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权力交锋,何其无辜/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扬在后面捂着嘴巴直笑,楚云暖站窗子外面看见在宋昉面前乖巧的一只猫咪一样司徒睿,顿时忍俊不禁,却没有替他说好话的意思,脚步一转去了前院。

今日皇子们都入宫拜见百里太后去了,赵毓璟倒是递了折子称病不去,人却偷偷摸摸跑到她这里来了。他站在一片荼靡花海之间,风扬起垂在两侧的头发,隽秀如玉的五官被阳光度上一层金光,明暗相间,眼眸深邃。

不止是女人站在花海里会让人目眩神迷,男人也一样。

比如此时的赵毓璟,他低眉去看手心的荼靡花,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轻扇,在他玉脂般细腻的肌肤上投下青影。

美人如斯,般般入画。

“太后回宫,你不去尽孝,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赵毓璟瞬间扬起一个笑脸,顺手把荼靡花簪到她鬓边,“今天去尽孝顺孙子不少,少我不少,多我一个不多。”

楚云暖瞧着他,“听说雍王也没有去。”

也不怪他知道,今天一早,赵毓珏就大张旗鼓的叫了一班戏子入府,恐怕现在还沉浸在戏曲里头。再联想每年太后千秋节回宫,都不曾看到赵毓珏露面,楚云暖就意识到一件事情——太后跟赵毓珏不合。按理来说,赵毓珏是嫡长子,百里太后第一个孙儿,她对赵毓珏的态度应该是十分亲厚的,然而事实却有一点来叫人耐人寻味。她这人虽不爱刨根究底,但是如此诡异的事情,也是叫她好奇。

赵毓璟道,“太后,其实跟母后的死有关系。”

楚云暖很惊讶,不对呀,先皇后的死,应当是跟白皇后,宣平伯夫人,这几个人有关系怎么会扯上太后。

赵毓璟唇角勾着一丝嘲讽的笑容,“你以为当年父皇为什么要诛杀百里家的大家长,难道就是因为他们想要拥立大哥为太子?我原来跟你说过,太后离宫的导火索是因为和妃入宫,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她想要扶持雍王称帝,垂帘听政!事情败落了之后,父皇看在两人多年母子之情上,没有对太后做什么事情。太后只得借机以和妃之事,匆匆离宫,对外却说是父皇不顾她的情面,杀了百里家的家长。父皇,看在两人的母子情份上,这件事情闭口不解释,如此,就过了这么多年。”

这真是匪夷所思,这些事情背后既然还有那么叫人震惊的真相,太后的野心未免也太大了,想要垂帘听政,难不成他还想做一个女皇?楚云暖问道,“那么先皇后?”

“白皇后要对母后下手,太后一清二楚,然而她想叫大哥孤立无援,只得投靠他,就默认了这件事情的发生。母后剩下我之后,惨死,她原本是想用我作为要挟,挟制大哥。很可惜,楚估估将我带走了,并隐瞒了我的身份,让我以八皇子的身份回宫。”

这件事情母亲的手札里根本就没有记录过,楚云暖久久不能回神,她原先还沉浸在先皇后的死跟他娘难辞其咎的自责中,现在居然告诉她,先皇后的死幕后真正推手是白皇后,亦是永乐帝,更是百里太后!楚云暖饶是心志再如何坚定,听到这一系列的消息都不免目瞪口呆,“等等,你让我捋一捋。”

楚云暖在花丛里来回踱步,“你是说,太后,一开始的主意就是垂帘听政,只不过是陛下太强势,所以把目光落在了雍王身上。”

赵毓璟点点头:“是。”

她又走了几步,“太后想让雍王乖乖听话,却又担心雍王以后成为第二个陛下,所以在先皇后怀孕的时候,借白皇后的手,杀了先皇后。”

“没错。”

楚云暖继续道:“百里家大家长,是因为和太后同流合污,被永乐帝察觉,所以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赵毓璟又点头,楚云暖却觉得天京这潭水浑浊得难以想象,当年那件事情众人心中都有数,可却不曾想到背后竟然如此波涛暗涌,剥开了所有的温情之后,只剩下赤果果的权力交锋。那先皇后何其无辜,赵毓珏和赵毓璟两兄弟又何其无辜。

“我当年还感谢过太后,让楚姑姑带着我离宫。”赵毓璟的确不是八皇子,可他脑子里有着许多被楚明玥以祝由术灌输进去的记忆,那是属于曾经八皇子口耳相传述的。但当他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一刻,他才想起来,其实他当年是见过他的八哥的,那么瘦小的一个孩子,面黄肌瘦,一双眼睛却大得惊人。他跟他说着自己曾经的经历,在他耳边喃喃低语,过去的一些,触目惊心,很难想象一个小孩子,没有母亲庇佑,是如何在后宫里活下去的?

他感谢把百里太后,让楚明玥带他离宫,可是如今想起来,百里太后当年的作为实在是叫人心惊。她不是不知道永乐帝还有八皇子这个儿子,她故意视而不见,让那么小的孩子在宫廷里摸爬滚打,最终因为营养不良,无力回天而死。

她终日礼佛,最后却是佛口蛇心。

“可现在,我想了想,她当初应当是知道八哥活不下去,她看不上八哥的出生,所以才叫楚姑姑把人带出宫去,眼不见心不烦,也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楚明玥能够救活他。”就算这希望太过渺茫,百里太后还是这样想的,她慈悲善良,可她的善良都基于别人不会威胁到她的利益,宫中皇子那么多,八皇子不过一个稚子又没有强势的母族,怎么可能给他带来利益。所以他就放任了,放然后宫中人欺负他。

人性诡辩,最是复杂莫测,宫中女人,个个的心眼就跟玲珑一样,转得飞快。在那个畸形的世界里,似乎就只剩下利益,全然没有了骨肉亲情。

楚云暖不知如何开口劝解,赵毓璟又道:“这些事情,我很早以前就已经查到一些端倪,只不过大哥告诉我时,我更为震惊罢了。太后这一次回宫,我们都猜错了,她不会扶持赵毓泓,太后的野心太大了,一个羽翼丰满的皇子,怎么可能满足她汲汲营营的心意。她这一次回来,是来重复当年的事情。今日宫中是一趟浑水,谁都掺和不得,最好还是不入宫,免得殃及池鱼。”

楚云暖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和妃离开以后,兴庆宫里其乐融融的,有儿女的妃嫔们带了儿女来,百里太后看着这么多小辈,一个个的都围在她身边逗趣,心情十分愉悦。她拉着其中一个公主的小手,轻轻拍着,“我离宫多年,难得享受天伦之乐,也难为你们这些孩子孝顺,过来逗我老婆子开心。如意,把我那首饰匣子捧过来。”

公主们各个眼前一亮,看样子太后是要赏东西了。公主们眼前一亮,且不说珍不珍贵,单这一份脸面就是了不得的,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冲上去斗百里太后开怀。

百里太后轻轻掀起眼皮子,笑得慈眉善目,那边宫女捧了一匣首饰上来,百里太后从中挑了一个圆环状的绿芙蓉孔雀簪,赏赐给最靠近她跟前的公主。那公主喜笑颜开的谢过,又说了几句逗趣的话,将百里太后逗得眉开眼笑,余下的人也有样学样,阿谀奉承着百里太后。一时间庄匣子里的首饰,源源不断的赏出去,得了赏赐的人,笑逐颜开,没有得到的,低头垂头暗自生着闷气,脸上却始终要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后妃在一旁打趣儿,各个脸上都是真心实意的笑容。在这宫中,人人都是带着一副面具过活。

公主们退下去之后,就轮到皇子们上来了,赵毓珏如今在府中听戏不曾入宫,二皇子也就是太子已薨逝,所以诸皇子们领头的是裴德妃的赵毓廷,裴德妃一见儿子进来,瞧他落落大方,英俊潇洒的模样,顿时如有荣焉的。

赵毓廷带着诸多弟弟俯身下拜,“孙儿拜见皇祖母。”

百里太后最喜这个孙儿,当时招手让他来到跟前,很怜惜的摸了摸他的胳膊,“几年不见,廷儿都长这么大了。”

赵毓廷脸上带着笑容,“皇祖母,孙儿上个月才去过寒山寺呢,您当时也是跟孙儿那么说的,才几天不见,原来孙儿又长大了。”

裴德妃听到这句话,立刻出来打沿着圆场,“对了,廷儿你还不快把你给母后送的礼物给送上来。”

赵毓廷一笑从背后扈从手里,取过一个包装十分精致的玉匣子,他打开匣子将东西放到百里太后面前,“皇祖母,您瞧瞧。”

匣子里是两个水晶一样的圆形薄片,四周镶着金边牡丹纹,很是精致。

“皇祖母,您前些日子不是还说看东西有些花,这是我特意拜托去西域大食国的朋友给人带回来的东西,说是叫眼镜。您戴上这个呀,看什么东西都清楚了,皇祖母你要不试试?”

这是个稀罕物,百里太后拿起来,在赵毓廷的帮助下戴在了眼睛上,别说果然清楚了很多。百里太后爱惜的摸了摸,面上笑容十分真实,“还是你有心,能记着我一句玩笑话,难为你给我寻这么个宝贝过来。”

赵毓廷笑得十分谦虚,“只要皇祖母您合用就好。”

除了赵毓廷,今日来的皇子恐怕没有几个带礼物的,刘惠妃所出的四皇子却不觉得没有带礼物没什么尴尬的,他上前恭恭敬敬的叩了一个头,“皇祖母,孙儿可没有三哥那么心子,给您带了礼物。不过您放心,只要您想要的,就是天上月亮,孙儿也会向嫦娥给您借来。”

四皇子一张嘴巴巧得很,哄得百里太后眉开眼笑,连连说着“好孩子,你有心了,快起来。”

再往后看时,五皇子赵毓峰因逼宫之事被处死,六皇子木讷,七皇子流放,八皇子赵毓璟称病不曾进宫,九皇子赵毓璜默默无闻,十皇子陪着和妃,十二、十三两位生母位分底,畏畏缩缩,十四皇子宁王在府中延医问药,这里人磕了个头就退下了。余下的只剩十五、十六、十七这三个总角幼童,十五皇子今年大概只有四岁,玉雪可爱,他没叫乳娘抱在怀中,而是自己扑腾着小腿,摇摇晃晃的上前,恭恭敬敬的朝百里太后磕了一个头,奶声奶气道,“祝皇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扑哧一声笑了。百里太后也忍俊不禁,偏偏十五皇子自己没有认识到,也咧开嘴巴笑了,“皇祖母,珠儿说的好不好?”

百里太后年纪大了,看到年纪小的孩子,心里头也泛滥起爱护之心,她招手,叫乳娘把三个小皇子都放到他的身边,她捏了你十五皇子肉嘟嘟的小手,“你刚才的话谁教你说的。”

十五皇子歪着脑袋,露出牙床,“太傅说,这种话是献给最敬爱的人的,皇祖母孙儿而最敬爱的人,不可以说吗?”

这孩子童言童语,倒逗的百里太后开怀,他抱着十五皇子软绵绵的小身子,“珠儿说的对。”

十六和十七一见百里太后抱了十五,咿咿呀呀地凑过来,也要百里太后抱。百里太后摸摸这个抱抱那个,心情愉悦的不行,尤其是十七皇子,肉多多软糯糯的,玉雪可爱,跟永乐帝小时候刚像得不得了,百里太后最喜欢他,抱了又抱。

白淑妃紧绷的心弦松懈起来,白皇后和百里太后关系十分僵硬,她原以为会连累十七不得太后看中,现在好了,十七也算是在后宫有一个靠山。白淑妃最大的愿望,就是十七能够安然无恙地长大,这后宫明枪暗箭太多了,她力不从心,尤其是近来陛下身体愈加不好了。

三个年纪小的皇子,笑呵呵地围坐在百里太后身边,你一言我一语,童言无忌,逗得把李太后乐呵呵的,只抱着人不放。

大宫女如意捧着一碗牛乳蒸羊羔过来,三个小皇子一看有好吃的,赶忙伸手去抓,乳娘看得心惊肉跳。百里太后却是不介意,她笑道,“这可吃不得,这是是上了年纪的药。”

裴德妃瞧了三个小皇子一眼,又瞧了他们心思各异的母妃一眼,笑道:“这牛乳蒸羊羔是补身精品,最是大补元气,可就是麻烦些,这需要将未见天日的羊胎外衣用刀轻轻划开,放出羊水,将羊胎用清水洗净。用刀剖开羊胎腹部,取出内脏,摘净羊胎上的乳毛,放置盆中用冷活水冲泡一个时辰,拔净血水,去掉粘液。以开水将羊胎浸烫至羊胎皮绷起时,再用冷开水洗净,沥干水分后用盐、冀南八酿、将羊胎里外擦匀,将放入三年陈的紫砂锅,加入鸡汤、鲜奶、盐、银耳,用棉纸封住砂锅口,入笼蒸烂。热性较大,一般不适合年轻人吃,十五他们吃了,可不是药么?”

一个药字把三个小皇子唬得一愣一愣的,立刻规规矩矩地坐好,小手捂着嘴巴,眼睛睁得大大的,乐得百里太后直笑。她挥手,让宫女端了一份玫瑰露上来,甜甜的玫瑰露上来以后吸引了小皇子们的目光,他们端端正正的坐着,眼睛里透露出渴望。宫女们分别盛了三碗,放在旁边的雕漆小桌上,小皇子们大快朵颐。十五皇子年纪不小了,自己会用勺子,另外两个小皇子却都要乳娘去喂。

百里太后目光慈爱,“慢点喝慢点喝,别噎着,还有呢。”

无子的妃嫔们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黯然,也有些妃嫔想到自己早夭的孩子,不由默默垂泪。

桌上小皇子吃得欢快,百里太后这才回过神来,继续跟裴德妃、刘惠妃说着话,才聊了几句而已,突然听到小皇子惨叫一声,众人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只见小皇子口吐鲜血倒地不起,乳娘吓得面如土色扑通跪下连连磕头。小皇子们的生母吓了一跳,立刻她扑上去抱住人不放。白淑妃完全惊呆了,她抱着手里小小的孩子,看着他脸色青黑,血沫从嘴巴里吐出来,哆嗦着回首怒喝,“太医,快去传太医!”

宫人们赶紧去请太医,没有一会儿郝院判带着四五个太医院医术精良太医来,小皇子们被移到了偏殿的软榻上,太医们一一把过脉,却只是摇头,纷纷跪下,“启禀太后,小皇子们中毒已深,恐——”顿了顿,低头,“小皇子们,已经去了……”

白淑妃后退一步,蓦地瞪大眼睛,太医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懂,怎么组合在一起她就不明白了,什么叫已经去了?

郝院判道,“小皇子是中毒而死,太后可否让臣等四处检查一下。”

?中毒?!白淑妃瞳孔紧缩,双手紧紧握着,她身边一个宫女道:“今日三位小殿下只喝过玫瑰露。”

百里太后目光如炬,桂嬷嬷冷冷瞧着白淑妃主仆两人,“还请娘娘管教好身边的下人!”

其实,白淑妃的怀疑没有错,众目睽睽之下,三个小皇子的确实在太后宫中用了玫瑰露而吐血的。若是因为太后和白皇后不合,想要杀了这个有白家血脉的孩子,众人人是相信的。

可太后又为什么要去动其他两个孩子呢?

难不成是为了给三皇子铺路,毕竟方才太后对三皇子喜爱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如今后宫又是德妃执掌。这么一想,众妃们心里惊疑不定。

百里太后浸营后宫数十年,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妃嫔是怎么想的。她心里极其恼怒,一则为这三个孩子的死,二则是因为此事又势必影响到她一国太后的威严。百里太后思前想后,只能同意太医验毒。

如意指挥着宫女,将方才小皇子喝的玫瑰露端了上来,太医轮流验过以后,几个人围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最后说道:“启禀太后,这玫瑰露中有剧毒——鹤顶红!”

一时哗然。

白淑妃垂下头,死死咬着嘴巴防止自己哭出声音来。

刚才端糖水上来的小宫女吓得跪下,百里太后目光晦涩不明,她今日才回宫,就有人在她宫里动手脚,三个皇子的死是小,却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这后宫里有人不希望她回来!白氏在禁足,就算她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动手,那么是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