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堪重负,根在后宫/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珏还是原本那一身装束,看样子就没有回过,一直就在这里等着,他应当也是对永乐帝先后召见他们两是有数的。楚云暖不敢小瞧赵毓珏这个人,他的智慧,担得上决胜千里四个字。

看两兄弟现在的关系是十分亲厚,楚云暖具体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看他们坐在一起,却也是有几分微妙的。说句实话,赵毓璟此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实际上心理防线特别重,接人待我从来都有自己的一套准则,如若不是他们俩一同长大,关系亲厚,对于楚家他也只是想要利用而已。可赵毓珏,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叫赵毓璟对他生出兄弟之情,委实是一个厉害人物,更是一个擅长把握人心的智者。

楚云暖缓缓坐下,赵毓璟亲自斟了一盏茶推到她面前,楚云暖轻轻啄了一口,心思百转千回,“雍王可是个大忙人,现在也说的上是日理万机,怎么有时间了见我这个小人物。”

赵毓珏扬眉一笑,说不出的风流倜傥,“能经常入宫陪父皇下棋解闷谈天说地,这是谁都没有的本事。楚家主怎么说自己是小人物,若你是,那些没有见过天颜的人,岂不卑微得很。”

自从赵毓珏从幕后走出来以后,他这个人就圆滑了不少,比起当初在九原府初见时的恣意妄为,更多了几分世故。楚云暖一直觉得,赵毓珏就是天上云彩,风轻云淡,却又恣意风流,这样的寒暄很不适合她。“小皇子的死,是怎么回事,谁下的手?”

昨日宫中一连死了三个小皇子,百里太后震怒,永乐帝不以为意,都叫出云暖感到心惊肉跳,她可以对一个成年人下手,却无法对一个懵懵懂懂的孩童这样凶狠。

赵毓璟不可能知道楚云暖曾经受的一切,也不可能知道她的执念,只是说道,“太后回宫有心扶持小皇子,而赵毓泓率先得到消息,先下手为强。”

刹那间,她想到了一件事情,关于赵毓泓为什么要杀小皇子的原因。她那日只不过是挑拨离间,没有想到因为她当日那番话,竟然真的能叫赵毓泓对那三个孩子痛下杀手。楚云暖的心在颤抖,觉得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外。

其实,她心里是有猜测的,在出宫的时候,她经过含章殿,在里头看到了和妙儿说话的赵毓泓,看上只不过是很平常的话语而已,楚云暖却知道不是这样。赵毓泓的性格和野心决定了他为人处世的准则,于他而言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可利用,一种是不能利用的。他能够纡尊降贵的和太后宫里的一个宫女说上半天的话,已经足够证明小皇子的是跟她脱不了关系。

当时曹德庆跟永乐帝禀报此事的时候,也详细说明了这件事情的经过,包括小皇子是怎样死的,宫女妙儿的证词,周女官的言论。和百里太后一样,楚云暖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周云,而后她仔细一想,周云没有必要这么做,她是第一女官,没有理由做这种事情,就是白皇后受意也不可能。曾几何时,白皇后拥有永乐帝的宠爱,在后宫一向是所向披靡的,她根本不会用这种隐秘的手段去杀人,这是属于孟家之女最擅长手段和伎俩。况且,再白皇后未曾被永乐帝禁足之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这三个小皇子就已经存在了。她不至于在明知自己失了宠的情况下,又对着这三人下手。

而后在离开宣政殿的时候,她又像黄太监询问了一下妙儿的身份。黄太监和妙儿不是很熟悉,一时间也说不上什么子丑寅卯,只大概知道,这妙儿啊,是太后身边的二等宫女,据说是无父无母,跟他情况差不多,也是当年上氾郡的灾民。

原来她也是灾民。楚云暖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她在听黄太监说,妙儿专门掌管太后身边一切器具的,当时她几乎可以肯定——妙儿是赵毓泓埋藏在百里太后身边一个多年的棋子,就和黄太监一样。若不是她和赵毓泓立场不同,她倒是真的想和他深交,他这个人谋略、心智、耐心,都是旁人所不及的。他果决聪明,手段毒辣,有着做帝王的决心,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棘手的敌人。楚云暖不知道,前世的时候,赵毓泓最后的结局如何,又或者他当时并未暴露自己的野心,就随着北堂对大齐的攻打,沉寂下去。

“虽然是赵毓泓下的手,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也是太后将来的意思。”赵毓珏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百里太后的人,“只要太后选择了其中的一个皇子作为傀儡,那么其他人也会被她送上黄泉。他此番作为,只不过是将太后将来要做的事情提前了而已。”

楚云暖还是没有说话,她想她需要好久才能从这起事情中缓过来。或许有人觉得她这样太过矫情了,可人生在世哪个人不需要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她最大的底线就在这里——绝不动懵懂无知的孩童。

她的心里活动谁都不知道,赵毓珏说道, “我今日叫阿璟约你,是麻烦你一件事情。”

楚云暖下意识的推拒,赵毓珏只觉得不懂她了,当初她在南堂的时候,是何等的手段。如今来了天京,怎就变的如此默默无闻,终日只知入宫永乐帝解闷,完全没有插手天京诸事的意思,她难不成还真是来做人质的。

赵毓景在此时劝说道,“十五他们三个死亡的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呢,白淑妃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楚云暖抬起眼睛,大致明白了,“你这是要让我借着进宫的便利,怂恿白淑妃?赵毓宸死了以后,白家开始支持赵毓泓,她等于是被抛弃了的,没有用处。”坦白来说,她私心里是不希望这个刚失去孩子的可怜女人,被人利用。

赵毓璟摇头,“不一定,白淑妃未进宫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好姻缘,可惜白家人看上了她和白皇后有几分相似的脸蛋,生生将人给弄进了宫,还杀了她早就互生情愫的未婚夫。这么些年以来,白淑妃为了家中父母妹妹受制于白家,在宫中又处处受白皇后的打压,她已经不堪负重,直到有了十七,整个人才算有一点盼头,可惜,十七死——”

瞬间楚云暖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他们两只是想借白淑妃之手,来对付白家呢。“白家的权势如同浮萍,轻易就可动摇,你们不必利用白淑妃,只要将当年白家三杰在西北军中的事情捅上去,就足够让白家脱一层皮。现在没了赵毓宸在,陛下是不会顾及白家颜面的。”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是在明白白的告诉赵毓珏,他所知道关于永乐帝心爱之人的事情,她也知道。太子的身份其实很可笑,她所有享受的荣耀都是永乐帝对昔年挚爱的一种缅怀,一种病态的缅怀。说一句十分难听的话,永乐帝现在对她这么好,何尝又不是将她和赵毓宸同样看待,又或者,是完完全全的把他对赵玉毓宸的慈父之情用到了她身上,毕竟她才是楚明玥的亲身女儿。

赵毓珏定定看着她,“楚家主好本事,这么快就把事情都查清楚了。”当初母后的事情他花了十几年,才弄得一清二楚,这楚云暖也真够厉害的,这么短的时间就知道了真相。母后的死,是因楚明玥而起,可同时楚明玥不入宫也是因为母后,所以这件事情根本就说不清谁对谁错。

“我不过是管窥蠡测而已。”

赵毓珏一笑并不言语,他看了赵毓璟一眼,赵毓璟十分专注的看着楚云暖,两人的手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在了一起,难分彼此。他目光一动,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很奇异,又很欣慰,却又带着三分酸涩,喝了口茶,“重要的不是除了白家,而是要还我母后一个清白,要父皇亲口承认他错了。”

“这不可能。”楚云暖不假思索。

原来这才是赵毓珏最终的目的,可是要永乐帝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怎么可能?这种事情毕竟不是小事,难道后世史书上要这么写:永乐帝宠爱皇后白氏,令白家三人为帅,坑杀西北流明,以充军公,至白氏一族荣耀,帝不查,赐予国公之位。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污点,是一个帝王都不可承认的。

“所以才要动白淑妃。”赵毓璟道。

楚云暖沉默,心思却转得飞快。

白皇后已经不堪重负,白家想要从宫中得知永乐帝的消息,一是从她这里知道,这大概就是白严拉拢她的意义,可这应该是不可能了。那么现在就是剩下白淑妃这条路,如若她将十七皇子死亡的真相,告诉白淑妃,那么自然而然,会导致她和白家的争执和裂缝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不可调谐的矛盾。这也就意为之而,白家从根本上开始被打击了,因为白家的根,在后宫。

“但你们算漏了一件事情,白淑妃的父母就是这件事情中最不确定的因素。”白淑妃既然能为父母受白家辖制多年,这也就说明她这人极其孝顺,看在父母的面子上,她也不会对白家做不利的事情。

赵毓璟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道,“若她父母早死了呢?”

楚云暖抬起头,赵毓璟微微一笑,“按照本朝规定,三品以上妃嫔每五年省亲一次,每年可照见父母入宫相聚一次。可白淑妃入宫这么多年以来,别说省亲了,父母都不曾进过宫。我已经查过了,早在三年前,她的母亲和弟弟妹妹就已经死了。”

赵毓珏点点头,“的确如此。”

“白家怎么会……”像这种用于要挟的人质,白家应当是好吃好喝的供着,怎么可能让他们死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说一句难听的话白家不过是暴发户而已,府中之人各个粗俗无礼。白淑妃有一妹妹,自小明艳动人,及笄之后更是美丽动人,她父母有意借着白淑妃的名头给女儿选一个上门女婿。白家的三爷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找带着一群常年流连于花街柳巷的人,闯入人家家中,硬生生把人给糟蹋了。那姑娘不堪受辱,当夜就上吊自杀,二老痛失爱女,便上白家求一个交代,无果,而后他们便要入宫求白淑妃评理。白家人得到了消息,一不做二不休,就将两位老人给杀了。”

这种时候说起这件事一般来说肯定还有后招的,楚云暖听的皱眉,“然后呢?”

“当年我常在南堂和天京之间往来,一般路上偶然救了一对老夫妻,这对老夫妻一直在我庄子里做事,两人却只口不提自己的身份。直到三天前,大哥和我去城郊庄子的时候,才发现这两人就是他寻找多年的白淑妃父母。”

这事情倒是巧合的很。

“我和大哥向他们询问是不要为女儿报仇,还是就在山庄里待下去。这两个老人想为惨死的女儿报仇雪恨,可是入宫无门。”

说了这么半天的话,楚云暖这个才算知道这两人找她到底是做什么的。自从百里太后回宫之后,永乐帝就十分严厉的整顿了宫廷,不在是同先前一般任何人递了牌子都可以入宫,而是恢复了旧制,须得由司礼监第一层一层的审核,才能入宫,且人数还是有定数的。谁都知道永乐帝这一手,是为了防范百里太后,担心她又和当年一样,借着入宫便利,肆意妄为,干预朝政。如今入宫繁琐严苛,只有楚云暖有随时随地入宫并且不受盘查的权利,由她带两个人进宫,那是再容易不过。

这件事情楚云暖算是应下了,赵毓珏却是不慌不忙,“明日平阳也要进宫看望太后,这样也算是有个照应。”

平阳郡主?楚云暖挑眉,“原来平阳郡主是你的人。”

说曹操曹操就到,只听外面三短三长的敲门声,楚云暖就知道这是浣娘,她扬声道:“进来。”

浣娘轻轻走了进来,“平阳郡主和郡马来了,说是今日有约。”

这两人事情准备得还挺充足的,楚云暖挥手,“请他们进来。”

平阳郡主不像他妹妹丹阳那样矫作,也不想清河那种傻的天真,她是一个十分聪明、识时务的女人,浑身上下都充满着自信的味道,她穿着一身红色的缕金凤衣,头上是累丝金凤,肌肤丰艳,举止娴雅,“平阳见过二位王爷。”木霄也随之拱手。

雅间外,浣娘很快就送了热茶和一些用于掩人耳目的丝绸上了来,几人坐下之后又开始说起先前的事情。

赵毓珏为几人引荐一番,“平阳,这位是楚家主,阿璟的未婚妻。”

楚云暖有些诧异,抬头,一眼就看见赵毓璟,眉飞入鬓,双瞳纯黑,挺鼻薄唇,他轻轻握住楚云暖的双手,略勾起笑,漾开似水柔情。

无论赵毓珏承不承认,楚云暖一直都是他的未婚妻,而现在大哥这样说无疑是给了阿暖一个面子。他知道天京城是如何看待他、阿暖和霍清华之间的关系的,兄弟们总说他走了大运,而贵族们又对此事津津乐道,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们,只是静娴郡主太骄傲,楚云暖太厉害,没有人敢在她们面前说三道四。

可终究他是对不住阿暖的。

他曾经追求那个位置,为了不让兄弟们忌惮,为了不让楚家因两人婚事被皇室吞并,毅然决然的选择单方面与她退亲。他从来都知道阿暖心里的痛苦,却故意忽视了,直到入天京,那么多的闲言碎语,才叫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他要纠正这个错误!

他要和霍清华结束这种以亲事为枷锁的合作!

如今霍清华完完全全的掌握了平南军,不需要再借助平南王的力量,如此他们两人便可以结束这种叫他们都厌恶的婚事,霍清华也可光明正大以男儿之身继承平南王的身份!

平阳是一个十分有阅历的女人,她听到未婚妻这三个字的时候没有表示一点儿惊讶,也没有愚蠢到去问霍静娴的问题,而是避重就轻地说:“那日在母亲的宴会上,我已经见过楚家主了,家主当日一曲箜篌,叫天京多少男儿念念不忘。”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魅力几乎就可以显示出自己的的能力,就像木念云,天京中人谁不称她一声美人如画,这也造就了他的高傲。虽然对这一切,平阳自己都是持有一些质疑的,但这是夸奖的话谁又会嫌多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