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日天空阴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要下雨似的。楚云暖目送司徒睿和楚云扬去隔壁宋府学习,自从宋家人到京城以后,司徒睿就开始了严苛的学习之路,或许是因为他那阵子太过敷衍了事,宋昉待他可比云扬严厉上几分,叫云扬每每幸灾乐祸,却又在背地里帮他完成一些功课,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宋家人除了宋晔和宋昉其他人基本都去太学教书了,宋晔是因为在朝为官,宋昉则是不愿意去,只是偶尔到太学讲经论道,每每他开堂教学的时候总是人满为患。

春熙那边准备好了一切,“家主,人到了,现在安置在马车上。”

楚云暖瞧着她,“熙儿,你不用跟我进宫,我带秋桂和秋芷去,你和夏妆夏华去帮我做件事儿。”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很快就到了宫门前,司礼监的人守在那里尽心尽力的盘查,所有人都在排队,龟速前行,楚云暖的马车却长驱直入,让所有人都羡慕不已。马车里一个老人家十分拘谨的坐在楚云暖跟前,她安慰了一句,“你别怕,万事有我呢。”

“我,”老太太觉得这个自称呼不妥,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垂下头,不敢去面对这个衣着豪奢,贵气逼人的年轻姑娘,她身上有一种让她觉得压抑的气质,比自己从车外看到大气磅礴的宫殿还要压抑。“就想见见娘娘,给女儿报仇。”

“你别怕,恶人总会有恶报。”

按照惯例,楚云暖先是去拜见了永乐帝,跟他下了几盘棋之后找了借口从宣政殿出来,永乐帝今日兴致不高,下棋时都落错了好几次棋子,她假装没有看出来,明里暗里的让了几子,最终让永乐帝赢了。

永乐的心情不好,似乎是知道百里太后要在三日后举办撷乐宴的时候。百里太后回宫已经有些时日了,这几天而已入宫朝拜的命妇不计其数,今日在宫门外排队等候入宫的就有这些贵族之人。当然这都不是永乐帝让不高兴的原因,最主要的因由是当年被永乐帝流放珠崖的魏王的世子被百里太后给召回了天京,还是人都快到了天京墙根儿下他才知道的消息。

太后想借着撷乐宴,让魏王的儿子重新回到朝堂,当初朝中老臣有不少人支持魏王,说他贤明良德,有明君之风。永乐帝此生最是恨魏王,他实在不知道百里太后是怎样想的,明明当年他们母子差点就被魏王母子给逼死,她现在竟然当没这回事,居然将人给召了回来,难不成是疯了不成,她真是为了权力脑子都不清楚了!

楚云暖能想到百里太后举办撷乐宴目的,一是为了向京中权贵宣布她百里太后回来了,二么,大概是想借着魏王世子的身份,逼迫永乐帝就范。永乐帝到底是不是百里太后的亲儿子,居然被自己母后用这种手段逼迫,楚云暖叹了一口气,魏王世子入京,天京的局势恐怕又要变动了,当年支持魏王的老臣估计又得蹦哒出来。

魏王世子,赵毓珏和赵毓璟将兄弟,赵毓泓……如今就看谁技高一筹了。

她顺着御花园一路前行,心中正思量着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去见白淑妃。老太太她是带进宫了,可若贸贸然的带去见白淑妃,不要说瞒不过永乐帝遍布宫廷司礼监,就是白淑妃也觉得他其心可诛。楚云暖带着人慢慢走着,一路走一路思索,她走过前头的花丛里掩映的小路,蓦地听见一个声音自不远处响起:“楚家主。”

楚云暖回头望去,身边扈从奴婢跪了一地,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百里太后,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楚云暖端起笑脸,“臣见过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百里太后今日所穿是玄色的深衣,上面绣制着繁复古朴的花纹,红光满面,保养得十分好,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风华绝代,她养尊处优了六十多年,身上有一股上位者的尊贵之气。楚云暖着看百里太后慈祥的微笑着走过来,脑子里翻滚着百里太后的生平。

百里太后出生百年望族的百里家,是百里一族三代以内唯一一个女儿,自小受尽家族上下宠爱,当时天京贵女中可以说是风头无二。三公一相辅政时期,此四人的存在严重阻碍了先帝亲政的脚步,故此先帝需要寻求盟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百里家,先帝以皇后之位,迎百里家嫡女入宫为后。因为百里家只有这么一个捧在心尖尖上的女儿,所以百里一族全力支持先帝,那一场权利争锋当中,先帝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三公纷纷交出手中权力,孙家灭亡。按道理说,百里家在此事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皇后和太子的位置这两人应该是坐得稳稳的,然而事实却不是如此。先帝收回权力之后,极其手宠爱孟家之女以及魏王,险些要将太子废弃改立魏王为太子。当年宫中之事步步喋血,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百里太后受了魏王母子多少的气,现在竟然还将那魏王世子弄进京城来膈应自己,不知道她这到底是对付永乐帝还是在难为自己。

“原来你就是楚云暖。”百里太后仔细端详着她的容貌,亲昵的拉着她的手,点点头,脸上笑容很慈祥,语气里却带着隐晦的恶意,“生得怪伶俐的,是哀家的孙女比不上的。”

如今跟在百里太后身边的除了妃嫔、命妇,公主只有一个——刘惠妃所出的九公主。九公主听到意有所指的话,顿时阴下脸,怒瞪着楚云暖,刘惠妃但笑不语。

她在天京这么久,除了和赵黛翠起过争执以外,跟其他公主素来没有交情。听到百里太后的话以后,楚云暖心中先是一跳,而后又觉得讽刺极了,没想到才刚见面,百里太后就能给他挖了这么大的坑,她当时笑了笑,收回手,退了一步,很冷淡的说道,“太后您年纪大了,恐怕是有些老眼昏花了,公主龙凤之姿,不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可以比拟的。”

她这般不给百里太后面子,到是叫人诧异。

百里太后的确高龄,可最忌讳的也就是别人提起她的年纪,楚云暖非但说了,还讽刺她老眼昏花。百里太后整个人都冷了下来,背后跟着的命妇一个垂头,就跟没有听见一样。

裴德妃最是长袖善舞,忙出来打圆场,“楚家主进宫也见过陛下了吧?最近有楚家主陪着陛下解闷,陛下心里头也是舒爽多了,免得陛下日日去望月殿枯坐,伤身。咦,家主身边的这三个奴婢,很眼生嘛。”

老太太在人群中看到白淑妃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想上前哭诉,然而却被秋芷和秋桂默默地拖住。这下子听到裴德妃说话的声音又感受到众人把目光落到她身上,身子不住的颤抖起来,跪在地上抖如糠筛。白淑妃很显然也看到了老母亲,神色微微有一些诧异,欲言又止,却默默后退并不敢言语,只是袖中双手紧紧握起。

楚云暖根本就不去维护背后的奴才,若这个时候维护,谁都知道,这里头有文章,她只是道:“德妃娘娘好眼力,连我每日带进宫的奴才都能记住。那陛下今日去哪里,娘娘可知道?”

裴德妃咬碎一口银牙,窥探帝踪了可是大罪,她心里暗恨着楚云暖牙尖嘴利,想让她给赵毓廷做妃子的心思也淡了两三分,这种厉害的女人,放在后院那绝对是搅得鸡犬不宁,肯定是一个祸害。可这楚云暖身份如此显赫,又有陛下宠爱,若是叫别人拉拢了过去那可是天大的损失。她不嫁儿子,也可以嫁其它人,比如她娘家侄儿。裴德妃默默想着娘家的子弟,打算从中挑选好拿捏的人,与楚云暖联姻。

裴德妃心里正打着歪主意,楚云暖就跟有感应一样,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些恣意和明媚,唇角却是一个森寒的弧度,她轻轻朝前一步,眼神变得十分锐利,就像一只等待抓捕猎物的雄狮。

裴德妃觉得她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人,情不自禁的退了一步,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女娃娃给压制住了,而且她居然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种让她觉得恐惧的东西。

楚云暖托住裴德妃的身体,“德妃娘娘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好,脸色怎么这样苍白。”

众人又目光落到了裴德妃身上,没有人再去关注那个被吓破了胆的老太太,白淑妃也轻轻松了一口气。众嫔妃仔细看着她,果然见裴德妃面色苍白,气色十分不好,裴德妃笑道,“许是日头太大晒得我有些头晕,不碍事的。”

百里太后今日带着众嫔妃和命妇在御花园中闲逛,主要就是为了三日后的宴会,裴德妃原本自告奋勇,百里太后却更看重刘惠妃,故此这件事就交给刘惠妃去办了。难不成她就是因为这样,故意装病,对自己表示不满。想到这里的百里太后,有一瞬间的阴郁,楚云暖瞧见之后果然感慨,后宫不愧聚集天下顶级美貌才情女人的地方,这些女人,可各个都是演戏高手,她这半吊子,还真不好意思拿出来,那如此,就只能本色出演了。

众人移步到凉亭中,宫女依次捧上坐垫香茗茶点,四周树荫密布,十分凉爽。楚云暖喝了口茶,十分坏心眼的说道,“刚才本家主正从陛下宣政殿中出来,从曹德庆那得到消息,魏王世子要入宫了。”

百里太后神色一动,和妃面上有些许激动,仔细看的话还有三分的喜悦之情,可此时没有人去看她,都落到了最前面的百里太后还有裴德妃,刘惠妃身上。此时两人神色有些不好,她们都是亲眼见过当年魏王之争的人,那时情形,步步惊心。其他嫔妃不曾见过,也是略有耳闻,这魏王世子入京,难不成是魏王有什么动作,可他都被流放了这么多年,京中势力能剪除的就已经被永乐帝剪除了。裴德妃心中惊疑不定,只觉得这魏王世子如今是有备而来。

百里太后瞳睫深深,“陛下怎么说?”

想到她离开之前永乐帝的反应,分明是忌惮百里太后的,可楚云暖偏偏不教她知道,微微一笑,“我从宣政殿出来的时候,碰巧遇上章台御史宋大人入宫拜见陛下,曹德庆还没来得及禀报呢。”

百里太后有些失望,然楚云暖接下来的话,让人多人的心又揪了起来,“宋大人似乎是在小皇子被毒害的事件中查到了一丝线索,如此才入宫,向陛下禀报。”

白淑妃神色激动,“他查到了什么!”儿子的死一直是她心上一根刺,原本她今日是不打算出门,跟着百里太后在御花园里闲逛的,现在她倒是庆幸起来,好歹她能够知道儿子到底是怎样死的。

百里太后身后那个叫妙儿的小宫女,肌肉有一瞬间的紧绷,楚云暖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滑而过,又落到了桂嬷嬷身上,她这转来转去的目光,叫一个个的皮都绷紧起来,她最后却是笑道,“这种事情可是皇室辛秘,我一个外人,如何得知。”

辛秘两个字就是等于将此事放在宫闱之争上了,说不准真的和百里太后有关,白淑妃心中暗恨,面上却一副悲悲切切的模样。

百里太后自然也想到了,她定定的看着楚云暖半天,最后郎然一笑,“你这丫头,竟会说瞎话唬人。”她笑容里带了丝丝寒意,如同一吐着信子的毒蛇。楚云暖从不小看百里太后,毕竟这是一个斗败孟家女人荣登太后之位的女人,她的心智谋略手段,未必比当时魏王生母的孟贵妃差,只不过孟家之女心不大,不过是想做宠妃或者是皇后,而这位最后的目的是女皇,她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

“我哪里是说瞎话湖唬人,章台御史素来有监督三司审理案子的权利,小皇子被杀一事处处透露着诡异。更何况,太后您才回宫,就死了三个小皇子,这可是对你名声大大的不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多年不回宫,就是因为你阻碍了陛下的——子嗣。”

这一句话说出来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噤若寒蝉,从来没有人敢再百里太后面前说这种话。桂嬷嬷上前正要喝斥,楚云暖却将目光落到她身上,“嬷嬷是太后的陪嫁丫头,这么多年来一直陪在太后身边不曾出嫁,可我的好奇,天京城成西的那位李小姐是谁的孙女,跟你有什么关系?”

桂嬷嬷神色惊骇然一片,完全没有想到楚云暖竟然会知道她孙女,这件事情可是连太后都不知道。桂嬷嬷当时又急又怕,连话一句也说不出来,这是后宫妃嫔和命妇们第一次见识到楚云暖的厉害——连太后的面子都不给!

楚云暖想得很明白,百里太后和永乐帝不合,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两人之间靠最微弱的母子之情已经断了,如今就只剩下孝道两个字。百里太后如今将那魏王世子弄进天京,何尝不是一种对永乐帝的不满和威胁。楚云暖决心站在永乐帝这一边,故此今日才会怨怼百里太后,这是属于她在宫廷生活的智慧。

百里太后目光阴冷瞧了了桂嬷嬷一眼,桂嬷嬷扑通一声跪下,“娘娘——”

现在可不是处置奴才时候,太后深吸口气,冷声道,“楚云暖你别仗着陛下宠信就如此肆无忌!你别忘了,这天下还是我皇室呢天下,不是你楚家的!”

楚云暖微笑着纠正:“不,太后,您说错了,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

百里太后呼吸一窒,脸色愈加难看了,她冷冷盯着楚云暖,眼神波涛暗涌,似乎有几根钢针从里头射出来,几乎能将人撕碎。楚云暖却是个皮厚的,这一点危险就像没有感觉一样,反而朝着百里太后甜甜一笑。这下子,惹得百里太后更加愤怒,眼中的冰冷几乎能理解成冰渣子。

楚云暖在御花园一番言论,很快被司礼监的人一五一十的禀报给了永乐帝。永乐帝听完之后抚掌大笑,“她说得好,还是阿暖最懂朕的心意,这天下,可不就是朕的!”

永乐帝开怀大笑,曹德庆和王石默默对食一眼,眼中都是对这位楚家主的钦佩,这楚云暖的确是厉害,能将永乐帝的喜好的喜好心思摸的一清二楚,而且这么快和百里太后对上,无意间又加重了永乐帝对她的喜爱。只要她能够让永乐帝一直宠信于她,那南堂楚家便可以在陛下在位期间高枕无忧!这楚家主的心思,真是玲珑毒辣,别具一格。

御花园,充满了剑拔弩张的锐利,百里太后有杀了楚云暖一些心头之恨的心思,却也明白因为她的身份背景自己不能动,喉咙里头怒气上涌,却不甘心放过他,在这么多妃嫔命妇面前颜面扫地,恰好在这个时候宫女来报告:“平阳郡主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