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真相大白,宫中秘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压根就没有和赵毓峰寒暄的意思,她很直接的说道,“五殿下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昨天才在阳婀公主府上见过。”

言外之意就是叫他不要在那里装模作样了。

赵毓峰只觉得恨恨,这楚云暖比旁人说的还要教人难以接近不过也是,若自己有她那样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高傲的。他们这些皇子在平民百姓眼中或许尊贵无比,可在这些握有实权的家族面前,实在是不够看。赵毓峰到底在宫中生活多年,心中还是有些城府的,他按耐住性子,轻声谓叹,望着楚云暖,“唉,通商之时,说到底也是跟商业有关,我素来不擅长这些,到时候还希望楚家主鼎力相助。”

一语双关,鼎力助的到底是这件事,还是日后的事情……施钦北心里头暗自揣测,瞥了一眼自家主子的神情,嗯,他脸上的不耐更加深了几分。本来是支持主子的平南王,被五皇子给拉了过去,静娴郡主也多日出现,现在若和主子合作的楚云暖也被拉了过去,那情况可是不妙。施钦北只听身前女子淡淡道,“此事自有主客清吏司来办,我应当插不上手,况且凭五皇子的能力,办好这件事情易如反掌。”

看似客气的一通话时,则含着巨人千里的冷漠。

赵毓璟语气轻缓,也不跟他绕圈子,直接明白无误的说道,“你想要拉拢世家,可有问过父皇的意思。”

永乐帝从来不允许任何皇家子弟去拉拢世家人,南堂对于他来说是眼中钉肉中刺,他绝不允许有一个皇子将这根刺搬到他眼前来。

赵毓峰凝视着赵毓璟,眸子里晃动着冰冷,“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满天京的,谁不知道他和世家关系匪浅。

赵毓璟哼了一声,昂长的身躯向前倾了几分,凑近赵毓峰,阴沉着俊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是又怎样,有本事去跟父皇参我一本!”

赵毓峰一张俊脸刷地就绿了。

施钦北默默摇头,心里苦笑,主子是最在意楚家主的,他们拉拢其他人自然是不会介意,可去动楚家主,那等于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找死吗?

这会儿功夫,茗萃殿守门的太监跑过来,“五殿下,五殿下请等等,贤妃娘娘要见您!”

听到母妃要见他,赵毓峰也不好多做停留,不满的看了赵毓璟一眼,甩甩袖子走了。

赵毓璟眼皮一动,半点也不避讳地拉着楚云暖,朝右边的回廊走去。春熙后退两三步,与施钦北一起遥遥跟在后面。

这边的闹剧被三皇子赵毓廷看在眼睛里,浓密睫毛在眼睑下落下一片阴影,看不清思绪,旁边裴小公爷道:“瑞亲王的性格是越来越乖戾了。”

“可就是这样,父皇才放心他。”

人都说赵毓璟是皇子中最不受宠的一个,或许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可却没有人注意到,但凡是赵毓璟提出的政见,父皇从来没有反驳过,别的不说,就今日讨论的通商之事,若此事其他人提出来,理定得不到父皇的看重。

随着永乐帝年事渐高,最忌讳的就是底下儿子觊觎他的位置。赵毓璟表现的从来没有表现出勃勃野心,正是如此,永乐帝才会愈发看重他。

“八弟才是深藏不漏。”

裴小公爷不以为然,“他身份太低,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那个位置。”

蒋律显然不是这样想的,“论文韬武略,瑞亲王不输于任何一个人,身份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况且你们忘了,他背后还有一个备受父皇宠信的楚云暖。”

三人边说边走,才转了个弯儿就看见雍王赵毓珏站在前头,三人神色皆是一凛,不知道被听去了多少话。赵毓廷拱手,“大哥。”

赵毓珏冷冷淡淡的瞧着他,就是这样冷漠的眼神给人以泰山压顶的感觉,赵毓廷险些撑不住。他警告道,“不要去动赵毓璟!”

丢下这样一句话,他人就走了,留下三个人莫名其妙的人面面相觑。

“雍王这是什么意思?”

蒋律揣测道:“或许,瑞亲王是雍王的人。”

当年雍王是如何精才艳艳,相信不少家中长辈都跟他们说过,只是他们所见的雍王,都只是一个爱听戏唱戏的富贵闲人而已,时间久了,也渐渐没有人将雍王放在心上。如若赵毓璟真的是他的人,那赵毓璟背后做的那些动作岂不是都代表着雍王。

顿时,三人背后起了一层冷汗,这才觉得雍王深不可测。

后宫,望月殿。

永乐帝独自一人坐在望月殿中,殿里大朵大朵的明月花开得正艳,一团一团,雪绒球似的。他粗糙的手指十分眷恋的落到在复杂花瓣上,目光带着怀念,仿佛透过这些美丽的花看到了谁,二十年了,朕已有二十年不曾见到你。

曹德庆守在殿外,不叫任何人靠近一步。

黄太监十分好奇,实在不明白有了永乐帝为何总来这一座宫殿里,这宫殿朴实无华,在偌大的皇宫里,显得格外萧索。他好奇的问道,“干爹,这座宫殿难不成有什么宝贝不成?”

曹德庆啐了他一句,“小兔崽子没事别乱打听这些事情。”

宫里其实没有秘密,就是有,那也是属于当权者的心结。就像这座望月殿,建起来少说也有二十年了,陛下他也怀念了那人二十年。

黄太监心里如猫抓一般,痒痒的厉害,他舔着脸伺候着曹德庆,十分卖力的捏着他的肩膀,“好干爹,您就满足儿子这一点好奇心吧。您就告诉我陛下为什么老喜欢来这里,我看这个宫殿啊没有凤仪宫华丽呢。”

曹德庆舒服极了,他惬意眯上的眼在听见凤仪宫的时候就睁开了,混浊的眼睛里有些叫人看不懂的深沉。“望月店建起来的时间比凤仪宫还要早上几年,你别那凤仪宫雕梁画栋,精妙的不得了的样子,其实还比不上望月殿一半。”

只因当时那人不爱奢华之风,是以永乐帝才大兴土木建了这座宫殿。可惜的是自它建成起,从来没有主人。

黄太监心里好奇的紧,直觉告诉他这里头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他刚想仔细问的时候,曹德庆就不说了,只是道,“这里头的事情你少打听,听我一句,在宫里头,做奴才最重要的就是装聋作哑,富贵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若我们有个子孙,可以说是为子孙积累富贵,可我们这些做太监的保自己安康就行。”

曹德庆如是劝道,至于听得进去听不进去全看黄太监自己了,总归他是看在这小子平日里还算孝顺的份上。黄太监显然不以为意,还是想打听这座宫殿的秘密,曹德庆轻叹一声,“陛下是在怀念故人……”

“故人,死了百八十年的故人!”

白皇后昂扬的声线陡然出现在两人耳边,她凤袍加身,华丽耀眼的如天上的云彩。黄太监匆匆忙忙跪下,曹德庆只是略微弯了弯腰,“老奴参见皇后娘娘。”

自从翡翠白菜的事情过后,曹德庆跟白皇后可算是势如水火了。这两人都是永乐帝身边数一数二的人物,自然是互不相让,白皇后昂着头,“陛下又在里头?”

她说着就要往里闯,曹德庆立刻拦住对方,“娘娘还是等陛下传召,您是知道陛下脾气了。”

自从赵毓宸中毒之后,白皇后疏于保养,尤其在他薨逝后日日以泪洗面,整个人异常憔悴,如今一张明艳的脸已经松弛下来,眼角细纹遍布,再也不复曾经艳光四射的模样。

白皇后踟蹰了,若是当初赵毓宸还在的时候,她还可以和曹德庆掐上一掐,可如今她只是一个孤家寡人——曹德庆她现在得罪不起。白皇后何时这样委曲求全若过,她压下心头的怒气,“如此,你就进去,回禀一声。”

白皇后果然退却叫周云十分诧异,她还以为白皇后会和曹德庆吵起来。女官周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从昨日孟妃和赵黛翠见过她之后,她就变得格外奇怪。

曹德庆欠了欠身,走入望月殿,黄太监低垂在一旁耳朵高高竖起。白皇后慢悠悠地向前踱了两步,华丽的凤凰裙摆铺开,望着殿上硕大的望月殿三个字,大笑一声,“望月,你也只能望了。”

黄太监莫名其妙。

须臾,曹德庆从里面出来了,“娘娘请进入吧。”

白皇后一只贵气十足的孔雀一般,昂着脑袋走进殿中,周云被拦在外面。

殿内,永乐帝坐在一个喜鹊登梅的圈椅上,两条浓眉拧得紧巴巴,一只手攥着青瓷茶杯,面色有些发黯,似乎有心事,在他四周明月花开得如火如荼。白皇后压下心头的愤怒,“臣妾见过陛下。”

永乐帝指了个位子叫她坐下,然后就不说话了。自从赵毓宸死后,白皇后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永乐帝了,如今夫妻两人见面竟然是相顾无言,永乐帝眼里心里只有满天的明月花,白皇后知道若她不开口,永乐帝定然不会说话。

“陛下莫不是忘了,太子就是因着明月花而死的,这花是不祥之花!”

永乐帝慢悠悠的掀起眼帘,“不祥?”

这两个字清清淡淡的,陡然叫白皇后变了脸色,她原以为永乐帝会因为赵毓宸而恨上这些花,故此才大着胆子一说,没想到结果和当年一样。当年就是因为她说了一句明月花素白寡淡,十分难看,永乐帝就将她罚跪在凤仪宫中,整整三日,最后还是赵毓宸前去求情才放过她。白皇后不自觉的摸着膝盖,觉得那时的痛苦还在,她当初委曲求全是为了儿子,现在儿子都已经不在了,她何必再忍。

“是,臣妾就是觉得这是不祥之花!寡淡素净,可制成毒药不说,又抢人夫君,哪里是什么好花!”

她的话意有所指,永乐帝啪地砸了手上的茶杯,碎瓷片在白皇后脚下炸开,形成一朵诡异的水花。白皇后吓了一跳,“陛下还是这样,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对待发妻如此凶狠。”

永乐帝的声音很大,“你是朕的发妻吗?”

白皇后的脸色猛的煞白,是啊,就算她现在是皇后,那她也算不得永乐帝的发妻,跟永乐帝拜堂成亲的妻子永远只有那一个——先皇后傅氏。她这一辈子荣耀加身,但头顶上始终死死压着两个人,一个是先皇后,一个就是永乐帝至死都放不下的女人。

她忍了二十年,这一刻她才发现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我不是你的妻子又如何!陛下你可真心狠,别人都说先皇后是死在我手上,可陛下你明明是知道却不阻止,你恨先皇后,因为她的存在让你和心头挚爱失之交臂!”

这等宫闱秘事,曹德庆也是不知道的,乍然一听惊诧不已,可转念一想,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先皇后傅氏,她的确是这宫廷里最可怜无辜的女人,不争不抢,却被所有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提起傅氏,永乐帝有些恍惚,记忆里的傅氏温柔异常,谦和有礼,永远都为他着想,若不是后来她发现自己那一点见不得人的心思,他也绝对不会放任白氏对付他。

“陛下,你以为她不知道先皇后是怎样死的吗?”白皇后始终在笑,可眸子深却含着两分冰冷而深邃的嘲笑,但更多的是疯狂,“如果她不知道,怎么可能二十年不踏足天京半步。”

曹德庆从来没有见过永乐帝有那般神色,就算是当初和那个人决裂时,也不曾这样狰狞。永乐帝脸上的肌肉因愤怒都扭曲了,他一把白皇后衣襟,手背上青筋贲胀,声音因为凶狠而几乎嘶哑道:“你做了什么!”

白皇后面色带笑,压在心头多年的秘密,她终于要说出来了,白皇后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我将陛下见不得人的心思告诉了她,也告诉了她先皇后为什么会死。她恨你还来不及,怎么愿意再见你,她和先皇后是好姐妹啊。我不杀伯仁不仁因我而死,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愿意见你。”

永乐帝双手青筋绷起,回想起当初割袍断义的场景,喉咙里腥甜一片,“贱人!”

他抬起手,一巴掌就要挥到白皇后脸上,可手到她脸颊边却怎么也下不去手。白皇后再笑,得意的笑,可笑着笑着眼睛里就流出了泪水,“陛下你打不下去吧,我这张脸跟她那么像,怎么可能下得去手啊!”

因为这张脸,她享受了二十几年的荣耀,也一张脸,他们夫妻同床异梦多年。永乐帝在看着她的时候叫出来的名字从来不是她,而是那个女人,这对她来说是多大的讽刺。

“陛下,楚明玥已经死了!就是因为你爱她,你对他的女儿如此优渥,却不想想宸儿,是被她女儿给杀死的!”

曹德庆轻声叹息一声,望月店中怀念的故人正是楚明玥。

二十多年前,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就与南堂来的楚明玥,一见如故,只不过那时他们谁都不知道谁的身份。直到后来永乐帝成婚当日,才得知她是南堂楚家的少主,傅氏的手帕之交。这事情说起来十分讽刺,若是要感慨也只能说是造化弄人,若是两人再早一点点见面,互相表达心意,先皇必定不会赐婚,说不准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

当初宫中多嫡十分凶险,一是因为傅氏,二是因为永乐帝和楚明玥私交甚笃,楚明玥一直在背后支持他。勾吻之乱,永乐帝太子之位险些被废,傅氏在后游说天京权贵,楚明玥和傅老先生在前朝为永乐帝开脱,最后楚明玥不惜动用楚家在天京的人脉,才为永乐帝洗刷罪名,因此楚家在天京多年的经营毁于一旦。

因着有这些人的帮助,当年废太子一事才有惊无险,也是因为此事,让永乐帝对楚明玥更加情根深种。而后先皇离世,他登基为帝,永乐帝曾不止一次地表达想要将迎她入宫的想法,有楚家在,绝不可能不可能让自己的少主入宫为妃,而且楚明月也明确表示,绝不会与姐妹共侍一夫,此事便不了了之。

也是因此,愈发偏激的永乐帝,怨上了傅皇后,也恨上了楚家。白皇后应该是察觉到了永乐帝的杀意,所以在后来才会闭宫不出,可是事情不会因此而结束,记恨于心的白贵妃动手杀了先皇后。永乐帝明知此事,却当作不知,先皇后身死,楚明玥与永乐帝割袍断义,那是永乐帝最后一次见到楚明玥,而后多年,她就再也没有踏足天京。

太子赵毓宸的出生,是在永乐帝明确表达愿以皇后之位迎她入宫之时。虽然当时楚明玥十分果断的拒绝了,但是在永乐帝一直在骗自己楚明玥当初嫁了他的,只是碍于傅氏的存在,不曾入宫而已。

他心里,一直将赵毓宸当做他和楚明玥的儿子。

------题外话------

真相揭晓,太子和阿暖不是兄妹,那句你哥哥只不过是永乐帝幻想赵毓宸是他和楚明玥的儿子,至于楚明玥喜不喜欢永乐帝,大家猜猜看?

如果明天评论有有二十条我就跟七千!

哈哈哈,我都觉得我自己最近老勤快了,编辑大大说,你一本好文都被你系列给耽搁了,看看你那更新,唉,我真觉得对不起各位啊。再次,谢过各位还等着追文的人,谢谢你们在看,谢谢你们让我还有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