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以何为尊,不过暴发户/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国公夫人沈氏是白国公的发妻,她是白国公未发迹之前在当地娶的富绅之女,白国公当初一直靠着老丈人接济过活,所以对沈氏颇为尊敬和忌惮。听闻沈氏年轻时是一个赫赫有名的铁娘子,也曾抗着大刀上过战场,老了以后就渐渐在国公府修养身息,学起京城贵妇那一套做派,架子拿得十足,到比天京许多老牌贵族的面子大,可惜礼仪做派有些不伦不类。曾经许多人都看在他们背后受宠的白皇后的面子上,不和她计较,这老太太反倒以为自己是京中翘楚,时时刻刻拿着规矩二字压人。这老太太年轻时比一般人厉害多了,可惜年纪越大越拎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转眼之间,就到了门口。

楚云暖一眼就看见,白国公夫人沈氏一马当先的站在楚宅正门口,她满头银丝容貌之间倒是和白蓁蓁有三分相似,只不过她的额头更宽,而白蓁蓁眼睛更大而已。她笔直的站在那里,袖子上绣着暗花纹,闪着一缕一缕的光泽,旁边站着一个身穿花缎织锦海棠衣的中年美妇,再后面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妇,一头乌油油的头发绾成一个近香髻,上面插着宝蓝色的孔雀流苏步摇,后脑勺是一朵白玉花,一身芙蓉衣,下着内造的雪缎百褶裙,眉眼慵懒,形容妩媚,真有几分粉腻酥融娇艳滴的味道。只一眼她就看出这个人应该是白屏的妻子,白国公府中西府的真正的大管家——刘雪绒。这三个人中,刘雪绒站在最后面,可她的位置很有意思,恰好在两人中间,可以在背后出谋划策。刘雪绒手段很高超,白屏在外面无论怎么混,回府之后,在她面前却是异常乖顺。

楚云暖微微一笑,八面威风的走了出来,“国公夫人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情吗?”她姿态摆得很足,一派大家之风。

沈氏那边原本还端着架子,等着楚云暖给她行礼,然后将她恭恭敬敬的请进门,哪晓得楚云暖只口不提此事,反而带着七八个丫鬟在门口堵住,做派之间皆是不欢迎的意思。沈是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暗亏,张口就道,“长辈来访,你不把人请进门,就把人堵在门口,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你的规矩呢?”

楚云暖很惊讶,“哪儿有长辈?现在楚家就我年纪最长,其他的长辈都入土了,国公夫人在哪儿瞧见他们的?”沈氏脸黑了下来,楚云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原来国公夫人说的是你呀,恕我眼拙,还真没看出来,你——”她顿了顿,十分挑剔的上下打量着,似乎是在考虑用词,“跟个女土匪似得,本家主还以为是来打秋风的。”

人群里哄堂大笑。

东大街最繁华的地段从来不缺达官显贵,在沈氏堵在门口大闹的时候,周围不知不觉聚集了很多人。这些人亲眼目睹沈氏是如何在门童请她不进去,反而在门口大闹的种种光辉事迹,想必明日就会传遍天京,被众人耻笑。

“伶牙俐齿,目无尊长!”沈氏怒道。

很多说不过她,又拿她没有办法的任才会这么说,比如当年在南堂要她下跪的唐家老太太。楚云暖笑了起来,绝色的容颜锋芒毕露,生生逼退了万紫千红,一枝独秀,她头上一颗硕大的东珠散发着慑人的光芒,“敢问国公夫人何为尊?诰命品级高于本家主为尊?你几品?”

沈氏虽然在国公夫人的位置上坐了很多年,但是她的诰命依旧是二十几年前当县令的白国公给她挣来的七品安人,按照大齐律令,同一人册封下诰命不可升。百里太后恨不得吃了他们白家,又怎么会给她赐封更高的诰命,故此她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七品。这件事情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好在天京的贵族有眼色,开口闭口都称她为国公夫人,并没有提起她那叫人尴尬的诰命,是以她多年也就忘记了。现在猛的被人提起来,她面上似有一丝不愉的。

众人也在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国公夫人沈氏的品阶是她们之间最低的,一时间神色格外微妙,更是带着几分嘲笑和鄙视,叫沈氏心中倍感不悦,

刘雪绒素来伶俐,见国公夫人面色漆黑,就知此事不好,连忙笑道,“祖母是长辈,今日只说辈分不谈诰命。”她之前听说楚云暖是南堂来的,又听她了嚣张跋扈、文墨不通的传言,心里就勾勒出一个见不得世面,形容粗鄙的模样,谁知真正的楚云暖竟是这般风姿卓越,一喜一怒,便可力压群芳。就算她一身素雅,浑身芷得头上一串东珠,刘雪绒聚能瞧出其中的厉害之处,楚云暖容貌本就生的绝色,盛装之下将所有人自惭形秽,可她不以容貌自居,素净的打扮将艳丽的容貌压下去三分,倒是显得格外素雅动人,似傲然孑立于枝头的玉兰花。

楚云暖的目光并未放到刘雪绒身上,这叫刘雪绒很是不高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是好几个捂着身体哎呀哎呀哼着的门童,她下意识道了一声不好。果然,楚云暖语气十分冰冷,语气都带着冰渣子,“长辈?有哪个长辈敢打上门来的!”

刘雪绒也算见多识广,也被她的目光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楚家主见谅,这不过是一个误会。”

楚云暖傲然而立,言笑晏晏,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异常刻薄,“你们恐怕还不知道我楚于暖的规矩,你敬我一迟着我敬你一丈,伤我分毫着我百倍还芷。你们白家这么不要脸,带着人打伤我的门童,还要我以礼相待,你们还知不知道羞耻这两个字怎么写?今日此事我绝不善罢甘休!”

话才落音,就有十余个手持棍棒的小厮出现在背后,楚云暖朝着门童扬起下颌,“刚才是谁动手打你们的,爬起来给我十倍的还回去!”

沈氏怒喝一声,“楚云暖你敢!”她倒不是担心那几个奴才,而是担心白家威严扫地。

楚云暖退后一步把地方让出来,用行动告诉沈氏,她敢!门童们对视一眼,接过小厮手里的棍子,拎着就朝沈氏带来的奴才身上打过去,楚宅这边人多势众,不一会儿就将对面的小厮打得哭爹喊娘。方才一个个还威风凌凌的,现在就跟落了毛的公鸡一样,可怜得很,反观楚家这边,各个神清气爽。

沈氏看着眼前乱糟糟的这一幕,身体气得发抖,没想到她这边还没找楚云暖做什么呢,就给了这么大一个下马威。沈氏伸出右手,指着楚云暖,“好你个出云暖,你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走,我们入宫,去找皇后评理!”

楚云暖婷婷袅袅的上前,姿态闲适而又优雅,仿佛闲庭漫步,她捏着沈氏的手指,往下一压,言笑晏晏的,却陡然叫沈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白皇后禁足呢,不如我们去找陛下评评理。”

这满天京的,谁不知道她楚云暖最得永乐帝宠爱了,跟她去找永乐帝评理,那不等于以卵击石。沈氏心里清楚最后的结果,伸着手指十分愤怒的指着楚云暖,然而她轻轻一瞥,却让沈氏反射条件的将手给收了回来,“你仗势欺人!”

楚云暖看了她一眼,只觉得十分可笑,白家仗势欺人的事情做的多了,怎么现在轮到她们身上就受不了了,当初受了冤屈的那些人又该如何?她眼神里表达出来的意思很明显,叫她们面红耳赤,但是更多的是愤怒,他们白家人一直高高在上,天京城谁不给他们面子,现在被一个小丫头打了脸。沈氏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目光跟钢针一样锐利,恨不得吃了楚云暖。

钱氏见状不好,连忙轻声道,“老夫人,我们今日是来寻江儿的。”

是了,她的孙儿还在楚云暖手里头。沈氏压下滚滚怒气,自觉用了最客气的语气说话,仿佛是开恩一般,“楚云暖看你是个小辈,我就不和你计较,白江呢,你把他抓哪儿去了?”

这么快就知道白江被他抓了,这白家人消息还挺灵通的。楚云暖睁着眼睛说瞎话,“白江,白四公子吗?我可没有见过他。”

白江敢对她下毒,真以为那么容易就没事儿了,做什么春秋大梦。

钱氏很愤怒,“你胡说,江儿就是被你抓走的。”

如果说这话的人是白严白越等人,她肯定是不会怀疑什么,可偏偏是钱氏。白国公府西府这位大夫人贪财成性,但凡到手里的银子就没有出来的,可她脑子不聪明,西府被他挥霍一空,又去挪用东府中钱财,最后被人给发现了,还是家中富庶的刘雪绒出面摆平的,后来西府管家算移交到了刘雪绒手里,如今钱氏可算是什么都不管的一个闲人。再说钱氏脑子笨,不可能猜到白江是被她抓走的,那只能是白江跟她透露过什么。

楚云暖有心试探,“这位夫人,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我跟白江无仇无怨的,抓他做什么,就他那点医术,我也瞧不上。”白江医术若是高明,当初赵毓宸中毒他就应该出现,不过很有意思,据白国公府说那时白江在外游历,不知踪迹,无处可寻。

“什么没有仇!”钱氏很激动,心直口快就把事情给抖了出来,“你分明就是记恨江儿就抓了你的那个女神医。”

楚云暖心里有了数,看来他们是蓄谋已久呀,那就更该死。她微笑着轻声问道,“白江抓若华做什么?”

“那丫头不是天京有名的神医吗?江儿听说此事以后,就想和她比一比。”钱氏的目光很多闪,谁都能看出来她在说谎。

沈氏冷冷瞧了这个儿媳一眼,神情中有一丝不悦。

若华身上有什么可利用的呢,楚云暖思来想去,除了医术了这傻丫头身上再也没有闪光点了。那也就是说,白江想要弱化的医术,可要这东西有什么用?楚云暖百思不得其解。

一时间场面安静下来,楚云暖是在心里琢磨着事情,而沈氏却是气的,如今这种骑虎难下的局面,已经不是退一步就可以的,现在事关她们白国公府颜面。沈氏目中含着冷光,对楚云暖已经不是最开始的要她乖乖赔礼道歉的心态,而是有要用她的性命来换白家威严的想法。

钱氏也不知道是不是蠢,在这种诡异的气氛里竟然开口道,“楚家主,江儿也没有得罪你,你就把他给放了吧,今天越儿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就在刚才,楚云暖还觉得钱氏是个聪明人的,可现在听到她这种话,她就觉得自己看走眼了。白家人哪儿来这么大的脸,不跟她计较,他们有这个资格和她计较吗?

楚云扬听她这样的话,实在忍不住心里头的怒气的,“你这人好没脸没皮,上我楚家闹,还要我姐姐给你赔礼道歉,你哪儿来这么大的脸!”

司徒睿在一旁附和,“你们眼睛是不是都瞎了,楚宅上面的匾额是陛下亲手提的,你这带人上来闹,我们没告你一个藐视君上的罪名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还这样大言不惭!”

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忍不住叫楚云暖侧目,感受到她探究的目光,司徒睿顿时凑了过去,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楚云暖摸了摸他的脑袋,自从开始解毒以后,睿儿的脑子是越来越聪明了,总有一天会恢复正常。

楚云扬很鄙视的看着司徒睿,转头继续对着白国公府这些女人,瞧着她们没脸没皮的模样,顿时觉得倒胃口,当下摆摆手,很不耐烦,“行了,你们快麻溜的走吧,今天这事我就不计较了。”

白家三个女人不约而同地仔细打量着楚云扬,这少年郎风度翩翩生的十分俊朗,听说又在名满天下的宋昉门下学习,又有一个厉害的姐姐,更是楚家未来的家主,这孩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若是能和他有姻亲,难道还怕楚云暖不成?她楚云暖再厉害,不过是靠着楚家威严,等楚云扬成年以后,楚家还不是得叫到他手上,那时候,楚云暖又算什么。

“这位就是楚少爷了,果然是少年英才。”几人的神情有些微妙,像是看见了鲜花的蜜蜂一样,楚云扬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后退,眼神像楚云暖飘去——怎么回事。

司徒睿皱着眉头,这种目光他在北堂遇到很多次,每次遇到都没什么好事,久而久之也就让他十分厌恶。他把楚云扬挡在身后,怒喝一声,“滚!别用这种恶心的目光看着云扬。”

楚云暖看着其中目光最为放肆的刘雪绒一眼,眸底暗沉隐忍,她垂下眼睛,真心觉得她对白家这群人太客气了。秋芷瞧出楚云暖的不耐烦,上前一步,“三位请回,今日楚家不待客。”

刘雪绒见楚云暖面上挑起轻柔的笑意,眸光里藏着令人心惊肉的淡漠,古井无波,叫人不可窥探,这叫刘雪绒心里有些惊讶。当然更多的是惋惜,可惜今天时间场合都不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跟楚云暖挑明某些话语,心里却想着拉日方长,劝说两位婆母就要退下。一向耳根子软的钱夫人却罕见的强硬下来,怎么说都不走,反倒是上前几步,大声道:“楚云暖把江儿交给我,我们就走,否则我今日跟你没完!”

楚云暖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在看傻子一样,她是有什么样的底气敢跟她说出这种话来。钱氏被她眼睛里的冷漠吓了一跳,许是爱子心切,她竟然半步都不曾后退,楚云暖转过头,“人我是不会交的,有本事去陛下那里告状。秋芷送客!”

这就是承认,白江真的被他抓了。钱氏扑上前,被秋芷和秋桂两人拦住,她声音嘶哑,带着无法显示的愤怒,“楚云暖我们国公府怎么着你了,你先害得白越被陛下杖责,现在又抓了我的江儿!”

楚云暖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哦,原来白越被陛下杖责了?他白越敢在丹凤门对我动手,本家族当时没有砍了他的手,已经算是给你们白家面子上。他白越一没有我身份尊贵,二没有我这种家世和底气,他就算是受了委屈也得给我忍着!”她实在是不能忍受这群自以为是的女人,语气很沉,似碧水无波,深潭秋水,带着凛冽的寒冷,“谁给你们的胆子,跑我这儿来闹的,你们算什么东西!不过一群暴发户。”

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一声叫好声,“好!说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