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疑似表白,你家庙小/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和齿斯年顺着红色的宫墙一直朝前走,“陛下的意思,想必太子也是明白的,赵黛翠去和亲是必然的,太子如此不愿意,莫不是真看上了福安公主?”

面对楚云暖的时候,齿斯年恩语气很缓和,“孤见都没有福安公主,哪儿谈得上喜欢。”

楚云暖哑然,“这天京传言不都是你和福安一见钟情?”

齿斯年自己都惊诧了:“还有这样的传言,可我确实是没有见过福安。”

既然齿斯年他不是真的喜欢郁柔,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福安公主不是真正的帝女,她只是吏部礼部侍郎的女儿,太子皇亲贵胄,不远千里来大齐求亲,若娶一个大臣之女回去,岂不是贻笑大方?您还不如顺水推舟娶了赵黛翠,顺带可以和陛下讨一点好处,陛下小金库可是十分丰富呢。”

“大臣之女?!”齿斯年勃然大怒,“他们竟然这样糊弄孤!”

楚云暖静静看着齿斯年,等他自己缓过神来,“那这一次,她就是真正的公主了吗?”

“我朝皇后养大的,享受嫡公主的荣耀,自然是真真正正的公主。”

齿斯年脑子转得飞快,“若那女人是真正的公主,那前些日子挑选和亲人选是为何没有她?她莫不是犯了什么错,惹怒了你们陛下吧?”?

“太子英明!”楚云暖拍了一计马屁,“赵黛翠在前些日子,的确是因为某些事情惹怒了陛下,被夺了公主封号,可她毕竟是我朝陛下之女。太子若愿意娶她,陛下可眼不见心不烦,你为陛下解决了此事,提一些要求也是应当的。”

齿斯年权衡着此事利弊。他来大齐,就是为了寻求盟友,如若能通过此事,让大齐皇帝心有愧疚,对于他来说是好事。

见他有些犹豫,楚云暖再接再厉:“况且福安公主有心上人,太子何不成人之美?赵黛翠嫁入夜郎以后,是死是活还不是全凭殿下的意思。太子何不现在做一个人情卖给陛下,以换取更大的利益。”

利益?齿斯年完全心动了。一个假公主一个真帝女,况且又能得到更大的好处,傻子都知道怎么选。齿斯年翩然一笑,“谢过楚家主点播了。”否则他会因为此事,得罪大齐皇帝。

楚云暖轻轻一笑,并不居功,“这是太子懂得取舍。”既然赵黛翠死活要嫁给齿斯年,那她就帮她一把,至于日后在夜郎如何,那就全靠自己的本事了。

楚云暖这边终于是劝动齿斯年了,她脸上带着一丝很深沉的微笑,静静看着齿斯年走向宣政殿。

齿斯年答应这个要求,能从永乐的手里获得更多的好处。这些好处,不同于夜郎各部落对皇子们有风险的支持,他这是来自父皇魂牵梦萦的天朝上国的支持,而且,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这不过是一桩交易而已,身为皇室子弟,婚姻,亦是交易的筹码。

楚云暖心里有事情,若是可以,她实在是不愿意进宫的,尤其是面对宫中这些女人,这会让她想起,曾经她在北堂后宅惨烈的厮杀,而且宫里每时每刻都有人盯着她。楚云暖走过一道假山的时候,蓦然听到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楚家主。”

楚云暖微微皱起眉头,回首望去,“白严。”

?永乐帝时期的后宫,应当是历朝历代以来最松懈的时候,随便哪个人便可在这宫中行走。白严穿着一身盘扣的月白便服,袖子边银丝滚边,衬得一声高大挺拔,他容貌虽不算是顶顶的英俊,但胜在一身气质,阳光一般的气质。?

楚云暖看着白严面带微笑地走过来,他看上去的确十分阳光,然而楚云暖心中想到的却是他曾经做过的事情——坑杀西北百姓充做军功。

说起来,白严投了个好胎,尤其是比起其他人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人来说,他的起点比别人要高,他出身白家,永乐帝为了给白皇后面子,大力扶持白家,在平南王无法出征,交出权利以后,一手推举白家族人上位,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平南王在军中的威信。白家三杰当中,白国公已经老了,白平是一个没有脑子莽夫,只有白严,这个最狡诈的子孙可以担当白家的重任。

她今日就在想,此次入宫会遇到谁。她将京中有头有脸的全都过了一遍,最先想到的是百里家,因为和妃出身百里家,白里旁系也都十分支持赵毓泓。然而楚云暖不曾想到,他见到的人会是白严,曾经和百里家结上死仇的白家大少。

她不得不夸赞赵毓泓一句,有勇有谋。只是楚云暖不明白,白家为何不支持白淑妃所出的十七皇子,那个皇子年纪还小,白家人支持着他,可以扶持他做一个傀儡皇帝,白家有望插手朝政,反而支持赵毓泓。

白严面带微笑地踱过来,目光落在楚云暖身上,拱手,“楚家主这是要走了?”

楚云暖伸手拢了拢袖口,“我刚从花园过来,没想到在这碰到安南将军,将军入宫,是找陛下有什么事情吗?”

她说这句话等于是在试探白严,想知道他今日入宫是特意堵她来的,还是真的有事。

“祖父旧疾复发,我特进宫来,求陛下怕一个御医去诊治。”

白国公病了?楚云暖倒是一愣,这个理由倒是十分充足,若白国公有什么意外,白家定是要丁忧的。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候回乡丁忧,绝不是什么好事情。“宫中御医医术精明,祝白国公早日康复。”

楚云暖没有和他继续寒暄,转身欲走,白严却走近了一步,两人近在咫尺,恰好拦住楚云暖的去路,白严不由一笑,“楚家主府中来的那一个神医若华医术精绝,还请家主让她给祖父诊治一番。”

哦,原来是要借若华。楚云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谁不知道若华现在被她派到宋茜雪身边去调养身体,白严这番话,到底他背后那人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宋茜雪听的?

楚云暖不得不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人,宋茜雪的智慧,相信赵毓泓是看在眼中的,她有理由怀疑白严今日一番试探,其实是朝着宋茜雪来的。这是不是就说明了,赵毓泓压根就没有放弃利用宋茜雪的心思。然而楚云暖很快就发现,她想的实在是太片面了。

“楚家主来天京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如今天京城中,谁不知道你风头无两,就是陛下对你都是另眼相看,公主们都得往后站。”白严字字句句绵里藏针。

楚云暖突然想到,当日推齿斯年下水的人正出自于白家,如此看来白家是十分希望赵黛翠嫁给齿斯年的,莫不是这就是两家合作的投名状?

楚云暖隐约有些明白,白严一番针对来自于哪里了。赵黛翠是公主,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代表着白皇后的颜面,白皇后出身白家,与白家利益息息相关。赵黛翠三番两次被楚云暖落了面子,还被弄的撸夺了公主身份,白家自然心里头有疙瘩。更何况她有当着众人面斥责过白蓁蓁,白家人素来自傲,自然是心里不高兴,想要来报仇。

想通了这一点,楚云暖毫不掩饰语气中的恶意,“公主们一直被各位娘娘们教养的进退有礼,长公主嫁平南王大公子,自大公子死后守节多年,一直没有传出些风言风语。到是赵黛翠,从前当公主的时候,就目中无人,没了公主的身份之后竟然不顾自己的脸面,当场就对一个男子表达爱慕之意。本家主从未做过如此不要脸的事情,自然的压他一筹!对了,听说赵黛翠在少时十分喜欢去白国公府,而且这次的事情,听说也是你们白国公府的人在背后出谋划策。”

有些话不用往细了说,说到这里就足够了。尚在宫中其他公主都没有长歪,就赵黛翠变成这样子切,且她少时又十分喜欢去白国公府,那也就说明了,赵黛翠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是白家的错。确实,赵黛翠嫁夜郎太子的事情的确有白家在背后相助,可这是他们揣测圣意知道的。

“楚家主真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不过,我还从未见到过你这样的女子,那天在公主府的宴会上,一曲箜篌真叫人魂牵梦萦,就连四绝,都比你被你比下去了。”声音温柔多情,他轻轻低头,几乎快触到楚云暖的面颊。

秋芷在背后捏起双手,差点一巴掌就打到这个无耻之人的脸上。

“天京美人无数,但像家主这样,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白岩英俊的面容上有几分暧昧的弧度,低低的声音几近呢喃,带着些许痴迷,“真叫我爱慕呢。”

楚云暖只觉得啼笑皆非,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出这样调戏的话。她表情未变,连声音也是轻轻冷冷的,“你爱慕本家主什么,家世、容貌、钱财,还是——陛下的看重。”

白严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不是娇羞而是十分冷静的分析。不过她说得十分对,他首先是惊艳于楚云暖的容貌,其次是她背后的家世钱财,最后方才是永乐帝的宠爱。至于其他人所说楚云暖聪明才智,他是嗤之以鼻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而已,生长在温室里的娇花而已,能有什么聪明才智。她过去做的那些事情,估计都是家族谋士指导的,否则她入天京以后,怎不见动手。

想到这里,白严的声音愈发温柔多情了,“我是真心爱慕你。”

楚云暖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得了,白家庙太小,容不下我这尊大佛,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虽然她的话说得十分傲气,但他身份凌然,的确有这个资本。

白严脸都绿了,他压根就没有看上楚云暖,不过是觉得楚云暖这人身份十分好用罢了。况且如若白家支持赵毓泓成功登基,那赵毓泓的后宫势必要有白家人的一席之地,很明显,赵毓泓的对南堂来的楚云暖十分看重。当日在阳阿公主宴会上,他就就是数次偷偷打量着楚云暖,目光里包含的温情脉脉叫他心惊。

楚云暖家世太过强势,倘若她真的入了赵毓泓,势必没有其他人什么事,所以他绝不能让跟赵毓泓有什么瓜葛,可也绝不能让她这一份支持外流。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自己娶了楚云暖。有楚家财力,又有白家兵权,他们就可以顺顺当当支持赵毓泓成功,从而让白家功成名就。绝了赵毓泓的心思的同时,又可以让他因为楚云暖的存在,给白家留下一条后路。

他想的很完美,所以今日他在十皇子府,一听黄太监说永乐帝召楚云暖进宫,而赵毓泓打算亲自去游说楚云暖支持他的时候,他当下就自告奋勇。但没想到楚云暖确实如此心高气傲,居然看不上他。

楚云暖完全不知道白严是怎样想的,如若她知道一定大呼冤枉,毕竟宴会那日宋茜雪一直站在她旁边,赵毓泓看的人,从头到尾都是宋茜雪。

“对了,安南将军恐怕还不知道一件事情,本家主曾在南堂放言,我一生绝不外嫁,只会招赘。白国公府如果舍得让你这种天之骄子入赘的话,本家主倒是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顿时白严哑口无言,他若是入赘楚家,那不是等于他努力的所有荣耀都归楚家所用。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何必费这么大的心思。

“楚家主说笑了。”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侍从禀报,“将军,十殿下过来了。”

白严皱起眉头,今日不是说他不进宫吗?难道是不放心自己?

他抬头看着不远处,赵毓泓果然走了过来,只是身边还跟着一个木念云。两人一走近,便觉得十分气氛是跟古怪。

楚家主负手而立,身姿笔直犹如翠竹,强势的气势扑面而来。而白严的表情十分僵硬,赵毓泓心中下意识地察觉,白严一定是给了楚云暖难堪,又被楚云暖反击了。

他当时就已经跟白严说过,对待楚云暖只能以怀柔政策,绝不能强势镇压。看来把白严是没有听进去,不,或许他听进去了,只觉得楚云暖一个小姑娘而已,手段会有多高明。他心中叹气,迟早有一天,白严会因他的轻视之心,败在女人手里。

白严不带任何情绪低头行礼,“给十殿下请安。”

赵毓泓示意他起身,眼睛却瞧着楚云暖,然而说话的人却不是他,而是木念云。

“楚小姐见过陛下了,黛翠的事情,陛下想要如何?”

木念云说这句话很有意思,楚云暖似笑非笑,她从木念云眼睛里看到了恶意。这一个天京城赫赫有名的贵女,受着皇等同于后教养长大的女人,显然不如他所受的教养那般高洁,她不讨厌人恶毒,却讨厌别人用纯洁善良包裹自己的恶毒,这会让她觉得恶心。

“赵黛翠如何自然有陛下决断,轮不到我们在这里说三道四。”

木念于面上有一瞬间的难堪,但一闪而逝,很快就变成雍容华贵的笑意。

楚云暖唇畔有着讥讽之色,这还没成为皇后呢,就开始摆皇后的谱。

看来赵毓泓的眼神不好,木念云这种人,不够隐忍聪明,她这支娇花,只适合在功成名就之后锦上添花,若要她在这个时候蛰伏下来,那跟要她的命没有多大的差别。赵毓泓是聪明人,也意识到木念云的不妥之处,可这桩婚姻说到底是他自己求来的,是好是坏也只能受着。

但愿木念云能聪明一点。

赵毓泓在心里安慰自己,可实际上却越发怀念起宋茜雪的冰雪聪明来,就连宋茜如,在某方面说起来都比木念云强的多。其实赵毓泓心里似有一丝后悔的,早知道他在南堂,会遇到宋茜雪这样的女子,他就不应该早早地订婚。可这种时候,无论他心里怎样后悔,都无济于事,他只得打起精神笑道,“念云的意思是关心一下黛翠,并没有置喙父皇决定的意思。楚家主,念云年纪小,可比不得你历经风浪,千万别吓坏了她,不然我是会心疼的。”

他大大在木念云面前刷了一波好感。

木念云只觉得自己眼光十分好,在众多向她求亲的皇子中,她一眼就看中了赵毓泓。有能力不说,对人对物也是一等一的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他和南堂的那个女人纠缠不清,木念云面上有着一闪而逝的阴狠。

“宫中皇子公主诸多,你跟赵黛翠也不是一母同胞,过分的关心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