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斗败,陪我一辈子/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源府行宫的事情再起波澜,许多参与在里头的人,不禁瑟瑟发抖,纷纷和赵毓峰撇清关系。赵毓峰大怒,命府中谋臣商量对策,受其中谋臣的建议,决定殊死一搏,赵毓峰当即联系手底下的势力。经过一日一夜的谈论之后,终于制定出一个相对详细的方案,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御林军,让赵毓峰入宫,逼迫永乐帝禅让,如若永乐帝不肯,那就做最坏的打算,总之必须在诸多皇子得到消息之前,拿到永乐帝的传位的圣旨,名正言顺的享有有调动全国兵马的权力。

商议好之后,赵毓峰趁夜与老丈人长武侯率领武功高强的死士,假传圣旨进宫,伺机斩杀禁军统领,由长武侯爷女婿,御林军副统领王辞掌控御林军。宫中孙贤妃拖住裴德妃,不让宫中消息外传,里应外合。赵毓峰则在此时入宫,直奔宣政殿,他到达宣政殿的时候双手都在抖,那是激动是雀跃。

推开宣政殿的大门,永乐帝似乎在里头等了他许久,直到看着他提着一柄染血的剑冲进来时,心里对这个儿子最后一点仁慈消失殆尽。

赵毓峰跪在永乐帝身前,头颅高昂,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父皇,您老了,该退位让贤了,这个位置儿臣会做的比您更好。”

此时此刻,他全被即将唾手可得的权贵迷了眼,没有注意到永乐帝愈加冰冷的脸色,以及落针可闻的宣政殿。

一座宫殿,历过数代帝王,其中机关无数,更是在暗处隐藏着无数死士。毕竟此时赵毓峰已经无暇顾及,为何周围会如此寂静,宫中侍卫去了哪里……他现在眼里,只看得见那张金色的龙椅,东西找十分膜拜的目光看着它,虔诚的抚摸着。

许久许久,赵毓峰才收回目光,他铺开宣纸,用狼毫毛笔饱沾墨汁,“父皇,您请吧。”

永乐帝不为所动。

赵玉峰的神色突然暴虐起来,他猛地抓住永乐帝的衣襟,将人拖到桌案前,完全没有一点点对皇帝的尊尊重,对父亲的尊爱。他按着永乐帝的右手,“父皇你写啊,你快写!”说到最后他忍不住咆哮起来。

永乐帝慢悠悠的伸手,拿起毛笔,落下一个字,而后抬头,“老五,正对你,不够好吗?你为何会走上这条路。”

赵毓峰的目光只跟着永乐帝的笔墨而动,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父皇父皇,你真的对我们好吗?你真心疼爱的只有赵毓宸一个人,我们这些儿子都是他陪衬,你给我们权利,只不过是让我们替他挡灾!”从头到尾,赵毓峰都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的确是他的打算。永乐帝神色间不见一丝愧疚,赵毓宸是他和楚明玥的儿子,他想给他这天下最好的一切有什么错?难道这些儿子,没有享受过这些天大的荣耀,他们享受了,就该为之付出一切!

永乐帝在诏书上慢慢写着,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他近来的心越发柔软,若是往日,他定然是杀了这个不孝子,可此时此刻他愿意最后再给他一个机会。“峰儿,若你现在退出去,朕还可以留你一条活命。”

赵毓峰却听不进去了,他看着永乐帝慢吞吞的动作,忍不住拔出长剑,横在在永乐帝的脖子上,“不,你快写!”

永乐帝叹息一声,将诏书写完,他搁下笔的那一刹那间,赵毓峰兴冲冲地将宣纸举起来,只见纸上写着一行字:皇五子赵毓峰,犯上作乱,忤逆不孝,罪不容诛,当斩。

赵毓峰陡然疯了:“你这写的是什么?我让你禅位,禅位!”

赵玉峰咆哮要将宣纸死去,又朝永乐帝挥剑,然而不知从何处出现的一群青色劲装的侍卫将他制服,死死压制在地上。

这是精武卫,大齐皇帝手中的一张王牌。自建国以来三军之中的精武卫,一直掌握在皇帝手中。

永乐帝十分失望看着赵毓峰,他给过他无数次机会,可他始终不懂得珍惜。长武侯掌控的御林军,也不过是永乐帝有心放出的一个破绽而已,他原想着这个儿子知道迷途知返,可现在他竟然想要逼宫弑父,这件事情永乐帝绝不能忍。

“压下去!”

赵毓峰面如死灰。

赵毓珏为了扳倒赵毓峰,自然不遗余力。

几天时间里,三司朝已经收集到大量的证据。其一,私建行宫,其二,鹤云运河拦路收取过路商户大量费用为自用,其三,贪污修建运河资金,坑杀民夫数万,其四,江源府鱼肉百姓,为祸一方,其五,不忠不孝逼宫弑父。这五大罪状,说得十分详细,一条一条,条理分明。除此之外,大理寺还在赵毓峰的书房里,搜出一些和大臣往来的密信,这些信里写的都是如何造反的事情。

永乐帝震怒,与之相关的一干人等流放的流放,斩首的斩首。五皇子赵毓峰与长武侯一家、王辞,判处斩立决,七皇子被判流放,宫中的孙贤妃,夺了妃位,降为庶人,另赐白绫一条,聊此残生。

江源府的事情轰轰烈烈,赵毓珏在一开始,就借此机会杀了几个人,而后接着又用此事扳倒了赵毓峰。一时间,满京城的人,都对这一个监国的雍王讳莫如深,就在旁人以为永乐帝会猜忌雍王,收回他权利的时候,永乐帝再度病倒,朝堂之上,雍王一家独大。

江源府一案牵连甚广,一时导致朝堂上许多职位空缺,不少人带上礼物前去拜访,都被雍王拒之门外,命礼部尚书按政绩选拔官员,呈永乐帝过目。礼部尚书得了这个差事,自然是尽心尽力,他所选出来的官员都是最近几年在任上有大功绩的。为此,没办法插手此事的左相木文平气得多日不曾上朝。

纵观如今朝堂,能与雍王匹敌的,只剩下三皇子和十皇子两位,天京不少权贵,在这三人之中做着衡量,这两个却一个比一个低调。只有木念云,挂着个十皇子未婚妻的名号,在天京各大宴会里,如鱼得水的享受着众人明里暗里的羡慕。

但到事情尘埃落定以后,楚云暖方才知晓此事中的腥风血雨。

“这一次的事情里,赵毓珏倒是占尽先机。”

最近这段时间,赵毓珏在永乐帝心目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高了,朝堂上这群政客最是敏感的,当他们发现雍王日渐受宠,他们便会一同偷偷摸摸的向他靠拢。一个两个的看不出来,可渐渐的,赵毓珏实力却会不断增强。终有一天,会超过永乐帝。

楚云暖有一种预感,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春熙自小跟她一同长大,所学所会的东西,跟楚云暖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她说道,“此次选拔官员之事,雍王看似毫不插手,可实际上,近来新选上来的官员,有不少是他的人,这些人在,其他郡府为官多年,有着一定的人脉和能力。”

春熙能这样说,是因为她和林素壁查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赵毓珏多年以前一直在王府中唱戏听戏,看似不问世事,可王府中却的戏子南来北往,为赵毓珏传递着消息,积累着人脉。这些官员,跟赵毓珏明面上并没有联系,可春熙查过,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爱听戏。因着这些爱好,她和林宿壁两人抽丝剥茧,查到了许多赵毓珏隐藏在背地里的势力,不过他们查到的都只是冰山一角。

赵毓珏,比他们想象的更加聪明利,厉害。

春熙所了解的消息,楚云暖在第一时间也都知道了,“都说小不忍而乱大谋,能忍常人之不所忍之事,才能成就大事。”

赵毓珏如是,赵毓璟亦如是,先皇后的这两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

秋芷和秋桂,虽然也聪明的,可她们学的毕竟和春熙不同,很多事情并不能如春熙分析的一样透彻,就比如赵毓璟最近正在忙碌的夜郎通商之事。两人却只觉得赵毓璟忧国忧民,五皇子斩首之后就主动将此事接过来继续做下去,然楚云暖却知道,这都是在他计划之中。

夜郎通商之事因为赵毓璟的插手,才算正式开展起来,齿斯年每日各处忙碌,兴致勃勃。京城中诸多皇子争权夺势,似乎随着赵毓峰的事儿沉寂下来,表面上风平浪静,背地里却波涛暗涌。

司徒睿那边在进行第四次针灸和药浴,楚云暖喝着茶,看门外元宝不停的转来转去,只觉得头晕。

秋桂都看不下去了,“元宝你在做什么,你家公子这都已经不是第一次针灸了,怕什么。”

元宝苦着脸,“你不知道,公子他最怕蛇虫鼠蚁了,你不是没瞧见,那药浴里有多少的,毒虫子。”

司徒睿在第一次看到药浴的时候,险些就死活不泡,无论楚云暖怎么哄都不愿意,最后还是赵毓璟用激将法,才让他乖乖进去泡着。

楚云暖知道司徒睿为什么这么怕虫子,因为在北堂的时候,定边王府的人就曾用虫子捉弄过他,那是司徒睿还小不知反抗,身上被虫子了咬了很多大大的水泡。小时候恐惧的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他无法忘怀。他是如此的害怕虫子,却在她当初执意焚毁蛊虫遍布的城池时,坚定地站在她身后,支持着她。纵使他那时候傻得可以,可却是难得的赤诚,那是她在北堂,唯一感受到的温暖。

楚云暖想着往事,怔怔出神,而后轻笑起来,“行了元宝,我以后让若华把药物提出来,不直接放虫子了。”

元宝眉开眼笑,“谢过楚家主大恩大德!”

春熙始终不明白,家主为何对司徒睿如此好,却对司徒衍如此厌恶。

过了许久,司徒睿的药浴终于泡完了,他穿着一身月白的衣衫从里头走出来,璀璨的金色阳光落在他面上,就像是浑浑浊世中的翩翩佳公子,绚烂耀眼的迷人。司徒睿一看见楚云暖,脸上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的笑容十分真诚,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喜悦,不由自主的叫人沉浸于他的笑容之中,大概只有心灵澄澈的人,才能拥有这样的笑容。

司徒睿压着脚步,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成熟一些,“阿暖。”

楚云暖见他面上的混沌不见,隐约透露着一丝清明,不由伸手探过去。这时候,司徒睿却咧开嘴巴笑,透露出一股傻气,“姐姐,睿儿刚才是不是棒棒的?”

楚云暖哑然失笑,就在刚才,她还以为司徒睿已经好了,没想到还是这个样子。她手指一篇,轻轻落到司徒瑞的发冠之上,“那头发歪了”

司徒睿歪着头,琉璃似地眼睛里流光溢彩,“姐姐,你帮我梳好不好?”他抓着楚云暖的手,眼巴巴的模样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奶狗,楚云暖的心一下子就柔和下来,他看着司徒睿的目光,温柔的就像在看自己的弟弟,“好啊。”

司徒睿一蹦三尺高,愉悦地拉着楚云暖回到房间里。他端端正正的坐在妆台前,将一柄刻着富贵祥和的木梳,十分郑重地放在楚云暖手中。从镜子里楚云暖孟看到司徒睿认真的望着他,用这个世界上最清澈的眼睛,定定地望着他,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目若星辰,嘴角上扬,漂亮温和的模样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年轻士子,只是一说话就暴露了身上的傻气。

“姐姐你快些,睿儿是不会乱动的。”

楚云暖扯着嘴角,笑容浅浅,那瞬间好似有千万繁华绽放,姹紫嫣红,带着馥郁的芳香直击人的心口。司徒睿的心脏突然不规则的跳动起来,他捂着胸口,有一瞬间的茫然。楚云暖取下他的发冠,司徒睿一头浓密的头发披散在身后,鸦黑黑的长发如瀑,她捏着梳子,一缕一缕梳得很认真。

司徒睿静静瞧着镜子里的人,深黑的瞳仁里始终带着一股温柔,他看着楚云暖将他的头发束在发顶,然后以手代梳,一点一点地抚平,最后戴上玉冠。这瞬间,他眸子里出现片刻的晴明,而后带楚云暖拍了拍肩膀的时候,化成傻里傻气的笑容。

司徒睿瑞摇头晃呢,想伸手去摸却又不敢,面上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委屈之色。楚云暖被他这个模样逗笑了起来,牵着司徒睿的手,轻轻放到他头顶上,他听见楚云暖温柔的嗓音拂过耳畔,熏得他耳际生热。“你看看,喜不喜欢。”

他轻轻捏着楚云暖的手指头,笑得如清风遇水,柔柔地吹进人的心田里,他十分郑重:“我喜欢,很喜欢!”

在他仅有的印象里,似乎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他。

楚云暖不由一笑,素齿微显,容颜艳若桃李,带着三分侬丽,七分明媚。她喜欢和司徒睿在一起,就算什么话也不说,她也觉得轻松,或许是因为他的赤诚吧。在司徒锐面前,她不必像对外人展示的那样凶悍、狠毒;在司徒睿面前,仿佛她还是那个十四岁时无忧无虑的少女。其实这很矛盾,她曾怨恨自己天真无知,而如今在她双手染尽鲜血,以杀止杀,以战止战之后,却无比怀念当初那个自己。她现在真是怕,怕有朝一日,她又变成了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

司徒睿很敏锐的察觉到楚云暖心情的变化,将头依偎在她手上,微微皱眉,带着一丝天真的孩子气,“你别怕,睿儿会保护你。”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完这句话以后,楚云暖眼睛一下子湿润起来。或许是因为现在的气氛太宁静,或许是司徒睿察觉到她心头那一丝犹疑和恐惧。她当时让司徒恪把司徒睿送到楚家来,不过是为报前世之恩,然而与司徒睿这段时间相处,她竟然觉得司徒睿就像她相识多年的至交好友一样。

“我不怕,睿儿会保护我。”楚云暖将手轻轻落在他肩头上,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笑声很轻松,“那睿儿要乖乖泡药浴、扎针,这样你才能快快好起来,我等你保护我。”

司徒睿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和挣扎,最后在楚云暖的笑容里,重重点头,十分郑重:“我会努力的。”

顿时楚云暖乐不可支,司徒睿现在这个样子可真可爱。云扬自小别扭,又因为母亲早逝,他们姐弟俩相依为命,被逼着成熟起来,从未在云阳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一时间只觉得稀罕。

司徒睿突然静静地看着她,眼瞳深黑,不复往日的澄澈。春熙心口重重一跳,再仔细看时,他却别过了脸,俊美的容颜,藏在阳光阴影之处,叫人看不清楚。

“阿暖,你会不会一直陪着我?”

楚云暖收敛了笑声,来到司徒睿面前,弯下腰,凝视着他的眼睛,轻轻摇头,“不,睿儿,我不会一直陪着你,等你病好了以后,你就该回北堂去。”

司徒睿突然沉下脸,一本正经,“等我好了,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回去。”

对于司徒睿能说出这样的话,楚云暖觉得很惊讶,“你是不是——”然而看着司徒睿懵懂的眼神,楚云暖却觉得自己想多了,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突然要离开对自己好的人,的确难以接受。

司徒睿撇着嘴很委屈,“姐姐你要是愿意和我回北堂去,我把我最宝贝的小红枣给你。”

小红枣是司徒睿从小养大的一匹马,这匹马几乎陪了他一生,可以说是他儿时最重要的玩伴。楚云暖能感受到他的真心,却还是拒绝,“睿儿,北堂是你的家,大齐是我的家,所以我们都不能离开。”

司徒睿一听这话,眼眶都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