装成神医入宫给太子瞧病,还还点名让我们记得去找那几个穴位,说只要扎了一定能救活。贵人,我们兄弟也是财迷心窍,看着那公子十十金也就答应了,可草民绝对没有要谋害太子的意思!贵人明鉴!”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是有人借着东宫要大夫医治太子身体时,从中做了手脚,叫两个赤脚大夫来给太子诊治,趁机要太子的命,这心思十分缜密呀。

赵毓泓又道,“那你瞧瞧,这里有没有给你黄金的那位公子?”

那人的眼睛在亭中转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到司徒衍身上,指着他:“就是他,就是他,他给我们的金子,让我们来做这件事情的!”

司徒衍蒙了,这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他忙不迭的跪下,“陛下,请您明鉴,臣绝对没——”

永乐帝愤怒的一掌拍在桌子上,“住口,证据确凿你还想怎么狡辩!”

司徒衍觉得异常委屈,“陛下您是最圣明不过,那能因为这两个地痞流氓几句话,就给臣定了罪,臣不服。”

福寿公主见心上人受辱,立刻道,“是呀父皇,这两个人的话不足为信。”

楚云暖笑,“司徒世子口口声声的诬陷,恐怕是忘了,这两人一人是你举荐,一人是福寿公主举荐。这两人确实是在太子殿下身上随意施针,才导致太子英年早逝,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不是你三言两语就可以狡辩的了的。”

司徒衍一想,还真是如此,瞬间他面如死灰,看着楚云暖的目光充满愤怒,楚云暖冲他得意一笑,嘴巴微动——是我。

刹那间,司徒衍几乎是咬碎一口牙,他真不明白楚云暖为何非得这样针对他。

楚云暖又道,“或许福寿公主跟此事无关,只是受了他人蒙蔽而已,陛下何不从轻发落。”

永乐帝十分不喜欢这个女儿,被白皇后教养的不知所谓。

福寿公主心里头惶惶的,只能徒劳地说道,“父皇——”

永乐帝没有看她,下令,“定边王世子司徒衍谋害太子,证据确凿,撸了世子之位处以凌迟之刑,另让定边王入京请罪!”

如此便是决定了司徒衍未来的命运。

司徒衍瘫坐在地上,心中一片茫然,回想起他刚出北堂的雄心大志,竟觉得恍然如梦。曾几何时,他因孟莲的谋划而功成名就,而如今,他却也因为孟莲的谋划而丢了性命……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福寿公主吓了个半死。

永乐帝将目光放在她身上,“至于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