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同母异父,同父异母/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暖笑道,“当日在公主府的宴会上,我言辞太过激励,冒犯公主了。对了,这些时日怎么不见公主呢?”

阳婀公主应该是天京最喜欢召开宴会的人,这大概就是为了显示她无与伦比的地位。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她确实没有看到阳阿公主的身影,阳婀公主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提起她母亲当时做的蠢事,平阳心里都有几丝的不愉,但是子不说母之过,她不能说,只能尽力去补救,于是道,“楚家主客气了,当日是丹阳太过无礼,我已经教训过她了。至于母亲,她忧心清河之事,已经病重不起。”

“哦?”楚云暖面上笑容十分深刻,这才是说话的艺术呢。自己开口说的是阳阿公主,但是从平阳口中说出来的却是丹阳,阳婀公主再如何不是,也是长辈,轮不到一个小辈来说。平阳换了人来说,从另一方面又显示出公主身份的尊崇。

楚云暖真的是很欣赏平阳这个女人,这才是生于皇室应有的风范。她此生佩服过的女人不多,除却楚家三位女家主和她母亲以外,宋茜雪和平阳郡主,都是她十分欣赏的女性,一个冰雪聪明,另一个却是难得的脑子清楚。

平阳郡主曾经听过很多传言,有的是真实的有的是假的,却完完全全没有一个像对楚云暖的评价,贬低的贬到沟底,夸张的夸到极致。有说她目中无人,胸无点墨,也有说她凶悍,执掌南堂世家令如今世家城臣服,不敢生出反叛之心,也有人说他运筹帷幄,手段高超。平阳对她的评价,只有十二个字:尽权术之机变,唯心思以玲珑。

“楚家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楚云暖而心里大概有个数,是因为清河郡主,她答应了很快,“改日我会派若华过府一看。”

平阳郡主大喜过望,她原以为此事楚云暖会拒绝,毕竟她当初曾投过拜帖,只是母亲心高气傲拒绝了而已。她觉得母亲有时候是真傻,楚云暖是什么身份,大财阀的家主。而她呢,只不过是一个承蒙永乐帝几分宠爱的公主,更何况在最近又十分让永乐的厌恶,她有什么资格,去得罪一个执掌南堂的封疆大吏。

两个女人在这边你来我往的说着话,木霄和赵毓璟将两兄弟,也在一边谈论起来,三人说的均是如今朝中局势。

朝中局势,瞬息万变,九皇子闭门不出,已经康复的十四皇子宁王暗地里站到了雍王这一边。雍王看似是掌握了朝政大权,然而实际上却不尽如此,支持三皇子的蒋裴两家依旧在虎视眈眈,更不要提最近永乐帝新宠和妃的儿子赵毓泓。就从赵毓泓动手杀了十五他们的手段来看,众人就可以窥测到他背后究竟隐藏着多么大的势力。

赵毓璟认为,赵毓泓或许是永乐帝在太子之后,培养的另外一个储君,这一点,从叶良城之事就可以看出来,如若永乐帝真的不在乎赵毓泓,那么宋茜如就不可能交给和妃抚养,最后又住进了赵毓泓的府邸。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并没有实在证据,他也不预备将这些话说出来,平白无故惊扰了人。

木霄道:“如今公主被平阳拘在府里,再也不能入宫,明日平阳会公主的名义,进宫去见见太后。只是至今为止,我们没有找到被公主控制的孙家的势力。”

“你在找孙家背后的一切?”赵毓璟没想到赵毓珏竟然跟他想到一块去了,若是耽误一会儿,又或者是孙攀再有耐心一些,说不准他合作的对象就变成赵毓泓珏。“孙氏一族乃开国功臣,府中藏有的金银珠宝不计其数,那一支鬼军跟时所向披靡,鬼君指认孙家后人,孙攀只有一个孙勉儿子。”

他这是在很含蓄的在告诉赵毓珏,孙勉他手里,人也被派出去寻找了鬼军。赵毓珏才想到,当初孙勉离开天京的事情,似乎是由楚云暖提议的,看样子这两人,早就将鬼军握在手里头了。

赵毓珏爽朗一笑,好,真不愧是他弟弟,这么有,谋略手段,如此快的速度,就已经,掌握了孙家鬼军的消息。不像父皇,这么多年以来,想借阳婀公主的手去多孙家权势,可惜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如今我们手上也算有鬼军和平南军了,父皇手里的精武卫是她最后的底牌,谁都动不得,如今也希望这两支军队成为我们最后的底牌。”

平阳郡主听到两人说起的孙勉之事,十分感激楚云暖,她这个弟弟也算是她拼了全力去保住的,没想到最后被母亲知道,险些遭母亲毒手,现在楚云暖救了他一命,也算是孙家有后人。她连忙起身:“平阳在这里谢过楚家主。”

楚云暖摇头,扶了她一下,“你不必谢我,我们这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而已。”

平阳不觉得楚云暖的话有什么不对,像他们这种人有利用价值才有荣耀的机会,像弟弟,他对于雍王他们有价值,这才叫他活命。可是平阳也知道,若是没有楚云暖,其他人想要在母亲的愤怒之下保住孙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永乐帝对楚云暖的看重,所以才叫她的意见力压母亲。

“鬼军孙勉已经找到了,如今差的就是公主手里头余留下来的人脉和权利,郡主若是有心,还是先找到。以免——”她顿了顿,语气古怪,“便宜了其他人。”

这个道理平阳自然懂,可母亲将这些东西藏得十分严密,她翻遍公主府上下也没有找到。

楚云暖瞧着她,有一些迟疑,平阳却道,“楚家主有话直说。”

楚云暖敛眉,事先打了说明了一点,“一会儿我跟你说的话,恐怕是有一些冒犯阳婀公主,不过这都是事实,信与不信,你回府自己查就知道。”

平阳心里头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听闻公主素来爱去京郊温泉山庄小住,一住便是一月之久,且曾经多次前往。八年前更是在温泉山庄里整整住了一年,对外说是身体不好需要休养。”

这件事情平阳也知道,母亲外出养病,所以当时照顾妹妹们的责任就落到了她身上。

楚云暖的语气很严肃,“阳婀公主在温泉山庄中生下一子。”

平阳大惊失色:“楚家主,你不要侮母亲闺誉!”

旁边说话的三人也因平阳这一声惊叫回了头,赵毓璟心头微动,似乎是明白阿暖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告诉平阳,难不成,属于孙家的人脉就在那里?

楚云暖瞧着她,语调很平缓,“自从你大哥死了以后,平阳公主就夺了孙驸马所有的权利,将孙驸马禁锢于公主府,孙驸马因此和他夫妻隔阂。公主苦闷于心出城散步,京郊官员王平有心巴结公主,便为他献上一人。”

听到这里木霄神色完全变了,他十分担忧的看着平阳,而平阳除了放在扶手上骨节泛白的双手以外,没有其他反应。

“此人名为冯小宝,据说最是通晓房中之术。阳婀公主本来就春闺寂寞,再加之冯小宝十分懂女人心思,当时也就来往起来。八年前公主怀孕产子,正是这冯小宝的儿子。可惜这儿子见不得光,阳婀公主又疼爱于他,不忍他以白丁之生存在,疏通了关系,让冯小宝在京城外的清水县做了县官。相信公主每年都会到清水县去,美名其曰品尝清水之泉,实际上她是去看望儿子和丈夫。”

平阳紧握着拳头,目光深沉,算起来母亲出发前往清水县就在这段时间。难怪她这些日子总是食不下咽,她还真以为她是担心清河,原来是担心她的好儿子!

“阳婀公主有意在百年之后,将她所掌握的孙氏一族的人脉权力,包括公主府的荣耀都转赠给这个儿子。所以平阳,你就算掌握了公主府,最后依旧是一个郡主,阳婀公主的封地,她早就已经赐给了那个孩子。”

母亲所有的慈爱之心都给了她,难怪,难怪她不顾丹阳在裴国公府的死活,不在乎她曾在得罪过多少人……她说么,母亲最是长袖善舞,怎么会这么没有顾及的得罪人,让他们将怨怪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一切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母亲她,想要将自己所有的一切留给那的孩子。

那她们呢,她们姐妹三人算什么,一顺间平阳郡主怨恨不已,可他却以最快的速度思考到了某些事情,“楚家主你的意思是,属于父亲人脉权势的那些联络方式被母亲放到了清水县冯小宝的府邸。”

“没错,那冯小宝有一爱妾,是青楼的清官锦瑟,被冯小宝赎身以后,备受宠爱。这个女人最奢华,喜爱锦绣山庄的绸缎,每三月定然入京一次购买大量绸缎,这些钱都是属于曾经孙驸马的。”楚云暖算了算日子,今天正好就是来锦绣山庄的意思,她对平阳道了一声,“你随我来。”

锦绣山庄的三楼设计的很独特,能从楼上清清楚楚地看到底下的情形,底下人却看不到楼上的情景。

那锦瑟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身上风尘味很重,却又端着架子扭扭捏捏的,倒是显得不伦不类,可她出手素来大方,叫锦绣山庄的丫头们又爱又恨。这不,她今日一进门就有不少丫头迎了上去,“冯夫人您总算算来了,您看今日有新上的胭脂香,颜色亮丽,染色匀称,是给宫里的贵人做过衣裳的呢。您再瞧瞧这紫罗锦,颜色是一等一的好,做成衣服穿在身上,美艳逼人。”

丫头们嘴巴很巧,哄得人眉开眼笑,锦瑟很大方的要了一整匹,而后又将同样款式不同上去颜色的又包了起来,零零总总算起来她大约买了十匹左右,有一匹还是孩子价值千金的金丝莺羽黄。笼统一算,应该花了有一万多两银子。

平阳这时候冷笑了,锦瑟身上的衣服和她这一身是一样的材质,都是内造的,是皇室每年应该给公主的份利,今年不过一匹而已,她做衣服做了半匹,剩下的放在库房了,没想到被母亲拿出养他情夫的小妾!一个青楼女人出手可真够大方,她平阳身为一个皇室郡主,在锦绣山庄买绸缎最多也只能挑上三匹,这个女人前前后后挑了那么多,可想而知母亲到底补贴了多少。她说呢,府中那么多银子去哪儿,原是忙着养她的情夫去。

“属于孙家的权势和公主府的金银地契都阳婀公主藏到冯小宝那里去了。阳婀公主也担心冯小宝得了这些东西翻脸不认人,于是两人约定在那个孩子成年之后将这些东西交给他。”

平阳脸上的讽刺愈加大了,“他既然是我同母异父的兄弟,是皇家血脉,我怎么可以让他流落在外!”

听到这话,楚云暖就知道平阳郡主是一个十分有原则的人,她道,“东西藏在冯小宝府邸的一座假山之中。”

平阳郡主从锦绣山庄出来以后,点齐了公主府所有侍卫,大张旗鼓的去了清水县冯家。她的到来让整个冯家上下严阵以待,尤其是冯小宝,心虚又害怕。平阳根本就不想难为他,或者说是不屑,她直接让人把假山里的东西搜了出来,另外带走了属于公主府的一切,最后那个孩子找了出来,要将他带回天京。平阳要拿走的东西等于是在割冯府上下的肉,冯小宝老母亲破口大骂,平阳郡主直接定罪,藐视皇家郡主,把人给丢大牢里去了。冯小宝愤怒,直言要去京中上告平阳郡主,说她私闯民宅,动用私刑。平阳是什么人,最有皇室风仪的郡主,直接就让他去告,只要他能舍了脸面,将这件事情禀告给永乐帝算他厉害!冯小宝自然不敢,这种事情闹到永乐帝哪里,倒霉的是他。平阳手段雷霆,冯小宝也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带走所有阳婀留下这里的所有东西。

阳婀公主的孩子是今年只有九岁,他看着平阳的时候一双眼睛充满了恐惧。这孩子也倒是聪明伶俐,听到这里旁人称她为郡主,又这个女人和他母亲长得十分相似的容貌,大概也就明白自己身份是如何尴尬。他真的好怕,好怕这个女人会杀了他。

可很显然这个小孩子想多了,平阳当初既然都能接受他父亲的私生子,自然也能接受母亲的私生子。平阳郡主以雷霆的速度为这个孩子入了宗祠,自然不是皇家宗祠,而是孙家的庶子,取名孙若,然后将他带到了母亲跟前。

阳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大骂平阳丧心病狂,平阳根本不介意,而是漫不经心撇着茶杯里的茶沫,冷冷淡淡的说道,“母亲,你的私生子都能入公主府,那么父亲的儿子孙勉也是有资格成为这个家里的一份子。我明日就入宫拜见太后,并会将此事向她禀明,这个孩子以及父亲的儿子,都是公主府的人。你千万别再想着弄死孙勉,我不会同意的,看在你生养我一场的份上,我不会对你怎样,你日后就好好吃斋念佛,赎你的罪孽。”

阳阿公主愤怒,“那个野种她怎么有资格!平阳你太自私了!”

平阳觉得她这句话格外好笑,她轻飘飘的问了一句,“父亲的儿子是野种,那母亲你呢,你生下这个孩子又是什么?娘,我不介意我再多几个弟弟妹妹,你自己都有了儿子了,怎么好意思要将父亲唯一的儿子干净杀绝?你难道忘了当年大哥是怎样死的,是你亲手把毒药一勺一勺的喂进他嘴巴里的。”

这个秘密在平阳心里埋藏了很多年,她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阳阿公主又惊又怕,“你——”

平阳还是在笑,“是,我都看到了。母亲说我自私,可我的自私都是源自于你。当年你为了荣耀,那么对大哥,现在我同样也可以这样对你。母亲这些日子你最好乖乖的呆在府邸里,否则你别怪我这个女儿做出什么伤了你面子的事情!”

阳婀公主颓废坐在地上,平阳挥袖而出,却在外遇到了她的父亲。孙攀像是老了很多岁一样,嘴巴都在颤抖,“平阳,你是说,孙珍是被她杀的?!”

平阳其实是借着和母亲宣泄的机会,将这个事情告诉他父亲,避免他被蒙在鼓里。可这个时候,平阳却不忍心了,“是。”

孙攀忽而哈哈大笑,忽而又泪流满面,平阳静静的看着他疯狂,最后轻轻扶起他,“父亲,你怪不怪我把孙若接过来,让他成为孙家的人?”

孙攀没有说话,平阳扶着他,慢慢朝前走着,“只有孙若回来,陛下和太后才会觉得愧疚于您,弟弟才能光明正大的用孙家之子的身份回归,他是嫡子,父亲,你的唯一嫡子。”

孙攀何尝不明白这个女儿的打算,他这个女儿从小便聪明伶俐,有着不输男儿的气势和果决之心。“这里却是最好的办法,无论是孙勉还是孙若,他们都是我的弟弟,我不会对他们任何一个人下手。”

平阳这一句话,就是等于保住了阳婀公主私生子,也保证孙勉的回来以后的待遇和荣耀。孙攀为了儿子能光明正大的回来,最后也默许了此事。

平阳忙碌了一天,将孙若安置好以后,又处理府中大大小小的事宜,蓝亭打点着郡主带回来的东西,咋舌不已,这些东西,比得上公主府的一半了珍藏。清点完以后,已经是晚上了,平阳哄了一双儿女入睡以后,独自来到书房之中,写着将明日要呈上的表,木霄站在她身边为她磨墨。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显得温馨而又缱绻。

木霄望着平阳侧脸,微微失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