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殊途同归,心有灵犀/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知道赵毓璟的心情如何,毕竟当初她也用同样一种心态对待过云扬,他们都将母亲的死,归咎到一个人身上,她觉得是云扬,而他觉得是自己。

“其实你也不必伤心,为你做的这一切先皇后甘之如饴。”

譬如她母亲,愿意总自己性命换云扬安康。

“能用她的命来换你活命,我相信先皇后心里是十分愿意的。”

赵毓璟很不能理解这种心态,他在宫中多年,人情冷暖看得不少,他见识到过这些光鲜亮丽的女人背后各种各样疯狂争斗的手段,孩子对他们来说,不过是锦绣添花之物,一个可以用于争宠的工具而已。

楚云暖知道这件事情,或许会成为成赵毓璟的一个心结,她无法开解,就像当初她一样,只能由自己慢慢想通。

“雍王那边你打算如何处理?你和他是亲兄弟。”

赵毓璟的声音清清雅雅的,带着一丝惆怅和叹息,“先皇后嫡次子在多年前已经死了,我占了八皇子的身份,自然是要叫他功成名就。”

楚云暖双脚放到地上,摇晃着的秋千乍然停了下来,她立刻回头,“你是要——可你明明知道,有中宫嫡子的身份在,你做什么都名正言顺。”

“你觉得雍王如何?”

楚云暖一愣,却还是实事求是道,“雍王此人有惊世之才。”虽然京中对赵毓珏这个嫡长皇子评论不高,都说他江郎才尽,不复当年之威。但楚云暖偶尔间从他的某些行为言论可以看出来,这个人有大才,能写出从龙天下这样的戏折子,不露声色将永乐帝在民间的声望贬低,如此缜密的心思又怎么可能如京中传言那般玩物丧志。赵毓珏这些年来退守雍王府,每日唱戏与戏子作伴,不过是为了迷惑白皇后而已。如今太子身死,诸皇子夺嫡,赵毓珏才是正言顺的继承人。

她能想到这一点,赵毓璟自然也能想到,他轻笑,“阿暖,如若我成了中宫嫡子,那就意味着我要跟他打擂台,去抢那个位置。就算那是我能甘愿退让,可我背后的那些人,依旧会推着我去争去抢,正如我我无法放弃对那个位置的执念,雍王也不能。她为我的出生付出了生命,我无法报答她的生育之恩,怎么也无法教她瞧着,我们兄弟之间为了那样一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

赵毓璟至纯至孝,叫楚云暖的眼神格外奇异。若是如此,那么她是梦中所见一切,又是怎么回事?楚云暖心中奇怪,而后又一想,是了,当时孟莲是天命之女,而如今她归来早已打破了定有历史,赵毓璟最后是否能成为昭帝,那已经是不得而知了。罢了,无论如何她也是要尊重赵毓璟自己的想法,何必学霍清华之流,非逼着他去抢那个位置,再怎样她都有办法保全楚氏一族的。

故此楚云暖没有继续追问,反而是说起另外一件事情。“你在宣政殿和陛下谈了些什么事情,陛下他有没有要罚你?”

“太子死了,父皇原本是要怪我的,可我给他看了一点好东西。”说起赵毓宸的时候,赵毓璟显然很不屑。

他从西北而来,西北荒凉能有什么好东西。楚云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赵毓璟却说,“我将游牧民族的王旗抢了回来。”

“游牧民族的王旗?”楚云暖不明所以。

“羌族和鲜卑只不过是游牧民族里最大的两支,王旗一直由他们保管,要细说的话是谁也不服谁的,各部落征为此争战不休,谁能抢到王旗,他们就尊谁为王。现在王旗没了,各部落之间自然不会服羌族和鲜卑,换句话来说也就是他们无法再统一成一线,个部落都忙着争王的位置呢,哪儿有时间来骚扰边境。父皇乐都来不及,哪儿还有功夫去找我的麻烦。”

楚云暖听明白了,西北王旗,估计就像大齐的兵符一样,她轻轻蹙起眉头,“你实在是太大胆了。”

当时因为他抢了王旗,在西北是九死一生,可这些话他都不能对楚云暖说,只是轻笑一声,“谁叫我当时在西北的时候,就收到天京消息,白国公那老匹夫最没有容人之量,就因为当初在朝堂上我反驳他几句,他竟然在父皇面前进我谗言,想置我于死地。”赵毓璟冷笑一声,“他既然敢说,那也就是不怕我反击了。”

他在西北做的事情可不只是抢王旗,他还在在那边搜寻到一些白国公通敌叛国的证据,虽说给是几封意味不明的信件而已,可已经足够让生性多疑的父皇怀疑了。白家三杰曾在西北造杀孽无数,兵权握在他们手里头实在不该,这一次父皇应当是会借着此事,夺了白家宾犬,反正太子爷已经死了,父皇不必再为他铺路,而容忍白氏一族。

楚云暖听完他轻描淡写说的这些话,都不知道如何说赵毓璟了,“你在西北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怎么能这样冒险呢?要扳倒白国公府办法多的是,你何必以身犯险!”

“你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楚云暖真是怕极了赵毓璟,他这人做事素来大胆,她真是担心他有个什么闪失。

赵毓璟亲了亲她的发顶,从背后环住她,“你还担心我呢?你知不知道我在西北的时候,只要一想着你在天京城,就为你捏了一把冷汗。父皇做梦都想除掉楚氏一族,你孤身一人在天京城,我实在忧心忡忡。”

赵毓璟当时的想法可不是和她如出一辙吗?

“我们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楚云暖轻笑,拉着他在花园里散步,天京素爱华贵之风,这座府邸里各处也是华美异常,就连花园之中种的植物大都是牡丹之类雍容华贵的花草。两人在鹅卵石铺成路的小路上走着,杨柳垂地,落英缤纷。

“其实天京还好,没有我原本想象中那么危险。陛下——”楚云暖皱了皱眉头,不知如何措辞,“我总觉得陛下对我的态度很奇怪,他对我未免也太过温和,并没有那种恨不得除之后快的感觉。”

虽然永乐帝经常怀疑她,但不可否认,永乐帝对她的这怀疑很小儿科,从来没有伤及过她的性命,也总是能在一定限度内同意她的意见。关于这一点,楚云暖始终满腹疑问,赵毓璟也不晓得其中内幕,“或许是想要安抚世家吧。”

楚云暖轻轻道:“或许是吧。”虽然这样说,但她心里头依旧不能说自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她忽略了。

可到底是什么呢?

她一时间,也想不清楚。

太子薨逝,举国哀痛,民间一律不得婚嫁,不得举办宴会,原本婚期就在这这一月的人家,不得不再寻黄道吉日。朝堂上永乐帝异常喜怒不定,满朝文武大臣各个都夹紧尾巴做人,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了永乐帝龙颜。

唐梦铃的花轿就在此时摇摇晃晃来到天京城,可如今天京城的情侣实在不是办喜事的好时机。礼部询问过永乐帝,永乐帝本打算草草了事,可又一想楚云暖曾求过的一个恩典似乎就是这个新晋宁王妃的有关,于是他御笔一挥,给这位宁王妃在恩赐府邸,只等太子丧事过后,便可举行婚典。

当年宁王在天京城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如今虽说瘫痪在床,可他身上的封号还在,只要能嫁进宁王府,王妃的尊荣的少不了,还可以将偌大的王府捏在手心里。种种原因,不少贵女都愿意嫁入你王府,可唐妃娘娘当年早就在她娘家给宁王选了一位妻子,满城贵女只能扼腕叹息。这不是听说这位南堂世家女已经来到了天京城,不少贵女观望着、等着嘲笑她。然永乐帝这一道圣旨压下来,叫多少人惊讶,远的不说,就唐梦铃自己都有一点晕晕乎乎的。好在唐梦瑶这些日子管理世家商会,跟那群老狐狸打交道也是身经百战,她笑眯眯地谢过了前来传旨的太监,又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过去,那老太监方才笑眯眯地离去。

唐梦铃还晕着呢,她原本还觉得这婚事已经黄了,那晓得竟然峰回路转,“大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楚家主先来了天京,估计时她给打点过的。”唐梦瑶如是说道,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到,在举目无亲的天京城又有谁会帮她们。

“大姐,不如我们一会儿去拜访楚家主吧。”她来到这里之后才明白,临行前母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当时沉浸在能够嫁给表哥的喜悦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其他事情。如果她听母亲的,在南堂寻一个家事相当的人嫁了,必然不会遇到如今在天命京城的窘迫,毕竟她的家在南堂,母亲和哥哥不会放任她不管,可如今她嫁的是皇室子弟,又身在天京,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只希望同在天京城的楚家主,能够为她撑上一点点腰。

唐梦瑶轻轻摇摇头,她看着妹妹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庞,心里柔软一片,“你还是别去了,你是新嫁娘,如今无论怎样也不能随意的出门了。这是在天京,不知道这边的贵女如何,你还是小心一些,我明日自会去拜访楚家主。”

楚宅,楚云暖正在房中练字,练字只能够使人凝神静气,就是近来她最喜欢做的事情,赵毓璟正在另一头批阅公文,房间外是司徒睿的朗朗书声。

两人之间往来从没有瞒着谁,原本京中众人想看笑话的,哪知道机会一点儿也没有。静娴郡主染了病气,已经好几日不曾出出现,他们只能瞧着这位楚家主瑞亲王打得火热,

赵毓璟真的是讨厌极了这个叫做司徒睿的人,他很多次都怀疑这个人根本就没傻,是装的,否则每次怎么会那么恰巧偏偏在他来找阿暖的时候就出现了,害得两人根本就没有独处的机会。远的先且不说,就说是今日吧,他到楚宅的时候,这臭小子还在睡觉呢,但等他和阿暖用完早膳,他偏偏也就醒了。这也就罢了,阿暖叫他学习,可他不愿意在自己的院子里学习,非得跑到这儿来念书,嘴上说得好,要让阿暖知道他到底学的如何。可是实际上呢,这臭小子就是来和他争而阿暖的注意力的。阿暖可能也是看在他敏而好学的份上,像个夫子一样每日都给他布置一些作业。

窗外司徒睿注意到赵毓璟在看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掉过头把脸对着楚云暖的方向。赵毓璟顿时冷笑一声,他早晚有办法收拾这个臭小子。元宝在那为公子捏了一把冷汗,他自己都觉得主子太能作,好几次他都担心睿亲王把主子杀了。

楚云暖自然是看出这两人之间的矛盾,多次交代司徒睿好生学习,别的并不多说,她对司徒睿不过报恩而已,现在只等辛毅那边把一切准备好就可以开始解毒,毒一解,她自然让司徒睿回北堂。赵毓璟能看出来阿暖的疏离,司徒睿却是看不出来,每当楚云暖跟她说话的时候,他总是冲赵毓璟耀武扬威。赵毓璟在后来的时候已经学聪明了,根本不跟他正面冲突,只是在阿暖要教他的时候,主动的上来说要帮忙。赵毓璟自小受宋氏一族教养长大,他的学问自然是不必多说的,楚云暖也乐得清闲,丝毫不知道这两人在背后是如何折腾的。

唐梦瑶到院子的时候,正是司徒睿和赵毓璟斗智斗勇的时候,见惯了往日了已经温润矜贵的睿亲王如此模样,她倒是有些惊讶,好在很快就行反应过来,目不斜视,敛衽行礼:“见过瑞亲王。”

赵毓璟冷淡自持地点点头,“免礼。”

秋芷和秋桂本来还在那边捂着嘴巴笑,看见唐梦瑶秋芷赶忙迎了上来,而秋桂则去倒了一碗热茶。“唐小姐里面请,家主恭候多时了。”

唐梦瑶屈膝,从赵毓璟面前走过,往屋里而去。

那边司徒睿原本还是想跟着进去凑热闹的,却被赵毓璟给拦住了,司徒睿立刻大喊大叫起来,赵毓璟能眼瞧着他闹,跟秋芷说道:“跟阿暖说一声,我带着他去他院子里,督促他学习,让她先谈正事,我一会儿再过来。”

秋芷应了一声是,小声跟正要进去奉茶的书秋桂说了一声,秋桂那边禀报了楚云暖,楚云暖点点头,就没再多管。

司徒睿被赵毓璟像拎鹌鹑一样,拎进了院子里,司徒睿闹腾得格外厉害。赵毓璟压根儿就当看不见,直到后来司徒睿自己闹不动了坐在石凳上喘气,他才懒懒掀起眼皮,吩咐道:“今日抄论语。”

司徒睿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做的事情就抄书,他顿时苦着一张脸,死活不干。

赵毓璟也没有难为他,倒是哼了一声,“你不抄也行,反正宋昉不日就要到达天京城了,你未经过他允许偷偷离开,我想等他到的时候,你要抄的比今天这还多。”

比起赵毓璟来,司徒睿显然更怕宋昉。

赵毓璟趁热打铁轻轻笑着,“如若你接下来几天,老老实实的呆在院子里抄书,等宋昉来了,我会叫他不要罚你。”

司徒瑞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在考虑的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一边是要被先生责罚,一边是不能和姐姐天天呆在一起。司徒睿左右衡量,觉得都是挺困难的。

赵毓璟淡淡道:“宋昉曾经教过很多弟子,可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居然敢逃他的课。”

司徒睿再怎么聪明,毕竟心智就在那里摆着的,哪儿是足智多谋的赵毓璟的对手,很快他就被赵毓璟给忽悠了,愿意老老实实的呆在院子里。

赵毓璟很满意,让元宝搬了凳子过来,他喝着热茶,在司徒睿跟前看着他读书写字。

至于楚云暖那边,唐梦瑶没有等她问起就主动开始说世家商会这段时间的事情。“户市商会现在不足为惧,只有谢游之一人依然还在苦苦支撑着,其他人早就改入了世家商会。如今世家都尝到了建立商会的甜头,再也不像先前那般抵触。”

商会建立之初,靠的是楚云暖的威名,而这半年以来商会靠的则是唐梦瑶的经营,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在商会不像原来那样,事情事需要唐梦瑶做主,都已经进入正轨,故此她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做。

楚云暖心里清楚,世家商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唐梦瑶功不可没。“这些时日,是自已了辛苦你了。”

若是没有唐梦瑶,她不可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就来到天京。

唐梦瑶笑得十分爽朗和释然,“有什么辛不辛苦的,若不是你,我的日子才叫生不如死,是你把我从地狱里拉出来的。”

楚云暖能看出来,唐梦瑶和过去很不一样,过去的唐梦瑶是高傲的,是一块美玉,却不经摔,如今的她脱胎换骨,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和自信。

“有些事情自己看得开就好。

“是啊,总归要我看得开。”唐梦瑶的笑容跟哭一样。

楚云暖长久不在南堂,她向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并没有刻意去掌控唐梦瑶的事情,故此并不知道她为何有这样的表情。

“户市商会中只有谢游之一人在支撑,我原本觉得这个他一手创建商会,就像他的孩子一样,所以他才舍不得离开。我也没有下狠手去对付,后来我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题外话------

我觉得我对各配角的感情比主角还深。

关于楚云暖和太子的关系的,他们不是兄妹,绝对不是,这个伏笔先埋下,要很久才能写到。

快夸夸我,最近都木有断更,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