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太后不喜,慈悲心肠/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阳郡主的到来有效缓解了御花园中压抑的气氛,众人松了一口气,百里太后却没有任何反应。桂嬷嬷有心戴罪立功,也晓得主子现在是拉不下这个面子,于是自告奋勇的上前将平阳郡主给请了进来。

?平阳一过来立刻察觉到这里诡异的气氛,她看着楚云暖和百里太后面对立面而站,两人之间隐隐有分分庭抗礼的气势,她大致就知道是这两人起冲突了。她目光一闪,瞧着和秋芷秋桂站在一起的老太太,知道这个就是雍王要带进宫的人,她就当没有看在希望。目光都不曾偏一份,垂头下拜,“平阳参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阳婀公主是百里太后唯一的女儿,按理说来百里太后应当是十分喜欢她以及平阳郡主等外孙女,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百里太后最不喜的人就是阳婀公主以及她的女儿,这里说起来的话还有一些故事,当年百里太后原本是拥护雍王,她和百里家联合,垂帘听政之事眼看就快要成功了,最后却是被阳婀公主和百里太后身边的近侍,将这事告到了永乐帝面前。如此才导致了百里家大家长的死,以及后来百里太后后来被逼前往寒山寺躲避之事。所以一看到平阳,百里太后就想起阳婀当年做的那些事情,恨不得掐死她。

百里太后很冷淡,“你来做什么?”

平阳郡主压根儿就不在意太后的冷淡,估计都是习惯了,她本着以往的态度,十分恭敬:“回太后娘娘的话,平阳此次进宫为我两个弟弟而来。”

命妇面色有异,她们都是知道昨日平阳郡主带着人风风火火的出了京城,去往清水县的事情,也晓得那孙若和孙勉的身份。两个弟弟,一个公主的,一个驸马的,确是有些讽刺,不过平阳郡主也够大气的,这么快就把人给接受了。

平阳能接受孙若是楚云暖始料未及的,她下意识的看了平阳一眼,她背挺得直,目光刚毅坚强,这是她内心真正的想法。不是所有人都是农夫救下的蛇,有的人,是知道感恩的,尤其是孙若这种身份尴尬的私生子,平阳让他入府,一举多得。

阳阿公主此生只生有三个女儿,哪里来的弟弟。百里太后才回京也不知晓京中之事,所以就说了一句,“阳婀既然有喜了,你就该好好在府里待着照顾她,没事就不要进宫了。”

按道理这种话百里太后实在是不想对一个孙女这样说的,平阳郡主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这件事情还请太后移步,容平阳向您禀明。”

百里太后一动不动,心里也认为她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冷淡道,“不必,就在这里说吧。”

平阳知道这是百里太后有心为难于她,既然她自己都不怕丢人,那怕她有什么好怕的,反正阳婀公主府在天京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笑话,她直起身,“当年母亲育有一子,如今我将人接进府改名为孙若,父亲在外也有一嫡子,名叫孙勉。如今这两人,身上都留着我父母亲的血液,应当入公主府,这件事情我已经呈表给陛下了。如今来拜见太后,也是希望太后下一道懿旨,赐封孙勉之母为六品称安人。”

这件事情说出来以后,众人神色各异,平阳公主的儿子,孙驸马的儿子,这种事情怎么越听越别扭。

按照大齐族制,女子品级一可由天子授予二可有太后、皇后授予,只是后宫女人授予的略低于天子所授,且一生只能的一个。也就是说若陛下授予了某夫人七品孺人的诰命,日后这夫人夫君官职上升,夫人诰命是不会变动。平阳公主知道,孙勉如今已经掌握了鬼军,日后定然也是朝中重臣,她想要护住两个妹妹,最好从现在开始,就跟孙勉打好关系。不说怎样,单就她朝太后求了诰命给他母亲,这也是天大的荣耀了。如果日后孙勉立功,想要再为他母亲求一个诰命,自然就可以从陛下亲赐一个高一点的诰命,这样的话并不矛盾。

百里太后脸黑了下来,道了一声:“驸马在胡闹,你是阳婀的女儿,怎么也跟着胡闹!”

自大齐开国以来,哪儿有尚了公主的驸马有其他子嗣的,今日若是承认了,日后岂不是人人有样学样,那成何体统!百里太后虽然不喜欢阳婀,可也不会让她丢了皇家脸面。

平阳清楚,这是不愿意承认孙勉的意思了,她今日既然入宫,那就是豁出了脸面去的,“母亲之子孙若今年九岁,正是入太学学习的年纪,平阳打算再过一些日子就将他送到太学去学习,陛下已经允诺了。而孙勉,他是孙家唯一的儿子!”

这等于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百里太后,她母亲都有了私生子孙若,且可以入太学学习,为何她父亲的儿子孙勉不能得到承认。百里太后自然能听出她话外之意,气得浑身颤抖。

自从孟氏那个贱人死了以后,百里太后再也没有这么憋屈过,没想到接二连三在两个小辈面前折了面子。百里太后心里是有些愤然的,可平阳一字一句说得这么有道理,先是搬出永乐帝,而后又是搬出孙家,她能怎么说,最后却也只能下旨,封孙勉生母一个品级不高的七品孺人。驸马尚公主不得纳妾,孙勉生母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妾室,这可是最高的荣耀。

平阳叩首,双手接过百里太后懿旨,“平阳谢过太后恩典。”

楚云暖恭维了一句,“太后娘娘在寒山寺祈福多年,果然最是慈悲心肠。”

这句话说的就有点诛心了,谁都知道百里太后在寒山寺吃的素斋是怎么回事?用上好食材煨出高汤,以汤入菜,就是豆腐也能做出山珍海味来。

百里太后冷冷看了楚云暖一眼,她回忆以一笑,顿时叫郁结于心,实在不想看这两个人,当即挥袖,带着一群人离去。而众命妇面面相觑,也依次上前跟众贵人告了辞,前后出宫去了,至于嫔妃们则是各回各的宫殿。?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白淑妃默默瞧了楚云暖背后的老太太一眼,仿佛是有千言万语。御花园中人来人往的,楚云暖没有那个心思在这里让她们两人上演母女情深,带着人转头就走。“听说濯政亭那边风景最是好,四周古木参天十分清静,我们还是去那儿纳凉。”

平阳郡主心里有了数,笑着答了一句,“如此甚好。”

濯政亭三面临水,恰好对着三面宫中不同的景致,正面是万顷荷花,荷叶田田,右边是桃花如荼,红白轻粉,左边水光粼粼,碧绿一片,周围佳木参,景色宜人,是个难得的好地方,最重要的是这里十分安静,鲜有人来。楚云暖和平阳郡主这边才到濯政亭,白淑妃也就到了,楚云暖冲她点点头,和平阳两人带着各自的丫头远远走开,将中间的地方空出来,给许久未见的母女俩。

老太太许久不曾见过女儿,猛的一相见立刻泪流满面,母女两抱头痛哭了许久,宫女连忙劝慰,白淑妃这才止住眼泪,“娘您怎么进宫来了,还是跟楚云暖?”

老太太泪流满面,不住的擦着眼泪,白淑妃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她立刻道,“是不是她威胁您来的,我就……”

老太太赶忙摇头,她拿着宫女送上来的撒帕子擦拭着落个不停地泪水,哽咽着,“娘娘,你别乱说,那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

白淑妃不明所以,但见母亲如此悲痛,不忍再问起这些事情,反而说几句话宽慰她,她身边伶俐的小宫女也忙上来说话逗趣儿。白淑妃见母亲面色渐渐好了,这才问道:“父亲近来可好,妹妹怎样了,妹妹的身体可大好了。”

不说起她妹妹还要好,一说起来老太太哭得愈发悲伤了,白淑妃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老太太哭着说:“你妹妹她,她已经去了,呜呜呜……她去了……”

白淑妃自小最疼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当年她受白家胁迫入宫,愿意为白家所用很大的原因就在妹妹身上,而如今听说妹妹竟然死了,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

小宫女见状,轻声问道,“老夫人,小姐是怎样去的?”

老太太很悲伤,泣不成声:“都怪那天杀的白国公府!白屏那个畜生,他见锦绣生得漂亮,好几次调戏都被你爹给挡了,那晓得有一天晚上,他竟然带着几个纨绔之子弟强闯了我们的宅子,把你妹妹给糟蹋了。锦绣她受辱,当夜就上吊自尽了。”

只要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老太太就恨不得杀了那个畜生。

白淑妃身体都在颤抖,“那你们怎么不进宫跟我说一声,好让我为妹妹报仇。”

老太太拍着女儿的手,眼眶依旧红彤彤的,“在白国公府不给我们一个交代的时候,我和你爹也想过。我们打算趁着每月一次入宫觐见的机会,想跟你说一说这些事,可是白国公府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竟然知道我要入宫告状,当时就怕了人要把你爹和我给杀了。”白淑妃心口重重一跳,下意识的抓紧老太太的手。

“那你们——”

老太太安慰着她,“还好我和你爹运气大,被一个年轻公子给救有,我们两原了也不想连累恩人,所以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后来才知道恩人是一个王爷。”老太太絮絮叨叨将当时的事情还原,原来是赵毓珏到赵毓璟庄子闲逛的时候,恰好被这两位老人知晓身份,就在他们两人预备求助的时候,赵毓珏身边的扈从认出了他们的身份,后来的事情就水到渠成。再然后就是赵毓璟他们拜托了楚云暖,带她入宫来见白淑妃。

白淑妃听着事情前因后果,对白国公府的恨更上了一层楼。她这一生已经作为白家的工具,已经够用心了,可这白家人居然还不善待他的父母妹妹,让妹妹死得那样凄惨不说又派人杀他父母。白淑妃目眦欲裂,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娘你放心,妹妹的死我一定要他们拿命来偿!”

白淑妃在宫廷生活多年,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善良的女人,宫里的那些手段她学的七七八八了。如今她也算是看明白了,白家对她利用居多。想到昨日,白家大夫人还曾入宫看过他,话里话外都是叫她以白家为重好好保重身体,也跟她说了,只要她老实,他的父母还有妹妹,都会在白国公府照拂下好好的生活。

原来这就是白国公府所谓的照拂!

白淑妃心里有怨气是谁知道,可她怨气如此重,却是楚云暖始料未及的,她瞧着眼前锦衣华服的淑妃,“我只是受人之托。”?

早在白淑妃说话的时候,平阳郡主就已经退开,她远远看着敛衽屈膝的白淑妃,心里意味不明。?

白淑妃语气里的满满的感谢,“楚家主哪怕是受人之托,也将母亲带入宫中,让我知道事情真相,免受白家蒙蔽,这一礼是我该谢的。”

“娘娘有话直说。”楚云暖避过她一礼,再怎么说白淑妃也是正二品皇妃,轮不到她受这一礼。?

白淑妃紧紧抿着唇,一双玉手轻轻蜷起,“家主今日说宋大人查到了皇子中毒真正原因?”?

“的确如此,只是真相这对你来说,未免有些残忍。”她曾经也是做过母亲的人,知道孩子的死对一个母亲来说是何等锥心之痛。

白淑妃是不可能让自己当做不知道的,就算结果她接受不了,她也要知道真相。“我是他的母亲,我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怎样死的。”

“白家。”

白淑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楚云暖又重复了一遍:“是白家动的手。”赵毓珏最终的目的是离间白淑妃和白家,也就是说她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要将小皇子的死完完全全推到把家身上。

可事情的真相很惊人。

其他小皇子的死,的的确确是赵毓泓下的手,只有十七,白家也在里面插了一脚,永乐帝亦是如此。永乐帝说过,他不愿意再看到一个身有白家血脉的孩子,所以在这件事情中他就顺水推舟了。可让永乐帝也没有想到的是,白家竟然也不要这个孩子,又或者说是他们为了向赵毓泓表达诚意,单方面的决定了这个孩子的生死。十七是最无辜的人,他年纪还这么小,手上不曾沾染过半点的血腥,可是他的存在,是永乐帝心中的一根刺,也是白皇后心中的刺。可这些话他万万不能同把淑妃讲,否则她会崩溃的。

白淑妃想过无数种可能,亦是做了最坏的打算——是百里太后杀了儿子,却没有想到居然是白家。

楚云暖扭头,头上的珊瑚珠串撞在她脸颊上,“白家要支持其他皇子,十七皇子的存在,就已经足够让他们支持的那人不信任,所以十七皇子一定会死。”

这是一个很客观的原因,也的确是白家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白淑妃的嘴唇都在颤抖,“就就是因为这样,可十七……他,才多大啊……能碍得了谁……”

她生下儿子,不是为了永乐帝的宠爱,而是为了在寂寞宫廷里有一个依靠和念想,却没有想到竟然因为她是白家人,菜让十七死了!她这一生在宫廷之中沉沉浮浮,所有期许的一切,所有拼命保住的一切都破灭了。

白淑妃眼中氤氲着泪水,却迟迟不曾落下。

在这宫廷里,就算是你遇到了再难过的事情也只能笑,就算是你的儿子死了,却只能身着华服。可是她不想的呀,她想要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想要穿着丧服最后送儿子一程,可这些都不可以,都不可能。刹那间她泪流满面,仿佛要将那一日积累下来的悲伤一同宣泄而出。

宫女扶着摇摇欲坠的她,“娘娘,您节哀。”

楚云暖瞧着泪流满面的她,眼里有着一丝悲悯。此时的白淑妃,仿佛让她看到多年以前女儿惨死歇斯底里的她,当时她用了最激烈的手段去对付那个杀他女儿的仇人,可是最后不过是落得一个母女二人挫骨扬灰的下场。从那时起她就明白了,若要报仇,便要学会隐忍和蛰伏,必须得徐徐图之。倘若当时她肯后退一步,不那么刚直,未必不能将孟莲从高高的位置上拉下来。

白淑妃紧握拳头,指甲几乎都嵌进了肉里,“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楚云暖在这个时候出了声,很冷静的问道,“你要怎么报仇,你拿什么报仇?你凭什么报仇?”

一连三个疑问叫白淑妃蓦然愣住,吹的呼呼的风伴随着楚云暖异常冷淡的声音,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你只是一个妃子,而他们是权臣,你就算拼的头破血流,也无法撼动他们分毫,你别忘了,白皇后还没有死,陛下亦不会同意。”

------题外话------

我今天把存了五十多集的那年花开一口气看完了,吴聘死的哪里把我给哭惨了。唉,这个电视剧不够看啊,存了这么多,一口气就木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