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平阳教妹,与你合作/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璟道,“他人早来了,不过你到的时候就已经走了。”阳阿公主宴会,谁都不会不给面子,况且赵毓珏还打着要拉拢阳婀公主的意思,否则当初九原府的时候,清河就该死在太子赵毓宸,他从中作梗,让清河回到了天京。清河半死不活,足够让阳阿公主跟白皇后做对了,若不是太子死了,这件事情还不知是怎么一个结果。

和安楼。

午后的阳光照着青色琉璃瓦,反射到描着金边的窗棂上,金光闪烁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平阳郡主坐在一张螺钿玛瑙雕饰的鱼戏采莲凳子上,她身上有一种威严,见叫进进出出的丫头们不自觉放轻脚步。

女医在为丹阳上药,丹阳直勾勾的看着对方,女医道,“郡主请放心,您脸上的伤口不深,在付过两三次药后就可以恢复如初。”

丹阳紧张的面色一下子就缓下来,仿佛刚才的害怕从来没有存在过,她抬着手,试探般的摸了摸裹满纱布的脸,紧接着猛地摔了手边的茶盏,“那个贱丫头,好大的胆子!”

屋子里小丫头战战兢兢跪下。

平阳郡主凉凉地抬起眼皮,“唰”的一甩袖子,“都下去。”

屋子里的丫头们尽数退下,只留下平阳身边最得宠蓝亭还在里头伺候。丹阳郡主在愚蠢也发现了不对劲,她实在不愿意和姐姐单独相处,这个姐姐给她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大了。

“你今天这话谁教你说的?”

丹阳轻轻垂头,“大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平阳郡主冷笑一声,“嫁到裴国公府这一年,你其他的没学会,嘴巴倒是硬了不少。”

方才在宴会上,她顾及丹阳是她妹妹,又嫁了人,没好得怎么说她,只能护着。她原想着都嫁过去一年多了,丹阳在里头生活也长点脑子,朝她主动承认错误,看来她实在太高估她了。

她呵斥道:“你长脑子没有!得罪楚云暖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认识她吗?你知道她是谁吗?连陛下都对她重视万分,对她这么刻薄,好处吗?”

“大姐,我们是郡主,何必看她的脸色。”

平阳玉腮一紧,顿时来气了,“郡主?皇家郡主多了是,我们算什么!楚云暖她是掌握实权的家主,你得罪她有意思吗?你别忘了,裴家给你三分面子是因为什么,因为你的母亲是阳婀公主,因为母亲受陛下的宠爱。陛下年纪已经大了,近来对母亲又颇有微词,你在这个时候得罪一个执掌南堂的家主划算吗?”

丹阳嗫嚅着嘴角:“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嚣张样。”

见她死鸭子嘴硬的模样,平阳怒极反笑,“是你看不惯,还是赵黛翠看不惯?”

丹阳低着头不吭声。

“你将那赵黛翠接到公主府来,我不反对,总归是看在当初你跟她交好的份上。我原来也就跟你说过,那赵黛翠是什么身份,真以为养在皇后身边,就是皇后嫡女了吗?你也不想想,若白皇后真看重她,这么多年来为何不给她嫡公主的身份。说句难听的话,赵黛翠的母亲不过是一个最下等的洗脚宫女,你跟她交好,就是降低自己的身份。这也就罢了,谁没有几个手帕交,你愿意和她怎样我也不阻拦。可你呢,你有脑子没有,被她当枪使呢!”

如果不是赵黛翠怂恿,她这个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妹妹,怎么可能去得罪楚云暖。

“大姐,你怎么能这么说!黛翠是我们的好姐妹……”

她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平阳很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你说错了,她是你的好姐妹,不是我的。”

丹阳被伤害了的模样,捂着自己的胸口,“黛翠说的对,你压根就没有把我给当成你妹妹,你收留黛翠,也只是想彰显你的善良而已。”

原来赵黛翠还说过这种话,平阳只觉得自己往日一番心意简直就是喂狗了,赵黛翠在公主府里住的不舒服么,哪日有好东西,她没碰让人送过去。

她喝道,“行,我恶毒。你今天就收拾收拾,滚回裴国公府去,以后再也不要来了,另外把赵黛翠也带走,公主府庙小容不下她这尊大佛!”

蓝亭很惊讶,郡主是脾气素来好,很少发火,就是她们不小心打碎了什么东西,也不曾这么怒过。且郡主又十分疼爱妹妹,如今发了这么大的火,撂下这些狠话,实属奇怪。

丹阳郡主脸色白白的,嘴唇都在哆嗦,“大姐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平阳很温柔的抚摸着妹妹的,“我不是赶你走,我是怕你拎不清毁了这个家!丹阳,父亲再不是那也是我们的生父,你看看你今日在宴席上做了什么?”

被姐姐这么温柔的对待,丹阳没有感受到温暖反而是一种,透骨的冷意,她张嘴:“母亲亲说了父亲他就是个扶不上的……”

她这句话只说到一半,平阳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丹阳被打得脸一撇,整个人踉跄上前,推倒了桌上的茶杯。蓝亭一惊就想去扶,平阳却冷眼瞧着,叫任何人都不敢动。

“我只问你一句,你姓什么,你姓赵吗?”

丹阳本来是想发怒的,可能对上姐姐那冰冷的眼神是却什么也不敢说。

“你记住,你的荣耀,是父亲用他的自由和孙家满门的忠烈换来的,你没有资格说父亲如何如何不是。”

自她懂事以后就是常见父亲长吁短叹,也是瞧着父母之间冷战。别人都说大哥是暴毙而亡,实际上她清楚,大哥是被母亲杀死了。大染病之后,母亲亲手一勺一勺把毒药混在药力喂给了大哥。旁人总说阳婀公主高贵,可谁知道她内里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女人,她为了自己的荣耀恩宠,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可杀了之后,她又总不愿意承认,还总说着,是永乐帝逼她杀的……陛下难道用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杀了吗?不,她想用自己儿子的性命,去换她一生的荣宠。

平阳只觉得她的母亲异常恐怖狰狞,子不言母之过,她没有权利去质疑母亲的为人,只是努力想管教好妹妹们,让他们不受母亲的影响。血缘亲情真的是断不了,她一手养大的妹妹,这里跟母亲一样,流着那冰冷的血液。

丹阳自小不像姐姐是长女,深得父母宠爱,不像幼妹清河,能得父母关注,她从来不上不下,后来嫁的夫君,也是那般……丹阳垂下脸,目中懊悔。

平阳让蓝亭扶起她到床上躺下休息,“你今日就在这儿住下,裴国公府那边我会派人去说一声。你在这好好想想,你到底做错了一些什么,我明天再过来看你,至于赵黛翠,你最好少跟她来往。”

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吩咐廊下丫头们好好照顾好平阳,自己朝前头而去。

赵毓珏站在栏外一片翠竹之间,木霄吹着一柄玉笛,如诉如泣的音乐?飘荡着在竹林中。

平阳从青翠绿竹前走过,木霄看到她过来,问道,“丹阳还好吧。”

她轻轻点头,“上了药以后,没有大碍了。”

赵毓珏虽然不在场,可从死士口中,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了解清楚了。自从知道赵毓璟是他亲弟弟,而他十分欣赏的楚云暖又是毓璟心悦之人,他的心基本都偏了。他轻哼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去招惹楚云暖,父皇现在都得给她几分颜面,她这是哪儿来的底气。”

纵使赵毓珏此时说的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妹妹,平阳心里头还是有几分不愉,可更多的却是赞同。她这妹妹,从小跟个透明人一样不争不抢,却是三姐妹中最像母亲的一个。平阳心中猜测赵毓珏会维护楚云暖大概是因为她背后代表的权势,富可敌国,又整合了南堂所有权利,如今楚云暖的身价不亚于天京任何一个权臣。

不,或许还更胜一筹。

“丹阳和赵黛翠素来交情好,今天这事大多都是她挑拨的,丹阳并无冒犯楚家主的意思。”

赵毓珏对于赵黛翠的印象实在说不上好,他捻着腰上一枚福禄寿的玉佩,“事情办得如何了?”

他当初将清河送回来,原本是打着和阳婀合作的意思,可这人她是留下了,却只口不提合作的事情,更有甚在永乐帝面前诋毁过他。赵毓珏一点儿不喜欢这个姑姑,他还记得当初清河出生之时,她就打算让清河去做太子妃,还是后来白皇后态度太强硬,点了翰林院掌院的女儿做太子妃,清河又看上了南堂的何韬,这件事情才不了了之。阳阿公主野心太大,自己荣宠一生还不够,还妄想养出一个皇后。

赵毓宸死后,阳婀公主又愿意跟他合作,可提出了一个滑稽的要求,要他承诺,他登位后,儿子的太子妃一定出自于阳婀公主府。

他的确是不在乎女人有太大的野心,可像阳婀这样的,他实在是瞧不上,于是就拒绝了。反正能在永乐帝面前说的上话的人,又不只是她一个。

平阳郡主是主动找上门和他合作的,中间牵线搭桥的人是木霄。

木霄,左相木文平家族的人,木文平为长房,一直都是执掌木家,压得的其他人毫无抬头之力,只能为他们长房左做贡献。木霄当初就是被木文平逼着入赘公主府的,目的就是为了讨好阳婀公主。

说到正事,平阳面色一正,“母亲她将东西,藏的特别深,我至今还没有发现,至于父亲那边么,我也查过,他并没有将孙家财富的钥匙交给孙勉。”

平阳口中的孙勉,就是孙驸马在外的儿子。若不是平阳在内帮助,孙勉早就被阳婀公主发现,给处死了。

“孙家鬼军叱咤风云多年,一朝消声灭迹,这怎么也是不可能的。”

平南军改投四皇子,赵毓璟跟和静娴的婚姻也摇摇欲坠起来,难保这个时候父皇不会将赵毓璟给竖出来当作靶子,而自己在背后收复了平南军。

大齐建国之处有三支赫赫有名的军队,平南军、鬼军,以及赵家所掌握的精武卫。精武卫在后来,尽数归皇帝一人统领,皇子们虽然眼馋却始终没有办法,剩下能动的就只有平南军和孙家鬼军。驸马孙攀入阳婀公主府以久,不曾联系过鬼军,许多人都猜测,这支军队早已消失。但是赵毓珏心里清楚,孙家这支军队所向披靡,不可能消失,寻找他的关键钥匙肯定就在孙攀或者是阳阿公主身上。

这么多年来阳阿公主备受荣宠,其中不乏父皇愧疚,更深层的原因在于——阳阿公主她暗地里夺了孙家的人脉和权势。否则孙驸马这般人物,又怎么可能因为丧子,而跟阳婀公主夫妇隔阂多年。

“既然找不到钥匙,那你们该想想,如何跟本王投诚。”赵毓珏的语气始终都淡淡的,他负手而立,金镶边公子袍映衬头上赤金镶玉的玉冠,墨眉斜飞,鬓若刀裁,双眸寥似沉潭,暗含丽色,直视人之时,仿佛要将人引入那一团暗雾之中。

平阳心中一动,与木霄对视一眼,木霄道:“殿下且放心,鬼军我们无法找到,可我夫妇二人定然会将公主手里所掌握的孙家人脉,找出来献与殿下。”

赵毓珏很冷淡地点头,“平阳,你是最聪明不过的人,有的事情该如何做你心里头清楚,如果让你再放任公主府其他人在外为非作歹,日后哪怕是我,也保不住公主府。”

阳婀公主府在天京是一座十分特殊的府邸,它享受着无与伦比的荣耀,府中下人几乎个个都眼高于顶。当年天京城赫赫有名的藏尸案,便是公主府中下人所做。还是当初平阳当机立断,杖毙了闹事的下人,赔偿了无数的钱财,这件事情才算是完了。可经此一事后,公主府的名声也是一落千丈。

也是在那个时候平阳才意识到,就算公主府荣耀再深再高,这天下也是赵家的天下。她们的荣耀从来都是仰仗于永乐帝,一旦永乐帝不在,那公主府也将不复存在。她一直在思考着保全公主府的办法,所以后来,木霄向她引见赵毓珏的时候,她略一思索就同意了。公主府,谁不想要拉拢一二,无论是三皇子,四皇子九皇子,哪一个人不曾眼巴巴地盯着公主府,与其将宝押在这些人上头,他更愿意相信雍王,毕竟他名正言顺!

平阳知道他说的是三天前街头强抢民女的事情,抢人的那名男子正是是公主府管家的侄子。虽然她在第一时间已经处理了这件事,将管家和他侄子送官查办,可是公主府跋扈的名声是洗不掉了。既然她决心投靠赵毓珏,那公主府绝不能在名声身上抹黑他。

她保证:“日后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平阳,公主府满门荣耀就压在你手上,端看你是想将这公主府变为郡主府,还是想让它一直保持着公主府的名头。”

这大概就是在告诉平阳,若是她能够替赵毓珏忠心办事,日后她便可以从平阳郡主变成平阳公主。这正是他想要的!

平阳俯身:“殿下请放心,平阳定竭尽全力帮助殿下。至于母亲那边,您放心,她今日忧心清河,忧思过度,不幸卧病在床,定然不会进攻再叨扰陛下。”

自从被赵毓珏拒绝以后,阳婀公主无数次的入宫面见陛下,在陛下面前给赵毓珏上无数眼药。如今赵毓珏虽然在兵部任职,可实际上并不得兵部官员认可,其中不乏永乐帝的意思。只要阳婀公主不在去捣乱,赵毓珏执掌兵部是迟早的事情。

赵毓珏很满意,几人又说了几句话,便分道扬镳。

平阳在他走后,长长舒了口气,吩咐道:“蓝亭,通知府中上下,若无事尽量不要让公主外出。”

“郡主,这恐怕是不好。”蓝亭心中一惊,这么些年来郡主打理公主府,全府上下已经都是她的人,现在郡主要做什么事情,阖府上下莫不听从,可这要禁公主的足,实在是有些——不孝。

“没什么不好的!”平阳斩钉截铁。

蓝亭知道,郡主和公主之间感情并没有多深,公主早年沉浸在大公子的死当中,并没有过多理会郡主,等到公主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时,又有了清河郡主。但郡主却十分孝顺公主,如今她要这样做,恐怕是公主又做了什么荒唐的事情。这样想着,蓝亭不敢违抗平阳的意思,俯身下去交代了。

平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只觉得近来头痛愈发厉害了。木霄轻轻在她额便揉着,“你不必想这么多事情,顺其自然就好,公主府不会倒的。”

她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虽然她总是说,她做这些是为了阖府上下,可更深层的原因是——她想要和母亲一样有同样的尊贵和荣耀。

平阳将手按在木霄手上,“行了,今日也没什么事情,你若是急着出府,就去吧。”

木霄顿时一愣,平阳还以为他是太过欢喜,笑道,“其实没有关系的,让你入赘,也是为难你了,等日后尘埃落定以后,你要是想离开公主府和她在一起,那就去吧。”

她和木霄不过是因利益而结合,况且木霄在入赘之前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将人养在外头。说句实话,她真的是不介意,毕竟她当年和木霄成亲,只不过是为了能名正言顺的打理公主府,现在公主府尽在她手,且她也有了一双儿女,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是该当木霄自由了。

木霄完完全全都呆住了,“你——”

平阳脸上的笑容很真实,“若是实在不想离开,你也可以将她接入府来,我会命人将院子收拾出来。”

木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目光冷了许多,“不必了,公主府规矩太多,我怕她不适应。”

自始至终平阳都不曾生气,轻轻点头,“那就随便你了。”

两人正说着话,蓝亭也回来了。平阳朝木霄轻轻点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要就带着丫头就往前院走去,宴席还未结束,将客人丢在前头,实在是失礼的行为,况且他得去看着赵黛翠,看她今日会出什么幺蛾子。

她走后,木霄苦笑一声,有些谎,还真是说不得。

------题外话------

我今天看了末代皇帝溥仪写的《我的前半生》,真的觉得有句话说的对,时也命也,溥仪其实很厉害,学贯中西,就是生不逢时。

我还发现今天订阅超级多,让我开心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