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他欺负我,太后回京/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这个,肖复礼就一脸郁闷,“楚家主你难道还不知道?瑞亲王这一段时间和静娴郡主霍清华简直就是形影不离,我上次去找他,就看见他去平南王府了,他还跟我说这事直接找你就行。那静娴郡主是什么性子,白蓁蓁和赵黛翠也算跋扈了吧,在她面前连个屁都不敢——”肖复礼义愤填膺的说了好半天,忽然反应过某件事情来,他心里暗骂自己神经粗,怎么能当着楚云暖说这种话呢,他很尴尬的笑了一声。

要论先来后到,楚云暖也是先和赵毓璟定亲的,况且他现在还要求人家帮忙,居然在人家伤口上撒盐。肖复礼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他垂着脑袋可怜巴巴的,“楚家主,我这人嘴巴臭,不会说话,你千万别和我计较。瑞亲王去平南王府,绝对不是去见静娴郡主的,霍静娴哪儿比的上家主。”

他左一个霍静娴又一个去平南王府的,若不是楚云暖真知道霍清华的身份,说不准就得被肖复礼这句话给搅出火气来,把他扫地出门。楚云暖连忙摆手,“行了行了,你别说我知道,我就问你一句,你是想要单纯的救郁柔的性命,还是想要娶她做正房夫人?”

肖复礼立刻站起来,拍着胸脯声音洪亮,“当然是娶她做妻子!”

楚云暖被他这声巨吼震得耳朵发晕,她实在不明白,肖丞相那般温文而雅的人,怎么会有肖复礼这样一个莽夫似的儿子。?

肖复礼看楚云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做错事情了,他连忙规规矩矩的坐下,双手放在膝上,声音略略小了一些,“楚家主我是真心想娶柔儿的,可我老爹说了,现在娶柔儿是不可能的事情。楚家主,你可怜可怜我吧,我知道你最有办法,你就帮我这个忙,以后我就是赴汤蹈火也再死不辞。”顿了顿,他又道,“大不了日后我若再看到殿下和霍静娴拉拉扯扯的,我一定二话不说,立刻就来跟你通风报信!”

肖复礼的神经不是一般的粗,可好在人还聪明了一次。楚云暖叹了一口气,点播倒:“我现在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郁柔在寒山寺稍稍过得好一些,至于你娶她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有一定的风险。”

肖复礼倒是没有犹豫,立刻就说,“你说。”

“听闻太后在寒山寺祈福,你可以引着太后去见郁柔,顺带把和亲的事情模棱两可的透露出去。”百里太后最恨的人无疑是白皇后,现在听说白皇后养大的女儿做出这种事情来,一定会愤怒,然后就会在寒山寺庇护郁柔两分。如此一来,郁柔日子就算不会太好过,可性命是能保下来的。

肖复礼点点头,“这是好办,然后呢?”

“然后你就得受点皮肉之苦了。”

肖复礼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第二日肖复礼中毒的消息传遍了天京城,右相肖无为请了无数大夫入府诊治,得到的消息都是儿子中毒已深恐不久于人世。为此,肖无为急白了头,已经三日不曾上朝,最后不知道哪儿来了一个游方道士,在肖府门前掐指一算,说是此处有血光之灾,肖无为赶忙把人给请进了府。道士看过肖复礼之后,说此人有救,只要迎娶一个八字重的女子冲喜,定然能让其转危为安。肖无为只有一个儿子,现在听闻有办法,当时大喜过望,细细询问之下得了一个生辰八字,又求了许多人家,方才从钦天监口中知道,这个时辰出生的人,只有染了恶疾送入寒山寺的郁柔。

肖无为爱子心切,当时就进宫求了永乐帝,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陛下,老臣年事已高,只得复礼这一个儿子,他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臣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

肖无为老泪纵横,跪在永乐帝前:“求陛下看在老臣殚精竭虑多年的份上,让郁家的女儿嫁木家,她就是病重,也好歹让我儿冥婚一场,有个妻子,不至于孤孤单单的去了……”

木文平素来和肖无为不对,听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头是痛快的,也有心咒他儿子死,当下也就向永乐帝请求:“陛下,木大人为大齐鞍前马后多年,疏于管教后院,才有了今日这种事情,陛下看在他劳心劳力多年,不如就允了这件事情,让那郁家女儿嫁进他们肖府,也算不让萧复礼孤身一人的走。”

他这句话听上去是在劝说,但话里话外都是在挤兑肖无为。肖无为翻了个白眼,再抬头时面上愈加悲伤,连连磕着头,只求永乐帝开恩。永乐帝有心补偿肖无为,于是应允了此事,下了圣旨赐婚,如此郁柔和肖复礼的婚事就算定了下来。

七月中旬一个好的日子,郁柔出阁。

白蓁蓁虽然心里暗恨,可她不想嫁之个将死之人守寡多年,于是也就当看不到此事。说来也奇怪,郁柔嫁入肖府的半个月之后,肖复礼居然神奇地康复了,肖无为连忙带着康复的儿子进宫叩谢永乐帝恩典。永乐帝见他一副恨不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模样,心里十分满意,用一个该死的人换一个忠臣,既让肖家恩典,又让肖无为死死效忠于他,这种事情很划算呢。

永乐帝微笑,赏赐了肖复礼一大堆东西,让他回府好生休养,这件事情,这样也就算过了。

肖复礼上门道谢那一日,正是赵毓璟和司徒睿掐起来的时候,司徒睿身上的毒去了大半,整个人却还是懵懵懂懂的,他用一副严阵以待的态度对着赵毓璟。

赵毓璟只觉得这臭小子是越来越讨厌了,还想用原来的方法对付他,那晓得司徒睿竟然不怕了:“你要是敢告诉先生,让我抄书,我就跟阿暖说,你欺负我,威胁我。”

赵毓璟这下子是冷笑了,“那你就去告诉阿暖,看她信谁。”

司徒睿直勾勾地瞧着他,突然间面色变得十分委屈,“姐姐,他欺负我!”司徒睿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楚云暖面前,两只手揽住她的腰,将头放在她的肩上,委委屈屈的,“他说他要告诉先生罚我抄书,姐姐我不要抄书,睿儿最近很乖的。”

楚云暖摸了摸他的脑袋,很温和,“恩,睿儿最近很乖,不用抄书,我会跟先生说的。”说罢她就带着司徒睿走上前来,司徒睿紧紧挨着她坐下,楚云暖很不赞同的看着赵毓璟,“他就是个孩子,你别的和他计较太多。”

赵毓璟瞧着司徒睿脸上的得意,心里头咬牙切齿,是个孩子,哪家孩子是他这种样子。他看这司徒睿分明早就解了毒,借机缠着阿暖呢,赵毓璟后槽牙磨得咯嘣想,脸上却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我就是跟他开句玩笑罢了,不过你也该让他好好去念书了,你看云扬,比他小那么多,现在四书都已经读完了,他呢,学的怎么样你心里也清楚。”

一时间楚云暖犹豫了,司徒睿解毒这段时间她心疼他的辛苦,并没有逼着他学习,现在想来,的确是有些松懈了。她回头磨了磨司徒睿的发定,“睿儿,日后你现在只需要隔五天一次针灸,这五天你就好好的学习,我会抽查你的功课。”

司徒睿垮下脸来,赵毓璟面露得意,臭小子还想跟他都,想得美。

这是肖复礼第一次见到运筹帷幄的瑞亲王如此幼稚的模样,他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却依旧是那个样子。肖复礼暗搓搓地打算着将瑞亲王今天的糗事告诉其他人,那头赵毓璟就已经把目光移了过来,轻飘飘一眼,叫肖复礼浑身紧绷,“殿下!”

听到肖复礼的声音,楚云暖招呼人坐下,让秋芷秋桂送了司徒睿最喜欢的杨枝甘露,赵毓璟最爱的雪山君豪以及几碗清茶上来。

“你新婚燕尔的,怎不在府中多呆几日再说,你这病还没好呢。”

肖复礼嘴角抽了抽,他中毒的确是自己服下去的,可毒药却是楚云暖给的。别说,那毒药真的是十分霸道,刚服下去一盏茶的时间,就让他口吐鲜血,若不是这几日楚云暖一直派人乔装成大夫入府医治,他早就死的不能再死,根本就等不到郁柔回来嫁给他。他这个时候才算明白,楚云暖当初说的皮肉之苦是什么意思,结果真倒是真,可也实在是让他受了一些苦。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能抱得美人归,这些苦都不算什么。肖复礼扶着郁柔坐下,粗旷的面容上罕见的浮现一丝小心翼翼。

楚云暖看的牙酸,赵毓璟顿时觉得刺眼,他这边出现了一个情敌,肖复礼这时候就带着娇妻来刺激他。

赵毓璟直勾勾的瞧着肖复礼,肖复礼顿觉压力大,连忙表忠心:“殿下,刚才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就别再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当然剩下半句话肖复礼没有胆子说。

赵毓璟哼了一声收回目光,郁柔站起身,屈膝行了个大礼,“谢楚家主大恩大德。”她能从和亲一事脱身,又能心想事成的嫁了肖复礼,这其中楚云暖居功至伟,她实在是感谢。这个楚家主虽然看上去很凶很嚣张,可她心里是有一方柔软的。

楚云暖扶起她,“你谢的应该是肖复礼,如果不是以他愿意服毒,我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叫你们俩有情人终成眷属。”

郁柔满脸通红地看了肖复礼一眼,眼中是满满的感动和情深义重,楚云暖突然觉得今日上两人进来,实在是有点扎心。

司徒睿什么也不懂,在那儿开开心心的吃着杨枝甘露,喝了两口想到了什么,将白瓷盏推到楚云暖面前,“阿暖,你喝。”

楚云暖笑了笑,“你喝吧,秋桂哪儿还有。”

司徒睿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见秋桂手上还捧着一盏,当下十分殷勤地端下来,送到楚云暖手边,用勺子搅了搅,“阿暖,你快喝,这个可好吃了。”

楚云暖笑得很无奈,拿起勺子轻轻喝了一口。赵毓璟瞅了司徒睿一眼,伸手从楚云暖手里把白瓷盏拉了过来,“她不爱喝这些甜的东西,我来喝。”说着他大大的喝了一口,示威一般的看着司徒睿。

司徒睿牙齿磨的直响,两人目光交汇噼里啪啦一片。

肖复礼夫妻两这个时候察觉到气氛的诡异,两人有些坐立不安,肖复礼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楚家主,我们今日来就是为了道谢,另外,柔儿有事情跟你说。”

楚云暖看着郁柔,郁柔轻声道,“我在寒山寺的时候,从太后身边的嬷嬷口里得知,太后要回京了。”

上一次太后回京,还是她的千秋节,很可惜被白皇后送的翡翠白菜里的勾吻扫了兴致,当下就回了寒山寺。此后,一年多不曾来过,去年她的千秋节还是永乐帝派人将生辰礼物送过去。

“我得到消息,太后这次回宫——”郁柔很郑重,“就不打算走了。”

楚云暖和赵毓璟皆是一愣,肖复礼夫妻两寒暄几句话也就告辞了。

“百里太后多年不曾回宫,你说他这一次,是为了什么而回来。”楚云暖喃喃自语。

依照郁柔的身份,是不可能知晓这么隐秘的事情,除非是太后故意放出的消息,可这是为什么呢。

赵毓璟也百思不得其解,忽而两人间抬头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储君之位!”

“自从赵毓宸死了之后,储君的位置空置,太后在这个时候回京,恐怕是会扶持同样拥有百里家血脉的赵毓泓。”

赵毓璟不赞同她这个想法,“百里家嫡系和旁系泾渭分明,当年百里家大家长被永乐帝处死,太后震怒,百里家自辞官退隐,那时候就已经显示出自己强势的态度。旁系和妃的入宫,是真真正正让太后离开皇宫的导火索。”

“为何?”

“当年和妃入宫,是打着看望太后的旗号,可是后来她却在太后住的甘露宫里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太后盛怒,当下就要处死她,永乐帝却护着。太后觉得百里旁系这群人是在故意落她的面子,而当年旁系又逼迫太后给和妃名分,太后被这么一逼,心里自然不高兴,所以才压着,只给了她一个贵嫔的位分。”

原来宫中还有这种辛密,楚云暖听得津津有味,看来她查到的很多东西都太过片面了,内里的事实都不清楚。

赵毓璟神色有些凝重,“不过这种事情也说不准,毕竟赵毓泓的确是一个让百里家从新崛起的关键人物。”

楚云暖淡定得很,“是与不是,只等太后回宫自见分晓。”

司徒睿睁大眼睛听着两人谈话,似乎是觉得无聊,罕见的没有继续缠着楚云暖,而是蹦蹦跳跳朝着后院走去。宋茜雪正在抱夏处等他,“司徒公子。”

司徒睿脚步一顿,回头,面上带着大大的笑容:“茜雪姐姐。”

宋茜雪仔细端详着司徒睿,他的伪装还真是天衣无缝,有谁会知道,他这么快就恢复了神智。“司徒公子打算装到什么时候,云暖是真心关心你的。”

司徒睿咧着嘴,继续傻里傻气的笑,一副我什么都听不懂的模样。

宋茜雪轻叹一口气,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快招的,有些时候这血脉就是这么奇怪,就算痴傻了这么多年,也依旧拥有让人惊讶的智慧。无论司徒睿对楚云暖抱有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她都无法开这个口。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想跟你说,云暖是真心喜爱你的,你在她心里和云扬一样。”

司徒睿有一瞬间的黯然,“我当然知道姐姐喜欢我。”他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宋茜雪,“不用你说。”

宋茜雪哑然失笑,“三哥再过两天就要到达天京城了,你还是把前些日子他传信回来要你读的书再温习一遍,免得三哥考你,你一问三不知,云暖可不会帮你。”

司徒睿黑下了脸,他最讨厌念书了。

宋茜雪咯咯一笑“这是为你好。”

宋家人和百里太后几乎是前后脚进入的天京城,百里太后华丽的仪仗,自城门前迤逦而行,一对对凤翣龙旌,雉羽宫扇,再后面是焚着御香的销金提炉,一柄曲柄七凤黄金伞,紧接着就是六匹骏马拉着的金顶鹅黄绣凤穿牡丹的车架,缓缓行来。那些车轿人马,浩浩荡荡,一片锦绣香烟,遮天压地而来,却是鸦雀无声,只有车轮马蹄之声。

两朝百姓翘首看着这难见的盛事。

百里太后今年高寿,两鬓斑白,银发如缕,她脸上有些皱纹,却面上始终带着威严、睿智。

“到哪里了?”

她身边绿衣女官,轻轻掀开车轿往外瞧了一眼,“在有一会儿就到了长生牌楼。”

------题外话------

我今天才看见潇湘居然改版了,我还以为平板坏了,刷了两次……不过这个界面我喜欢,可以设置个人主页,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