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救儿一命,收获颇多/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璟回头间,只能看到一个人影跃过红墙青瓦。

他还真不知道肖复礼会跟着过来。

天京受永乐帝影响,尚文不重武,肖复礼文采一般,在天京公子中排不上名,可兵法谋略却是一等一的好,是他手下一员大将。肖复礼为人粗中有细,近来却被情之一事困扰许久,若是阿暖能助他抱得美人归,肖复日后对他更是会尽忠职守。

“听说你前些日子,主动朝陛下领了宗人府的事情。”

一般来说,皇子封爵或成年后,便会被安插在朝堂各处任职,兼任部分事务,例如三皇子,职位分在礼部,礼部掌科举、典礼,其中包括新科学子上任等事宜,是最能拉拢人才的地方。

礼部下设有三司,五皇子留在的主客清吏司任职﹐掌宾礼及接待外宾事务。九皇子赵毓璜则在户部,户部掌全国财政,是油水最丰厚的地方。近年来崭露头角的十皇子赵毓泓则在吏部,主管文官的登记,及任免、升降、转调、俸给、奖恤等事的审查等事宜。

赵毓璟是唯一一个亲王,身份最高,却领了最不好的职务,兼任宗人府的事务,管理宗亲皇族,基本上就是的皇族的一个大管家。在这儿虽说是富贵闲人,又有油水可以捞,若是对一个没有野心的皇子来说,的确是很好的选择,可等于赵毓璟这样的人确实是不太适合。永乐帝拨官的时候,据说是他亲自上奏领了这个不用劳心劳力的岗位,为此还推了原本在兵部的职位。

赵毓璟显然不以为意,他从枝头上摘下一枝盛开艳丽的荼蘼,轻轻簪到楚云暖鬓边,“我原来一直在兵部,的确是个好地方。自从太子死后,雍王也渐渐的从王府里出来,入了朝堂,其他几个兄弟谁也不让谁,都不愿意把职位给让出来,也不动脑子想想,他是嫡长子,父皇又有意让他任职,我退一步,对谁都好。”

楚云暖问道,“那你和雍王——”

赵毓璟轻笑,“他来找过我,就在从你口中得知事实真相的那一天。不过我那边忙着跟周伯彦谈事情,跟他也没有细说,我听他的意思,大抵就是表达了一些他对我的亏欠、愧疚。”

赵毓璟语气里有些笑意和轻松,楚云暖一时听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拉着楚云暖的手,两人相携在园中漫步。枝头繁花茂盛,姹紫嫣红,一簇簇一丛丛,芳蕊吐露,彩霞满天,清风下,只见水面上落花愈多,其水愈加清溜,池边两行垂柳,杂似桃杏遮天。

“他有什么对不起我的,非得这么说。我也不爱他听的说的这些话,没说几句就逐客了。兄弟之情——”赵毓璟想了想,“除了在父皇面前装模作样的表演兄弟情深的话,我还真没有体会过,雍王,倒是真给了我这种感觉。”

赵毓璟的话说得毫无章法,东一句西一句的,可很罕见楚云暖竟然会明白他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赵毓璟对雍王有兄弟之情,可叫他现在立刻放弃心中的执念,有一点为难,而这雍王现在又有心补偿,而两亲兄弟长时间有没有见面,还经常尔虞我诈的相互对付,估计都是有一些不自然,这也算是一个正常现象。如若他们两人能立刻有了兄弟情义,那这才叫奇怪。

这人呐,对着对方好,是因为没有利益牵扯,一旦涉及到了利益,在亲厚的关系会反目成仇。

楚云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对了,白皇后怎样了?”

她近来时常入宫,却好久不曾遇到白皇后,她仿佛在宫中消失了一般,任由其他皇妃蹦哒。前些日子,宁王妃唐梦铃入宫谢恩时,都没见她露面,还是直接由裴德妃主持。

“太子薨了以后,她时常以泪洗面,已经许久未出凤仪宫了。”

楚云暖觉得很奇怪,“陛下就没有去安慰?”

赵毓璟的心思很显然没有楚云暖这样细腻,满不在意的回答,“父皇自己都是好久才走出来的,哪有心思去安慰白皇后。”

楚云暖错愕,这不合理呀,都说是帝后情深,如今遇上这种事情,永乐帝怎么也得温言安慰白皇后几句,再怎样两人也应该相互舔舐伤口,不可能就这么过了。这对帝后之间实在是太奇怪了,很可惜,这一边的情报系统不完善,很多事情都查不多出来,她只能靠着自己的观察去猜测。

关于白皇后的事情,赵毓璟显然不想多说,在他还以为自己是八皇子的时候,就因为生母得罪了白皇后,而遭受多年不公平的待遇,而那个被他占了身份的皇子更是营养不良而死,这可不可笑,百姓心目中最富贵的皇皇宫里,竟然有孩子会吃不饱。后来当他成为先皇后嫡子的时候,他又得知生母是被白皇后所杀,他对这个佛口蛇心的女人实在没有一丁点好感,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说起她污了嘴巴。

他真不明白父皇,后宫佳丽无数,为何偏看上白皇后这个毒妇。

楚云暖一时没有说话,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赵毓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看到孙攀怒容满面的朝这边走过来,背后跟着的是阳婀公主身边的女官。

赵毓璟和楚云暖对视一眼,赵毓璟道,“姑父这是怎么了?”

孙攀抬起头,一看见赵毓璟站在跟前,立刻收敛了脸上的怒容,“没什么事,殿下怎么在这里。”

这话一听就很没有说服力,楚云暖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可直觉告诉她,恐怕孙攀在隐藏一些什么。

阳婀公主身边的女官受公主脾气的影响,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模样,“驸马,公主这样做是为你好,你可千万别不识好歹。”

一个奴才而已,在主人面前就如此高傲,由此可见孙攀在公主府中地位如何。

孙攀涨红了脸,他出身清贵,自幼锦衣玉食,众星捧月,如何能像现在这样被一个奴才这般指责。他当时就怒道:“没看到贵客在前,还不滚下去。”

女官显然不以为意,只是略略屈膝,“驸马爷,你心里也得有自己的成算,公主府上可从来不养无用之人。”

孙攀这次气得浑身发抖,“你——”

楚云暖冷眼看着都觉得这人过分,赵毓璟从容一笑,“阳婀姑姑府上的婢女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女官跟在阳婀公主身边,素来见识了不少达官贵人,比赵毓璟身份贵重的不知多少,他不过一个不受宠的亲王而已,没资格叫她卑躬屈膝。女官高昂着头,很是敷衍的行了个礼,“奴婢见过瑞亲王殿下。”

至于楚云暖,完完全全就被他给忽略了。

楚云暖挑眉,“阳婀公主身份尊贵,可府上婢女,实在不堪入目,你不过一个奴才而已,就敢对主子如此颐指气使。”

女官轻哼,脸上的笑容格外虚假,“姑娘这话可说错了,我们的主子,只有公主一个。”

言外之意就是其他人都算不得主子。

楚云暖冷笑一声,这并不是她府上奴才,人家主人都没说什么,她我不好跟一个奴才多做计较。女官却以为楚云暖是怕了自己,愈加张扬,她洋洋得意的道了句:“驸马还是尽快将那事给处理好,免得公主生气。”

话才说完,她便漫不经心地行了一个礼,掉头离开,叫孙攀气个半死。看公主府奴婢们的态度,就足以见孙攀往日过得是怎样的生活了。

赵毓璟道,“姑父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

孙攀欲言又止,这些年来,他被困在这公主府中,被永乐帝的像养金丝雀一样的圈养着,手上的权力并没有多少,不足够和公主抗衡。今日公主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他在外有了儿子,立刻就派女官来警告他,要他亲手杀了那女人和她的儿子。

他这就和女官吵了起来,这女官的母亲自小和公主一同长大,情同姐妹,公主也将其看做半个女儿,故才如此轻狂。都说虎毒不食子,他哪能下得去这个手。可若他不动手,那孩子也不见得能活下来,他也不求儿子能功成名就,高官厚禄,只求能为孙家留下一丝血脉。可就是如此,皇室还是不够的步步紧逼,明明永乐帝都已经不在意了,公主却还是如此蛮横。

孙攀左思右想,如今要想保住这个孩子,就只能求皇子们了。三皇子四皇子怎么不见得能帮他,雍王么,神龙见首不见尾,九皇子忙着拉拢公主,十皇子未婚妻妻木念云族中兄弟又是平阳的丈夫,这算来算去,似乎只有瑞亲王能帮他这个忙了。孙攀打定主意,“瑞亲王可否移步?”

赵毓璟回头看了楚云暖一眼,本来想说不用。楚云暖却带着春熙的三人,往后退了二十来步,恰好在一个不听到他们说话,又能帮他们望风的地方。

赵毓璟往池边走了几步,满池荷叶碧绿,“姑父有话就说吧。”

孙攀俯身行了个大礼,言辞恳切,“我恳求殿下救我儿一命。”

孙攀竟然有儿子。这是赵毓璟始料未及的,不过仔细一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他今年五十岁,只有三个女儿,而这三个女儿素来和他又不亲厚,说不准老了以后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这些年来孙攀年纪已经大了,当年朝中支持孙家的人,已被除了个大半,孙家已经不足为惧。孙攀还在此时有了儿子也在情理之中,父皇定然默认了的。只是既然如此,孙攀又怎的还说救救他的儿子。

孙攀长跪于地不起,“我年事已高,再无弄权的心思,此生也惟有这么个儿子能为我养老送终了,可公主不知从哪儿听到的消息,非要我杀了我儿子,不然就将此事,禀告陛下,要治我的罪。”

本朝规定,驸马尚公主之后不得纳妾,得有庶子。孙攀如此,阳婀公主自然是可以告到陛下那里,依照永乐帝对阳婀公主的宠信,那孩子恐怕又保不住了。赵毓璟心中有数,却不愿意去滩这趟浑水,就算不能拉拢阳婀公主,也绝不能惹了她。

孙攀自然也知晓这个道理,若没有足够的利益,又有谁会帮他,他孙家已经不是先皇时期钟鸣鼎食的孙家。

“还请殿下收下此物。”

赵毓璟一愣,孙攀却从衣襟拉出一枚玉佩,那玉佩平华无实,是钥匙的模样,看不出其中珍贵之处。孙攀却道,“当年孙家先祖曾与太祖皇帝一起打天下,战争是最叫人发财的,这玉钥匙便可以打开孙家宝库。孙氏一族的财物都在里头,还请殿下笑纳。”

几十年前战争里得到的财力又怎么能和楚氏一族相比,更何况他名下还有聚福楼,可以说是日进斗金,钱他是不差的。虽然是这样,倒是看在孙攀年纪一大把的份上,赵玉静还是没有说什么,就将玉钥匙收下了。他说道:“此事稀疏有两种办法,一是将他送出京城,从此不再回来。二是叫他功成名就,恢复宋氏一族威名,旁人不敢动。不知姑丈愿意选择哪种呢?”

若是可以,他自然是愿意选择第而种的。可孙家如今,莫说是恢复往日荣耀,就算是要保全一个儿子,那也是万般困难的。

赵毓璟能看出孙攀的为难,他轻轻一笑,“姑父只肖说自己是愿意哪一种?”

孙攀抬头,眉宇间一片坚定,“我自然是愿意选择第二种!”想他孙氏当年何等荣耀,位极人臣,如今却只能苟延残喘,。

赵玉毓璟一笑,微微拱手,“令郎的事情姑父且放心。”

他这边是等于给出承诺了,孙攀心中略安,不论孙家荣耀可否恢复,至少孙家都后继有人。

孙攀这边一走,赵毓璟就主动将事情都告诉了楚云暖。

楚云暖瞧着他手上那枚钥匙,“今日参加这宴会,你倒是收获颇多。”

赵毓璟把玩着钥匙,“保孙攀儿子的性命当然容易,你只要赶在阳婀公主前头向父皇美言几句就是了。”

楚云暖昂首微笑,“这倒是可以,可殿下——”楚云暖点了点他手心的钥匙,“这宝库可就是你独吞了,你都没有出力呢。”

赵毓璟很大方,把钥匙往楚云暖手里一塞,“这都给你。”

楚云暖没有接,“得了,这烫手的山芋我可不要。”

赵毓璟轻笑,“这里头可不止财宝,还另有乾坤。孙家祖上曾同太祖皇帝打过天下,都说天下有孙氏一半的功劳,孙家后来没落,那他们手里那支军队呢?当年孙家手底下有十万人马,归入赵家大军的可只有七万多人,他们手里头至少还剩三万。经过多年休养生息,这算下来,至少还有个两万左右。”

楚云暖听明白了,他给孙攀两个选择,其实在打孙家背后军队的主意。传言孙氏一族骁勇善战,手下有一支军队被称呼鬼军,鬼军指认孙家后人。孙攀这么多年来被困京城,是没有办法去寻这支军队的,他多年无子,孙家又没落,自然也没有人再去窥测这个传说的真假。现在么孙攀已经有了儿子,那这支军队自然该由他的儿子去找,去继承。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楚云暖想到了平南军,又道:“平南军还不够么?”

她记得霍清华家的平南军也是所向披靡,这些年来,赵毓璟也花费不少银钱去供养。说句难听的话,若不是赵毓璟在背后支持,平南军恐怕早就归进大齐三军里面。

赵毓璟压低声音,很讽刺,“五皇子拉拢了平南王。”

五皇子母族孙家和平南王是姻亲,平南王估计是觉得与其支持一个八竿子打不到的赵毓璟,还不如去支持五皇子,好歹也有那么点亲戚关系。

“霍清华呢?”

“他?一个府里,两方支持,正忙着和自家老爹打擂台呢。”本来当初,说动平南王支持赵毓璟的就是他,现在他父亲竟然反悔,自然由他去劝。

“贺问种植园今年收了不少粮食,我原本还打算叫大哥将粮食送给平南军,现在看来不用了。”

喂饱了平南军跟自己为敌,真是吃饱了撑得。

“平南军那边不用管,看霍清华的本事吧。”赵毓璟面上淡淡的,“阿暖,现在可要麻烦你跟父皇说说,将孙攀之子赶出京城,留孙家一丝血脉了。”

楚云暖眉睫深深,淡妆浓彩,浓密的睫毛翘起像只翩迁的蝴蝶,她唇角带着一丝笑容,“这好办。”

孙攀之子离京,给足了阳婀公主面子,也可以让他名正言顺去寻找传说中的军队,只要有手底下有人,孙家自然而然可以恢复鼎盛,这是双赢的事情。

赵毓璟道,“阿暖,我是真想做一个南征北战的将军。”

楚云暖沉默了半晌,“天京如此模样,你背后又有那么多人,不是你可以说不争,就不争的,天京,也不是你要离开就可以离开。”

太子一死,所有的歌舞升平都被打碎,只剩下刀光剑影的权利交驳。如今的天京城更像一个旋涡,将所有人深深地吸在里面,叫人无法动弹,也无法逃出。

“雍王呢?他今日就没来?”

------题外话------

我是代发君,小卫子今天加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